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93章:气若游丝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撑着最后一丝毅力赶到家里,输入密码后,打开门,屋子里的灯都是黑的,白柔佳在沙发上坐了一小会儿,感觉疼痛感没那么强烈了,她这才起身开始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一直等到将近十一点,白柔佳腹部的疼痛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如此反复了许多次,有些无常,她自知是不对劲,但是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症状,时间也不早了,白冷爵这个时候还没回来,想必是不会回了,她这才起身去洗澡,准备睡觉。

    白冷爵的车速很快,这之间的路程有些远,如果慢速开回去,只怕要开到天亮,他便加快了车速,想尽快到家。

    白冷爵担心白柔佳会在自己家里留宿,于是他这才毫不犹豫的决定回家,尽管邵嫄和白旭辉都尽力去阻止他,大晚上的开车回家,毕竟不安全,但是都说不过他,只好放他回家了。

    白冷爵一路把车开进车库,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各家各户都没有一家亮起灯。

    白冷爵开门,走到家里,楼下没有任何的变化,难道白柔佳没有回家吗?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过来问问自己的情况,没有去自己家里,好歹也要意思意思问一下自己父母的态度吧?

    白冷爵气势汹汹地走进卧室,看到床上的白柔佳,心里莫名的有火。

    白柔佳今天有些累,头一挨到枕头就进入了熟睡状态,加上之前的小腹疼痛折腾得她体力不支,她睡得很是恬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淡淡的,就像是白冷爵第一次在手术室外见到她时的样子。

    白冷爵见白柔佳睡得这样好,心里非常的不痛快,他一路飙车赶回家里,结果这个女人对他不闻不问,还睡得这么的安静,也从不关心他在外面吃过饭没有,一路上安不安全,是否已经到达家里,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冷血了。

    心里越是这么想,就越是冒火,白冷爵一把冲上前去,把白柔佳身上盖着的被子掀开,白冷爵的动静闹得大,白柔佳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白冷爵哪一张精致的面庞,“你回来啦?”她声音听上去轻飘飘的,有些虚弱,尽管睡着了,小腹的疼痛还是时不时闹她。

    白冷爵不管三七二十一,劈头盖脸就吻住了白柔佳,白柔佳拼命的挣扎,他用一只手控制住了白柔佳的双手,白柔佳被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白柔佳大概已经猜到了白冷爵想要做什么,她小腹痛,于是她哀求对白冷爵说:“白冷爵,不要,至少今天不要。”

    白柔佳不知道自己小腹的疼痛到底是为何,所以她苦苦哀求,白冷爵却好似什么都没听到一样,从白柔佳的唇一路上往下吻。

    白柔佳痛苦的闭上双眼,她已经放弃了挣扎,她知道多说无益,这个时候,只怕白冷爵是在气头上,说再多的好话,他都听不进去。

    他已经红了眼,就像是一只发了狂的动物。

    “白冷爵……”白柔佳轻声地喊,可是白冷爵却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白冷爵,很痛……”白柔佳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完事之后,白冷爵倒在床上,白柔佳只觉得全身都没了知觉,她根本不敢动。

    白冷爵看都没有看白柔佳一眼,就直接去了浴室。

    白柔佳在床上,用手抹掉眼角的泪水,已经先前的未干的泪痕,然后轻轻的,慢慢的缩成一团,疼得她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白冷爵洗了澡回到房间,看到白柔佳如同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床上,偌大的床上,小小的一团,看山去非常虚弱的样子,他这才想起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事,他太容易冲动,一冲动起来,就不管不顾,想来是自己动作太过粗暴,伤害到了她。

    白冷爵走上前去,躺在白柔佳的身后,想伸出手去抱抱她,手刚伸出去,又收了回来。这种时候,他原本是应该道歉的,可是一想到白柔佳今天一系列的举动,他就怎么也不甘心道歉,道歉的话便梗在喉咙里,说不出,也吞不下。

    慢慢的,白柔佳发出了“嘤嘤嘤”的哭声,就像是新出生的婴儿一般,无助又害怕,这样的哭声直击他的大脑,伸出手轻轻抱住了她,他的手刚碰到她的身体,她的身体便忍不住抖了抖。

    白柔佳拼命的往前挪,一只手试图去推开白冷爵放在自己身上的手,哭声却仍然还是没止住,一直持续着,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白冷爵听了愈发的心疼,轻声地在她耳边问:“你……还好吗?”白冷爵也觉得自己挺混蛋的,做了那样的事情,到事后来询问对方是否安好,这样的举动简直是比混蛋还混蛋,估计也就他做得出来了吧!

    白柔佳不回答,白冷爵又在身后说了好多句的好话,她仍然没有任何一句回应。

    白冷爵很无奈,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到白柔佳应当会有些难受,便打算带她去浴室擦洗一番。

    白冷爵从背后小心翼翼地抱起白柔佳,白柔佳仍然是蜷缩在一团,她想挣扎,可是奈何白冷爵抱得太紧,她也没有力气有大幅度的挣扎,于是白冷爵非常顺利地将她抱到了浴室,放她站在淋蓬头下。

    白柔佳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脸色惨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白冷爵去摸她的手,凉得刺骨。

    白冷爵只觉得今天的白柔佳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想开口询问,可是白柔佳是肯定不会理会他的。

    他瞟到下方似乎是有一抹不同颜色的东西,他顺势往下看去,一看,他惊呆了。

    地上有血迹。

    他再抬头看白柔佳的时候,白柔佳的身子已经开始发软,头晕得她根本就站不稳,他一把抱住了白柔佳。

    “白柔佳。”白冷爵的声音很冷,他已经感受到白柔佳全身瘫软在他的身上,他整个大脑都一片空白,抱起白柔佳,给她穿上衣服,就抱她去了车库。

    白柔佳神智有些不清,她的眼睛也只是半眯着,下腹很痛很痛,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痛,她听见白冷爵叫她的名字,可是她没有力气答应他。

    白冷爵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很紧张的样子,这让她心里暗暗地觉得有些爽,总算,她也报复了他一把,也不算亏。

    白冷爵一路飙车开到了医院里,他特地避开了自己的医院,今天郑云凡上夜班,如果他这个时候带着这样虚弱的白柔佳到医院里,只怕会引起不小的影响,到时候只怕医院里的人都得知道,其余人知道了倒没什么关系,让白家知道,只怕他要吃不了兜着走。

    白家直接把车停在了医院门口,尽管有保安告诉他这儿不能停车,他只当做没听见,把白柔佳抱下车,然后把钥匙扔给了保安,他一路走一路喊,“医生!”

    多年前,他就是这么无力,看着念可儿离他而去,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症状,他只担心,白柔佳也会像念可儿一样,一声不吭,就离他而去。

    自从念可儿离开之后,白冷爵就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看着在自己怀里,气若游丝的白柔佳,他一边喊着医生,一边喊白柔佳,“白柔佳,别睡,醒来跟我说话!”

    白柔佳听见了,白冷爵真是搞笑,她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怎么跟他说话?

    白冷爵抱着白柔佳就上了妇科,当他看到医生的时候,他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的心,这才安定了一点。

    妇科医生一眼就看到了白柔佳,只觉得触目惊心,她让白冷爵出门,然后开始给白柔佳检查,顺路吩咐护士给白柔佳打点滴。

    进行了检查过后,白柔佳这才进了病房里,白冷爵也一路跟到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