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100章:流产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听了吴依依的回答,白柔佳直接瘫倒在沙发上,她突然开始怨念,白冷爵为什么要在市里面最好的华东医院工作……

    尽管神经外科和妇产科隔了楼层,但是难免不会相遇,“能换个医院吗?”

    吴依依皱眉,“不要,华东医院是最好的医院,安全些啊,为什么要换?”

    “没有为什么,没事了,就华东吧,安全……”白柔佳痴痴地看着茶几,仿佛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之后暗无天日的日子。

    白柔佳陪着吴依依到了华东医院,她让吴依依随便掰扯了一个理由应付顾向北,吴依依说什么都不肯,现在她怕得连顾向北的电话都不敢接,恰好电话接通,白柔佳只好揽过电话,“顾向北,那个,依依到我家里玩,在我家住两天,你别找她了,就这样,拜拜。”

    要知道,昧着良心说话,白柔佳还是有些害怕的,于是她一个人把话说完,愣是没让顾向北插上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她握着手机,手抖得带着全身都在抖,过去了十分钟,顾向北还没有回电话过来,想必是信了。

    白柔佳这才拉着吴依依上妇产科,她也不太敢在一层逗留,多待一分钟,就意味着多一份遇到白冷爵的危险,她像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样,拉着吴依依就上了楼。

    白柔佳和吴依依进电梯的时候,好死不死地遇上了白冷爵。

    神经外科在六楼,妇产科就在二楼,白柔佳不明白,她怎么就着了吴依依的道,就是要坐电梯上二楼。于是,她就在白冷爵注视的目光下,走出了电梯,她完全可以感受到背后那灼灼的目光,如同星星之火,眼看着就可以燎原。

    白柔佳的手心冒汗,吴依依握着她的手,原本不紧张的她,也紧张了起来,“佳佳,是我要做手术,不是你,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我……”白柔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吴依依解释,索性一句话都不说,拉着白柔佳进了医生办公室。

    紧接着,就是做检查,办住院手续,安排手术时间。

    白柔佳的心忐忑到不行,果真,就在她办住院手续的时候,白冷爵的电话打了进来,她把手机握在手里,不知道是该接还是不接。

    白冷爵的电话一个接一个,逼得白柔佳喘不上气,按下接听键,接起,“白冷爵,我今天晚上不回家了”

    “为什么?”白冷爵一听,脸上更冷了,她进的是妇产科,他们这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进妇产科,绝对不可能是去生小孩的,但是她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子,他不敢确定,去看妇产科的是白柔佳还是另外一个女生。

    “没有为什么,就这样,我还有事,挂了.”白柔佳又用了同样的套路,挂断了白冷爵的电话,然后立即帮吴依依办好了住院手续。

    等回去的时候,吴依依已经自己东奔西走的做完了各项检查,接下来就只要等明天的手术了。

    白柔佳租了一张陪床,睡在吴依依的旁边,吴依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心念念着第二天的手术,她问白柔佳,“你说,会疼吗?”

    白柔佳也烦到不行,“我怎么知道。”这里的大麻烦还没处理完,白冷爵那个大麻烦又会要来凑热闹,她这日子,过得真的是鸡犬不宁的。

    “你吃了火枪炸药了?”吴依依原本只是想和白柔佳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的,结果没想到白柔佳一开口就把自己给噎住了。

    “你吃了!”一想到明天要打的那两通电话,白柔佳就觉得自己的耳朵大概会要废掉一只,再想想明天回家,又得听白冷爵唠叨,两只耳朵都只能当摆设了。

    吴依依不想再和白柔佳继续对话,于是保持沉默,“我睡觉还不行啊!”

    听了吴依依的这句话,白柔佳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好像着实有些恶劣,于是她立马开口说:“刚才,我鬼上身了.”

    “鬼上身?我相信你就有鬼了.”吴依依翻过身去,背对着白柔佳,白柔佳知道自己是惹恼她了,于是下床走到她床边去,好声好气地凑过去说好话,“我听人说,这个会有点痛,不过你做的是无痛的,而且我陪着你呢,不要怕。”

    “哼。”吴依依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还是不打算原谅白柔佳。

    白柔佳便可怜兮兮的说:“我都请了两天假在这儿陪你,你还有怨言啊?”

    吴依依拿白柔佳没办法,转过身来面对她,“你想好明天怎么说了吗?”白柔佳果断的搬了条凳子坐在吴依依床边,“想好没想好都一样说,就照实说。”

    吴依依听了,保持沉默,这件事情好像除了照实说没有别的办法可寻,“辛苦你了.”

    “这算什么。”一想到平日里吴依依给自己的帮助,这一点其实还真的不算什么,其实现在最让她头疼的,还是白冷爵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吴依依就被推进了手术,白柔佳紧随其后,吴依依害怕得握紧了白柔佳的手,护士们推车习惯推得比以往走路速度要快,她只能加快脚步跟上去。

    吴依依胆子小,怕痛,“怎么还没到手术室啊?”

    白柔佳抬起头看了一眼,手术室的门已经在眼前了,“到了,到了,别害怕啊!”

    “我不想做了”吴依依典型的临到上阵的时候软弱退缩,白柔佳立马制止住她,“不行,孩子在你肚子里这么久了,再不打掉,等下次,你们都有危险的,别害怕,我就在外面等着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白柔佳尽力的安慰吴依依,实际上她自己也不太明白,毕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手术,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到底痛不痛呢?

    走到手术室门口,护士们将吴依依推进手术室,白柔佳被手术室的门挡在了外面,她一转身,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是白冷爵。

    就在她发呆的瞬间,白冷爵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看到白柔佳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面前,他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白柔佳的心也跟着平静了下来,其实这样还真的挺好的,至少自己不用去浪费口舌跟他做任何的解释了,也不用再被他盘问。

    “昨天睡得还好吗?”白冷爵他一个神经外科的医生,走到了妇产科的手术室门外,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理解,除了故意走过来,也没有别的解释可以让人信服了。

    白柔佳摇摇头,又点点头,看白冷爵一脸的不明白,解释道:“挺好的,劳烦你惦记。”

    白柔佳永远都有这个能力,让白冷爵接不下话,还没想好接下来的话题要说哪一个的时候,白冷爵的手机就响了,是郑云凡打来的,楼上好像有事了,他想开口和她说一声,可是看她目光一直盯着手术室里面,也没打搅她,默默地离开了。

    手术做得很快,没多久,吴依依就被推了出来,只是推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苍白,她看了,心疼极了。

    吴依依被护士们推到了病房里,这一次的速度很慢,吴依依的麻药还没醒,白柔佳就一直静静地站在她的身旁,等着她醒来。

    大概过了一段时间,吴依依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白柔佳,她伸出手去,握住白柔佳的手,问她:“孩子没了吗?”

    白柔佳点点头,她不知道吴依依到底想听哪个答案,但是她却看到,吴依依在听到这个回答之后,眼角有一颗晶莹的泪珠落下,她心里,应当也是心疼这个孩子的。

    这天底下,哪有父母不心疼孩子的?哪怕是个没出世的孩子,亲手剥夺他到这个世界的权利,也是极其残忍的。

    “别哭,你这也算是小月子,哭不得,对眼睛不好!.”

    吴依依背过身去,轻轻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水,“我没哭,对了,你怎么知道这些?”

    “那个,刚刚听护士说的.”白柔佳说起这种事情还有些不好意思,感觉好像她是吴依依的妈妈一样,叮嘱着她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为了避免将话题绕到自己身上来,白柔佳提出:“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妈吧?你现在需要补充营养,可我也不会弄……”白柔佳知道在这个阶段避开顾向北,如果被顾向北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怕会不停地责怪吴依依,到时候,局面怕会一发不可收拾。

    吴依依听了,只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反正现在的她这么虚弱,事已至此,大不了听几句唠叨也就过去了,毕竟自己的妈妈还是会心疼自己的。

    白柔佳拿着吴依依的手机,出了病房门,给吴妈妈打了电话过去,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吴妈妈的声音,“宝贝,怎么啦?”吴依依很少会打电话给吴妈妈,她嫌弃妈妈太唠叨,一般过问家里人的身体情况,都是打给爸爸问。

    “阿姨,是我……”白柔佳这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吴妈妈一听是白柔佳,便乐呵地说:“噢,是佳佳啊,怎么啦?”

    “阿姨,我告诉您一件事,您千万别激动。”白柔佳话音一落,吴妈妈脸上的表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是不是依依出什么事了?”

    “不是不是。”白柔佳急忙否认,这也不算是出了什么事吧?

    “那个,现在我们在华东医院,依依刚刚做完人流,您方便过来一下吗?”

    “什么?人流?”吴妈妈几乎是尖叫地问,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居然会去做人流。

    “是,您别激动,她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您看您方不方便帮她炖一点汤?”白柔佳尽量安抚吴妈妈的情绪,光是一个吴妈妈都够她对付的了,想到接下来还有一个顾向北,她就一个头两个大。

    “不行,我先去医院看看她。”吴妈妈也知道电话里说不清楚,随便收拾了一下就往华东医院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