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02章:富二代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回到家里的时候,白冷爵正在厨房里忙活,见到白柔佳回来了,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没料到白柔佳今天晚上会回家,连饭都没有做她的,突然又想起之前问她吃没吃过饭,她说吃过了,于是他便问:“你饿吗?”

    白柔佳有些累,前一天晚上在医院里陪着吴依依,和她聊天聊到很晚,睡也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被叫起来动手术,她真的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平日里本身睡眠就并不充足,如今更是雪上加霜了。

    白柔佳坐到沙发上,听见白冷爵的问话,用力地点了点头,白冷爵见状,便说:“那我给你煮意大利面。”

    “好!.”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一样,白柔佳非常自然的应了白冷爵一声。

    没多久,白冷爵把面做好,白柔佳已经等在了餐厅,三下五除二就把面条吃完了,白冷爵不禁怀疑,白柔佳到底有没有吃晚餐。

    吃过晚餐,白冷爵想和白柔佳聊一聊,结果白柔佳说累了,想睡觉,还是在想办法避开和他相处的时间,他无计可施,回到房间的时候,白柔佳衣服都没换,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奇迹般地是,白冷爵的洁癖没有在这一刻发作,反倒还上前去帮她盖好被子,脱掉鞋子。

    白冷爵洗完澡回到床上的时候,白柔佳还在睡觉,他伸出手想去搂住她,刚接触到她,白柔佳就睁开了眼睛,白冷爵的手僵在原地,等白柔佳看过来的时候,才收回。

    白冷爵接着看杂志,白柔佳收拾了一下,去了浴室,洗完澡出来,又继续躺床上睡觉,当听见白柔佳的呼吸声,他这才伸出手想去抱她。

    白冷爵已经把灯关掉了,白柔佳面对着他,让他有些不好下手,但是他太久没有抱过白柔佳睡觉了,就像是吸毒的人,毒瘾发作一样,他对白柔佳的身体,也有瘾,戒都戒不掉。

    白冷爵的手刚伸出去,白柔佳就灵敏地躲开了,背过身去对着白冷爵,白冷爵的手再次试图附上去的时候,白柔佳的声音变在黑夜中响起,“你别逼我去楼下睡。”

    楼下是客房,白柔佳这么说,就等于是要同他分房睡的意思,他自然不会答应,于是他也转过身,背对着白柔佳,又是一夜难眠。

    第二天,白柔佳回到公司的时候,助理立马跟着她进了办公室,她一边整理画稿,一边问:“怎么了?”

    “她又截了你的客户。”助理声音小得很,虽然人不在公司,但毕竟隔墙有耳。

    不用助理把人的名字说出来,白柔佳就已经心知肚明了,她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尊大神,处处都要和她作对。

    “截走了哪个?”对于这样的事情,白柔佳觉得很正常,于是平静的问。

    助理有些不太敢说,这样的情况的确是没有过,以前白柔佳都会隐忍,只怕这次不会了,“就是这个。”助理指了指白柔佳正在整理的画稿。

    白柔佳拿起手里的一沓画稿,晃了晃,问:“这个单?”

    助理点点头,白柔佳脸上随即浮现一抹冷笑,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能小瞧了,不只是有狐媚子气,还有点眼力见嘛。

    “她人呢?”白柔佳把自己的画稿叠好,然后收拾好,放进了自己的抽屉里,冷冷的询问那个女人的下落。

    助理颤抖着声音回答说:“和经理出去了……”

    “狼狈为奸。”白柔佳轻轻地吐出四个字,她不怕被人听见,这谢冰冰和经理那点破事儿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只不过谢冰冰没犯到他们头上,他们也就懒得说这件事情,那谢冰冰的眼力见还真是不错,次次都挑选了那顶尖的抢,偏偏那经理还真答应,狼狈为奸四个字,两个人还真当得起。

    ……

    白冷爵不堪忍受白柔佳的冷暴力,他知道白柔佳爱吃他做的饭菜,特地中午回家里做了几个白柔佳爱吃的饭菜,给她送到公司去。

    当白冷爵走到白柔佳公司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了白柔佳的声音,那声音拔高了八个度,“谢冰冰,你要不要脸!”白柔佳忍无可忍,说了些脏话,如果可以,她真的想破口大骂。

    “白柔佳,你别以为你多了不起,最后客户还不是归我吗?聪明的,你就把设计画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来硬的.”谢冰冰自知自己背后有人撑腰,天不怕地不怕的,反正之前也抢过几次了,这次也就没在怕的。

    白柔佳气极,抢了她的客户,居然这个时候还要拿走她熬夜画的画稿?简直是做梦!

    “你做梦!”白柔佳恨不得扇谢冰冰几个巴掌,她尤其看不惯谢冰冰这一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得瑟样。

    此时,经理总算是站出来说话了,“佳佳啊,你看,既然客户都归冰冰了,你就把画稿给她,好让她有个参考嘛。”意料之中的帮谢冰冰,白柔佳早就料到了。

    白柔佳的助理站在一旁干着急,连白柔佳都对付不了这两个人,她一个小小的助理,什么事情也成不了。

    “那提成呢?创意是我的,客户原本也是我的,怎么就跑到谢冰冰那儿去了,我想某些人心里比我清楚!”

    谢冰冰立马接话,她看中的就是这其中的提成,她白柔佳还想来分一杯羹,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你还想要提成?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吧!”

    “佳佳,你看你手上客户多,就把这个让给冰冰吧,以后她会感激你的”经理又出来说话,像是在说公道话,实际上,不过是效仿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戏诸侯。

    经理不停地给白柔佳使眼色,示意有个台阶就下,别闹得最后不好收场。

    白柔佳看了,只当做没看见,也不说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她现在真的是有理说不清,正在她焦头烂额之际,突然听见一声轻唤:“佳佳。”

    原本看好戏的人,全部齐刷刷地看向来人的方向,是一个挺不错的男人,又高又帅,脸庞精致得让不少在场的女人都失色。

    “你怎么来了?”白柔佳看到白冷爵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这件事情挺棘手,你们都等等,我叫个更公平的人过来。”白冷爵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笑眯眯的挂断了电话,“等会儿,马上就到。”

    白冷爵就站在白柔佳的旁边,经理和谢冰冰两人都悻悻的想要后退,面前这个男人的气场有些强大,波及到他们,直让他们喘不上气。

    白柔佳凑到白冷爵的耳边,轻声说:“你别闹了,你不要上班吗?”

    白冷爵笑着摇摇头,他的女人他可以欺负,别的人不行,今天不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他绝对不会离开这儿一步。

    在白柔佳心里,白冷爵不过就是一个神经外科的医生,也就拿了那点工资,平时工作却累死累活的,付出的和获得的完全不能成正比。

    今天白冷爵在这里,放出豪言,她心里不禁有些隐隐的担心,万一只是装腔作势,那她得多丢人?难不成,白冷爵是故意的?故意跑到她公司来,为了报复她这几天对他的冷漠?不会吧,白冷爵应该不至于会是这种小人啊!

    接下来,大家全部坐在那里,等着白冷爵口中的“更公平的人”,谢冰冰仍旧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她不相信,自己有经理撑腰,还会斗不过一个白柔佳。

    总算,白冷爵口中的人缓缓走来,经理的脸色都变了。

    “你好!”来人瞧了在场的人一眼,然后跟白冷爵握了握手,当看到来人的真实面目,在场的人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经理已经恨不得脚底抹油,立马溜走,来的人是谁,看在场人的反应就知道,这是整个公司的顶头上司,公司的老板!

    白冷爵非常礼貌地回答了别人,双方握完手,在会客厅各自坐下,除了白柔佳一同进门之外,其余的人全部站在外面等着,谢冰冰如同被雷劈了一般,一动不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她怎么也没想到,白柔佳居然能有这种能耐,把公司老板叫过来。

    白冷爵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公司老板,“我想买下您手里的股份,成为这个公司最大的股东,不知您意下如何?”

    白柔佳站在一旁,瞠目结舌,白冷爵这意思,是说要买下公司吗?

    公司老板没有说话,看了旁边的白柔佳一眼,问:“这是?”

    “内人。”白冷爵此话一出口,白柔佳恨不得跳起来把他打一顿,可是碍于现在还有外人在场,她又不好发作,只能一个劲地劝自己忍。

    公司老板看了白柔佳一眼,他对白柔佳也还是略有耳闻,毕竟如此出彩的设计师不多见了,何况又是他公司里的,自然也会多留意一点,他拿起白冷爵放在桌上的支票,是一张空白支票,白冷爵接着说:“您填个合适的价吧!”

    公司的估价到市场上一打听就能知道,如今白冷爵直接省去了中间所有的环节,就要把这事儿给定下来,可见心中有多迫切。

    白柔佳老早就瞟见了支票,看到是空白支票,她眼底写满了惊讶,难不成她的身边一直隐藏着一个土豪?难不成白冷爵是富二代?怪只怪她对他的了解不够深入,没有调查到他父母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