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31章:洗澡的问题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把全身上下的口袋都摸了一遍,确认口袋里真的没有手机后,脸上便浮现出了绝望的神情,手机被她落在车里了,白冷爵的手机也在她这里,白冷爵怎么找到自己?

    白柔佳突然站起身,吴依依问:“你要去哪里?”

    “我去拿手机。”

    “手机在哪里?车上?”吴依依大概明白了白柔佳的意思,立马说:“你坐着,我去帮你拿。”然后也不管白柔佳同不同意,拿着车钥匙就下了楼。

    白冷爵回到家里扑了空,立马用家里的座机打电话给白柔佳,没人接,再打自己的,也没人接,他心里莫名的担心了起来,他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白柔佳的电话,按电话的速度很快,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记下了白柔佳的电话号码。

    白冷爵打了很多个,打了很久,都没有人接电话,他放弃了,跑去查了自己的行车记录,看到车子停在了离家里不远的一个小区。

    白冷爵走到了小区门口,楼栋很多,他不能确定白柔佳在哪里,于是他就近找了一部座机又开始给白柔佳打电话,心里一直祈祷着,白柔佳,快点接电话。

    白冷爵的手心都急得不停地冒汗,如果白柔佳真的出了什么事,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他已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了,绝对不能再让这个女人因为她出任何差错!

    吴依依走到停车场,就看见手里的屏幕是亮着的,有电话打进来过,她去拿手机,发现有两台手机,心里好奇,却还是拿起了两台手机,往外走去,白柔佳手机上的未接电话很多,可是她不知道白柔佳手机的密码,只能等着电话再一次打进来。

    果然没多久,电话再一次打了进来,是一个固定电话,吴依依接了起来,“喂?”

    “你在哪里?”白冷爵听见电话被接起了,也不管是不是白柔佳,劈头盖脸地就问。

    吴依依听了,“你是谁?”

    白冷爵听了这声音,这时候才判断出不是白柔佳的声音,便问:“你是谁?白柔佳和你在一起吗?”

    “我是佳佳朋友,你是谁?”吴依依很防备,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固话打了很多个电话进来,她是绝对不会接的。

    “我是她男朋友,她现在人在哪里?”白冷爵不知道白柔佳没有把这个事情向别人说起,直接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他现在很着急,想第一时间见到白柔佳。

    吴依依听了这句话,下巴都掉到了地上,迟迟没回话,那边的白冷爵又着急的问:“她现在在哪里?”

    “在我家。”吴依依这才回过神来,回复他说。

    “几栋几号?”白冷爵这才确定了白柔佳的安全,就是在他现在所在的小区,至少确认了白柔佳是安全的,他也就放心了。

    吴依依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了白冷爵,白冷爵听完了她所在的楼栋号和房间号就挂断了电话,也不管吴依依后面说的话,直奔她所在的楼层。

    吴依依被挂断了电话,心里满是疑惑,她快步往电梯口走去,想着到楼上去,要好好问问白柔佳,非得把这满脑子的疑问都给弄个清楚明白。

    白冷爵比吴依依快一步,他在一层,吴依依在负一层,两人一个在左边电梯,一个在右边的电梯,白冷爵站在吴依依家门口敲门,门还没开,吴依依刚好到了,看到有人在敲门,便猜到是刚才打电话的人,“你是佳佳的男朋友?”

    “是,白柔佳在里面吗?”白冷爵一路奔波,满脑子都是白柔佳。

    吴依依觉得面前这个人的轮廓很是熟悉,却说不上来,是哪里熟悉,“在。”

    就在两人谈话的间隙,顾向北走过来开门,门一打开,就看见吴依依在和一个男的说话,顾向北的脸一下就黑了下去,“你去接个手机,还能带个男人回来?”

    吴依依直接在顾向北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乱说什么!”

    白冷爵站在门口有些尴尬,吴依依打了顾向北以后就领着他进门,白柔佳坐在里面,不好乱动,于是便问:“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听到白柔佳的声音,白冷爵立马走进了门,白柔佳看到白冷爵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怔住了,“白冷爵,你怎么……你怎么……来了?”

    “你能来,我不能?让你回家,你听不懂话吗?”白冷爵一想到自己这一路为她担惊受怕,她却坐在这里悠然自得,就一肚子的火。

    “我……”白柔佳想开口为自己辩解一番,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就被白冷爵一把拉了起来,“车钥匙呢?”

    吴依依手上正握着车钥匙,还拿了两人的手机,便问:“是这个吗?”

    白冷爵点了点头,抱着白柔佳往门口走去,然后走过吴依依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白柔佳从吴依依手上接过手机和车钥匙,白冷爵就说:“谢谢。”说完,就离开了,留下顾向北和吴依依一脸呆滞的模样站在原地。

    等白冷爵消失在门口,顾向北才转头看向客厅,确认白柔佳不在了,才觉得不是梦,“刚才那是谁?”

    “他说他是佳佳的男朋友。”吴依依也回过神,往客厅里走去。

    顾向北听了,乐了,“白柔佳的男朋友?别逗了”顾向北知道白柔佳是不婚主义,和她认识四年,也没见她找过男朋友,大学四年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再说,也不是没人追她,她那个时候装傻充愣是数一数二的,不管别人怎么跟她明里暗里的表白,她都无动于衷。

    不管谁说破天,顾向北是绝对不会相信白柔佳找了男朋友这个事情的。

    “我开始也不信,可是看刚才那架势,你不信?”吴依依一开始是绝对不相信的,白柔佳找了男朋友,怎么可能不跟她说呢?

    顾向北听了吴依依的话,沉默了,好像是这样的,刚才白柔佳的确没有吭一声就让那个男人给带走了,而且那个男人说不出来的熟悉,“老婆,你觉得那个男人很熟悉吗?”

    “是熟悉啊……就是说不上是哪里熟悉。”吴依依原本以为只有她一个人觉得熟悉,结果顾向北也觉得熟悉,那么范围也就缩小了。

    顾向北搂着吴依依往客厅走去,突然脑子里闪过一线灵光,“同学会?可是白柔佳不是说那是她的表弟?”

    顾向北口中念念有词,吴依依听了,立马拍了顾向北一把,“对!就是他!”吴依依的那个位置刚好能看清白冷爵的脸,那天同学会就是白冷爵!绝对不会是郑云凡。

    “好个白柔佳,这么骗我们!”一想到被白柔佳欺骗了,吴依依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只想找白柔佳好好的把这笔账算算。

    白柔佳被白冷爵这么抱到了车上,白冷爵一路上一句话都不说,白柔佳只觉得气氛很不对劲,很害怕白冷爵什么时候会爆发。

    白冷爵仍旧一句话都没说,把车开到家里车库,然后把白柔佳抱到家里,把她放在房间的床上,转身就去洗澡了。

    白柔佳知道,白冷爵这是生气了,也是,自己一声不吭,就跑去了吴依依家里,可是她那不是联系不上白冷爵吗!

    白冷爵洗完澡躺在床上,白柔佳脚受伤了,自己洗澡根本不方便,白冷爵从浴室出来了,她仍然无动于衷,紧紧的贴近白冷爵,轻轻喊了他一声:“白冷爵。”

    白柔佳只听见翻书的声音,听不见白冷爵一句回复,她主动认错,“对不起,我错了”

    “错在哪里?”白冷爵终于开口说了话,白柔佳一颗悬着的心这才微微往下沉了一点。

    “我不该不告诉你我的行踪。”白柔佳知道这一点她的确是做错了,于是非常主动非常认真的承认了错误。

    白冷爵点了点头,等着白柔佳继续说,可是白柔佳却没了下文,他的表情又冷了下去,白柔佳立马解释说:“我脚受伤了,开不了车,才叫依依来接我的……”

    白柔佳委屈得不得了,现在白冷爵找她的麻烦,过不了一会儿,吴依依又会跑来找她算账了,她现在真的是腹背受敌。

    白冷爵这才看了白柔佳的脚一眼,脚上似乎有些肿,白冷爵这才放下手中的杂志,走到白柔佳的身边,体贴的帮她检查了一番,然后跑到楼下拿了医药箱,帮她擦了些药。

    白柔佳见白冷爵体贴的帮自己擦药,想来是不生自己的气了,解决了白冷爵,得好好想想怎么解决吴依依。

    “老板,我今天怎么洗澡?”白柔佳故意勾引白冷爵,她这样站都站不稳,当然是不能洗澡的,自然第二天也不能去上班,之所以叫白冷爵“老板”,为的就是让他批假。

    “我帮你洗。”白冷爵知道白柔佳的意思,白柔佳难得这么主动,他有什么理由拒绝?说着就抱着白柔佳往浴室走去。

    白柔佳大囧,“不要不要了”

    “我认真的,你觉得你能自己洗吗?”白冷爵早就做好了给白柔佳洗澡的准备,白柔佳的脚伤不能碰水,洗澡的时候要格外注意,她自己一个人是绝对做不来的。

    白柔佳把身体往后退,“我不洗,我今天不洗!”白柔佳怎么可能让白冷爵帮她洗澡?

    “你的伤不是这几天就能好的,你准备这几天都不洗是吧?很好,从我家里出去。”白冷爵有洁癖,白柔佳早就知道了,如果让白柔佳不洗澡,还待在他家里,结果只有一个。

    白柔佳听了白冷爵的话,知道白冷爵是抓住了她的把柄,她今天就是不想回家,才让吴依依来接她的,如今白冷爵居然用这个方法来威胁她,非常好,不就是让他洗澡吗,又不是没看过,她白柔佳没在怕的。

    白柔佳露出很标准的微笑,露出八颗牙齿给白冷爵看,“抱我去。”白柔佳说完,就伸出手去,如同小孩子一般,让白冷爵抱她。

    白冷爵难得见白柔佳妥协得这么快,也微笑着上前去抱她,看来以往用的方法还是不够有威胁力,以后对付白柔佳,还是得找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