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23章:女朋友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胡昕蜜听了,有些不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应下了郑云凡的话。

    郑纷萦的菜一个个都出锅了,白柔佳连去端菜的勇气都没有,白冷爵要去帮忙端菜,白柔佳没有阻止他,正好让他提前适应一下郑纷萦做的饭菜的味道,省得他到时候接受不了,白冷爵去帮忙了,胡昕蜜自然也不会落后,她也跟了上去。

    菜看上去还是不错的,只是闻着味道有些奇怪,这是胡昕蜜和白冷爵共同的感受。

    等菜都上齐了,大家一起动筷,白柔佳看着这一桌子的菜,手上拿着筷子,不直到从哪里下手,随便夹了一筷子菜,嚼都没嚼,就吞了下去。

    郑炳超、郑纷萦和阳珊三个人似乎是已经吃习惯了一样,没有半点表情,还能下饭,剩下白冷爵、白柔佳、郑云凡和胡昕蜜四个人看得目瞪口呆,白冷爵和胡昕蜜吃了一筷子菜,差不多就明白白柔佳和郑云凡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那是在给他们警告。

    吃了一筷子,两人不敢再夹第二筷子,白冷爵特别庆幸,白柔佳当初没有和郑纷萦学做饭,否则,只怕是误入了歧途。

    郑纷萦、郑炳超和阳珊三个大人一个劲地招呼着白冷爵和胡昕蜜吃菜,两人面露难色,却还是小小地夹了一筷子,吃了下去。

    白柔佳吃了几口“猪饲料”后,再也受不住了,跑到厕所里把刚才吃下去的吐了出来,然后拉着白冷爵、胡昕蜜和郑云凡,四个人一起跑出了家门,也不管郑纷萦怎么抱怨,四个人就是不走回头路。

    在外面吃了一顿,白柔佳总算觉得舒坦了,小心翼翼地带着三个人回家,走到家门口,白柔佳扒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就被打开了,如果不是白冷爵在后面扶着她,只怕她就摔了个狗啃泥。

    郑纷萦见到了白柔佳,没有好脸色,冷哼了一声就又走了进去,白柔佳无奈得很,真的不是她一个人认为,而是大家公认,的确很难吃,可是不管从小到大,她怎么跟郑纷萦说,都浇不灭她做饭的念头,她只能放弃,每次和郑云凡使尽浑身解数,不让郑纷萦进厨房,结果这一次没能拉住。

    “在外面吃得怎么样啊?”郑纷萦说话酸溜溜的,显然是很不满白柔佳刚才的落荒而逃。

    白柔佳笑嘻嘻地走上前,拉着郑纷萦就往她房间里走去,让郑云凡好好招待客人。

    到了房间里,郑纷萦仍然很不乐意,自己做的饭菜得不到认可,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女儿不认可,她的心里甭提有多难过了,“你这是要干嘛?”

    “我不干嘛,妈,您想想,白冷爵做的饭菜和你做的饭菜,谁做的更好吃?”白柔佳已经准备给郑纷萦下套了,就等着她自己跳。

    郑纷萦听了,沉思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好像是白冷爵做得更好吃,于是她回答说:“白冷爵。”

    “这不就对了吗?妈,您做的饭菜不是个人能接受的,白冷爵好在只是娶我,可是胡昕蜜,她是要嫁到咱们家来的呀,总不能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郑纷萦好面子,白柔佳就抓住了这一点,她就不怕郑纷萦不进这个坑,果不其然,郑纷萦进了她的坑,点了点头,算是承认她说的话了。

    白柔佳见郑纷萦劝好,然后抱着她的手臂,撒娇一般地说:“好啦好啦,笑一笑,别愁眉苦脸了,不好看。”

    “就你贫。”郑纷萦知道自己这个女儿就是嘴巴厉害,每次说话就像是抹了蜜一样,说什么人家都爱听,她自然也不例外,咧开嘴笑了。

    白柔佳哄好了郑纷萦,才带着郑纷萦到了外间去,一到外间,几个人已经架起了牌桌,白柔佳看着这架势,又看了看白冷爵,白冷爵笑了笑。

    就在白柔佳把郑纷萦拉回房间的时候,白冷爵向郑炳超和阳珊取经,“阿姨平时洗完做什么?”

    “打麻将!”郑炳超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郑纷萦是出了名的爱打麻将,平日里有事没事就去麻将馆玩几把,阳珊醒了之后,郑纷萦去麻将馆的次数才少了一点。

    这回,白冷爵架起麻将桌,很明显,为的就是讨好郑纷萦,胡昕蜜也在,自然就让胡昕蜜上桌,白柔佳在一旁陪着白冷爵,白冷爵本来就是为了讨好郑纷萦,怎么敢赢钱,一个劲地喂牌给郑纷萦,郑纷萦赢得盆满钵满,一直笑呵呵的。

    白柔佳看白冷爵虽然输了钱,却仍然很情愿的样子,在心里很是感激白冷爵。

    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郑炳超要郑纷萦去做饭,白柔佳和郑云凡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生怕郑纷萦去做饭,郑纷萦想起了白柔佳的话,眼前又有麻将可以打,谁愿意去厨房待着?她立即说,“不去。”

    白柔佳和郑云凡这才放下心来,好不容易劝通,幸亏有效果,郑纷萦不去做饭,只好郑炳超去,郑炳超一下桌,白柔佳立马接了上去,她是绝对不会让郑纷萦觉得不过瘾的,接下来就是白冷爵和白柔佳两个人给郑纷萦喂牌,郑纷萦胡牌的频率越来越高,乐得都合不拢嘴。

    四个人一直打到郑炳超的饭菜做好,端上了桌,这才作罢。几个人吃过晚饭,天色也已经不早了,便都回了家。

    路上,白柔佳对白冷爵说:“谢谢。”

    白冷爵笑着说,“应该的”他知道白柔佳是为了什么事情向他道谢,就是为了郑纷萦的事情,其实他做的这些的确是应该的,毕竟郑纷萦做饭的念头也是因他而起,除了郑炳超、郑纷萦和阳珊三个大人以外,他们几个都没怎么动过筷子,郑纷萦的满心好意就这样扑了空,难免心里会有些不好受。

    第二天,两人向着郊区出发,白冷爵已经把礼物都准备好了,白柔佳也拿出了之前和吴依依逛街的时候买的裙子,白冷爵看了一眼正在梳妆台前装扮的白柔佳,笑着点了点头,这样的白柔佳,父母必定是会喜欢的。

    一路上,白柔佳都一直保持着跳脱的状态,就像是小学生要出去郊游一般,一路上都很兴奋,恨不得能唱首歌来助兴。当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的时候,白柔佳却忽然的紧张了,她的腿开始不住的颤抖,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就更不用提见父母了,她一点经验都没有,生怕会露馅。

    “白冷爵。”白柔佳紧张得连声音都开始抖,白冷爵听出了她声音里的不对劲,看了她一眼,问她:“你怎么了?”

    “那个,你爸妈不会拿钱砸我吧?”白柔佳偶像剧看多了,虽然不知道白冷爵家里的背景,但是看了这附近的房子,也可以猜出一定是有钱人家,万一他父母看不上她,拿张支票让她离开白冷爵怎么办?

    白冷爵听了,哭笑不得地回问:“你偶像剧看多了?”

    白柔佳本来就很紧张了,白冷爵这么一打趣她,她就更加紧张了,腿肚子都在抖。

    白柔佳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她要求白冷爵把车停下来,白冷爵不答应,她却很坚持,她只好停下车,然后问她:“你怎么了?”

    白柔佳全身抖得跟筛子一样,白冷爵简直是哭笑不得,他去她家里的时候,也没她这么大的反应吧?

    “行了行了,别担心,我父母很好相处的,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不是吗?”白冷爵原本是想说个笑话让白柔佳放松放松,结果哪里知道,这话一说出口,白柔佳更加紧张了。

    白柔佳这副样子,白冷爵根本没了办法,不知道怎么处理,最后,他一只手握着白柔佳,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本正经地对白柔佳说:“放心吧,有我呢。”

    听了白冷爵这句话,再加上白柔佳一直在心里做自己的思想工作,到底还是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一路到了白冷爵家里。

    到了白冷爵家门口,白柔佳老远就看见了白冷爵的父母站在门口等着,白柔佳又开始紧张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架势啊,这样,她要怎么接受?

    白冷爵把车停好,白柔佳只得下车,白冷爵拉着白柔佳走到白旭辉和邵嫄面前,他叫了声,“爸,妈。”

    白柔佳知道已经躲不过了,于是微笑着叫了声,“叔叔,阿姨。”

    邵嫄看着白柔佳就喜欢得不行,她从白冷爵手里接过白柔佳的手,拉着她,一边应着她,一边拉着她话家常,白柔佳都很老实的回答,白旭辉走在后面,跟白冷爵说,“很久没见你妈妈这么高兴了.”

    白旭辉说得没错,邵嫄一直很担心白冷爵不交女朋友,她知道念可儿的事情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这并不是阻止他不结婚的理由,他为了一个已经离开的女孩子,而放弃自己后面的人生,太不值得了,这次白冷爵带了女朋友回来,最高兴的就属她了。

    白冷爵去厨房里忙活,白旭辉也跟着一起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上的,白柔佳则被邵嫄拉着,坐在客厅里聊着天。

    白柔佳看了白冷爵父母的家,尤其是看了装修,她是做设计的,这样的设计,绝对是顶尖的设计师,再加上材料和家具,费用绝对是很高昂的,由此也可以看出,白冷爵的家底一定不少,她当初,果真是小瞧了白冷爵,居然还嫌弃他是个医生,工资不高,真真是她眼拙了。

    白冷爵做饭菜很快,没多久邵嫄准备好的菜,白冷爵就已经炒好,白旭辉把菜端上桌,然后走到客厅里去叫两人吃饭。

    邵嫄拉着白柔佳一路走还一边问,“你们明天是还有一天假期吧?”白柔佳和白冷爵同时点了点头,邵嫄笑眯眯地说:“那今天晚上就在这儿睡吧?”

    白柔佳尴尬地看了白冷爵一眼,白柔佳心里是不愿意的,但是她不想扫了邵嫄的兴,白冷爵也等着她回答,白柔佳说可以,他自然就可以,白柔佳笑着回答说:“好,阿姨。”

    “哎,好!.”邵嫄拉着白柔佳坐下,就像是抓着一件宝贝一样,握住了就不想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