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94章:窝火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此时正在熟睡,白冷爵被医生叫了过去,医生看了他一眼,无奈地跟他解释说:“你妻子是因为黄体破裂,才导致的出血,出了这么多血,你也是舍得。”

    很显然,医生是有责怪白冷爵的意思在里面,她当医生这么多年了,自然是知道白柔佳这是为什么,白冷爵听了,低着头,他也挺自责的,与其知道会是这样,还不如让他生闷气到地老天荒。

    医生见白冷爵也有悔过之心,也不忍心再说重话,“不是很严重,治疗一下就好了,以后注意一点。”医生从医这么多年了,自然是有经验的,她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也看过不少,所以她每次都只是感慨一声,教育男方一番。

    白冷爵回到病房的时候,白柔佳还在熟睡,睡梦中,她眉头紧皱,看上去,似是很难过的样子。白冷爵忍不住伸手去抚平她的眉毛,她皱眉的样子,不好看。

    白柔佳感受到有人在触碰她,她睡的也并不是很熟,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白冷爵的脸,她想背过身去,可是无奈她的手正吊着点滴,不好动身,只能面对着白冷爵。

    “你醒了?”白冷爵的声音弱弱的,显然是因为他不占理,于是他开口道歉,“晚上的事,对不起。”

    白柔佳没理会他,白冷爵便起身走出门,回来的时候,手上端着一碗红糖水。

    白冷爵把红糖水递给白柔佳,白柔佳不打算伸手去接,白冷爵便说:“你不想理我,没关系,别苦了自己的身体,快些喝了,早点好!.”白冷爵再一次将红糖水递给白柔佳。

    白柔佳听了白冷爵的话,觉得他说得在理,于是接过来,喝光了,然后又把碗递给白冷爵,白冷爵接过碗,“生我的气?”

    白冷爵其实心里也有火,如果白柔佳在腹痛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跟他说,那么也许不会出那么多血。

    白柔佳仍然没有回答他,她现在刚刚恢复了一会儿,哪里会有这个心情去跟白冷爵吵架?

    “你如果早点跟我说,多好!.”白冷爵到底还是说出了口,白柔佳这样,也让他不知道是该骂还是该怎么,白柔佳躺在床上,和平常相比,实在是有很大的出入,平日里活蹦乱跳的,现在却一直不说话,双唇也是惨白。

    白柔佳喝完红糖水就躺在床上,准备继续睡觉,她本来睡得好好的,被白冷爵这么一折腾,睡眠严重不足,现在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白冷爵见白柔佳躺下去,也不好再多说,就守在床边,看着她。

    白柔佳就只当白冷爵不存在,只管睡自己的。等她睡了一觉醒来,白冷爵还在床边,用手撑着头,闭着双眼,她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摸他,但是手还没伸出去,白冷爵就醒了。

    白柔佳已经睡醒了,白冷爵还困得很,可是现在他的当务之急,是哄好白柔佳,于是他走到床边,将白柔佳搂入怀中,“晚上的事情,是我不对,向你道歉。”白冷爵先是非常郑重地跟白柔佳道了歉。

    白柔佳没例会他,他继续说:“我是因为生气才会这样冲动,我气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不过,总的来说,还是我的错,是我太粗鲁了,是我不对。”白冷爵一直在把责任给自己揽,不过,主要责任也的确是在他的身上。

    白柔佳对于白冷爵的认错并不在意,不管白冷爵道歉多少次,她都只当没听见,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妥协了。

    白冷爵心中被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填满,他道歉也道了,可是白柔佳就是不理他,他能怎么办?

    白柔佳在医院里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出了院,碍于身体缘故,白柔佳向公司请了假,现在舅妈好了,她的确是不能让自己倒下去,她必须开始重视自己的身体了。

    可是尽管如此,白柔佳也没有闲在家里,白冷爵每天要忙工作,早上给白柔佳做了早餐,她也不吃,晚上做晚餐她更是看都不一眼,让他觉得很挫败。

    白柔佳每天都待在外面,吴依依一向是个大闲人,白柔佳告诉吴依依舅妈好了,她给自己放个大假,吴依依听说白柔佳的舅妈醒了,“真的醒啦?太好了!”她也很是替白柔佳高兴。

    白柔佳吃饭也是和吴依依还有顾向北一起吃的,她发过誓,绝对不要吃白冷爵做的饭菜了,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从今以后,她要和白冷爵划清界限,他俩井水不犯河水。

    白冷爵一直都不知道白柔佳到底在哪里吃饭,然而,偏偏那么巧,有一天,还真让他给遇上了。

    这一天,吴依依上午回自己家,提前跟顾向北还有白柔佳约好了一起吃晚餐,定的地方自然还是市中心的那家餐厅。

    吴依依回到家里,吴家夫妇自然是不会轻易让吴依依离开的,他们好说歹说留着她在家里吃了一顿午餐。

    “依依,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吴妈妈一边吃饭,一边装作无意的提起这件事情。

    吴依依一听,立马放下了碗筷,又来这一套,这自己妈妈和白柔佳她妈真是有的一拼,没男朋友的时候就催着交男朋友,有了男朋友就催着结婚,天底下的妈妈只怕都操着这些心。

    吴爸爸听了,脸上有异样的神情,这个女儿,自打出生,他就宝贝着,他是最不希望女儿嫁出去的人,听到老婆这么说,他显然是有点不太乐意,但是之前已经为这件事跟老婆有过几番争执了,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他也不愿意把气氛闹得太僵。

    “不结。”吴依依和家里人向来是对着干的,他们越是要她做什么,她越是不肯,其实顾向北也几次向她求过婚,都被她拒绝了。

    顾向北心里是觉得,两个人未婚同居了这么长时间,名不正言不顺的,他心里也怪别扭的,虽然说他家庭背景没有吴依依那么好,但是也不是那种穷酸家里,何况吴爸爸和吴妈妈对他也还算满意,偶尔也会让他回家一起吃饭,这不就算是默认了吗。

    求婚这种事情,总不好让女方主动提出来,于是顾向北就想尽办法地求婚,一次又一次,吴依依就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他的信心也一次一次地被打击,最后他都怀疑,吴依依是不是把他当备胎。

    顾向北也跟白柔佳请教过无数次,可是白柔佳也摸不透吴依依心里在想什么,何况这种事情,她也不好直接开口跟吴依依问。

    吴妈妈听了吴依依的话,心里来了火,跟吃了枪药一样,一一例数出家附近,谁家谁家女儿结婚了,哪家哪家女儿又生孩子了,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和吴依依年龄相仿。

    吴依依听了,只觉得头痛,每次一回到家里,吴妈妈必提的就是这件事,然后她就会因为不耐烦,饭都没吃完就离开,吴妈妈心里便更加生气,她也就愈发不想回家。

    这次,难得的,吴爸爸开口说了话,“行了行了,安安心心吃顿饭,吃完饭再说。”吴爸爸说完话,就低着头继续吃饭。

    吴依依吃完饭,就被吴妈妈和吴爸爸想尽办法给留在了家里,吴妈妈一个劲地给吴依依做思想工作,“女儿啊,你要知道,最佳的生育年龄是28岁,你再不抓紧,就过了黄金时期了!”

    吴依依听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吴妈妈看,当了妈妈,操心的真的就都是这种事情了吗?如果是,她说什么都不要当妈妈,再说了,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的?顾向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她,她也每天乐得潇洒。

    就这么磨蹭着,都到了吃晚餐的时间,吴依依本来性子就慢,被这么一拖,自己都没意识到时间,等到白柔佳电话打进来,她这才知道,自己好像该回去了,于是急匆匆地跟父母告别,然后往市中心赶。

    白柔佳和顾向北已经到达,两个人照例站在那儿等着,等了许久,打电话也不接,顾向北有些着急,想出去找,白柔佳出门拦住他,恰好与白冷爵相遇。

    白冷爵此时正与医院里的骨干精英一起,今天医院里有人评上了职称,在餐厅里请客吃饭,一般像这种应酬,他向来是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难得碰上这等好事,别人请客吃饭,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答应下来,准时出席。

    白柔佳在看到白冷爵的时候,先是一愣,顾向北走出门,想去找吴依依,她顺手就拉住了他的手臂,白冷爵看到白柔佳,脸色一变,不过五秒就恢复了正常,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白柔佳的手,又是这个男人,白冷爵心里的火苗“噌噌噌”地往上冒。

    白柔佳看到白冷爵没有任何表情,她也只当不认识他,每次都在这个地方遇上他,也是有够倒霉的,下次得好好说服吴依依,换个地方吃饭。

    “佳佳,你放手。”顾向北找吴依依心切,他担心她真的出了什么事。

    白柔佳心里也是担心的,但是现在不是莽撞的去找她的时候,“你在这儿等着,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会第一时间给我们打电话的.”

    “她连电话都不接。”顾向北还是着急想要去找吴依依,在他眼中,吴依依比他的命都重要。

    白柔佳看着这样着急吴依依的顾向北,觉得吴依依真的是找对人了,“从她家里到市中心的这条路,她比谁都熟悉,不会有事的”

    顾向北不想和白柔佳废话,他还欲往外走,白柔佳继续说,“如果她待会儿就回来了呢?你别冲动,先静静地等消息吧,走吧,我们先回包厢。”

    顾向北听了,冷静了下来,然后跟着白柔佳往包厢走去。

    白冷爵站在一旁看着,他周围的恭贺声太过嘈杂,他听不见两人的说话声,但是根据顾向北的嘴型,他基本可以判断,顾向北是亲切的呼唤白柔佳为“佳佳”,他心里莫名的窝火。

    请客的人招呼着大家入包厢,唯独只有白冷爵还站在门外,他只以为是自己招呼不周,急忙走到白冷爵旁边,拉着白冷爵进了包厢,白冷爵一想到白柔佳和那个男人独自在一个包厢里,他就恨不得敲碎那个包厢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