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27章:上药包扎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始作俑者的念文自然是不会闭嘴的,他还想借着这个机会趁胜追击,“现在走在路上,一看到和咱们家可儿年龄相仿的女生,就忍不住要多看几眼……”念文的声音渐渐地小了,其中的用意,无需明说。

    邵嫄轻咳了几声,然后说:“最近嗓子不太舒服,我去喝点水。”邵嫄不愿意再听念文猫哭耗子假慈悲,如果他真的心疼念可儿,怎么可能会让那么小的孩子独自去打胎,他们这做家长的居然都还不知情。

    如果真的心疼念可儿,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如此恬不知耻地一直向自己的儿子要钱,还把钱全部贴补给了家里那个没用的儿子,除了在白冷爵面前一副可怜兮兮地模样之外,平日里看他们一家人日子过得挺滋润。

    白旭辉和白冷爵又何尝不知道,只是这件事情的确是白冷爵做错在先,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指责念文和冯铃两人的不是,只是现在,白柔佳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念文又一直在这儿不停地提起念可儿,只怕她的心里更不好受了。

    邵嫄成功地逃离,她也的确是跑到了餐厅里倒水喝,一颗心一直紧紧地揪着,白柔佳还在外头,这么好的女孩子,如果知道白冷爵和念可儿有那么痛彻心扉的过去,不知道她的心里是否会介意?如果换做是她在白柔佳的位置上,她是会介意的,这也是她不敢和白柔佳说起白冷爵和念可儿的过去的主要原因。

    白柔佳头痛极了,她也想像邵嫄一样,随便找一个借口就离开,只是她的心里又无比的好奇白冷爵和念可儿的过去,她太迫切的想要知道了,所以宁肯坐在那儿受煎熬,她也愿意忍耐着待在那儿。

    念文继续说:“还记得你们那时候刚在一起,你也带可儿来家里玩过,当时可儿回到家里跟我们描述,说你们家有多好多好,如今你们家都搬家了,房子也更好了,她却看不到了”

    白冷爵的脸黑了下去,他已经非常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念文这是故意在刺激他,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心里一直念着念可儿,他之所以带白柔佳回来,为的就是安抚邵嫄和白旭辉,却没想到,弄巧成拙,让念文和冯铃给撞见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白冷爵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他根本不敢抬起头看白柔佳一眼,他知道,白柔佳的眼神里一直是打量和探究,她原本就很想知道自己和念可儿的过去,如今好不容易抓住一个这样的机会,即使如坐针毡,她也会听下去。

    “怎么都不说话?”邵嫄走出来,打破了场面的沉寂。

    全程都一直是念文一个人在说,剩下的四个人都坐在那儿听着,“还记得可儿刚和小爵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大家见了无不说是郎才女貌啊!”在场的人除了念文和冯铃两人脸上有微笑以外,剩下的白柔佳,白冷爵,白旭辉和邵嫄三个人都是绷着个脸。

    念文的用意已经很明显了,为的就是让白柔佳尴尬,尽管白柔佳只是假扮的女朋友,但是她的微笑仍然挂不住,当着现任的面,提起前任的事情,换了谁,大概都会有些尴尬。

    念文又紧接着说了许多两人之前白冷爵和念可儿的事情,却始终没有说到重点,他故意挑着两人甜蜜的事情说,可偏偏白柔佳想听的是他们俩分手的那一段,念文始终没提起,不过也是,换了是谁都不会提起两人分手的原因吧!

    念文推了推冯铃,冯铃立马一副“祥林嫂”的样子,“可怜我的女儿,如果她还在,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这个世界上,除了想要白冷爵以外,最想要念可儿活在这个世上的人就是念文和冯铃了,其实念可儿的存在原本对他们来说是无关痛痒的,当初第一胎生了个女儿,两人都嫌忌讳,可是家里又没有送孩子的先例,他们才勉强把念可儿留了下来,紧接着就立马生了二胎,冯铃的肚子也还争气,生了个儿子。

    自从念可儿的弟弟出生,她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尽管两人的年纪相差并不大,她要做的事情却比弟弟多了许多,后来她认识了白冷爵,家里都依仗着她,如果念可儿现在还在,只怕已经和白冷爵结了婚,生了小孩儿了,他们就可以没必要有任何的避讳来倚靠白家。

    白家家大业大,又只有白冷爵这一个儿子,自然什么东西都是留给他的,只可惜自己那个女儿没这个命,好不容易给家里榜上了白冷爵这样的金龟婿,却还把一条命葬送在了手术台上,不过,好在白冷爵对念可儿情深,一直还对他们家比较照顾,他们也不好频繁的伸手要钱。

    “是啊,咱们女儿命苦啊,没别人那么好的命。”说完,念文就抬起头看了白柔佳一眼,然后又看了白冷爵一眼。

    白柔佳听了冯铃的那句话,脑子里就仿佛是死机了一般,冯铃这话,几乎证实了她的猜测,念可儿真的……不在这个世上了吗?

    白柔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邵嫄说,“时间不早了,佳佳跟我一起去做饭吧!”邵嫄听不下去了,这夫妻俩的话明里暗里都在指责自己的儿子不是,讽刺白柔佳,这白柔佳第一次到他们家里来,她哪里能让她受气。

    白柔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邵嫄拉去了厨房,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她还没理得清楚,她还想找白冷爵问个清楚,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是不是伤了他的心?

    到了厨房,邵嫄这才握住白柔佳的手,“佳佳啊,你别介意。”邵嫄就是担心白柔佳会乱想,试图用自己的力量来说服一下白柔佳,好让她别乱想太多。

    白柔佳其实并没有想很多,毕竟她只是扮演白冷爵的女朋友,也不是真的女朋友,对白冷爵,也没有付出过真心,自然也就不介意念可儿和白冷爵之间的事情,只是,得知念可儿不在这个世界上的消息,白柔佳很震惊。

    白柔佳一直以为是念可儿和白冷爵之间,是因为外界原因才导致两人分开,今日一看,却根本不是这样,难怪自己每次提起念可儿的时候,白冷爵那样的神情。

    自己一次又一次在白冷爵面前提起念可儿,白冷爵的心该有多痛?白柔佳不懂爱一个女人是怎样的感觉,她也不知道眼看着自己的爱人离开这个世界是怎样的感觉,但是她爱过一个男人,也曾经看着这个男人离开她,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每次当别人在她面前提起父亲的时候,她的心就如同被成千上万的用力踩过一样,让她痛不欲生。

    白冷爵和白旭辉则继续和念文,冯铃两夫妇周旋,试图在吃晚餐之前将两人“请”走。

    “叔叔阿姨,我改天去你们家,你们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尽管和我提。”白冷爵转移话题很生硬,他是最不愿意听到“念可儿”这三个字的人,所以不管是要他做什么,只要能让大家不再提起“念可儿”这三个字,他都愿意。

    念文和冯铃见白冷爵是这样的态度,也不好继续再说话得罪他,虽然白冷爵心中对自己的女儿有愧疚感,以前他没有找女朋友,对他们来说,暂时还构不成任何威胁,可如今情况大不如前了,现在白冷爵又找了女朋友,随时可能忘记自己的女儿,从而断绝他们家的财路。

    尽管在大家心目中,白冷爵并不是这样的人,可是狗急了还跳墙,更何况是人呢,他们也不敢把白冷爵逼得太紧了,对双方都不好。

    白柔佳满脑子都是白冷爵和念可儿的事情,邵嫄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白柔佳呆呆地站在原地,邵嫄原本也没期望白柔佳能给她帮忙,可是见白柔佳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她终于看不下去,在围裙上把手上的水擦了擦,然后走到白柔佳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佳佳?”

    白柔佳被邵嫄这个轻轻一推,总算是从自己的思绪里走出来了,她猛地一回神,看向邵嫄,“阿姨,怎么了?”

    直到这个时候,白柔佳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在厨房里面,然后也不等邵嫄说话,就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进了厨房,白柔佳便觉得自己就是在给自己刨坑,虽然她也很想离开,可是她也想听,如今进了厨房,无疑不是主动暴露自己不会做饭的事实。

    “我来切菜吧!”白柔佳仍旧有些心不在焉,她已然忘记了自己一切菜就会切到自己的这件事情,她也不敢炒菜,让她炒菜,还不如让她去炸房子。

    邵嫄见白柔佳不愿多说,她自然也不会再提,于是把自己刚才洗好的菜递给了白柔佳,她相信白柔佳的能力,也没有特意叮嘱她要切成什么样子,任凭她去切。

    白柔佳拿着刀,非常认真非常努力地切菜,第一刀还挺顺利,越往后面走,白柔佳就越紧张,果不其然,还是应验了那句话,她成功地切到了自己的手。

    原本白柔佳还打算掩饰一番,被邵嫄看到了,就担心她会猜测是自己不会做饭,也不知道白柔佳这一次是切到了哪里,她准备继续切菜,结果伤口不停地流血,她只能跑到清水下面去冲洗伤口。

    邵嫄看了,吃了一惊,立马猜想白柔佳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心不在焉才切到了自己。

    “疼吗?”邵嫄看到白柔佳受伤,自然是最心疼的,她立马把白柔佳的手好好地握着,然后扶着她快步往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白冷爵说:“儿子,赶快去拿医药箱。”

    “医药箱?怎么了?”白冷爵一听到要拿医药箱,立马站起来,口里虽然还问着,却还是加快了脚步找到了家里的医药箱。

    等白冷爵走回来的时候,发现受伤的人是白柔佳,白冷爵这才想起来,白柔佳说过,只要她一切菜就会切到自己,经过她反复几次的试验,他才勉强相信了她,结果今天因为念文和冯铃的出现,他忘记了这一茬,才放任白柔佳跟着邵嫄去了厨房。

    白冷爵心里紧张到不行,把医药箱扔在桌上,就起身走到白柔佳的身边,仔细地查看她的伤口,白柔佳割开的伤口很大,如果说是她故意割的,白冷爵第一个就不信,能把自己的手割出这么大伤口的人,一定是不想活了。

    白柔佳没道理自己故意割自己,八成又是她逞能,白冷爵曾经在车上多次嘱咐她,让她装贤惠,可是他也没说要以伤害自己为前提吧!

    白冷爵先是用碘酒帮白柔佳消炎,伤口很大,之前因为白柔佳自己的隐忍,已经出了许多的血了,如今再要她看,她已经不敢看了,之前那么些血,已经足够吓得她腿软了。

    碘酒有些凉,涂在伤口上,有些疼,白柔佳不敢出声,只是一个劲地缩手,白冷爵不准她缩回,白柔佳只能忍着痛,让白冷爵给她上药包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