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12章:无言的爱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当白冷爵在说“不行”的时候,白柔佳的脑海里其实就蹦出了念可儿的名字,之所以问白冷爵,不过是因为她想确认,她不会深究念可儿的身份,也不会过问他们的过往,她不过是想知道拒绝的原因,不过既然白冷爵不愿意说,那她也不会不识趣地一直问,这件事情就当做是翻篇了,至于以后如何,见招拆招吧!

    这一天晚上,白冷爵又梦见了念可儿,念可儿很少进入他的梦中,所以他格外的珍惜,又喊出了他的名字,白柔佳醒来的时候,看见他额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帮他轻轻擦拭之后,她又躺下了,这个女人,在他心里重要的程度,只怕是达到了她无法想象的地步。

    第二天早上起床,白柔佳又跟个没心没肺的人一样,只不过,她早上没有吃白冷爵准备的早餐就出了门,这让白冷爵感觉到了不对劲,如果他没理解错,白柔佳这是在用行动告诉他,她生气了。

    白柔佳收拾妥当就走出了家门,关门的声音特地大了一点,为的就是引起白冷爵的注意,其实她也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气,就是心里有口气堵住了,必须发泄出来。

    白冷爵听到关门声走到大门口,看见地上白柔佳的拖鞋歪七扭八地躺在那儿,也没了心情再继续准备早餐,草草吃了一些应付了事,就去了医院。

    白冷爵和白柔佳的工作性质原本还是一样的,在白冷爵买下白柔佳公司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白冷爵一天到晚忙得昏天地暗,在手术室里面一待就是待几个小时,白柔佳则坐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地看文件,看电脑,如此反复循环。

    白冷爵到了医院,就把白柔佳生气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白柔佳到了公司里,却一直惦记着白冷爵,也不知道他到底明没明白自己的意思。

    白柔佳坐在办公室里思考着,虽然她事情多,可是她处理起来的速度快得令人咋舌,自然也就没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就在她苦恼的时候,白冷爵正遇上了一件棘手的事情。

    事情的开始源于一位病人,这个病人和阳珊的病情很像,也是因为头部遭受了重击成了植物人,他们家里的人几乎都是游手好闲的,从没有人想过能有这个钱治好病人。

    病人就这样在家里一连躺了好几年,身体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生命迹象也开始慢慢消失,就在这个时候,家里遇上了房屋征收,狠狠地发了一笔财,恰好还剩了一大笔钱,大家这才打算来做手术,听说了白冷爵是这行的专家,于是屁颠屁颠的跑来了。

    白冷爵给病人做了个检查,恢复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了,在他看来,已经没有做这个手术的必要了,恢复的几率连百分之一都达不到,家属完全没有必要掏这么大一笔钱花在希望如此渺茫的手术上,于是他派了郑云凡去和家属谈。

    结果家属二话不说就把郑云凡给打发了回来,郑云凡站在白冷爵办公室的门口,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进去,进去了又该怎么说,犹豫时分,白冷爵打开门走了出来,“怎么在这里?不是说了让你去和家属谈?”

    “家属……他们不接受您的提议,坚持要做手术。”

    白冷爵听了,紧皱眉头,一般有这么大的手术风险,他是会拒绝做这个手术的,“手术风险你说过了?”

    “我说了,家属不听,非要和您谈。”郑云凡知道自己这件事没办好,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白冷爵解释,白冷爵重视他,很多事情都更乐意交给他去办,可是他却让他失望了。

    白冷爵耸耸肩,他听出了郑云凡声音里的失落,自从阳珊醒来之后,郑云凡就不再和以前一样对人那般冷漠了,如今看上去就像是个大男孩,更加迷人了,他轻轻拍了拍郑云凡的肩膀,笑着说,“没关系,既然他们想和我谈,那我去好了.”

    家属就在会客室里等着,等着白冷爵过去和他们解释,家里的人都来了,一窝蜂挤进了会客厅,颇有些来挑衅的架势,白冷爵穿着一身白大褂,手上捧着病人资料的文件夹,身后跟着郑云凡,便款款走入了会客厅里。

    家属看到郑云凡都没什么好脸色,看到走在郑云凡前面的白冷爵自然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白冷爵拿着病人的病例走到主位上坐下,问他们,“你们谁是袁莎莎的家属?”

    “我们都是。”为首的人语气态度并不好,可是白冷爵也不恼怒,继续问:“我是袁莎莎的主治医生,白冷爵。”

    “你就是白冷爵?你不给我妻子做手术?”说话的人是袁莎莎的丈夫魏少杰,他到处托人打听做这类手术出名的医生,好不容易打听到了白冷爵这儿,结果白冷爵还不答应给自己妻子做手术,这让他怎么不生气,怎么不愤怒。

    “不是我不给你妻子做手术,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手术没有做的必要。”白冷爵直言不讳,虽然生命很可贵,但是这钱也的确很难赚,百分之一的几率,这么大的风险,没有几个人愿意砸这么多钱去赌一把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花钱你还不给我们做?这就是所谓的医生挂在嘴边的救死扶伤?”魏少杰听了白冷爵的话来了脾气,操起桌上的烟灰缸就往地上砸了去,白冷爵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等魏少杰发泄完心里的怒气,白冷爵才接着自己的话说,“我之前让我的徒弟来跟你们说过,这个手术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您的妻子会在手术台上下不来,再也不能陪伴在你们身边,成功的几率很小,风险承担太大,如果您愿意做,我可以帮您的妻子手术。”

    “做,多大的几率我都做。”魏少杰始终还是坚定自己的想法,这是他的结发妻子,他不能这么轻易就抛下她。

    “好!.”白冷爵答应得也很干脆,他从魏少杰的眼中看出了一种坚定,这种坚定就如同他当初得知了念可儿的死讯后,想要和她共赴黄泉的那种坚定,是一样的,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无言的爱,他没道理不成全,“你们准备一下,我会尽快安排手术。”

    郑云凡在后面听了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的成功几率白冷爵居然也答应了下来,这个手术换做是其他人只怕都不会轻易接,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百分之一的几率,就等于是让白冷爵彻底地火了,这个案例会在全世界传播也说不定,但更多的是会出现大家都预料到的后果,这样堵上自己的职业生涯,白冷爵真的有考虑清楚吗?

    魏少杰见白冷爵答应了下来,他的态度自然是好了的,一连应下了白冷爵的话。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郑云凡不禁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姐夫,老师,你这样真的可以吗?”

    “家属很坚定,既然我们劝不了,就帮他们做好了”白冷爵一边收拾好袁莎莎的资料,然后对郑云凡说:“最近这几天把手头上腾空一下,来准备这个手术,尽快。”

    “姐夫,你这样做,你的前途还要吗?是,他们会签手术同意书,但是如果一旦闹起事来,舆论一定是会倒向弱者的,你这不是等于毁了你自己吗?”白冷爵这样做,无疑于玩火自焚,他又怎么不知道?可是当初他没有机会选择,现在别人有机会,那么他为什么不帮呢?

    白冷爵看着郑云凡笑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话,就转身回了办公室,“他很爱他的妻子,我想帮帮他。”

    郑云凡看着白冷爵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他心里都干着急,之所以刚才叫他姐夫,为的就是提醒他,姐姐还需要他,他不是一个人,可是他却没有半分的在意,一意孤行,医生最怕的就是医疗事故,所以每一场手术都格外的认真,不敢出任何的纰漏,因为一旦出了问题,毁掉的,不只是病人,还有自己的这一生。

    白冷爵把自己办公室的门关上了,郑云凡知道白冷爵不希望自己再劝他,事已至此,唯独能劝通姐夫的人,只怕就是姐姐了,郑云凡走到了楼梯走道里,给白柔佳打了个电话。

    白柔佳此时正好是忙碌的时候,许多份的初稿交上来,以及一些客户的投诉和提议全部递到了她这里,郑云凡这个时候打来电话,她其实不是特别想接的,但是郑云凡的电话,打来了一个又一个,她听得很烦,还是接起了,“什么事啊?”

    “姐,你得好好劝劝姐夫。”郑云凡根本没有绕弯子,白冷爵对他的恩情,是他无以为报的,他绝对不能看着白冷爵这么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听到是白冷爵的事情,白柔佳这才把手里的事情全部停下来,问:“你姐夫他怎么了?”

    郑云凡用简短的语言把事情复述给白柔佳听,“姐,这个手术姐夫接下来,就完全等于是自断后路,我看病人家属也不像是好惹的,到时候闹起事来,我真怕姐夫的前途……”郑云凡说到这里就不再继续说了,后面的话不用他说,白柔佳心里也明白了。

    “好,我知道了.”白柔佳表现得分外平静,好像她已经事先知道了这件事,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有多么的紧张,虽然她和白冷爵是逢场作戏,但是毕竟同床这么长时间,她也不忍心看到白冷爵这样一步步堕入深渊。

    挂断电话后,白柔佳快速地把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完成,然后下班就立刻赶回了家中,白冷爵不在家,这是自然的,想必他正在后面的手术做准备。

    一直过了八点,仍然没有看到白冷爵的身影,白柔佳自己点了外卖,吃完之后,白冷爵仍然没有回来,白柔佳便坐在客厅里等,电视机开着,可是她却没有心情看,尖着耳朵听门口的动静。

    一直到困意袭来,白冷爵还是没有出现,白柔佳直接躺在沙发上睡觉,身上盖着一块毛毯,就这么渐渐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