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53章:感受存在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一个在楼上等,一个在楼下耗着。白柔佳反复几次走到楼梯口后,就再没起过身,一直坐在床上,等着。

    白冷爵在楼下静坐了两个小时,才迈开步子朝着楼上走去,当他的鞋底与楼梯间的地板接触的时候,白柔佳立马挺直了身子,她知道,白冷爵上楼来了,房间里很安静,根本不需要多用心听,就可以听见上楼的脚步声。

    十几级的台阶,白冷爵走了五分钟,每走一步,他就幻想白柔佳见到自己时的模样,想着白柔佳会如何责备他,会如何质问他。

    白冷爵走上楼梯,转身进了卧室,白柔佳就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白冷爵走到白柔佳的身边坐下,许久都没说话,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白柔佳看着白冷爵走到自己身边坐下,却迟迟没等到他说一句话,于是她开口打破了沉默,“她有什么魔力?”

    白冷爵依旧是沉默,他知道,白柔佳口中的“她”,指的是路亚敏。白冷爵从来没有想过白柔佳会问他这个问题,他也从来没想过,路亚敏到底有什么魔力,也许只是因为路亚敏长得像念可儿,他想把对念可儿的愧疚补偿在路亚敏的身上,这样他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

    过了很久,白冷爵依然没有回答,白柔佳继续说:“回答我……”

    “我不知道。”白冷爵立马回答,白柔佳的声音里透着冰冷,他知道,如果这次他不回答的话,只怕会惹怒了白柔佳,到最后得不偿失。

    白柔佳站起身,走到梳妆台前,一边卸妆,一边从镜子里看着白冷爵,说:“对,你的确是不知道,你如果知道,你一开始就回答我了”

    白冷爵欲言又止,他想说些什么,想解释清楚,可是刚一张嘴,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该说什么。

    “想说什么,说吧!”白柔佳表现得非常的淡定,白冷爵什么样的话她都适应了,但是她并不会觉得很难受,自从有了念可儿的事情之后,她并不觉得还会有什么事情她承受不了的,她突然想了起来,还有念可儿这个茬,这么容易移情别恋的白冷爵,看来对念可儿也没有多少爱吧!

    白冷爵不愿在白柔佳面前提起念可儿,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向白柔佳解释他对路亚敏的态度,只好说:“我对她,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呵,我怎么想你对她的态度,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白柔佳冷笑,其实她的心里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点邪恶的臆想,但是她绝对不能对白冷爵说。

    白冷爵被白柔佳噎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沉默着面对白柔佳。

    等白柔佳把妆卸好,还没等到白冷爵的回答,白冷爵说什么话,对白柔佳来说,其实并没有多重要了,哪怕白冷爵说到天花乱坠,她都不介意了,反正她的心里也不会相信他。

    白柔佳起身把叠好的睡衣拿走,带去了浴室,白冷爵没开口阻拦她,他没有阻拦她的理由。

    白冷爵拿了睡衣到了楼下,洗完澡回来的时候,白柔佳还没从浴室里出来,白柔佳一直坐在马桶上,静静地思考着白冷爵和念可儿以及路亚敏的事情,白柔佳实在想不明白,她和白冷爵每天睡在一张床上,为什么白冷爵对她没有一点感觉,却对一个素未谋面的路亚敏这么上心?

    白柔佳想了很久,想不通就立马起身洗了个澡,走出去的时候,看见白冷爵坐在床上,她就瞟了一眼,然后坐到了梳妆台前。

    白柔佳把自己的电脑放在了梳妆台前,明明没有事情做,却也拿着电脑假装在办公,一直碍到白冷爵关灯睡觉,她才开始收电脑。

    白冷爵时不时抬起头看了白柔佳一眼,他又希望白柔佳在自己旁边,又不希望,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白柔佳解释。

    白柔佳是不想再和白冷爵那个榆木脑袋说话了,她说得累了,都等不到白冷爵的一句解释,与其和他互相沉默,不如分开坐着,什么话都不说。

    白柔佳上了床,也没有背对着白冷爵睡,白冷爵背对着她,是因为他心里有愧,她心里没有,所以她并不需要躲着白冷爵。

    白冷爵感觉到白柔佳到了床上,听见白柔佳关灯,他才转过身面对着白柔佳,他伸出手去,抱住白柔佳,然后轻声说:“她长得很像一个我的故人。”

    白冷爵说完话,就没再说话,他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一僵,原来,他对路亚敏这么上心,是因为她长得像念可儿……不知道为什么,当听到白冷爵说到“故人”的时候,她就立马想到了“念可儿”这个名字。

    白柔佳努力让自己挤出微笑,她已经忘记此时的灯已经黑了,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她完全没有必要在白冷爵面前做任何的隐藏,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当脑子里晃过“念可儿”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全身上下都透出一丝慌张,因为她已经不只一次两次听见白冷爵在梦里喊这个女人的名字了,有魔力,是这个女人。

    白柔佳忍不住了,“是念可儿吗?”话音一落,白冷爵的身子也一僵,白柔佳立马知道,被自己说中了,还就是念可儿,果然,她这争来斗去的,都是在做无用功。

    “睡觉吧!”白冷爵不愿承认也不愿否认,他对自己承诺过,不会再欺骗白柔佳,所以他用这句话来回答白柔佳,他知道,聪明如白柔佳,一定会知道,这是他默认的回复。

    白柔佳就如白冷爵所想,知道白冷爵这是默认,她在黑暗中露出了一股笑容,然后问:“你和她有什么过去?”

    白冷爵睁开眼睛,白柔佳居然问到了这一点,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能搂着白柔佳的腰,继续重复之前的那句话,“睡觉吧!”

    “白冷爵,你不说,我不睡了.”白柔佳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非常认真地对白冷爵说着,还特地把床头灯给打开。

    白冷爵闭着眼睛,他是第一次看到白柔佳这么坚持,也许是平日里看她散漫惯了,难得见到她这么认真,还真有些不适应。

    “那你别睡了”白冷爵松开了搂着白柔佳的手,转过身去继续睡。

    白柔佳知道一定是平日里自己在他面前自由惯了,也极好说话,所以才让他这么得瑟,她伸出手去推了推白冷爵,“我不睡你也别想睡。”白柔佳一边不停地摇晃白冷爵的身子,一边用脚踹他,就是狠了心要和白冷爵闹了。

    白冷爵第一次耐不住性子,想在白柔佳面前翻白眼,他到底还是忍住了,他把床头灯打开,坐了起来,面对着白柔佳,“除了关于她的事情,其余的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白柔佳一听,觉得没了兴趣,“可我就是想知道念可儿的事情。”白柔佳知道白冷爵不愿意听见念可儿的这个名字,她就故意提起她的名字,来刺激他。

    “不问拉倒。”白冷爵说完话,又躺回了床上,白柔佳强行把白冷爵拉着坐了起来,“我真的没有别的想问的.”

    “那就睡觉。”白冷爵是累了,今天补了两台手术,又着急忙慌的把路亚敏送到医院里,他实在是有些精疲力尽,到后来,还得费尽心思地去哄白柔佳,他真的是身心皆疲。

    白柔佳觉得他已经被白冷爵逼到绝路上,前进也不是,后退更不是,她好不容易对他的生活里的人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怎么白冷爵还就不愿意说起呢?

    白柔佳怒气冲冲地躺下,也没有关灯,还硬生生地将白冷爵的被子全部抢了过来,白冷爵穿着睡衣瑟瑟发抖,他不想和白柔佳吵起来,更不想惹怒白柔佳,好不容易哄好的人,现在又生气,那他前面做的那些事情就全部是白做了。

    白冷爵从柜子里又拿了一床被子出来给自己盖上,白柔佳一把抢过去扔到了地上,白冷爵对白柔佳没有一丝防备,白柔佳再一次顺利地抢走了他的被子,他再一次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然后紧紧地把自己裹住,这一次,他有了防备,白柔佳使再大的力气都没办法把被子抢过来,于是她像一只无尾熊一样,缠住了白冷爵。

    白冷爵被白柔佳这么缠着,几乎快要不能呼吸,“白柔佳,你到底要怎么样?”白冷爵被白柔佳彻底打败了,他其实知道白柔佳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他不能说就是不能说。

    “我想要怎么样,你比我清楚。”白柔佳向来不说废话,她不过是想知道白冷爵和念可儿的过去,这并不过分吧,即使白冷爵不愿意说。

    白冷爵终究是没了办法,只说了一句话,“是我负了她。”说完,白冷爵就倒头躺下,白柔佳一直呆坐在那儿。往往只有悲剧才会让人记忆深刻,也往往只有无法弥补的事情才能让人铭记于心。

    白柔佳想清楚了,回过神来了,才缓缓的躺下睡觉,白柔佳知道,这辈子,她只怕是永远也斗不过念可儿这个女人了。她不禁在心里隐隐猜测,白冷爵不打算结婚的决定,是不是也是因为念可儿?

    想到这里,白柔佳就再也睡不着觉了,她慌了神,白冷爵把念可儿看得这么重要,那么自己是不是该放弃了?也是时候放弃了?反正自己也没打算过要和白冷爵有什么未来,更没做过什么梦,趁着自己还没有陷得很深,放弃应该是最明智的选择吧?

    白柔佳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度过了一晚上,迟迟睡不着,白冷爵在她的旁边也没睡得着,白柔佳每一次翻身,他都有感觉。

    白冷爵也有心事,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在白柔佳面前提起念可儿的时候,他的心里似乎没有以前那么触动了,反而是看到白柔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的心突然觉得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疼得厉害。

    白冷爵伸出手去,抱住白柔佳,“睡不着吗?”白柔佳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管白冷爵看没看见,后来白冷爵问的每一个问题,她都只管点头摇头,根本不管白冷爵。

    白冷爵其实根本不知道白柔佳怎么回答他的问题的,但是他问的那些问题他都知道答案,所以不管白柔佳回答还是不回答,他心里都很清楚,他只是想感受一下白柔佳,问一问白柔佳,让自己感受到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