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67章:容貌出色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冷爵是谁?”吴依依仍然继续吃着她自己的东西,白柔佳没在她面前提过白冷爵的名字,她每次都是用“他”来代替白冷爵,吴依依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

    白柔佳这才意识到白冷爵在吴依依那儿的代名词,“他。”

    吴依依“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吃她的东西,现在对她来说,没什么东西能够吸引她的了,经历了顾向北的这件事情,她已经身心疲惫了,连自己的感情都没处理得好,她哪里有这个心情管别人的?

    白柔佳耸耸肩,知道吴依依对这样的事情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反正她不介意就好,于是白柔佳扯着脖子看向门口的方向,生怕错过了白冷爵的身影。

    白柔佳说的饭店就在门口,白冷爵走了几步就走到了饭店,到了饭店,白冷爵一眼就认出了白柔佳,他径直走到白柔佳的身边,依旧保持着绅士的态度,先是朝着吴依依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你好,白冷爵。”

    “吴依依。”吴依依把自己的表情都写在了脸上,她只简单的说了自己的名字,她知道,白冷爵过来并不是因为她,所以她说多少话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白冷爵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脸去,看向一旁的白柔佳,白柔佳立马往里面挪了个位置,让白冷爵坐在外面,然后向服务员要了一副碗筷,又叠了几个素菜,她一直假装自己很忙的样子,为的就是不想让白冷爵有空档和她说话。

    等白柔佳把菜点好,她就没了事情做,白冷爵便一直在她旁边盯着她,白柔佳感受到白冷爵不那么善意的目光,浑身都快要起鸡皮疙瘩,她立马把目光转向白冷爵,宁可和白冷爵对视,也不要白冷爵的目光在她身上游来游去。

    当白柔佳把目光转向白冷爵的时候,白冷爵果然把目光转向了白柔佳,白柔佳鼓起勇气,看着白冷爵,两人对视不够十秒,白柔佳立马破功,“那个,你吃菜。”

    白柔佳用白冷爵的筷子帮白冷爵夹了点青菜放在他的碗里,然后指了指他的碗,让他吃,白冷爵看了一眼,问她:“你就让我吃素?”

    “那你每次不也让我吃素?”白柔佳抬起头看着白冷爵,她抱怨的声音很小,但是白冷爵坐在她旁边,听得很清楚,他反问她:“是吗?”

    白柔佳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

    “你确定?”白冷爵再一次反问了白柔佳,看到白柔佳肯定的回答,他立马说:“那以后别和我一起出去吃。”

    “你!”白柔佳怒目瞪着白冷爵,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吴依依看着两人斗嘴,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她皱着眉头说:“认真吃饭!”其实这并不是她原本的意思,可是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鬼使神差地变成了这样的语气,白柔佳看了白冷爵一眼,然后两人立刻噤了声,没再继续说话,都低下头开始吃着菜。

    吴依依抬起头看到两人的动作,立马意识到自己把自己的意思表达错了,她想开口解释,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她是真的想念顾向北了,也不知道原因,人想念一个人,原本就是没有原因的。

    吴依依看到白柔佳和白冷爵斗嘴的场景,就想起了她和顾向北争辩时的场景,说得好听是叫“争辩”,说得不好听,那就是“妥协”,两人每次为了一件小事刚开始吵,顾向北就会立马妥协,根本没有继续争辩下去,每次不管吴依依是对是错,顾向北永远都会主动认错,避免两人继续争吵。

    吴依依不懂,平常这么宠她,这么爱她的顾向北,真的会出轨吗?虽然她看到他和白瑶瑶在一起,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她也想到了顾向北的话,不是自己看见的那样,所以,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他一次?

    想到这里,吴依依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是在给顾向北开脱罪名,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白柔佳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悄悄抬起头看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吴依依,吃饭也吃得不那么用心,吴依依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然后用手托着腮帮,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像是有些纠结,不知道她在考虑什么。

    白冷爵则在偷偷瞄白柔佳,他发现白柔佳在偷看吴依依,然后伸手推了推白柔佳,白柔佳被白冷爵这么一推,她一紧张,连带着把餐具都推动了,整个人都差点趴在了饭桌上,她这边的大动静,成功地引起了吴依依的注意力,她看着白柔佳,“佳佳,你怎么了?”

    “我……我没怎么啊……”白柔佳说话都明显的有些心虚,可是吴依依满脑子都是顾向北的事情,她根本没有心思来管白柔佳对自己说话是否心虚,听到白柔佳说没事,她便站起身,“我出去打个电话。”说完,就离开了座位。

    白柔佳还没坐稳,就一直盯着吴依依离开的方向,她想推开白冷爵,追出去,可是白冷爵就像是一堵肉墙一样,生生地将她隔离,让她只能看着吴依依越走越远,等到看到吴依依的身影,她才用力推了推白冷爵,“你干嘛?堵着我做什么?”

    “你没看见她有心事的样子?你觉得她会让你跟上去吗?”白冷爵看着白柔佳帮自己点的菜,夹了一筷子,接着又是一筷子,吃得津津有味。

    白柔佳还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刚刚才离开的吴依依,虽然已经看不到她的人影了,白柔佳觉得看着她离开的方向都是好的,她只说去打个电话,那么她打完电话,应该也还会从同一个方向回来,“你是神经外科的医生还是心理医生?”

    白冷爵听了白柔佳的话,知道她是不相信自己,他也不介意,反正白柔佳向来都是嘴上逞能的,白冷爵没再回白柔佳的话,白柔佳也觉得没劲,于是两人都埋头慢慢吃。

    吴依依很了解白柔佳,她一个人走出了餐厅,走到了外面的空地上,她转过头看了一眼,确定白柔佳没有跟来,她这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

    手机里来来回回都在顾向北的电话里徘徊,她不知道顾向北去了哪个国家,她也不知道时差是多少,于是她刚把手机打开又锁屏打开又锁屏,最终还是把手机收回了口袋里,然后深呼吸,朝着原来的座位走去。

    白柔佳看到吴依依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她这才松了口气,确定吴依依的平安就好,她答应了顾向北会好好照顾吴依依的,如果吴依依出了什么问题,那么等到时候顾向北回来,她根本不好交代,所以,她如果能跟着吴依依,就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吴依依心里似乎已经做了决定,她刚走到座位上,就听见白柔佳仿佛见到了救命恩人一样,“终于回来了”她知道白柔佳在担心她什么,她害怕自己想不开,也许之前的她会想不开,可是现在,她好像已经想通了。

    “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吴依依从自己旁边的座位上拿起自己的包,然后说:“我来结账。”吴依依朝着白冷爵笑笑,白冷爵回了她一个微笑。

    吴依依和白柔佳关系好,提前离开,她想白柔佳也不会那么介意,于是吴依依没有和白柔佳打招呼,眼看着吴依依就要走了,白柔佳立马站起身,叫住了她,“你去哪里?”

    “我有点事,有事电话联系。”吴依依回答完白柔佳的话,就把手里的手机装进了包里,然后朝着服务台走去,白柔佳想追出去,结果被白冷爵像上一次一样拦住了,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她想挣扎,可是白冷爵完全没有给她挣扎的机会,她只好又坐回到凳子上,然后给吴依依打电话。

    吴依依结账的时候看到电话是白柔佳打来的,然后又把手机放回了包里,完全没有要接的意思,她心里原本就是打着不接白柔佳电话的主意的,不然她也不会不解释清楚自己要去的地方就直接溜走。

    白柔佳打了好几个电话,吴依依仍然不接,白柔佳沮丧的把手机放下,然后愁眉苦脸,白冷爵喝了一口茶,说:“她不会接你电话的,任她去吧,她状态挺好!”

    “她状态好?她晚上睡觉都会哭出声!”白柔佳说得没错,但是她也只敢在白冷爵面前说,在吴依依面前说,她还没这个胆量,她害怕又刺激到了吴依依,最终得不偿失,所以她始终保持着沉默,没提过吴依依晚上睡觉哭出声的事情。

    今天,是白冷爵说到了这个,她便主动说了这件事,白冷爵听了,点了点头,“你可以看看,今天晚上的她,还会不会哭。”白冷爵看了吴依依,从吴依依一开始对他的态度和离开之前对自己的态度来判断,他作为当事人,都看出了这其中的变化。

    吴依依去了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去的地方,她去了顾向北的公司。到了前台,她便对前台说,“你好,我找白瑶瑶小姐。”

    “请问您是?”前台仍然是那个新来的前台,看到吴依依,她仍然是招牌的微笑,却没有深究吴依依的身份,眼前的吴依依,看上去,没有敌意。

    顾向北公司里管得严,不明身份,没有预约的人一律都不让进入,所以吴依依只能等着白瑶瑶出来见她。吴依依笑着看了前台一眼,这位新来的前台给了她很深的印象,因为那天发生的事情,“我是她的朋友,麻烦你请她出来一趟,她见了,会见我的”

    吴依依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不像以前那样的大大咧咧,而是变得温婉一些了,自从那天在两人面前失态过后,她便立刻明白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靠撒泼和骂人来解决。

    顾向北和白瑶瑶之间的事情,让吴依依仿佛重生了一般,在她痛苦了几天过后,她明白了很多事情,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苦尽甘来。

    吴依依的容貌出色,原本一双不涉世事的眼睛,如今变得无比的有神,仿佛能洞悉一切一般,也正是这陌生的眼神,让前台想不起来,吴依依到底是何方人物,她只是觉得她很熟悉,就像是没多久之前就见过一样。

    “麻烦了”吴依依见前台许久没有动静,她又微笑着对着前台说了一句,前台这才回过神来,拿起电话,接了白瑶瑶的座机,“白助理,门口有位小姐找你,她说是你的朋友。”

    “朋友?好,我就出来。”白瑶瑶听到是朋友,觉得很不可思议,她从来都不会有朋友找到她的公司来,是一个不能进公司的人,又知道自己的名字,她居然莫名其妙的认为是顾向北的女朋友。

    白瑶瑶把自己的工作牌摘下,如果真的是顾向北的女朋友,那么她们一定会要出去好好谈谈,于是她提前取下了自己的工作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