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42章:鞍前马后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一想起昨天晚上白柔佳冷冷地质问自己,“除了对不起,还会说什么”,他这才冷静地下来想了想,除了能对白柔佳说对不起,他真的没有别的话对白柔佳说了。

    白柔佳见白冷爵这么坦白,也没了任何顾忌,立马走上前去,然后坐在他的身边,白冷爵见白柔佳走过来,把电脑合上,然后面对着白柔佳坐着。

    白柔佳直视白冷爵的双眼,问他:“你今天早上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白柔佳向来都是这么直接的人,尤其在白冷爵的面前,她从来都不会掩饰什么,在白冷爵面前,她已经脱下了所有的伪装,卸下了所有的防备。

    白冷爵疑惑地看着白柔佳,然后立即摇了摇头,他能误会什么?

    “你看见了什么?”白柔佳追问,白冷爵摇头,就代表他认定了自己哭是因为他,尽管她哭是真的因为白冷爵,可是她不想给白冷爵任何的压力,她知道,白冷爵因为念可儿的事情已经很难受了,她从来就不想成为白冷爵的负累。

    白冷爵终于明白了白柔佳的意思,也终于知道了白柔佳指的哪件事情,“你是说你的眼睛?”其实白柔佳的眼睛还有一点浮肿,如果不是亲密的人看,根本发现不了。

    白柔佳的眼睛,最熟悉的莫过于白冷爵,他最近这几天都非常仔细地观察着白柔佳,白柔佳的脸上哪怕只是有一点点微小的变化,他都能一眼看出来。

    白柔佳点了点头,然后立刻解释说:“我昨天晚上是哭了,但是,不是因为你……”

    白冷爵脸上的表情有了微妙的变化,渐渐地有些挂不住了,白柔佳知道这样说,会让白冷爵心里不舒服,但是总好过成为他的负担,“那个,你忙吧,我先下去了.”说完,白柔佳就转身想到楼下走去,刚迈开步子,就听见身后的白冷爵问:“那是因为什么?”

    知道白柔佳不是因为自己而哭之后,白冷爵突然很想知道,白柔佳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哭,除了因为自己,他想不出有什么其他的理由会让白柔佳哭那么久。就当是他自恋,只是他心里很渴望那个答案。

    白柔佳沉默了一阵,她早就想好了托词,但是等到了这个时候,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白冷爵说出口,看着白冷爵眼中的期盼,她到底还是说出了口,“我想我爸了”白柔佳语气平淡,她只是努力控制自己,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还会为了另一个男人而哭,让她更没想到的是,她还得用父亲作挡箭牌。

    白冷爵点了点头,看到白冷爵这样,白柔佳自己也忍不住了,立马说:“我先下楼了”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剩下白冷爵在那儿苦笑,再没了工作的心情。

    白冷爵自从早上看了白柔佳的眼睛之后,就一直心中有愧,可到了这个时候,知道白柔佳不是为自己而哭,他忽然觉得天塌了一半,原来一切,都是他自己多想了,是他自作多情了。

    恰好此时白旭辉和邵嫄两人买完菜回来,一回到家里就看到白柔佳着急忙慌地从楼上下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邵嫄推了推白旭辉,白旭辉便问:“佳佳,小爵呢?”

    白柔佳这才回过神来,换上了笑脸,回答说:“他在楼上。”尽管回答得波澜不惊,却仍然被白旭辉和邵嫄两人看出了一丝端倪,两人笑着应了声。

    邵嫄把手上拿着的菜全部给了白旭辉,然后对白旭辉说:“我上楼去看看。”邵嫄心里担心白柔佳知道了念可儿的事情,这样的事,换了任何一个女人只怕都难以接受,自己的男朋友心中还有一个人,只怕是知道了都会转身就走,没有半分犹豫,尽管自己的儿子是这么的优秀。

    正因为如此,邵嫄才和白冷爵形成了统一战线,虽然两人之间的目的不一样,但是过程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瞒着白柔佳,绝对不能让她知道了念可儿的事情。

    邵嫄在上楼梯的时候,恰好碰到了下楼的白冷爵,白冷爵一直低着头,速度很快,如果不是邵嫄说话,只怕早就撞上了她,“这么着急,去哪里?”

    白冷爵抬起头,早就听出了是邵嫄的声音,立刻换了表情,回答说:“没去哪儿,就下楼。”说完,白冷爵要绕过邵嫄,往楼下走,被邵嫄拉住了,她看了一眼在楼下的白柔佳,确定白柔佳不会听见后,才问:“你们俩没事吧?”

    “没事。”白冷爵这个回答根本没过脑子就直接回答了,他满脑子都是白柔佳,根本没有空闲的地方用来想其他的事情。他心里着急,恨不得能瞬间移动,就出现在白柔佳的面前。

    邵嫄知道白冷爵的性子,说是没事,就是有事,她一把拉住白冷爵,“你多说点好话。”这算是给他支招,白冷爵原本看着白柔佳的目光转向邵嫄,点了点头,就立马飞身下楼去找白柔佳。

    白柔佳此时正坐在客厅里,她下楼的时候,没过多久,就听到了白冷爵的脚步声,她知道白冷爵跟了上来,却仍然加快脚步,她想早点到,然后好好平息一下自己的心情。她之所以坐在客厅里,就是为了等白冷爵过来。

    果不其然,白柔佳刚坐下没多久,刚缓过神来,白冷爵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她抬起头,保持微笑,直视白冷爵,从白冷爵房间里到客厅的这一段路上,足够让她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了。

    白冷爵笑着走到白柔佳的身边,且不说,白柔佳想念她的父亲是不是真的,他都该出言安慰她一句,“还好吗?”

    白柔佳也不知道白冷爵问的到底是哪里好不好,总之只要是白冷爵问的,她就哪里都好,于是她重重地点了点头“你工作忙完了?”

    白冷爵点了点头,邮箱里的文件他点都没点开看,白柔佳就离开了房间,他也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时间完成的工作,白柔佳立马看出了破绽,她的脑子现在比白冷爵的脑子要清楚,“胡说,做梦完成的工作?”

    白冷爵这才知道自己露了馅,只是话已经说出了口,他也不可能再收回,他解释说:“工作没有你重要。”

    白柔佳听了,只觉得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白冷爵居然也能在她的面前说这么腻歪的甜言蜜语了,居然还脸不变色心不跳,“行了,我没事,你去忙工作吧!”

    如果白冷爵换一份工作,也许白柔佳会缠着他让他陪陪自己,可是白冷爵现在是医生,他的手里握着的,那都是只有一次的生命,她绝不能因小失大,她绝不能让白冷爵成为要美人不要天下的那一类人。

    “你跟我一起上楼。”白柔佳面露难色,现在让她单独和白冷爵相处实在是有些难,可是当白冷爵抬起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挂钟,然后指了指厨房之后,她立马站起来,说了一个“好”,就快步往房间走去。

    此时正好是十一点左右,恰好是准备午餐的时间,如果此时白柔佳不和白冷爵上楼,那么她不会做饭的本质必定要被邵嫄发现,两相一权衡过后,她还是决定舍小取大。

    白柔佳刚走到楼上,就接到了胡昕蜜的电话,胡昕蜜见电话一接通就立马说:“姐,婚纱又改了一次,你什么时候有空啊?陪我去试试呗。”

    “我初五才回家,云凡没空吗?”白柔佳不知道为什么胡昕蜜要她一同前去。

    “那个,这个……”胡昕蜜的话没说完,电话那头就陷入了沉默,白柔佳一直等,等着胡昕蜜接下来要说的话,等了许久,却迟迟听不见那头的声音,白柔佳这才继续问:“怎么了吗?出什么事了?”

    郑云凡听了白柔佳的问话,立马推了推旁边的胡昕蜜,让她继续说,胡昕蜜这才硬着头皮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伴郎伴娘……他们吧……”

    胡昕蜜的话还没说完,白柔佳很敏感的问:“伴郎伴娘怎么了?”白柔佳把胡昕蜜和郑云凡的婚事看得很重要,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错。

    “他们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胡昕蜜的声音里满是无奈,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准备得妥妥当当的事情,居然在这临门一脚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

    白柔佳一听,“噌”地一下就从床上弹起来,大声问:“为什么?”

    白冷爵原本在一旁下载文件,见白柔佳这样,立马放下了手上的工作,走到白柔佳的身边,问她,“怎么了?”

    另一头的郑云凡和胡昕蜜也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这事情是他们自己的事情,那可是天大的事情,如今出了这样的差错,他们心里也是干着急。

    白柔佳见白冷爵问,然后老实地回答他,“云凡婚礼上的伴郎伴娘来不了了.”白柔佳等着郑云凡和胡昕蜜的解释,白冷爵走了过来,她索性将电话开了免提。

    郑云凡接过话,对白柔佳说:“姐,现在计较这事儿已经没有意义了,先把问题解决了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事情,他们在电话里一时半会也和白柔佳说不清楚,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了眼下的事情要紧。

    “对对对,你们还能找到别的人吗?”白柔佳急得在原地打转,电话那头异口同声地回答说:“能。”

    白柔佳立马接着问:“谁?”

    “我和你……”白柔佳觉得声音特别地近,又觉得声音特别地耳熟,然后转过身看着白冷爵,确定了刚才的话是从白冷爵的口中说出来的,她看着白冷爵,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他,问:“我和你?”

    “对!”电话那头的两人已经兴奋得不像样了,白冷爵想的也恰好是他们心里想的,如今临时让人把那两天腾出来已经是不现实了,唯独能叫的,就是那几天必须在家里帮忙的人,除了白柔佳和白冷爵,他们想不出第二对更合适的人选了。

    郑云凡和胡昕蜜两人打电话给白柔佳,也是为了这个目的,顺带叫上白柔佳去试礼服,之前的伴娘服白柔佳穿了肯定是不合身的,毕竟两人的身材不一样。

    白柔佳立马挂断了胡昕蜜的电话,然后拉着白冷爵走到床边坐下,“我和你做伴郎伴娘,合适?”

    “你觉得目前除了我和你,还有谁更合适?”白冷爵并不在意做不做伴郎,反正他要出现在婚礼上,也要为这次的婚礼鞍前马后。

    白柔佳沉思了许久,她知道白冷爵的这个话是真的,的确目前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伴郎伴娘了,但是人生第一次参加的同龄人的婚礼,居然就是当伴娘,这让她有些激动。

    “所以,你是答应了?”白柔佳问白冷爵,白冷爵没说话,白柔佳便当他是默认了,然后给郑云凡和胡昕蜜回了电话,告诉他们,她和白冷爵愿意当伴娘和伴郎。郑云凡和胡昕蜜听了,甭提有多高兴了,郑云凡一个劲地夸白柔佳,“姐,我就知道你会答应帮我的,还有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