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54章:还好吗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第二日一早,白冷爵做好了早餐,等白柔佳醒来的时候,白冷爵已经出了门,两人没有打过照面,白柔佳把白冷爵给她准备好的早餐吃完,整理了一下房间,就出了门。

    当白柔佳赶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公司大门紧闭,一刹那,脑子闪过一线灵光,不少念头纷纷涌进她的脑海:公司倒闭,老板携款潜逃等等新闻如同烟花一般在她脑子里炸开。

    白柔佳立马打电话给助理,助理接了她的电话,哭笑不得,“白总,今天是周日,公司休息。”白柔佳听了回答,尴尬的举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助理的话,她被白冷爵误导了,看到白冷爵今天那么早就出了门,便以为今天是周一。

    “再说了,白总,如果公司要倒闭了,那也是您第一个知道。”助理从白柔佳的声音里就听出了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

    “我今天没睡醒,刚才的事,你就当是做梦吧!”白柔佳也怕丢脸,话已经说出来了,她也收不回,只好采取一点措施,希望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您放心吧,我不会对外说的.”助理和白柔佳的关系是最好的,包庇白柔佳,从跟着白柔佳的那一天起,她就很娴熟了。白柔佳平日里就很亲民,和公司里员工的关系很好,所以当白柔佳成为公司里的设计总监的时候,没有人有异议,都觉得她是当之无愧,毕竟她的实力和人缘都摆在那里。

    “对内也不行。”白柔佳直接断绝了助理的后路,让她只能把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知道了知道了.”助理立马回答了白柔佳,话音刚落,白柔佳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白柔佳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丢过人,也不想再和助理多说些什么,立马就挂断了她的电话,然后开车往家里走,她一边开车,一边在心里腹诽白冷爵。这是她第一次,一边开车一边想别的事情。

    幸好白柔佳命大,平日里积德积得多,一路开到家里都没有遇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和别的车发生亲密接触。

    白柔佳恨不得打个电话给白冷爵,然后把白冷爵骂一顿,但是她也不知道找个什么借口,毕竟这件事情,白冷爵只是间接的“作案”,白冷爵并没有告诉她,明天是星期一,她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

    白冷爵一早上到了医院里,经过护士站的时候,护士站的护士们眼睁睁地看着白冷爵往办公室里走,还特地去翻了日历来看,确定今天是周日,是白医生休息。

    郑云凡跟完一台手术,刚从手术室里出来,经过护士站的时候,被胡昕蜜叫住了,“白医生来上班了”

    “今天不是休息吗?”郑云凡也好奇,一般只有大事才会叫他来,但也从来没有这么早叫过他,而且今天也没有很重大的手术,胡昕蜜点了点头,郑云凡疑惑地往白冷爵的办公室走去,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果然听见了白冷爵的声音,“进来。”

    郑云凡这才推门进去,白冷爵正在拿着桌上寥寥无几的文件和资料看,看到郑云凡进来,说:“正好,我还要找你,今天的资料怎么这么少?”

    “今天周日,资料历来就少。”郑云凡走到白冷爵的身边,看到他一脸的惊讶,白冷爵立马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今天真的是周日。

    白冷爵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问郑云凡,“今天有手术吗?”

    “姐夫,你今天加班?”郑云凡看着装作一脸平静的白冷爵,问他。

    白冷爵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他总不能告诉郑云凡说,他今天记错日子了吧?他突然想起了家里的人,昨天一晚上没怎么睡的白柔佳,精神得恍惚成什么样子,不知道会不会也被自己误导了?一想到白柔佳到了公司里,看见公司紧闭的大门时的表情,他就忍不住自己的笑容。

    白冷爵咧开嘴笑了,郑云凡问:“姐夫,你跟我姐怎么了?”

    “我们没怎么,家里有点事,我先回去一趟,如果医院里有手术叫我……”白冷爵起身把包拿起,然后走出了办公室,也不管郑云凡站在后面看着他。

    白冷爵一离开,郑云凡就打了电话给白柔佳,原本他是不打算插足两人之间的事情的,毕竟他年龄也比两人小,但是他忍不住会担心白柔佳,尽管白柔佳是他的姐姐,但是他会忍不住把白柔佳当成自己要保护的对象。

    白柔佳一到家里,就接到了郑云凡的电话,“姐,姐夫今天怎么到医院来上班了?”

    “他也到医院上班了?”白柔佳听了郑云凡的话,拔高了音问。

    郑云凡应了一声,然后就听见电话那边的白柔佳的笑声,他立马就想象出了白柔佳的表情,没有白冷爵那么夸张,但是笑的原因一定和白冷爵有关。

    郑云凡还想说话,结果被白柔佳挂断了电话,白柔佳知道了白冷爵也去了医院上班,她自然是最乐的,她忘记了是周日,还只有助理知道,白冷爵忘记了,那是一层楼的护士和医生都知道了,这脸可丢得比自己大,她在自己心里暗暗爽了一把。

    昨天晚上没睡好,原本因为白冷爵而生的气,现在感觉全部都撒完了,她终于有了心情去睡觉,她跑去喝了一大杯水,然后就躺到了床上睡觉。

    白柔佳是着实累了,刚一趟到床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白冷爵回到家里的时候,白柔佳已经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了,她双手双脚缠住被子,生怕别人抢走。

    白冷爵看到这样的白柔佳,只觉得哭笑不得,原本两个人盖的被子,就这么被白柔佳硬生生地变成了一个人盖的。看到白柔佳只顾着抱被子而没有盖好被子,白冷爵忍不住伸出手去帮白柔佳把被子盖好,刚一盖上,她就翻了个身,像个小孩子一样。

    白柔佳一觉睡到了天黑,期间,白冷爵做好了午餐,上楼瞧了白柔佳一眼,见她睡得正香,也就没有叫醒她,等到了做晚餐的时候,才看见白柔佳缓缓从楼上走下来,看到白冷爵,她就笑了。

    白冷爵知道白柔佳是因为什么笑,他也跟着笑,两人互相嘲笑着对方,不过就是以五十步笑百步。

    “白大医生,今天做手术了?”白柔佳还不死心,想要继续损白冷爵,却忘了自己也和他闹了同样的笑话。

    “白大总监,今天上班了?”白冷爵自然不甘示弱,白柔佳看他出糗还不够,还想要损他,他又哪里是个任由白柔佳宰割的人。

    白柔佳被噎得无话可说,但她还是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走到餐桌上倒了杯水喝。喝完水,她立马掉头去了客厅,和白冷爵这样的厉害角色比,她没这个能耐。她不过也就是过过嘴瘾,和白冷爵斗,她目前没这个战斗力。

    白冷爵从来不会把白柔佳逼到死胡同,向来就是白柔佳退缩了,他也就不会再继续前进了,于是他继续忙着做饭。

    第二日一早,两人特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确定了今天是周一,才起床收拾了一番准备去上班。

    白柔佳到了公司里,总觉得一颗心是悬着的,好像是要出什么事情一样,就连打水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水撒了一路,还差一点把水杯给砸到了地上。

    白冷爵那边手忙脚乱,距离市中心不远处出了一场车祸,因为受伤严重,全部就近送到了白冷爵的医院里,他们医院里每个科室都忙得不行,受伤人数一时之间无法统计。

    当病人被紧急送来的时候,伤情严重的满脸都是血,不少路人看见了都害怕得瑟瑟往后退,不敢再靠近,就连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医院里组织各科室进行联合手术,不少伤者的头部都遭到了剧烈的撞击,神经外科自然得派最优秀的医生前往,白冷爵便当仁不让地被选去了。

    得知情况,白冷爵不敢有一刻的耽搁,把自己手上的工作全部和郑云凡交接完毕,然后立刻赶去了医院召集的地方。

    一到了那里,白冷爵的心情都无法平静,整条走道上满是伤者,一整层楼的移动病床几乎全部用在了这里,走廊里却一如既往的安静,因为大家都已经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甚至连喊痛都不会了。

    白冷爵已经在手术里原地待命了,一个又一个的伤者被推进手术室,然而遗憾的是,不少伤者在还没到手术台上就已经咽了气,也有些伤者因为大出血而没能下得了手术台。

    白冷爵没有办法,只能看着一条又一条生命离开,他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能尽全力去挽救下一个人的生命。

    没过多久,医院里就挤满了人,伤者的家属也得到了通知立即赶到了医院,大家全部聚集在了手术室外,有些人没能顺利地从手术室里出来,家属得知了消息,有些人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晕倒在了手术室门外。

    白冷爵撑不住了,看到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他就是有再大的承受能力也只能听凭老天的安排。他临时下了手术台,换了另一个资深的医生去了手术室。

    郑云凡看到白冷爵一脸疲惫走进办公室,郑云凡忍不住发了条短信给白柔佳,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这个时候,能让白冷爵振作一点的,只剩下白柔佳了。

    白柔佳一收到短信,就拿着自己的手机在办公室转来转去,磨蹭了半天,她不否认她心里紧张白冷爵,但是她又害怕会撞南墙,毕竟她自己并不清楚她在白冷爵心里的重要性,她不确定她能否起到她想要起的作用。

    白冷爵回到办公室里,就直接趴在了桌上,这一刻,他真的很无助,就如同刚得知念可儿的消息时,一模一样的感受,他不知道他现在能怎么办。

    白柔佳最后咬了咬牙,还是给白冷爵打了个电话,白冷爵趴在桌上,听见衣服口袋里手机响,起身跑去看,发现是白柔佳打来的,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一切好像也没有那么的难面对,“喂?”

    “你……还好吗?”白柔佳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与其绕个弯,不如直截了当的问。

    白柔佳话一出口,白冷爵就猜到是郑云凡把这件事情说给了白柔佳听,他顿了一会儿,回答说:“我很好,放心。”白冷爵一来,是为了让白柔佳放心,二来,接到白柔佳的电话,他好像是真的没那么难受,那么无助了。

    听见白冷爵这么说,白柔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在她心里看来,白冷爵之所以这么说,不过就是因为怕自己担心他,“晚上早点回家。”白柔佳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该说什么,白冷爵听了,笑着应了一声“好”。

    等挂了白柔佳的电话,白冷爵把手机收到了口袋里,朝着手术室走了过去,郑云凡看到白冷爵这个样子,就猜到是白柔佳起到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