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57章:经不起折腾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冷爵没听到两人的对话,如果让他听到了,一定是大写的尴尬。

    白柔佳去厨房里拿餐具,路亚敏坐在了白柔佳以往坐的位置上,那个位置是距离白冷爵最近的,白冷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路亚敏意识到了不对劲,问:“是我坐的地方不对吗?”

    “没有,挺好!.”白冷爵还没回话,白柔佳就已经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拿着刚拿的餐具,给大家把餐具摆好。

    白冷爵见白柔佳说没事,他也不好意思赶路亚敏走,白柔佳坐在了一个距离白冷爵很远的位置上,她是故意的,她不想距离两个人太近,容易影响她的食欲。

    白柔佳坐在那个位置上,白冷爵一看,就皱起了眉头,看到白柔佳距离自己那么远,他不是很乐意,但是没办法,路亚敏还在,他不愿意当着路亚敏的面,和白柔佳拌嘴或是吵架。

    这一顿饭,白冷爵一个人吃得很尴尬,路亚敏和白柔佳就像没事人一样,大口吃菜大口吃饭,路亚敏和白柔佳两人吃得很饱,白冷爵拿着筷子在那儿捡着饭吃,看着这两个人吃饭,他没有一点食欲,总觉得面前坐着的是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白柔佳和路亚敏两人吃饭的速度很快,吃完饭,白柔佳起身把餐具放回了厨房里,路亚敏则坐在餐桌那儿认真的看着白冷爵吃饭,被路亚敏这么一看,白冷爵就更加吃不下饭了。白柔佳经过餐厅的时候,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回到客厅里,接着之前看的电视继续看。

    白冷爵随便扒了两口碗里的饭,然后立马起身收桌子,路亚敏跟着他一起起身,仿佛是他的影子一边,他的手在哪里,路亚敏的手也在哪里。在旁人眼里,白柔佳才是当电灯泡的那个人,而且是不自量力的那种。

    白柔佳用余光瞟了两人一眼,她的嘴角浮起了一丝苦笑,随即又消失,她和白冷爵,是该好好谈谈了。

    白冷爵把桌子收拾好,放到厨房里,厨房里大得很,足够容下两人,并且还会有些许的自由空间。

    白柔佳看了厨房一眼,看两人相处得很融洽,别说是外人,就是从白柔佳的眼里看来,她都觉得两人真的很相配,她心里都有写隐隐的自卑。

    白冷爵洗碗,路亚敏也跟上去想给他帮忙,白冷爵说什么都不让,两人站在那儿闹了许久。路亚敏一直试图插手,白冷爵怒了,“饭吃完了,你该回去了.”

    路亚敏听了,手一顿,身子一僵,白冷爵这是下逐客令了,她该怎么办呢?她应该就这么离开吗?路亚敏看了一眼在客厅里看电视的白柔佳,失落地点了点头,看了白冷爵一眼,说:“我还会来找你的”

    “不必了,以后也别来了.”白冷爵拒绝得很彻底也很明显,他不愿意再看到路亚敏这张脸了,与其说是路亚敏,不如说是念可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开始抗拒念可儿了。

    路亚敏没再说话,可这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不来了,她换上微笑,走到客厅里去,对白柔佳说:“我就先走了”

    白柔佳立马站起身,像个女主人一样,把路亚敏送到门口,还亲切地说:“有空常来玩。”路亚敏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从门口走了出去。白柔佳一直站在门口,摆出最标准的微笑目送路亚敏离开,等路亚敏走进了电梯,白柔佳这才关上门,白冷爵的碗也洗得差不多了。

    白冷爵从厨房里走出来,正好白柔佳刚把门关上,白冷爵见屋子里没了路亚敏的身影,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路亚敏这样子,简直就是来故意挑衅的,尽管他和白柔佳的关系不是真的,但是他也从白柔佳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看出了她有点生气。

    白柔佳把门关好,走到客厅里坐下,双脚也缩在了沙发上,这是她一贯看电视的坐姿,白冷爵每次说她,让她改一改,她就是不肯改,渐渐的,白冷爵也习惯了。

    白冷爵走到白柔佳的身边坐下,从桌上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水,递给白柔佳,白柔佳接了过来,一口喝光,喝完便说:“看样子,身体都好得差不多了吧?”

    白柔佳的话直指路亚敏,白冷爵不是没听出来,他猜到白柔佳会要爆发,可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平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柔佳控制自己的情绪控制得这么好。

    “恢复好了.”白冷爵点了点头,回答说。

    白柔佳抬起头看了白冷爵一眼,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电视机,和白冷爵比起来,电视剧比较有吸引力。

    白冷爵走到白柔佳的身边坐下,伸出手去想摸一摸白柔佳,白柔佳立马挪了挪自己的位置,当白冷爵的手触碰到白柔佳身体的时候,白柔佳的第一反应就是往后退,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只是本能的做出了那样的反应。

    白冷爵被白柔佳拒绝了之后,没再继续追着她,而是说:“我们在一起,也许不太合适。”原本被白柔佳拒绝,白冷爵就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而白柔佳的这句话,几乎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劈在了白冷爵的脑袋上。

    “为什么会这么想?”白冷爵正襟危坐,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然后问白柔佳。

    白柔佳连头都没有转,直接说:“你和她比较配。”白柔佳指了指门口,她说的,就是刚刚才离开的路亚敏。

    “我和谁更般配,不是你说了算。”白冷爵仍然保持很平静的样子,对待白柔佳,不能急,不能躁,否则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把白柔佳给逼急。

    白柔佳点了点头,“ok,你的事你说了算。”说完,两人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过了很久,白柔佳等到打广告了,才继续和白冷爵说:“不如,我们解除协议吧!”

    “什么协议?”白冷爵觉得白柔佳现在是一步一步把他给逼疯,他简直不想再听白柔佳继续说话,他害怕白柔佳说出让他崩溃的话来。

    “你之前让我签的那份协议,现在有了路亚敏,你和她凑一对,不是会更好吗?”白柔佳是真的有很认真的考虑过和白冷爵之间的假交往协议,每次想起来,她都觉得无比的荒唐。如今白冷爵不需要她了,那么他们也该是时候结束这段荒唐的感情了吧!

    “不行,你签了字,协议是受法律保护的”白冷爵非常果断的拒绝了白柔佳的提议,他说什么都不能让白柔佳这么轻易的离开自己。

    “我会按照协议上的要求还你赔偿金的,只是现在我没那么多钱,我可以慢慢还。”白柔佳觉得协议并不是什么重要的方面,只要白冷爵答应,两人就自然而然的分开好了,然后向家里人解释清楚,一切也就过去了。

    白冷爵突然站了起来,“你以为只是赔偿金的问题吗?你父母和我父母那儿怎么去交代?”

    “交代?需要交代吗?就说我们三观不合,分手了啊!”

    “不行。”白冷爵还是严词拒绝,他说什么都不可能答应白柔佳的这个要求,她愿意还自己那么多钱,都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这一点,才是最打击他的。

    白柔佳不愿意居高临下看着白冷爵,于是也站起了身,反问白冷爵,“为什么不行?”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说不行,就不行!”说完,白冷爵就冲回了楼上,一句话都不愿意再和白柔佳多说。

    白柔佳受了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呆呆地看着白冷爵朝着楼上走,每走一步,白柔佳都能感受到他身体里没处安放的怒气。白冷爵在隐藏自己的愤怒,白柔佳看出来了,她的目的,除了要和白冷爵解除协议以外,还想看看她在白冷爵心里到底是怎样的地位。

    如果白冷爵一口答应了,她也就没必要再继续了,拍拍屁股就走人,可是白冷爵这样的反应,让白柔佳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也不知道她以后该怎么面对白冷爵了。

    白柔佳关了电视,跟上了楼,她猫着身子,把脚步尽量的放轻,为的就是想要偷偷的看白冷爵一眼。

    白冷爵正坐在书房里,喝着酒。白冷爵在书房里藏了几瓶好酒,他会喝酒,可是他从来不一个人在家里喝,也正是因为他会喝酒,所以对于酒精他并没有依赖,这是白柔佳第一次看见白冷爵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着闷酒。

    白柔佳走上前去,自己从柜子上拿了一个酒杯下来,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白冷爵一把从他的手中夺过酒瓶,然后往自己杯子里倒。

    “你干嘛呀?”白柔佳刚准备倒酒,酒杯就被白冷爵抢了过去,她手上就拿着一个空酒杯,她去抢,白冷爵还藏了起来。

    在白柔佳抢酒瓶的过程中,白冷爵已经喝了好几轮了,白柔佳不甘心,“白冷爵,你藏了好酒都不愿意跟我分享!”

    白冷爵举着酒瓶,他就是不想让白柔佳喝酒,他喝酒是想要借酒浇愁,白柔佳喝酒,只会伤害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因为之前流产,已经很虚弱了,经不起她这么折腾了。

    白柔佳可不管,她就是觉得白冷爵小气,到了最后还坐在白冷爵的身上去抢酒瓶,白冷爵没办法,只好把酒瓶凑到她的酒杯旁边,给她倒了很少的一点点,白柔佳瞪着白冷爵,白冷爵回瞪着她,她在气势上就输了白冷爵一截,也不敢再得寸进尺,只能见好就收。

    白柔佳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酒瓶已经见底了,白冷爵一个人喝光了一瓶酒,白柔佳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白冷爵,他的确是个千杯不醉的人,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这喝酒是因为什么,居然还不让自己喝。

    白柔佳站在一旁看着白冷爵,白冷爵也知道白柔佳在看着自己,他没那么在意,反正他把自己的情绪藏得很好,也不会让白柔佳看了去。

    喝完酒,白冷爵便出了书房,一个人拿着睡衣跑去了楼下洗澡,不管白柔佳在身后怎么喊他,他都没有一点反应。白柔佳看着白冷爵往卧室里跑,她也跟了上去,她这一只脚刚踏进卧室的门,白冷爵就拿着衣服离开书房了,留下白柔佳一个人站在那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