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10章:做思想工作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被白冷爵噎住,她有画口红!只不过是裸色和粉色!由此判断,白冷爵是直男癌晚期!

    “我谢谢你!”白冷爵给白柔佳买的这点口红,只怕白柔佳用到七老八十还用不完!她自己还屯了不少,结果这儿又来一大堆。

    白冷爵完全不理解白柔佳的心情,非常和善地回答:“不用谢。”

    白柔佳把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带回了房间里,白冷爵则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白柔佳把她之前用过的全部换下,把白冷爵刚买的放了上去,她特地挑选了几个喜欢的色号,剩下的全部收到了柜子里。

    第二日一早,白冷爵睁开眼睛的时候,白柔佳也醒了,白冷爵抬起头看着睡眼惺忪的白柔佳,低下头凑到她的额头上轻轻地一吻,“生日快乐。”

    白柔佳哪里还有半点的不清醒,瞬间睁大眼睛,看到白冷爵脸上的微笑,她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回以温婉的笑容,“谢谢。”

    两人前天晚上睡得早,第二天起得也早,一起来,两人便在家里磨磨蹭蹭的,许久都不愿意出门,谁也不想回白家,不想去面对郑纷萦。

    直到十点三十,郑纷萦的夺命连环电话打进来,电话直接打到了白柔佳的手机上,白柔佳连看都不用看,就知道是郑纷萦打来的,她说什么都不肯去接,今天这一天,手机对她来说,无疑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白冷爵站在一旁,催促着白柔佳,让她上前去接电话,她却扭头就走,说什么都不靠近手机一步,无奈只好白冷爵接起了电话,“阿姨,你好,是我……”

    “是小爵啊!”郑纷萦听到白冷爵的声音自然是乐呵呵的,毕竟她打心眼里是喜欢这个女婿的,何况这女婿好到让人无可挑剔,她没道理嫌弃啊!

    “是的,阿姨。”白冷爵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尴尬,和郑纷萦对话,他永远都是占下风的人,毕竟面对“丈母娘”的时候,男人尽量得要弱一点。

    “佳佳呢?怎么她没接电话?”郑纷萦这才想起自己主要的事情,没等白冷爵说话,又接了一句,“告诉你也是一样的,你们现在赶快回家来吃饭,记得啊!”

    白冷爵开口,准备回一个“好”字,电话那头没了一丁点儿动静,他木讷地将手机放回原处,走到白柔佳身边,“你妈电话已经来催了,你再不回去,要说你不识好歹了.”

    “说我就说我,我不怕!”虽然说有白冷爵来挡,可是这么多年了,她的心里都有阴影了,这叫她怎么不怕。

    “现在去也是去,晚点去还是去,早点还能少一顿唠叨。”白冷爵知道白柔佳不喜欢听郑纷萦唠叨,就和他一样,这天底下的孩子没哪一个是愿意听父母唠叨的。

    白冷爵这么说,也算是诱惑了白柔佳,白柔佳不情不愿地去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行头,化了个淡妆,毕竟今天也还是她的生日,人也还是得精神点。

    白柔佳这么认真的捯饬自己,白冷爵不禁又想起了第一次白柔佳穿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她化的那惨不忍睹的妆,跟她同居了这么久,也没见她的那些“宝贝”,他突发奇想,“佳佳,你第一次和我见面的那身衣服呢?”

    白柔佳皱起眉头,问:“你怎么突然问起那个了?”她并不想提起那丢人的过往,一想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让白冷爵看尽了笑话,原本以为之后都不会再有交集了,结果没想到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上,简直就是黑历史。

    “你如果打扮成见我那天,说不定你妈会忘记逼婚的事情。”白冷爵一边说,嘴角还挂着微笑,那笑容都蔓延到了眼角,看得白柔佳咬牙切齿。

    “白冷爵,你简直找打!”说着,白柔佳就起身追着白冷爵跑,白冷爵一边笑一边躲避白柔佳的追赶,时不时还回过头对她说:“我是认真的”尽管他满脸的微笑,不过他这个提议也是有半带玩笑性质半带认真的,虽然他当初看不出白柔佳是有多么想尽快结束那一次的相亲,可之后他算是明白了。

    如果让郑纷萦知道了白柔佳是这样打扮去相亲的,只怕郑纷萦就会如同一颗炸弹一样,就地爆炸,只可惜,白柔佳目前还没有那个胆子让郑纷萦知道。

    白柔佳哪里管那么多,一逮到白冷爵就使劲把他打了一顿,不过到底是个女生,没有多大的力气,对于白冷爵来说,不过是些皮毛。

    打闹过后,也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地往白家赶去,另一边,郑纷萦见打电话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看见两人的影子,想再给俩人打个电话,郑炳超皱着眉头说:“别瞎操心了,孩子肯定在来的路上。”

    郑纷萦不好再坚持要打电话,只好走到门口去,不停地张望着进门的口子,等两人到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饭点的时间了,白柔佳老远就看见了郑纷萦,一到生日这天,看见郑纷萦这张脸,她就全身发抖,坚持害怕到了极点。

    “白冷爵,你会帮我吧?”白柔佳立马转过头问白冷爵,过来之前“狠狠地”打过白冷爵,她可不敢保证白冷爵这个“奸诈小人”会不会不帮她。

    白冷爵开车,眼睛一直盯着前方,自然不可能错过郑纷萦的身影,他朝着白柔佳露出一个迷之微笑,接下来就没有任何动静了,白柔佳不敢动他,一个人气得抓耳挠腮。

    郑纷萦总算是看见了熟悉的车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布了这么久的局,如果两个当事人不在场,那不就是白布了吗?

    两人一下车,郑纷萦也没过多的责备,比起她待会儿要说的事情,两人迟到的事情也不算什么,迎了两人进屋,桌上的菜已经全部备好,就等着两人上座。

    郑云凡恰好面对着进门的方向,一看到两人,露出了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微笑,白柔佳不露声色地瞪了他一眼,他才稍微有点收敛,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等着看好戏。

    两人一入座,郑纷萦可乐了,坐在白柔佳的旁边,目光时不时地瞟向两人,白柔佳被看得紧张,白冷爵亦是如此,终于,两人等来了预想中的场景。

    郑纷萦站起来,举杯先是祝贺白柔佳生日快乐,紧接着就旁敲侧击地试探两人对于结婚的态度,“小爵啊,你今年多大了?”

    白柔佳背对着郑纷萦,朝白冷爵使了个眼色,白冷爵立马回答,“阿姨,我今年27。”

    “27啊,佳佳今天26了,你看,你们也老大不小了,也都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吧?”郑纷萦一边说话,一边低着头用筷子拨着碗里的饭,看似像是无意提起。

    郑炳超在一旁,轻轻推了推郑纷萦的手腕,然后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郑纷萦哪里肯,继续说着她想说的话,“你看,人都说28是最佳生育年龄,我们家佳佳眼看着就快28了,你们俩现在结婚,还可以过两年二人世界,28再生孩子,不是正好吗?”郑纷萦这一次,抬起了头,看着俩人。

    白柔佳立马低着头,开始扒拉着碗里的饭,装作没听见的样子,白冷爵尴尬地看了白柔佳一眼,见她一副没事儿人一样,想必就是把事情推给自己的意思,“阿姨,我们……”

    “哎呀,你说这么多做什么?这不是逼孩子们吗?”郑炳超在一旁,终于坑了声。

    “我哪里逼他们了?你们怎么?接着说。”

    “我们目前还没有结婚的打算。”白冷爵还是把这句话说出了口,至于后面如何解释,他还在拼命地琢磨着,眼看着郑纷萦的脸色就变了,还没等白冷爵想好,郑纷萦就劈头盖脸地问:“没结婚的打算?那谈什么恋爱?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白冷爵万万没想到郑纷萦会把问题上升到这个层面,他被郑纷萦这一招打得措手不及,白柔佳在一旁可听不下去了,“妈,你这话可说过分了.”

    郑炳超也在一旁搭腔,“就是,好好吃顿饭不行吗?”郑炳超也头疼自己这个妹妹,白柔佳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也知道自己妹妹心疼白柔佳,但就是一厢情愿的种,总觉得自己给孩子安排的就是最好的,也很少听从孩子自己的意愿,每次都是好心办坏事。

    “嘿,你这孩子,我帮你你倒还说起我来了?”郑纷萦直接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怒目瞪着白柔佳,白柔佳也毫不示弱,立马瞪了回去。

    白冷爵立马出来打圆场,“阿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俩因为分开了这么长时间,短时间内还很难找回以前的感觉,过去了这么多年,大家都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我是想,再过段时间,我们再考虑结婚的事情。”

    白柔佳立马看着白冷爵,平时在家里挺强势霸道的一个人,到了自己家里就这么畏首畏尾的。

    阳珊也出来打圆场,“孩子说得是,咱们就依着孩子们的想法吧!”

    郑纷萦这才知道自己是有些情绪失控,换了张笑脸对着白冷爵,“嗨,我也不是那意思,主要是佳佳这孩子太不让人省心了.”得,白柔佳最后成了炮灰,她却也不敢过多的计较些什么,毕竟,这件事情如果不就此打住的话,只怕会更加棘手,更加难解决。

    吃过饭,郑炳超和白冷爵在客厅里下棋,白柔佳极不情愿地被郑纷萦拉到了房间里去,她拒绝是因为知道郑纷萦又得给她做那所谓的“思想工作”,充其量不过就是说,“女人老了就没资本了”,“再不结婚就没机会了”之类的话,这么些年,她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说说,白冷爵的意思也是你的意思?”白柔佳屁股刚挨到垫子,就被郑纷萦问。

    白柔佳点点头,幸好来之前硬是从桌上拿了个苹果,否则只怕会无聊到啃指甲。

    “你什么意思?怎么就不想了?”郑纷萦始终不能理解自己的女儿,在她眼里,结婚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怎么自己的女儿就一点也不着急呢?

    “不想就是不想,哪还有什么为什么,皇帝不急急太监。”白柔佳咬了一口苹果,说起就要起身,再继续待下去,只怕又会是个死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