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41章:抚平伤害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忙活了一阵,突然白冷爵加入了她的队伍,默默地跟在她身后把菜端上桌。

    白冷爵什么话都没说,只一个劲地端菜,等到菜都上齐了,大家上了桌,两人才紧挨着坐下,白柔佳哪怕再怎么和白冷爵闹脾气,耍性子,也不敢让家里的长辈跟着担心,她还是非常老实的挨着白冷爵坐下,和中午的时候一模一样。

    白冷爵仍然非常殷勤地给白柔佳夹菜,夹的菜也都是白柔佳爱吃的,两人就如同演戏一般,白冷爵负责夹,白柔佳负责吃,还时不时地露出个微笑来,虽说是一大桌子人,可是能看玩笑的也就他们俩,大家都忍不住开口了,“小爵,这还没结婚就这么疼女朋友,等结了婚,那还不得捧在手心里啊!”

    大家都“哈哈”大笑,唯独白柔佳笑不出来,白柔佳的笑是皮笑肉不笑,她也很想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可是当别人提起她和白冷爵结婚的事情,她却怎么也笑不出,她曾经在梦里梦过几次和白冷爵的婚礼,可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就连在梦里都是这样的结局,在现实中就更不用提了。

    “说得别人都不好意思了,别说了”白冷爵知道白柔佳不愿别人提起,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敷衍过去了。

    白柔佳听到白冷爵这么说,立马低下了头,她知道白冷爵这是在帮她解围,她自然要配合白冷爵。

    一顿晚餐就这么愉快的吃完,虽然中间出了两人这个小插曲,但是长辈们却并没有当回事,只有白柔佳和白冷爵的心里有个梗。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再继续娱乐项目,而是坐在饭桌上,每人一杯茶,聊着过去的这一年里的事情,白柔佳和白冷爵一般都是负责听,不需要出声。

    长辈们都睡得早,到了点,都早早地回了房间,白冷爵和白柔佳也不多在客厅里逗留,回了房间里,一回到房间里,就觉得很尴尬,下午的事情还没解决好,又来了念文和冯铃的那一出,过了这一出,晚上又闹了一出,白冷爵感到有些心力交瘁。

    白柔佳先是去洗了个澡,等回到房间里,白冷爵又去洗澡,两人还没有长时间碰面的机会,等白冷爵出来的时候,白柔佳已经到了床上。

    白柔佳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玩,手机上面根本没有什么东西玩,可是为了避免尴尬,她只能假装自己在玩手机,实际上只是拿着那些应用翻来覆去的看。

    白冷爵知道白柔佳是个不爱玩手机的人,只有在最无聊的时候才会拿出手机来玩。

    白冷爵也躺到了床上,他没有在自己家里备杂志,拿手机他也不知道玩什么,更何况,他目前有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讨好白柔佳,他轻轻推了推白柔佳的手臂,白柔佳便把自己的手挪开,不让白冷爵靠近她,白冷爵又走近了一些,白柔佳又挪开。

    两人如此循环往复,一直到白柔佳退无可退,到了床边,她才冷着脸说:“有什么话你就说。”

    白冷爵沉默了好久,才从牙齿缝里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白柔佳把手机放在一边,冷笑着问白冷爵,“除了说对不起,你还会说什么?”这段时间,她听白冷爵说“对不起”已经听够了,不想再听他多说一句了,哪怕白冷爵说些别的,她都会有些欣慰,可是如果一个男人对你能说的话,除了“对不起”再无其他,那么这个男人,只怕对你也没有多少的感情了。

    白冷爵想说话,却发现要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大脑控制住了他整个人,那句话,他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就会如同一个炸弹,炸得两人粉身碎骨。

    白柔佳等了许久,都等不到白冷爵的一个回答,她把床头灯关掉,“我累了,休息吧!”然后就缩进了被子里。

    白柔佳背对着白冷爵,白冷爵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白柔佳,心里怪不是滋味,他心里知道白柔佳想听什么话,可是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因为他不能说,他只能默默地关掉床头灯,然后躺下去,他试图伸出手去拥抱白柔佳,白柔佳没有拒绝,他便闭上眼睛安心地搂着白柔佳,慢慢地便进入了熟睡状态。

    背对着白冷爵的白柔佳,一直在默默地落泪,她不动声色地用手不停地擦着眼角溢出的泪水,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居然也有为爱情这么脆弱的一面,以前看到吴依依为了顾向北要死要活的样子,她都会毫不留情地嘲笑她,如今,等到她自己身临其境了,就会明白,那句“热恋中的女人智商为零”不是没有证据的。

    白柔佳也不知道她到底为了什么哭,就是觉得心里委屈,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委屈,总之就是想哭,想哭她就哭了,没被白冷爵发现,她还是很开心的,如果让白冷爵看到了,只怕又是一句“对不起”,好像在这件事情上,白冷爵除了说“对不起”就再也没别的多的一句说了。

    白冷爵这样的态度,让白柔佳觉得她所有的坚持都是白费,她也想过放弃,可是她没得选择,她和白冷爵之间的协议,如果白冷爵不喊停,她就要一直陪在白冷爵的身边,一直陪在白冷爵身边的她,怎么可能忘记白冷爵?

    白柔佳不知道别人能不能做到,总之她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白冷爵是她爱的第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是说忘就忘的?就如同念可儿在白冷爵心中的地位一般,绝对不是说抛弃就能抛弃的。

    白柔佳哭了许久,哭累了,闭上眼睛就睡着了。等第二天早晨醒来,两人依旧保持着昨晚的睡姿,没有半分变化,白冷爵醒得比白柔佳早,他刚抽出手,白柔佳就翻了个身,面对着他,看到白柔佳没醒,他正准备起床的时候,忽然感觉白柔佳不对劲。

    白冷爵盯着白柔佳看了许久,总算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白柔佳的眼睛肿了,白冷爵抬起头看了一眼白柔佳的枕头,因为是深色,看不出是否有泪痕,但是从白柔佳的双眼判断,初步可以确定,白柔佳昨天晚上落泪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睡得那么香甜的时候,白柔佳躲在另外一边默默地落泪,白冷爵就觉得心脏好像被人硬生生地给撕成了两半,心疼到让他觉得窒息。

    白冷爵起了床,假装好像没看到白柔佳的样子,走到楼下帮着邵嫄准备早餐,白柔佳没多久就醒了过来,太阳光已经从窗户照了进来,正好照在白柔佳的眼睛上,刺得她眼睛睁不开,等她好不容易适应了太阳光,她才发现,是真的很难睁开眼睛。

    白柔佳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她已经面朝着白冷爵了,她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自己的眼睛,果不其然,肿了,想必白冷爵也看到了,他绝对不会来问自己,因为在他的心里,他早就有了答案了。

    白柔佳用手扶额,立即给双眼采取了消肿的措施,然后穿上衣服,才敢下楼去。

    大家基本上都已经起床了,白柔佳微笑着和大家问好,当看到白冷爵的时候,白冷爵把头低了下去,现在的他不敢看白柔佳,原本在他心里,他就觉得很对不起白柔佳了,知道了白柔佳昨天晚上哭过,他现在连看白柔佳一眼的勇气都没了。

    白柔佳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走到白冷爵的边上坐下,开始吃早餐,白冷爵已经把她爱吃的东西都给她准备好了,她看了白冷爵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拿起桌上的面包咬了一口。

    刚吃到嘴里,白柔佳就知道,她的这份早餐,是白冷爵准备的,和白冷爵同居的这些日子,白冷爵已经把她的胃养得很刁钻了,她现在只爱吃他做的饭,别人的,她基本都吃得很少,只要是白冷爵做的饭,她吃一口都能吃出来。

    吃过早餐,大家都纷纷回了家,白柔佳和白冷爵跟在邵嫄和白旭辉的身后帮忙送客人,家里的长辈全部拿出了红包塞给白柔佳,白柔佳说什么都不肯要,想要退回去,白冷爵在一旁,笑着说:“你就收下吧!”

    白冷爵万万没想到,家里的人居然能这么喜欢白柔佳,又是红包,又是告别,一波又一波,等全部送走,已经是将近十点了。

    白柔佳把收下的红包全部给了白冷爵,“这些给你……”白柔佳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次到白冷爵家里是什么时候,更不知道明年的过年还会不会在这里,所以她不敢收白冷爵家里的红包,把红包给白冷爵,是最明智的选择。

    白冷爵看了一眼,淡淡地说:“他们给你的”说完,白冷爵把红包都清点好,然后塞到了白柔佳的手里,塞完转身就走了,白柔佳手上捧着红包,看着白冷爵离开的方向,不知所措。

    白冷爵自始至终没抬起头看白柔佳一眼,白柔佳知道白冷爵这样是因为什么,她想趁着白旭辉和邵嫄出门买菜的时间,找白冷爵好好谈一谈,于是她疾步跟上了白冷爵。

    白冷爵如白柔佳所想回了房间,正好白柔佳觉得白冷爵的房间是个谈话的好地方,于是快步跟了上去。白冷爵回到房间里,打开电脑,开始查阅邮箱里的邮件,不少都是医院里发来的,大部分是病人的病例以及检查报告,以往过年,他很少休这么长时间,往往在医院里值班的人都是他,这一次却因为有了白柔佳,他破天荒地向医院里请了长假。

    当白冷爵向院长递请假申请的时候,院长几乎是没有一点犹豫就批了,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这个人是白冷爵,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白冷爵几乎除了每天睡觉的八个小时在家里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医院,他没道理不批假。

    白冷爵在工作,白柔佳上前的脚步便停滞不前,白冷爵工作的时候认真到仿佛旁边没有人,根本听不到外界的一点声音,白柔佳不知道她是该上前还是退后。

    经过了几番斟酌,白柔佳最后还是决定退后,先到一边等着,等白冷爵忙完了工作她再去和他谈,哪知,白柔佳刚退后几步,白冷爵就说:“有话要说?”有明显的询问她的意思,整个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不是问她,会是问谁?

    白柔佳知道,白冷爵并没有认真工作,白冷爵也的确如白柔佳所想,是真的没有心情认真工作,一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白柔佳的双眼,他的心就无时无刻都像是被人用刀捅一般,疼得他快要窒息。

    白柔佳跟在白冷爵的身后,白冷爵是知道的,他不敢面对白柔佳,因为心里有太多的对不起想对她说,只可惜,除了说对不起,他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来抚平自己对她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