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62章:电话打不通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顾向北和几个男同事坐在沙发的一角喝酒划拳,起哄声声声入耳,隔老远都能听得到,整个包房里热闹得不行,看到大家玩得那么尽兴,不少人也加入了顾向北他们那些划拳的队伍,队伍越来越庞大,白瑶瑶自然也没能忍住,跟上去一起玩。

    白瑶瑶刚刚才加入游戏,就有人提议要分组玩,大致是这样的,一男一女为一组,一个负责划拳,一个就负责喝酒。大家都还在兴头上,谁也不愿意扫了大家的兴,于是一个个都答应了下来,然后立即分好了组。

    顾向北毫无疑问被分到了和白瑶瑶一组,白瑶瑶的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顾向北怜香惜玉,没让白瑶瑶去喝酒,主动承担了喝酒的任务。

    白瑶瑶不太会划拳,老是输,她每输一次,就不好意思的看向顾向北,顾向北只是笑笑,没有多说话,然后端起酒杯二话不说就喝光了一杯酒。就这个架势,没多久,一箱酒就被他们三下五除二给搞定了,顾向北已经有些分不清方向了,此时让他来划拳也无济于事,只怕会输得更多。

    白瑶瑶看了一眼醉得躺倒在沙发上的顾向北,立马提出她要退出游戏,大家也知道她是担心顾向北,所以放过了她。白瑶瑶走到顾向北的身边,扶起他,“向北哥,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没事。”顾向北拼命地摆手,口里含糊地说不清楚话,白瑶瑶知道,顾向北是醉了。

    顾向北晚饭的时候也没吃什么东西,被大家拼命的灌酒,他的胃早就受不了了,而且这样,也特别容易醉,好在,时间一到,大家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白瑶瑶还好,没喝什么酒,等大家都走了,她转过头去看了顾向北一眼,然后招了服务生,帮她把顾向北给带出去。

    白瑶瑶手上拿着顾向北之前脱下的西装外套,把顾向北得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另一边则由服务生帮忙扶着,顾向北喝醉酒了也不安宁,摇摇晃晃的,差一点拉得白瑶瑶一起摔倒在地上。

    送到大厅里,白瑶瑶就没让服务生再继续帮忙了,她递了劳务费给服务生,然后就带着顾向北往外面走去。

    白柔佳看着一桌子的素菜,仍然撅着个嘴巴,就是不肯动筷子,她知道这里的素菜做得好,可是这里的牛排做得更好,好不容易盼到白冷爵带她出来吃一顿饭,居然还是吃这么素的素菜,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让白冷爵带她回家吃呢。

    白冷爵不管白柔佳是什么态度,他只顾吃自己的,今天他超量完成了几台手术,累得很,根本没有心情回家去做饭,所以才带白柔佳来外面吃。这个原因白柔佳还不知道,如果让白柔佳知道了,一定会闹得全世界都知道。

    白冷爵都快把桌上的菜吃光了,白柔佳依旧在那儿撅着嘴巴,说什么都不肯拿筷子夹菜吃饭,白冷爵根本不管白柔佳,反正一顿不吃也不会饿死。

    等到最后,白柔佳终于撑不住了,尽管白冷爵已经快把菜吃得差不多了,但是他特地留下了一样白柔佳爱吃的菜,等他吃饱喝足了,白柔佳这才拿起筷子来开始吃饭,这家的饭菜就是靠口碑撑起来的,味道真的好,而且飘香万里。

    菜一上桌,香味就充满了整个房间,白柔佳一直忍着饿,接收着香味的熏陶,她真的已经破功了,没力气再继续支撑了。

    白柔佳饿得头都快要发晕了,在白冷爵面前,她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了,她得先管着自己的肚子,把自己的肚子管饱了,才能有精力去谈其他的事情。

    两人酒足饭饱,起身往大厅走去,白柔佳站在门口等白冷爵,白冷爵在大厅里结账,白柔佳觉得远处的身影很熟悉,特别像顾向北,可是顾向北旁边的那个女人,她不能确定她是不是吴依依,如果那个女人是吴依依,那么那个男人就百分百是顾向北。

    白柔佳擦亮眼睛,仔细盯着那个女人瞧,那个女人的发型和吴依依不像,身材虽然有些相似,但是吴依依的身材,白柔佳是最了解的,毕竟同寝室了四年,从这儿,白柔佳便判断了那个女人不是吴依依,所以旁边的那个男人就不可能是顾向北了,她这才把目光移开,转过头去看向白冷爵。

    白冷爵已经结好账,朝着白柔佳走来,白柔佳刚转过头,一辆车便从她的眼前呼啸而过,她立马撒开步子就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喊,“顾向北!”

    旁边的人看了白柔佳都以为她有毛病,白冷爵没办法,只能上前去拉住她,也不知道那车里坐着什么人,能让她这么疯狂的追车,“你喊谁?”

    “顾向北啊!”白柔佳的目光还是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听到有人反问:“顾向北?”

    白柔佳这才意识到,白冷爵虽然和顾向北还有吴依依有过一面之缘,可是她从来没有正式向他介绍过两人,也没有向吴依依和顾向北正式介绍白冷爵,“就是上次你见到的我那个朋友,顾向北是她的男朋友。”

    白冷爵这才了然的点点头,“你追他做什么?”问完问题,白冷爵又皱起了眉头,和自己一起出来吃饭,居然去追另外一个男人的车子,这让他有点愤怒。

    “他旁边的人不是我朋友。”白柔佳还是忍不住伸长脖子看过去,实在是太奇怪了,车子是顾向北的,但是开车的人却是那个女人,顾向北坐在副驾驶座上,一晃过去,看不清楚他在做什么。

    白冷爵拉着白柔佳上车,走到车子旁边,然后伸出手对白柔佳说:“钥匙。”白柔佳主动把钥匙递过去,眼睛却还一直盯着顾向北离开的方向。

    白冷爵上了车,车都发动了,白柔佳还站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车子已经开得没看见影子了,白冷爵忍无可忍,走下车,冲到白柔佳的面前,一把将她抱起,扔进了车子里。

    白柔佳被白冷爵这动作吓着了,大叫:“白冷爵,你干嘛!”

    “你看他干嘛?”白冷爵铁青着脸走回了驾驶座上,白柔佳看了白冷爵一眼,看他的表情,像是生气的模样,但是她也不知道白冷爵是为了什么生气,看白冷爵的表情,跟坐在一座冰山旁边似的,她哪里还敢多说一句话。

    白瑶瑶开着车,问顾向北,“向北哥,你家住哪儿?”因为要看前面的车,白瑶瑶只能瞟顾向北一眼,然后轻声的问,可是迟迟没有等到顾向北的回答。

    顾向北早就睡着了,喝了那么多的酒,哪里还能清醒,他已经醉得快要不省人事了。

    白瑶瑶没办法,她也不好打电话给同事问顾向北的家在哪儿,更不敢打电话给顾向北的女朋友问,她只能把顾向北带去了酒店,刚把车停好,就有服务员过来帮忙,她把房开好,然后让服务员帮忙一起把顾向北扶到了房间里。

    顾向北被放倒在床上,白瑶瑶体贴的帮顾向北把外套脱下,然后帮他把鞋脱掉,最后帮他盖上被子,顾向北的胸口一起一伏,他睡得很熟。

    白瑶瑶看了一眼顾向北,想离开,却又舍不得,一想到心心念念的男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唾手可得,自己却还要主动退出,她满心都是不甘,于是,她便鬼使神差般地在床边坐了下去,她缓缓伸出手去,抚摸着顾向北的脸庞,摸到他唇边的时候,有一些细小的胡渣扎到了她的手,她没有退缩,而且还觉得很享受。

    白瑶瑶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回来就躺到了床上,睡在了顾向北的身边,顾向北的脸正好面对着她,一阵又一阵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像是挠痒痒一般。

    幸好顾向北睡着了,如果顾向北没有睡着,白瑶瑶只怕会有些害羞,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喜欢一个男人,上大学时,她有一个男朋友,相处时间久了,就发现了对方的缺点,以前还能隐忍,可当她遇到了顾向北之后,就会不自觉地放大男友的缺点,两人经历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冷战,白瑶瑶再也无法忍受,主动提出了分手的要求,男友在外面很玩得开,有不少的备胎等着取代她的位置,所以也没有挽留她,两人便和平分手了。

    白瑶瑶有些害羞,尽管她和男友在一起也有几年的时间了,可是她始终保持着清白之身,她并不放心把自己的身子交付给一个不稳重的人,当和男友在一起的时候,她自己就有种预感,她不会和他结婚,所以她一直委婉的拒绝男友的请求,这一点,也正让男友觉得不舒服。

    尽管顾向北睡得很熟,白瑶瑶还是脸红得像个红苹果一般,她缓缓伸出手去,搂住了顾向北的身子,然后紧闭着双眼,凑近了他的身子,把脸紧紧的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这一瞬间,白瑶瑶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顾向北睡得很熟,他以为是吴依依,也伸出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白瑶瑶感受到了顾向北的力量,一瞬间,她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的身子交付给顾向北,这样,也不算愧对了她隐藏了这么长时间的感情。

    两人就这么相拥着睡了一晚上,吴依依在父母家里吃过饭,想回家,可是吴爸爸吴妈妈不放心,外面天已经黑了,好说歹说留着她在家里歇了一晚上,她答应了,然后给顾向北发了条短信,把事情告诉他。

    其实吴依依还是愿意待在家里的,只要吴妈妈不催她和顾向北结婚,她恨不得每天都住在家里,在家里有人好吃好喝地伺候她,从来不短任何东西,所有她想的,都在第一时间给她准备好。

    吴依依第二天一早醒来,没看见顾向北回短信,于是给他打了个电话,这个时候,他已经上班了。可是不管吴依依怎么打,打多少个,仍然是无人接听。

    吴依依匆匆在家里吃过早餐,就立马开车回了家,到了家里,家里没有一个人,她走进卧室,被子都没有动,是她昨天早上叠好的样子,顾向北他,昨天晚上,没有回家……

    顾向北是被手机声吵醒的,吴依依一直没有放弃打他的电话,他的手机一直响,“谁啊,大早上的一直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