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60章:累坏一家人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有的时候,有一个太了解自己的人,真的不算是一件什么好事。

    “我姐让你来盯着我们的?”郑云凡已经明白了白冷爵来的目的,可是白冷爵自己不清楚,他摇摇头,“我不知道,她只让我过来看看。”

    就在白冷爵话音落下的一刹那,手机响了起来,是白柔佳打来的,白冷爵刚一接,就听见白柔佳问:“他们俩在哪儿呢?”

    “妇产科门诊。”白冷爵看了一眼两人,然后再次确认,他现在站的这个地方是叫做妇产科门诊。

    “你帮我盯着,千万别让他俩做什么手术。”白柔佳的目的显而易见,白冷爵立马了然,然后同情的看向郑云凡和胡昕蜜,白冷爵点头答应了,那头的白柔佳就挂断了电话。

    郑云凡看白冷爵挂断电话,然后问他:“我猜的没错吧?”

    白冷爵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郑云凡的肩膀,“你说你是有什么想不通?怎么就还要打掉孩子?”

    “说来话长。”郑云凡不愿意和白冷爵过多的解释,只说:“晚上你就知道了”

    “原来晚上是因为你们。”白冷爵一开始还在好奇,郑纷萦叫白柔佳回去吃饭是不是因为想念白柔佳了,可是为什么不挑周末,非挑了今天,原来答案在这里。

    郑云凡还打算解释,就听见里面叫到了胡昕蜜的名字,郑云凡把胡昕蜜送到门口,让胡昕蜜独自进去,没多久,胡昕蜜就从里面出来了,做了一些化验,都是郑云凡在旁边陪同。

    白冷爵不好跟上去,于是坐在门诊外面等着两人,路亚敏主动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指着刚走开的郑云凡和胡昕蜜,问:“这是?”

    “女朋友的弟弟和弟妹。”白冷爵很老实的回答,他故意在路亚敏面前提自己的女朋友,为的就是刺激路亚敏,很少有女人会主动来接近他,大部分的女人都将他视为可望而不可即的那一类人,所以他不太懂得如何委婉的拒绝一个女人抛来的橄榄枝。

    路亚敏的工作忙,还想和白冷爵多聊会儿,结果才刚开口,还没出声,就被叫回了工作岗位,胡昕蜜和郑云凡回来之后,等着化验单,最终结果显示,胡昕蜜是真的怀孕了,两个月了。

    胡昕蜜把检验结果握在手上,恨不得能把结果给篡改了,“白医生,你是不是认识妇产科的主任?能不能让她给我改改病例?”胡昕蜜想起了白冷爵刚才和路亚敏在一起聊天的场景,于是问他。

    白冷爵笑了笑,“这种违法的事情,千万别带上我……”等看到胡昕蜜脸上沮丧的表情,又继续说:“早点回去吧,今天好好在家里休息一会儿。”

    郑云凡和胡昕蜜两人和白冷爵道了别,白冷爵才回了自己的科室。

    到了晚上,白冷爵被一台手术拖住了一点时间,于是下班的时间也就自动延长了,白柔佳则准时到达了家里,一进门就找郑云凡和胡昕蜜,当得知两人在房间里,她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了两人的门,扯着嗓子吼,“你们俩是发烧了还是脑子坏了?”

    白柔佳对于两人要拿掉孩子的决定很是不理解,并且感到很愤怒,她万万没想到,当家里要添新丁的时候,居然会面临这样的结果。

    “我们很好!”郑云凡站了出来,回答白柔佳。

    白柔佳恨不得一巴掌拍在郑云凡的脸上,郑云凡在白柔佳的眼里,就像是个弟弟,一个永远都需要姐姐保护的弟弟,没想到,他居然也能在这么清醒的时候,做出这么残忍的选择,这就好比女人生孩子,老公要面对是保大还是保小的难题一样。

    白柔佳也知道郑云凡顾虑的是什么,可是她万万没想到,郑云凡不管家里的长辈怎么劝说,却仍然坚持自己的决定。

    “云凡,你好好想想,你觉得你让昕蜜拿掉孩子,舅妈会高兴吗?”就是为了阳珊的疗养费,才让郑云凡面临这样的选择,只是钱,白柔佳现在不想提前,她只想提感情。

    “舅妈现在身体的恢复,是需要保持开朗的心情,我想这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让昕蜜拿掉孩子,她就会不停的告诉自己,自己的后期恢复费用,是用自己孙儿的命换来的,你觉得,她还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复健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人把这件事摆在郑云凡的面前,是希望他自己想清楚,可是直到白柔佳说这些话的前一刻,他仍然没有意识到。

    郑炳超一直保持着沉默,他也不知道自己改说些什么,他既想留住孙儿,又想让阳珊的复健没有后顾之忧,两相之间,难以抉择,索性保持沉默。

    白冷爵晚了一点才下班,一下班就火速开车往白柔佳家里赶,好在因为下班晚,街道上的车流量很少,白冷爵一路畅通无阻地开到了白柔佳的家里。

    等白冷爵一到,郑纷萦和郑炳超把桌子准备齐全,大家都围着一张桌子坐着。

    郑云凡和胡昕蜜一句话都不说,白冷爵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可是一看桌上的人的表情,就知道应该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事情。

    连平素到家里来都是笑脸盈盈的白柔佳,都板着一张脸,这不得不让白冷爵绷紧神经,这样的架势,的确有些可怕。

    郑纷萦领头,她站起来说,“今天上午,昕蜜去医院做了化验,化验单上显示,她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大家也不在乎化验单了,反正这件事情是真的,就足够了。

    “你们还想拿掉孩子,是吗?”阳珊冷着声音问坐在自己对面的郑云凡和胡昕蜜。

    郑云凡和胡昕蜜面对阳珊的提问,保持了沉默,他们的也是心乱如麻,不知道到底哪一个选择才是正确的,到底哪一个才不会伤害到大家。

    白柔佳站起来说,“这还有什么要考虑的?留下!”能有个孩子作为枢纽,对一个夫妻来说,无疑是件幸福的事情,可是郑云凡和胡昕蜜要放弃这样的机会,白柔佳这个做姐姐的,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他们任性的。

    “复健的费用,等孩子一出生,就由我全权负责。”白柔佳知道郑云凡担心的是什么,于是她站出来向大家许诺,只要是能保住自己侄子的事情,她做什么都愿意,只不过就是以后得节约节约再节约了。

    大家听了,纷纷抬起头来,唯独白冷爵没有抬头,复健的费用不是一笔小数目,白柔佳全部揽了下来,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郑纷萦心疼自己的女儿,却也心疼自己的侄子,毕竟这件事情,也唯独只有用这个方法才能解决,于是她低着头,沉默着不说话。

    “佳佳,不行。”郑炳超和阳珊两人异口同声的拒绝了白柔佳,白柔佳为了手术费的事情已经是劳心劳力了,怎么能让她继续全部承担复健的费用?

    “可以的可以的,放心吧,就这么定了,以后谁也不许再提拿掉孩子的事情了!”白柔佳没再给大家说话的权利,举起手里的果汁杯就要和大家碰杯,“好难得回来一趟,大家碰个杯吧!”

    白柔佳的性子大家都是了解的,知道说再多,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索性纷纷沉默,至于复健的费用,等到时候要用的时候,再来想解决的办法,眼前先把这件事情解决好。

    吃过饭,白柔佳和白冷爵各自开自己的车回了家,白冷爵在前,白柔佳跟在他身后,倒了车库里,白冷爵先把车停好,白柔佳立马停好自己的车,然后走到白冷爵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借我点钱……”

    “什么?”白柔佳的声音小得像蚊子,白冷爵根本没有听清楚。

    “借我点钱!”白柔佳把音量提高,白冷爵这才听清楚,他笑了笑,就知道白柔佳会要走这一条路,只是他没想到,速度居然这么快,“咱们回家说。”握住了白柔佳的把柄,白冷爵的心里甭提有多痛快了,他拉着白柔佳回到了家里,直接带她去了书房,把电脑打开。

    白柔佳一看,心里就总觉得不对劲,直呼自己入了狼窝,果不其然,白冷爵又要制定协议了!白冷爵在文档第一排的正中央输入了大大的“协议”两个字。

    白柔佳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白冷爵开始制定协议。

    协议的第一条就是,要无限期的将上一份协议延长,并且乙方也就是白柔佳,永远不能提出解约的要求。

    第二条是,如果乙方愿意签下本分协议书,自协议生效当天起,乙方的舅妈,阳珊后期复健的费用由甲方全权承担。

    如若乙方违约,则需支付全程复健费用的三倍。

    协议一共就两条,白柔佳看完第二条,恨不得拿笔直接在电脑上签了字。

    第二条实在是太诱惑人了,尽管这等于是卖身契,但是白柔佳觉得很值,至少舅妈的复健不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有白冷爵在,就永远不需要担心。

    白冷爵看了一眼旁边的白柔佳,问:“同意吗?”

    “打印吧!”白柔佳面上表现得非常淡定,实际她的心里很是激动,尽管她已经把自己卖给了白冷爵,可是真的是一件无比值得的事情,但是这样的快乐却不能和别人说,这让她赶到有一点点的沮丧。

    白冷爵把协议打印出来,白柔佳在上面签好了字,还摁了手指印在上面,白冷爵把协议当着白柔佳的面放在了抽屉里,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就在刚才,这份协议已经由他的律师公证过,具有法律效益。

    协议一签好,白柔佳便一蹦一跳地回了房间,白冷爵看着这么欢快的白柔佳,心里突然某个角落一抽痛,明明是签了份卖身契,可是她却因为解决了舅妈的复健费用而无比的快乐,这个女人,从头到尾,就没有顾忌过自己。

    也许,从白柔佳赚钱开始,她唯独放任自己的一次,就是买下了那辆路虎,这也是她这么宝贝路虎的原因,尽管到了最艰难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过要把它卖掉。

    过了半个月,胡昕蜜的孕吐反应越来越严重,先前还能用酸梅压住,现在连酸梅都没有用了,她工作起来,也就显得不那么方便了,郑云凡每次经过护士站,都会要进去看一看她,可刚一走进去,就听见她的同事说她去厕所了,郑云凡就知道,她又是去吐了。

    看到自己的妻子这么的难受,他这个做老公的更加难受,他不能帮她分担,他很责备自己,他已经问过了妇产科的医生,孕妇不能随便吃药,所以孕吐没有办法解决,只能等时间过去,慢慢的就不会这么严重了。

    自从胡昕蜜怀孕后,每次郑纷萦出门去买菜,阳珊都要跟着一起去,她知道胡昕蜜孕吐反应强烈,于是她尽量给胡昕蜜做些爽口的饭菜,但是胡昕蜜始终吃不下去,往往有的时候菜还没送到嘴里,就跑去厕所吐了。

    这半个月,算是累坏了这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