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03章:买公司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公司的老板见白冷爵如此有诚意,何况他手中运营的公司也不只这一家,他朝着助理伸手,助理立马将笔拿出来,递到他的手中,他接过笔,在支票上写上价格,白冷爵见他写完,然后起身和他握手,“待会儿我让助理把手续办好!”

    “好,多谢。”白冷爵朝着白柔佳粲然一笑,白柔佳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她视力好,看到了那个价格,立马就明白了白冷爵把违约金从一百万换到一千万时的心情了,在他眼里,只怕这两个数字没什么区别。

    公司老板走出会客厅,外面早就围了一群吃瓜观众,等着听最后的结果,中间没有一个不想看到谢冰冰和经理栽跟头的,纷纷竖起耳朵听着。

    谢冰冰和经理两个人躲在角落里,不敢吭声,只听见公司老板说:“从今天起,公司的最大股东是我身边这位,白冷爵先生,大家鼓掌欢迎。”

    “谢谢大家,我现在想发布一个人事变动的口头通知,从今天起,白柔佳设计师被任命为公司设计总监。”白冷爵话音一落,整个办公室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白柔佳更加惊讶了,她惊讶地看着白冷爵,白冷爵走到她的身边,“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自己去处理了.”

    白柔佳其实不太了解白冷爵,当初和白冷爵相亲之前,她了解的最多的就是白冷爵讨厌什么,从来没有去调查她的财力,如果她去调查了,那么对于今天的事情也就不会过于惊讶,白冷爵当医生,其实是有原因的。

    至于白冷爵哪里来这么多钱买下白柔佳公司股份,来源于他平日里的投资,类似于今天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投资的公司也是数不胜数,白冷爵自然不会在意多这一家。

    事情已经办妥,大家都分散开来,谢冰冰和经理已经不知道溜到哪个角落去了,如今他们在这公司里,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白冷爵拉着白柔佳去了休息室,大家看到两人进了休息室,自然也不会这么不识好歹上前去打搅两人,于是休息室里,自始至终都只有他们两个人。

    白冷爵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他手里还提着给白柔佳准备的饭菜,白柔佳自从公司老板进门之后,就一直保持着呆滞的模样,白冷爵拉着她做什么,她就坐什么。

    白柔佳被白冷爵拉着坐下,然后白冷爵把饭盒打开,帮白柔佳把菜盘都摆好,然后把勺子递到她手里,好在白冷爵用的是保温饭盒,否则折腾到现在,哪里还会有一点温度。

    白柔佳闻到饭菜香,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丰盛的饭菜,她的眼眶有些湿润,眼泪汪汪的看着白柔佳,白冷爵被她这样的反应给惊着了,原本想好的话,梗在嗓子眼里,说也说不出来,咽也咽不下去。

    白柔佳和白冷爵是一样的感受,她不知道该对白冷爵说些什么,在她的印象里,从来没有人给她送过饭,上学的时候,舅舅和妈妈工作很忙,她心疼他们,不让他们送,自己每天跑回家吃,上班之后,每次妈妈都很关心她吃得好不好,她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每次吃着方便面都说吃得如同吃大餐一般。

    何况,妈妈做的饭菜历来就难吃,白柔佳向来是不愿意尝试的,至于舅舅,做的饭菜也一般,将就着吃也还行,毕竟是新手,舅舅是从舅妈受伤之后才开始学着做饭菜的,这么多年,又要当妈又要当爸,根本没时间锻炼自己做菜的手艺。

    白柔佳总是习惯在舅舅和妈妈面前装得很坚强,因为她知道,在这个家里,她必须坚强,不然只会让妈妈和舅舅更操心,第一次被人这么呵护着,就算是再硬的心都会有些许的松动。

    白柔佳拿起勺子,一口饭一口菜,白冷爵做的饭菜本来就很好吃,她一边吃一边哭,白冷爵坐在旁边,忍不住抬起手去帮她擦眼泪,白柔佳已经很努力的想要阻止眼泪落下,但是泪水就像是洪水一般,汹涌而出,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白冷爵不知道白柔佳到底为何落泪,只是他看到白柔佳落泪的样子,莫名的有种冲动想要紧紧拥住她,想试图给她温暖,让她不再落泪,他想要保护她。

    白柔佳一边哭一边吃完了饭,白冷爵拉着她扬长而去。

    如今白冷爵是公司老板了,他想带走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吭声,心里也只有羡慕,只恨自己没有白柔佳那个命啊,遇不到一个可以为自己买下公司的老公。

    白冷爵带着白柔佳走到车子那儿,白柔佳很主动地自己上了车,白冷爵见白柔佳这般主动,心里还挺高兴,一坐上车就问白柔佳,“想去哪里?”

    “去酒吧!”白柔佳轻轻说了三个字,白冷爵却听得格外的清楚,白柔佳提出的,他向来不会有异议,何况这大白天的,有他陪着,自然是安全的。

    白冷爵把车停在了酒吧门口,然后拉着白柔佳走到里面,找了个位置坐好,问她,“喝什么酒?”

    “来白的!我要喝很多很多!”白柔佳从来没有喝过白酒,她接触得最多的酒就是葡萄酒和鸡尾酒,除此之外,就没再碰过,总是听别人说,白酒性烈,特别容易喝醉,今天她就是要一醉方休,来个不醉不归。

    白冷爵点了点头,跟她说:“我去买酒,你坐这儿别动。”其实白冷爵心里是有小算盘的,他怎么可能会让白柔佳真的喝白酒呢?

    白柔佳点点头,还好奇为什么白冷爵要特地跑过去买酒。

    白冷爵走到吧台,指了指自己的桌位,然后让服务员上一半的白酒,另外一半把白酒换成雪碧兑酒,雪碧的比例多一点。

    服务员听了,自然照办,因为要拿雪碧兑酒,时间难免就长了一些,白冷爵走回位置的时候,白柔佳以为他带了酒,见他空手而归,便问:“酒呢?”

    “待会儿就拿上来了.”白冷爵有个毛病,说谎从来不需要打草稿,也能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

    白柔佳一直望着吧台的方向,就等着酒来,她现在很想要大醉一场,她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第一次可以忘却心中的事情,痛痛快快的喝一次酒。

    服务生把酒放到两人面前的桌子上的时候,白柔佳端起酒就一口喝掉,上酒的是白冷爵叮嘱的那个服务生,他看似无意却是有意地将雪碧兑酒放在了白柔佳的面前。

    白柔佳一喝下,皱着眉头看着酒杯,“怎么那么像雪碧?”

    “正宗的白酒,你喝了像雪碧?”白冷爵仍旧谎话连篇,端起桌上的酒一口闷。

    白柔佳摇了摇头,“真的像雪碧,谁说容易醉人的?可能是我喝得不够多吧,来,干杯!”白柔佳难得的和白冷爵说了这么多话,白冷爵开心得不得了,他的目的也算是达成了。

    就这样,推杯换盏,你来我往的,白柔佳喝完了第二十杯雪碧兑酒,总算是醉了,一头就倒在了白冷爵的身上,白冷爵的酒量历来就好,这些都不算什么。

    之所以答应白柔佳过来喝酒,是因为他有应对的法子,他知道白柔佳是想发泄心中的压力,处在白柔佳这样的位置,难免不会有压力,再加上她的那份工作,实在是压力重重,也难怪她经常加班到很晚,也要画出最满意的一张图纸,这是她对自己工作的尊重。

    看白柔佳喝酒的时候很高兴,白冷爵心里也就放心了,只有这样发泄过后,才能更好的去面对未来的人生。

    白柔佳在家人面前总是装出一副很坚强的样子,仿佛刀枪不入,可实际上她的内心脆弱极了,一个人坚强久了,难免会想要被人保护着,何况她还是个女生。

    白柔佳喝醉了,白冷爵自然不会再在酒吧里多待,他抱着白柔佳离开,白柔佳醉得像是在说胡话,等白冷爵抱起她,与她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听懂了她嘴里说的话,她一个劲地喊着:“爸爸,爸爸,爸爸……”一声又一声,听得人心碎。

    白冷爵一路抱着白柔佳往停车场走,白柔佳嘴里一直在嘟囔,“爸爸,对不起,对不起,爸爸……”如此循环往复,白冷爵愈发的好奇,白柔佳为何要向她的爸爸道歉?

    尽管心中有疑问,白冷爵还是一路向前,他已经找好了代驾,他把车锁打开,然后把钥匙交给代驾,抱着白柔佳上车,又听见白柔佳说:“不要开车,喝醉了不要开车,开车要专心。”

    白冷爵莫名其妙地就觉得这句话是对他说的,也不知道他自己哪里来的直觉,就是觉得白柔佳这句话是说给他听的,于是他在她的耳边呢喃,“放心,我没有开车,找的代驾。”

    白柔佳这才沉沉地睡过去,到了家里,白冷爵帮白柔佳的身体擦洗了一番,照她醉成这样,明天早上能准点醒已经是很难得了,今天晚上如果醒了,只怕是明天早上太阳得打西边出来。

    临睡前,白冷爵派人调查了白柔佳的过去,包括她爸爸的事情。

    白柔佳从来没有刻意掩饰过这些事,随便一查就能查到,没多久,白冷爵就得到了回复,听完,他保持沉默,难怪她会让他不要酒驾开车,开车要专心的那句话,是告诉她爸爸的吧?她想她爸爸了?年幼时经历了那样的事情,难怪对生命那样看中,难怪会说他差点害死她的时候会那么冷漠,她太在乎她来之不易的生命,或者是,她和她爸爸的生命。

    一想到白柔佳经历的这些坎坷,白冷爵心里的一个小角落便像是被撕扯着一般疼痛,看着床上熟睡的白柔佳,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过分,用这样的方法,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好在她并不想嫁人,否则他就真的是个混蛋,他暗自在心底发誓,从今往后,一定要好好对待白柔佳。

    等白冷爵洗完澡,时间还很早,他今天破天荒地没有看杂志,直接躺下,关掉床头灯,然后紧紧的抱住白柔佳,白柔佳喝醉了,一动不动,任凭白冷爵怎么抱着她,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白冷爵抱着她入眠的夜晚,这一个晚上,他觉得从未有过的知足,如果不是白柔佳醉了,他真的恨不得把这么些天来的隐忍全部发泄出来。

    白柔佳在梦里还是会不停地喊着“爸爸,爸爸……”看着白柔佳眼角溢出的泪水,白冷爵伸出手帮她轻轻擦拭掉,然后紧紧地抱住她,口里呢喃着:“没事了,没事了……”

    奇迹的是,白冷爵说了几句,白柔佳就没再喊过,睡的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