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09章:买口红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冷爵和白柔佳两个人在厨房里一边斗嘴一边做饭,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郑炳超回来了,“怎么回事?做个饭也要吵?”

    “舅舅!我说了我爱吃那样的,白冷爵偏要这么做!”原来是白柔佳爱吃鸡块,白冷爵却做成了鸡丁,白冷爵的菜已经出了锅,白柔佳却不乐意了,噘着嘴,说什么都不肯帮忙了。

    白冷爵好笑的说:“舅舅,你别理她,进去吧,云凡和昕蜜都回来了”

    郑炳超听到郑云凡和胡昕蜜都到家了,哪里还顾得上白柔佳,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白柔佳气得直跺脚,心里直嘀咕,自己在这个家里都快没地位了,原本被宠得跟小公主一样,现在全让白冷爵给抢走了,她恶狠狠地看了白冷爵一眼,要不是因为云凡带了小女朋友回家吃饭,她才懒得继续给白冷爵帮忙呢!

    俗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她白柔佳暂且就忍了这一阵,迟早有一天要连本带利向他白冷爵讨回来!

    白冷爵手脚麻利,白柔佳只需要端菜上菜就好,没多久,一桌子菜就摆满了,白冷爵洗了手,招呼大家可以入座了。

    阳珊特地吩咐郑炳超带了果汁回来,想着只是小姑娘,也没敢让她喝酒,于是才让带的果汁,阳珊给胡昕蜜倒满,然后让大家自己倒。

    白柔佳便开口打趣了,“舅妈好偏心,就给昕蜜倒,我们都得自己倒。”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舅妈心疼自己儿媳妇怎么了?”郑纷萦拍了白柔佳一把,看着胡昕蜜说笑。

    胡昕蜜被郑纷萦和白柔佳说得脸通红,根本不敢抬头,阳珊轻轻拍了拍胡昕蜜的手臂,“孩子,吃饭吃饭。”

    阳珊才不在乎郑纷萦和白柔佳说什么,喜欢就是喜欢,难得遇上个自己喜欢的儿媳妇,她还不可着劲儿把人留下啊?

    果汁轮到白冷爵手上,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帮白柔佳倒了一杯,郑云凡这时候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姐姐,你可别眼红别人,瞧瞧,姐夫不是帮你倒了吗?”

    胡昕蜜听到郑云凡这么说,抬起头,笑着看了他一眼。

    白柔佳没好气的看了白冷爵一眼,不领他的情,却还是喝了一口果汁,郑云凡还不罢休,问:“是不是姐夫倒的要甜一点啊?”

    “郑云凡,你逼我拆你台啊!”白柔佳和郑云凡两人从小就不太对付,两人各自挑各自的茬,如今各自都找了对象了,又挑对方对象的茬。

    白冷爵听了,只笑着看了郑云凡一眼,没多说什么,今天做菜的时候得罪了白柔佳,现在还不赶紧讨好一下,回家只怕又要被赶去睡客房了。

    白冷爵夹了一块鸡丁,放到白柔佳的碗里,“鸡丁也好吃,你试试。”

    “哼。”白柔佳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还不像是原谅了他刚才做的错事,却还是吃了鸡丁,发现好像味道的确是差不多的,都是白冷爵做的,可是她嘴硬,就硬说:“鸡块好吃!”

    白冷爵听了哭笑不得,“好,以后给你做鸡块吃。”

    白柔佳这才朝着白冷爵露出一个微笑,“这才对。”

    白冷爵愈发哭笑不得,这五年来,白家的餐桌从来没坐过这么满,头一次座无虚席,还得挤着坐,郑炳超看着这样的场面,心里难免不会有些感触,于是他举起酒杯,“来,我们干一杯!”

    大家纷纷响应,全部站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吃过晚饭,郑云凡负责送胡昕蜜回家,白冷爵和白柔佳两个人把卫生收拾了,随即也回了家,就剩下阳珊,郑纷萦和郑炳超三个人了。

    他们坐在那儿聊着这几个孩子,白冷爵和胡昕蜜都是越看越喜欢,连连感慨自己家里的孩子有福气。

    一眨眼就快到白柔佳的生日了,白冷爵焦头烂额,他根本不知道白柔佳喜欢什么,那天想套郑云凡的话,不仅没成功还差点露了馅。

    白柔佳生日前夕,白冷爵每天回家都很晚,每天一下班就往商场走,满商场的转,也不知道白柔佳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礼物,看着琳琅满目的百货商场,他只想往外面逃,女人果然是一个很难摸透的生物。

    白冷爵转了许久都没有什么收获,正准备走出百货商场的时候,在门口随便瞥了一眼,看见了一支口红,款式挺好看的,觉得应该是白柔佳喜欢的款。

    当售货员问他,是送给谁的时候,他直说是“女朋友”,售货员立马问他女朋友喜欢什么色系,然后一个一个的给他展示,白冷爵看着那颜色都差不多的口红,头疼得更加厉害了,一支口红而已,做那么多颜色做什么?

    挑来挑去,白冷爵也不知道到底哪个颜色更适合白柔佳,售货员让他回忆白柔佳平日里用得最多的口红颜色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在他的记忆中,白柔佳应当是不画口红的。

    最后,白冷爵果断的将一套色全部买了下来,装起来差不多有十来支,售货员遇见这样的顾客,笑得都合不拢嘴。

    白冷爵手上提着手袋,突然觉得给女人买礼物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嘛。

    白冷爵把口红藏在了自己的车子里,放在家里,指不定就被白柔佳给翻出来了,放在车子里是最好的,白柔佳特别不喜欢坐白冷爵的车子,她就爱开自己的车,所以藏自己车里,是绝对不会被白柔佳发现的。

    眼看着七月十三马上就到了,白柔佳头疼得不得了,往年郑纷萦都是催促着她早点找个男朋友,只怕今年会要催她赶快结婚了,白柔佳真的是没有办法对付家里的太后娘娘啊!

    白柔佳觉得有必要提前做好预防的措施,白冷爵看上去,像是一块不错的挡箭牌。

    白冷爵乐呵呵地回到家里,白柔佳听见开门声,快步走到门口等着他。白冷爵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白柔佳,差点被吓了一跳,这就是做“坏事”的下场啊,特别容易受惊吓。

    “怎么了?饿了吗?”白柔佳走上前,一把握住白冷爵的手,“你要帮我……”

    “我?帮你?”白冷爵被说得越来越不明白,他能帮她什么吗?钱?

    白柔佳拉着白冷爵走到客厅坐下,准备跟他好好说一说,“你听我说,是这样的,以往我妈每年都会张罗给我找男朋友的这回事,然后我就吵着说不过生日了,今年有了你,她一定又会要紧锣密鼓的给我办,指不定就是为了催我们结婚……”说到最后,白柔佳的声音越来越小。

    白冷爵听了,吞了吞口水,所以说,白柔佳生日的时候,并不是两人的二人世界?而是要回白柔佳家里过?还要催他俩结婚?这怎么可能!

    “所以,你想让我怎么帮你?”白冷爵看着白柔佳,突然间觉得,白柔佳不过生日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于是他说:“不如你跟你妈说你不过生日了,然后我在家里给你办?”

    “不行,你太不了解太后娘娘了”白柔佳一说起郑纷萦,就只想哭,郑纷萦给白柔佳办生日不过是个借口,实际上就是一场鸿门宴,为的就是催促两人早点结婚。

    “那能怎么办?”

    “等我妈提起催我俩结婚的时候,你就说暂时还不考虑,我的话她会反驳,到时候你也很难做人,不如你先说暂时不考虑。”白柔佳已经想好了对策。

    白冷爵听了,立马站起来问:“我有什么理由说我暂时不考虑?我都跟你同居了,我还不考虑,你妈他们一定会觉得我是流氓。”

    白柔佳在心里暗暗吐槽:你本来就是流氓。

    “你放心,你只要承诺她一定会娶我,她就放心了”郑纷萦向来对白柔佳是不放心的,她就担心白柔佳会变卦,所以这么多年来才为她操着心。

    白冷爵听了,只能点点头,总不能让白柔佳生日那天还不顺利吧,他也不忍心。

    突然想起了车里的礼物,反正明天要去白柔佳家里,不如今天就把礼物给了她,总好过明天当众给,然后供大家参观,“你等等,我有东西拿给你……”

    白柔佳还想问是什么东西,白冷爵已经走出了家门,等白冷爵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个手袋,白柔佳看了外面的标志,知道是做化妆品的,可是她怎么也想不通,哪款彩妆,得用这么大的袋子装着?

    “是什么?生日礼物吗?”白冷爵把手袋递给白柔佳,白柔佳抱着手袋,也没打开。

    白冷爵只说:“你打开就知道了,是生日礼物,提前先给你……”

    白柔佳把手袋打开,一支一支口红拆开,她只觉得,白冷爵应当是把这个专柜的口红都给搬家里来了,“白冷爵,这口红是买一送十吗?”

    “不是啊,都差不多的价,除了其中几支她说是限量款,贵了一点,其余都差不多。”白冷爵仔细看了看,确认这个牌子是对的,难不成白柔佳买过买一送十的?

    白柔佳听了,简直要吐血,如果一个口红控遇上了白冷爵,绝对是上辈子求神拜佛了!

    白柔佳仔细观察了一番,数了一遍又一遍,最终确认,白冷爵是真的把所有的色号都给她买回来了!

    “白冷爵,你选一支难道有那么难吗?”白柔佳看着一桌子的口红,带着哭腔问白冷爵。

    白冷爵点了点头,“售货小姐给我试色,在我眼里看来,没有任何区别,你平常应该不画口红吧,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个色号,就都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