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28章:偷窥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冷爵紧张白柔佳,看到她疼成这样,他也心疼,于是他忍不住一边帮白柔佳上药,一边轻轻地帮她吹吹伤口。

    这样的举动,让在座的人都为之震惊,白冷爵很少为一个女生这样做,能让他这样做的女生,只能说明,他的心里是真的很在意她。

    念文和冯铃心里已经有了危机感,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从来没见过白冷爵带女朋友回家过节,也从来没见过白冷爵这么心疼一个女孩子,连带着动作都温柔到不行,他们的心里被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给填满了。

    白柔佳也是难得见到白冷爵这么温柔的样子,她也惊讶了,甚至都忘记了伤口的疼痛,呆呆地看着细心给她处理伤口的白冷爵。

    白冷爵帮白柔佳把伤口处理好,抬起头发现白柔佳正看着自己,“你也不知道注意一点,这么大的伤口,自己不知道疼?”

    白冷爵是恨铁不成钢,恨白柔佳要打肿脸充胖子,明明就不能做的事情,却要逞能。

    白柔佳一脸无辜,还不是因为念可儿的事情让她分了神,否则她是绝对不可能忘记自己一切菜就切到手的这个噩梦!她白柔佳又不是白痴,谁愿意自己在自己手上切那么大一道口子?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白柔佳受伤,白冷爵也心疼,念文和冯铃的事情完全不在他的计划范围内,他万万没想到,念文和冯铃居然会亲自登门到他家里来,查看他的情况。

    白冷爵拿白柔佳没办法,眼里还有星星点点的宠溺,这一切都尽收念文和冯铃的眼底,这样温柔的白冷爵,他们真的没有见到过,白冷爵最脆弱的时候,只怕是得知念可儿死讯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泪水几乎是夺眶而出,他就像发了疯一样,想第一时间见到念可儿。

    等见到念可儿的时候,白冷爵的大脑已经彻底麻木,泪水自然地顺着脸颊滑落,他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知觉,仿佛念可儿的离去,也带着他一同离去了。

    白冷爵是真心爱着念可儿的,他对念可儿向来是百依百顺,哪怕是念可儿要星星,他都会奋不顾身的给她摘过来,只可惜,他的一腔爱,都随着念可儿的离世,沉淀了下来。

    念可儿的追悼会后,白冷爵就仿佛变了个人一样,原本像个大男孩的他,再也不多说一句话,冷静得仿佛没有七情六欲,后来当了医生,就冷静得不能再冷静,时常让人心生寒意。

    这辈子,恐怕除了念可儿,白柔佳是第二个让白冷爵化为绕指柔的女人,也许也会是最后一个。

    “对了,前几天在家里翻阅,翻到了以前你和可儿的合照,今天忘记带过来了,等下次来家里,就给你,好歹也做个纪念。”其实那张老照片他们老早就找到了,只不过为了当做杀手锏的时候拿出来,所以才刻意隐瞒了白冷爵这么长时间。

    这一次,遇到了白柔佳这么强劲的对手,他们不得不把照片拿出来,借此来提醒白冷爵,他之前所犯下的过错,虽然他不需要承担所有的罪责,但是他却始终难辞其咎。

    念可儿的那件事,在白冷爵自己心中,他是最大的过错方,如果没有他当初犯下的错事,也就不会有这后来的所有事情了,所以他才会用他后面的日子来赔罪。

    白冷爵和白旭辉都冷着脸,之前谈得还不错,刚把话题从念可儿的身上引了出来,这下好了,又被念文给拉了回去,尤其还当着白柔佳的面,他们怎么能不生气?

    念文和冯铃的本意是为了惹怒白柔佳,想让白柔佳控制不住自己,在白旭辉和邵嫄面前失了自己原本的架子,显出小家子气来,结果哪里知道,两人弄巧成拙,只惹怒了白旭辉和白冷爵,而且也引来了邵嫄的不满意,从他们进门起,到现在,邵嫄已经给两人不少眼色看了,起初还可以选择无视,可到了后来,多了,他们心里也不好受。

    白柔佳坐在一旁摆弄着纱布,把医药箱整理好,就像一块木头一样,把身边的人也当成了木头,自顾自的忙事情,根本不搭理念文的话。

    白柔佳最懂的,就是察言观色,念文话一出口,白柔佳第一反应就是看向白旭辉和邵嫄,两人的脸色也不太好,但是能明显的看出两人正在隐忍,既然两位长辈都忍着不动怒,她一个晚辈又怎么敢有意见呢?

    尽管白柔佳的心里的意见还是很大的,但是考虑到念文和冯铃的身份,她也就劝说着自己忍耐,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一般。

    白柔佳这一招很是有效,白冷爵,白旭辉和邵嫄的脸色都不好看,念文和冯铃为了自己家里的财路着想,还是不敢惹怒了白冷爵,于是只好收敛一些,将话题转开。

    “其实我们就是来探望、拜访一下,问候一下白老的身体。”念文急忙找了借口,问白冷爵要钱的事情,还是不要当着白旭辉的面说的好,如果引起白旭辉的不满,只怕自己也是迟不了兜着走。

    白冷爵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白旭辉和邵嫄,邵嫄适时地给了白冷爵一个眼神,示意他可以送客了,白旭辉回答说:“我身体挺好的,你们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白旭辉还是如他们所愿迎合了他们几句,也算是给他们一些安抚。

    话说到这里,几乎就没有什么话可以多说了,白冷爵和白旭辉已经起身准备送客了,白冷爵说:“等我有时间,就过去,今天不送了”白冷爵恨不得念文和冯铃立马消失,不然指不定又引起什么风波。

    白冷爵下了逐客令,念文和冯铃自然不好再逗留,于是起身出了门,白冷爵也还算客气,将两人送到了门口,又打了声招呼,才关上门。

    白旭辉被这两人折腾的焦头烂额,实在没这个心力再继续坐下去,等念文和冯铃两人被送走后,他见没有什么状况了,才转身往房间走去。

    邵嫄等念文和冯铃起身后,就转身去了厨房,白柔佳打算跟上去,邵嫄只说:“你别走了,手上有伤,待在客厅里,我一个人可以。”邵嫄心疼白柔佳,这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的,白柔佳觉得自己差不多已经完成了白冷爵交给她的任务,心里一颗大石头也落了地。

    白冷爵刚关上门,就被白柔佳一只手生拽回了房间,对于今天的事情,白冷爵需要给她一个解释。

    白柔佳一只手受了伤,担心伤口再次破裂,白柔佳只敢用另一只手去拉白冷爵,白冷爵也担心白柔佳手上的伤,也没有半分的反抗,被白柔佳用一只手给拽到了房间里。

    白柔佳感受到白冷爵自愿地跟从她回房间,手上的力道也就没那么重了,走起路来,速度也快了许多,两人的房间在楼上,白柔佳一进房间,就关上了房门。

    等把房门关好,白柔佳便走到床边坐下,白柔佳的眼睛一直盯着白冷爵,她的腿在床上晃荡来晃荡去,白冷爵丝毫不示弱,也一直看着白柔佳,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谁也不说一句话。

    白柔佳不说话,是因为她觉得不需要她开口,白冷爵就应当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可是两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白冷爵始终没有开口给她一个解释。

    白柔佳终于忍不住了,“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白柔佳觉得她完全没必要说这么白痴的话,不过反正是白冷爵,说点白痴的话也无妨。

    白冷爵听了,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白柔佳想听什么,可是他怎么能说呢?他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将关于念可儿的事情雪藏,怎么可能在白柔佳这里破例?他说什么都不能跟白柔佳说。

    白柔佳见状,只好使用美人计,她向来知道白冷爵需要什么,于是她凑到白冷爵的身边,轻轻地吻了吻白冷爵。

    其实白冷爵的身体已经是有反应了的,只是他不能将秘密说出来,他只能强迫自己忍耐,白柔佳见他不吃这一套,又踮起脚尖,上去吻了一下。

    白冷爵知道自己按耐不住了,立马掉头,往窗户旁边走去,一来,他想看看念可儿的父母离开没有,二来,也是为了躲避白柔佳。

    白柔佳并没有放弃,她最强的就是好奇心,只要是她感兴趣的事情她就会想要问个一清二楚,所以她追到白冷爵的身边,把白冷爵看向窗户的头掰了过来,然后吻了上去。

    白冷爵哪里还能控制住自己,紧紧地抱住了白柔佳,然后忘情地吻了回去。

    白柔佳感受到了白冷爵热情的回应,她也主动将身体贴近白冷爵,主动迎合着他,亮晶晶的眼睛里写满了“八卦”两个字。

    就在白柔佳被白冷爵吻到忘我的状态时,白冷爵突然一把将白柔佳推开,白柔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白柔佳想站起身,看看窗户外面,可是奈何站不起来,其实也不用想,白冷爵家里这么偏僻,能够站在外面看这儿的,一定是刚刚才离开的念文和冯铃。

    白柔佳万万没想到,念文和冯铃对白冷爵交女朋友居然这么防备,她怎么也没想到,两人居然会躲在下面看。

    白冷爵就是因为念文和冯铃把她狠心地推倒在地上,这个事实已经很明显了,白柔佳自己心里也已经清楚明了,她原本就不能和念可儿相比,白冷爵明明是想让她来搪塞白旭辉和邵嫄的,可是在念文和冯铃面前却又如此的抗拒他,这个男人,到底把念可儿看得有多重要?

    白柔佳跌到地上的时候,泪水就溢出了眼角,但是并不多,可是现在她很想大哭一场,因为她好像对白冷爵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面对念可儿父母和她这样的选择的时候,白冷爵毫不犹豫选择了念可儿的父母,而抛弃了她,她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白冷爵原本吻住白柔佳就不受自己大脑的控制,就在吻白柔佳的间隙中,他用余光瞟到楼下似乎有人正在往这个方向看来,他带着白柔佳转动,顺利地看到了楼下的人,正是刚离开不久的念文和冯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