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26章:追上门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邵嫄和白旭辉却根本不在乎这些细节,“坐下,吃早餐吧!”

    白柔佳僵硬地点点头,走到白冷爵身边坐下,趁着白旭辉和邵嫄不注意,瞪了白冷爵一眼,白冷爵一脸无辜,他是真把这回事给忘了。

    等吃过早餐,邵嫄便拉着其余三个人往外面去散步,这是邵嫄每天早上爱做的事情之一,恰好她需要去附近的超市里买菜,就顺便拉着人给她作伴,以往都只有白旭辉一个人不情不愿地跟着她去,她每次看到白旭辉那张脸就觉得烦,这次不同了,人多了,队伍自然也就热闹了。

    一家四个人去逛超市,白柔佳觉得这样的场面还是蛮温馨的,所以全程保持着微笑,可是白冷爵和白旭辉两人可不乐意了,白冷爵每次回来,只要过夜,第二日早晨必须要做的事情里,就一定有这一件,这么多年,他真的是有些烦了。

    白柔佳却没有半点的不耐烦,走在邵嫄的身边,让邵嫄教她挑选菜色,邵嫄来了兴趣,一点一点掰碎了教她,白旭辉和白冷爵两人跟在后面,苦不堪言。

    等到邵嫄采购完毕,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邵嫄回到家里,吩咐白旭辉和白冷爵把东西放到厨房里去,然后就拉着白柔佳往自己房间里走,其他三个人都不知道邵嫄这是卖什么关子,但又不好开口问,只能静待她接下来的举动。

    邵嫄把白柔佳带到了自己房间里,从她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盒子,一打开,是个翡翠镯子,她从里面拿出来,让白柔佳把手伸出来。

    白柔佳看了那个翡翠镯子,光是看邵嫄这爱惜的模样,就知道是价格不菲,她哪里敢伸出手去?

    邵嫄说什么都要去拉白柔佳的手,白柔佳一个劲地把手往里面缩,然后一边说,“阿姨,不行……”

    “这有什么不行的?”邵嫄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想着先给白柔佳戴上再说。

    白旭辉和白冷爵两人把买回来的东西放进了厨房里,听到房间里的动静便走到房间那儿去看情况,结果看到两人在拉扯,白旭辉看见了邵嫄手上拿着的镯子,问邵嫄,“你这是做什么?”

    “我想送他一个镯子。”邵嫄话一出口,白柔佳就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她一心只想着要讨好白旭辉和邵嫄两人,却没想到讨好过了头,居然让邵嫄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白冷爵一边帮白柔佳顺气,一边跟邵嫄说,“妈,你看,你吓着她了”

    白旭辉在一旁笑,“就这事啊,这有什么,早拿晚拿都是拿,就收下吧!”

    “叔叔,不行,这,这太贵重了”白柔佳轻轻推了推,也不敢太用力,就怕把镯子给摔碎了。

    邵嫄走上前去,笑着说,“这有什么,儿子,你给佳佳戴上。”然后就把镯子递到了白冷爵的手里,白冷爵握着镯子如同握着一个烫手的山芋,现在的他就真的是处境艰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白冷爵只能帮白柔佳戴上,然后使了使眼色,如果白柔佳不把镯子戴上,只怕两人都不会罢休。

    白柔佳无奈,只能任凭白冷爵帮她戴上,白冷爵给白柔佳戴镯子,畅通无阻,白柔佳的手恰好就是这个尺寸。

    看到白柔佳戴上了镯子,邵嫄笑着握着白柔佳的手说,“戴着挺好看的,这就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这是小爵的外婆给我的,也不知道算不算传家宝,总之我只有小爵这一个儿子,给你也是对的”

    白柔佳听了,又被自己的口水呛得连连咳嗽,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事情,邵嫄居然把祖传的镯子给拿出来了,如果知道他们两人只是逢场作戏,不是真的,那该有多生气?她简直不敢想象那个时候的场景。

    邵嫄这话就等于是间接认定了白柔佳是他们儿媳妇的身份,白柔佳听了,满脸都是尴尬,却硬生生地逼着自己挤出一个微笑来。

    白柔佳收了镯子,邵嫄和白旭辉自然是开心的,“好了好了,都忙自己的去吧!”白旭辉见事情解决了,也没必要都挤在一起,让大家分散开来。

    邵嫄回了厨房,让白旭辉跟过去帮忙,就留下白柔佳和白冷爵。

    等两人一走,白柔佳试图把镯子取下来,扯了半天,愣是扯不出来,白柔佳欲哭无泪,难不成她要赔白冷爵钱吗?这镯子她是万万不能收的!

    “别扯了,都红了,先戴着吧!”白冷爵见白柔佳的手被白柔佳扯镯子给硬生生扯红,立马伸出手去阻止她,反正他也没有结婚的打算,自然对这种家传的东西也并不会介意,给白柔佳,也就给她了。

    白柔佳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让郑纷萦知道,非得要约了双方家长见面不可,这是万万不能的,但是现在她怎么扯也扯不下来,只能先戴着,等以后再说。

    吃过午饭,白柔佳难得的睡了个午觉,邵嫄和白旭辉都是有睡午觉习惯的,中秋节当天因为白柔佳刚到家里来,两人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把白柔佳和白冷爵撂在客厅里,所以就取消了睡午觉,今天和白柔佳熟络了,自然也就没有过多的拘束,到了点,就回房间睡午觉。

    白柔佳是理解的,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睡个午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她早上因为醒得早,到了中午也很是容易打瞌睡,没管白冷爵就回了房间睡觉。

    等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听见了楼下的动静。

    白旭辉和邵嫄早就醒来了,两人的午觉时间一般在一个小时左右,差不多到了三点,两人就醒了,等到了四点左右的时间,家里的门铃响了,白冷爵跑去开门,刚一打开门,就看见了念可儿的父母,念文和冯铃。

    “你们来了.”白冷爵还是很热情地接待了两人,这次过中秋,他还没来得及抽出时间过去,结果没想到,两人自己跑了过来。

    白冷爵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准备水果,盛情招待两人,白旭辉和邵嫄两人听见动静,走出来一瞧,看到是念可儿的父母,脸色瞬间就冷了下去,念可儿的事情,让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只怪这个女孩子傻,以为自己可以承担一切,不拖累白冷爵,结果没想到,却拖累了白冷爵的一生。

    邵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找了一个一听就是编的借口,转身就离开了客厅,她惦记着楼上的白柔佳,这个时候,差不多该醒了,正好撞见这一幕,是个女生心里都会不舒服,她正在想该如何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就看见房间门打开。

    白柔佳看到邵嫄,走下楼,邵嫄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尽管也有微笑,可是白柔佳看得出,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家里来客人了吗?”白柔佳是四点醒来的,一醒来,她就听见了楼下的动静,走到楼下,声音更是有些大,正巧碰见了邵嫄,她便开口问。

    邵嫄尴尬地点点头,果真是不想什么来什么,“是来了客人。”

    “需要我帮忙吗?”白柔佳觉得自己总得帮帮忙,看这状况,白冷爵想必是在招待客人。

    白旭辉和邵嫄不一样,念可儿的事情上,毕竟是白冷爵是对不起念可儿,如果当初不是白冷爵做了那混蛋事,念可儿不至于自己去小诊所里打胎,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所以,对待念可儿的父母,他也尽量耐着性子来。

    邵嫄听到白柔佳的提问,只觉得尴尬从脚底冒起来,这个女孩子这么懂事,她真的不忍心开口伤害她,还是不要和她说的好。

    “我们要去客厅吗?”白柔佳见邵嫄许久都没有挪动脚步,于是询问邵嫄。

    邵嫄点了点头,然后和白柔佳一起出现在了客厅里。

    念文和冯铃见到居然还有一个人,不禁都站了起来,这么多年,他们逢年过节都会意思意思跑到白冷爵的家里,来探看白冷爵有没有带女朋友回家,虽然也不是很频繁,但是至少可以让他们把握住白冷爵的动向。

    以往的每一次,白冷爵都是一个人回的家,这一次都过了中秋节,居然还有一个女人,这不得不让他们好好思考一下对付的办法,他们是绝对不能让白柔佳留下的,如果让白柔佳留下,就等于是赶他们自己走。

    等念文恢复好了状态,他这才坐下,指着白柔佳问,“这位是?”

    “这是小爵带回来的女朋友。”邵嫄故意将“女朋友”三个字的音咬得很重,为的就是让他们听清楚。

    听了邵嫄的话,念文和冯铃心里如同有上万只蚂蚁在爬一样,痒痒的,恨不得破口将白柔佳骂出这个家,可是奈何现在自己是在别人家里,他们也不敢太放肆。

    白柔佳一看念文和冯铃两人看她的眼神,心里就不禁发麻,光凭他们的眼神,她就觉得这两人不好相处,于是也没称呼,就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白柔佳的屁股刚挨到凳子上,就听见念文说,“咱们家可儿如果还在,只怕也和这小姑娘一样大啊!”

    念文打出了念可儿这张牌,白冷爵和白柔佳的脊梁骨就仿佛是被人同时戳了一般,纷纷坐直了身子,念可儿这个名字,对两人来说,似乎都算是禁忌。

    虽然念文只说了“可儿”两个字,可是白柔佳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是念可儿,那个白冷爵在梦里喊过千遍万遍的名字。

    白冷爵不敢出声,白柔佳则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白冷爵,白冷爵的表情绝对不会比她的好看,再想起自己每次在白冷爵面前提起念可儿时,白冷爵的表情一向都很不自然,看来,他和念可儿,真的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白柔佳默不作声,这个时候,她不可能答念文的话,从念文的眼中,她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善意,反而还有若隐若现的敌意,念文刚才的那句话,也令人玩味,“如果可儿还在”,这意思,难道是念可儿不在了?

    白柔佳的心中,满是疑问,可是现在并不是一个提问的好时机,她坐在一旁缄口不言。

    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念可儿”这个名字就像是一颗手榴弹,被念文扔出来,炸得整个屋子里一片狼藉,无人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