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92章:避风港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邵嫄白旭辉夫妇也听说了不少关于白柔佳舅妈的事情,有自己儿子的一份功劳在里面,他们自然也会多关注一些,两人听了白冷爵的解释,并没有很生气,反倒很激动,“这样,那还要祝贺他们啊,等了这么多年,守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了”

    邵嫄借着白旭辉的话说,“是啊,儿子,你也别不高兴,以后都是一家人,有的是时间见面呢,多体谅体谅她啊!”邵嫄对素未谋面的白柔佳好感倍增,从这一系列的事情上来看,看得出,她是一个很重情义的女孩子,配自己家的儿子,简直是绰绰有余。

    白冷爵听了,点点头,只能认了,原本还以为二老会有些生气,他还想尽理由,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说服两人,结果没想到,反倒是自己被说服了。

    时间差不多了,白冷爵的父亲白旭辉是家里年长的,过年过节大家都会走亲访友,端午节的时候,大家都习惯了聚在一起吃顿团圆饭,于是大家都默契的到了白旭辉家里,围在一起吃着饭。

    好在白冷爵也没有跟家里的亲戚说过自己要带女朋友回家吃饭,否则,这一次就真的是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丢脸都丢大了。

    白旭辉白手起家,成立了一家公司,后来发展得好了,成功上市,如今是公司董事长,家财万贯,在这郊区里买个房子,自然是不在话下,两人到处兜兜转转,看了许久,最后买了户型最大的一套房子,无论是从采光还是房间结构来讲,都是非常完美的。

    当时买的时候,白冷爵是极力阻拦的,“两个老人家住这么大的房子做什么,又不跟我一块儿住。”白冷爵的房子也买得挺大,结果也只有两个人住,真不明白,他们这几个人在这儿浪费空间做什么。

    “你懂什么,到时候我们做个开放式的装修就好了”白旭辉一句话把白冷爵给堵了回去,最后一锤定音,就买下了这套房子。

    房子经过装修之后,把屋内的面积扩充到了屋外,屋子里没有当初看房时那么大,但是总的来说,两个人还是稍微显得大了点,家庭聚会的时候倒还好,毕竟热闹,平时两个人住的时候,冷清静谧得很,可两个人偏偏就是享受这种生活。

    白冷爵到厨房里给邵嫄帮忙,邵嫄说什么都不答应,她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别人说的话总是不肯听,就是要一意孤行。

    “你一个当医生的人,手是用来拿手术刀的,跟我在这儿做什么家务啊?”邵嫄停下手里的事情,推着白冷爵往外走。

    白冷爵看了一眼外面的亲戚,人也来得不少,一个个都拖家带口的,“这么多人,你一个人哪里忙得过来,我来帮帮忙,又不是不行,谁规定了,医生的手只能拿手术刀?”

    当初买下房子的时候,白冷爵提出要请钟点工每天定时来打扫卫生,白旭辉便严词拒绝,“本来住到外面来就是为了躲生人,找个环境好又安静的地方,你这找个人每天在我跟前晃,不是给我添堵吗?”就这样,请钟点工的事情又黄了。

    白冷爵拿两人没办法,只好帮着忙做些家务,可偏偏邵嫄又不肯,他这个儿子当得真是憋屈。

    邵嫄和白旭辉曾经非常明确的表示过,儿子对他们俩最大的孝顺,就是赶紧娶个媳妇,然后生个孙子,孙女都行。

    白冷爵以手扶额,不再提任何事情,他这几年也被逼得紧,不然也不会找白柔佳来应付两个人。

    白柔佳那边,则是家里几个人围着桌子坐在一起,阳珊坐在轮椅上,她还没有去医院做检查,还不确定这些能不能吃,所以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大家吃。

    虽然阳珊不能吃饭,但是她坐在旁边,都让大家觉得食欲倍增,每个人都多吃了一碗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白冷爵这边,有了白冷爵帮忙,吃饭的速度也提上来了,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难免又会有人提起白冷爵的婚事,大家都为他操心得很,白冷爵不想听,一个人喝了点酒。

    大家说白冷爵,白冷爵没给一点反应,自然也就没了兴趣再继续说,吃过饭,白冷爵也没有在家里过夜,直接开车前往念可儿父母家中。

    念可儿不是独生子女,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因此念可儿的父母对于念可儿的死,并没有太过伤感,只是碍于白冷爵的家庭背景和经济实力,他们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用以来博取白冷爵的同情,借此从白冷爵这儿不断的捞钱。

    白冷爵因为对于念可儿的愧疚,每次逢年过节都必会要去念可儿父母那儿拜访一次,然后留下他们需要的金额,最后再匆匆离开。

    白冷爵到念可儿父母家中的时候,他们已经吃完饭很久了,正在那儿计算着白冷爵什么时候过来,吃饭的时候已经讨论好了,这次要从白冷爵那儿捞多少钱。

    白冷爵一进门,念可儿父母很是热情,那讨巧的嘴脸,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尽管白冷爵心中也觉得是如此,可是毕竟他们是生养念可儿的父母,他代替念可儿尽孝,也只能忍耐着,反正每次他也坐不了几分钟,等到他们开口提钱,他一留下钱就离开。

    “吃过饭了吗?”冯铃倒了杯茶,放到白冷爵面前,看着面前那高档的茶杯,白冷爵在心里不禁一笑,看来自己这么多年给他们的钱,不仅仅是补贴了他们那个老实巴交的儿子,连他们这个家都变得金碧辉煌了。

    白冷爵客气地道了声谢,回答说:“吃过了,刚从家里吃了过来。”

    “最近工作怎么样?”念文为了不使气氛尴尬,把话题转到了白冷爵的工作上面。

    白冷爵不大愿意和他们提起自己的工作,刚开始提起的时候,他还很乐意说,可是等知道他们不过是为了钱,他也就没了兴趣,只寥寥数语带过去,“还不错,就那样。”

    念文和冯铃也知道,白冷爵和他们没那么多话说,但是他们现在也不好直接和他谈钱,于是他们硬生生的将话题绕回了念可儿的身上,“如果可儿还在,只怕也是漂亮的姑娘。”

    白冷爵在心底冷笑,如果你们真的惦记这个女儿的话,当初就不会让她一个人偷偷的去打胎了!

    念文和冯铃这十几年来,借着念可儿的惨死与白冷爵有关,他们就深究着这件事不放,而白冷爵内心里也满是愧疚,才会一次又一次的纵容他们,这么些年下来,他们家倒是有了蛮大的变化,儿子买了房又买了车,还开起了超市,这些钱,不是他的,是谁的?

    而白冷爵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从念文和冯铃嘴里听到念可儿这个名字,他觉得被他们两个人提起,是种耻辱,他们不过是想要钱,拿她当把柄罢了,如果真的心疼女儿,当初就该拿把刀来找他一命抵一命,而不是开口就是要赔偿金。

    环顾整个家里,连念可儿的遗照都没有挂上,谁会相信他们是真心挂念这个女儿?

    “最近缺钱花吗?”这是白冷爵每次来这里都必须说的一句话,因为只有说了这句话,离他离开这个家的时刻也就不远了。

    念文和冯铃两人私底下交换了眼神,白冷爵早就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也不是特缺钱,就是有一点点资金紧张……”念文和冯铃两人向来不敢直接问白冷爵要钱,毕竟总是拿念可儿来威胁逼迫白冷爵,他们会害怕有一天把白冷爵给逼急了。

    白冷爵听了点了点头,“我今天带了一点钱过来,你们先用着,不够用再找我……”白冷爵特地带了一沓现金,他预先用纸袋装好,然后放在了桌上,念文冯铃两人看了一眼钱的厚度,满意的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钱已经送到,白冷爵的任务也已经完成,没坐多久,就起身准备离开。

    “那我先走了,你们二位注意身体。”白冷爵还是会说些客套话,毕竟如今孝顺他们俩的责任全部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念文和冯铃点了点头,他们钱已经拿到,目的也达到了,自然不会太过在意白冷爵是留还是走。

    白冷爵起身,出了门,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很晚了,他驱车往家里赶。

    白柔佳和家里人吃过饭,又在家里留了一段时间,白柔佳没开车过来,阳珊想把她留下来过夜,“佳佳啊,今天晚上就别回去,在这里陪陪舅妈,好不好?”

    阳珊知道白柔佳的工作忙,过了今天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有时间,她这才有了这个念头,想让白柔佳留下来过夜。

    白柔佳听了,犹豫了一下,今天的原计划是两人去白冷爵父母家过夜,现在白冷爵一个人过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在那儿过夜,她有些担心白冷爵,还是想回去看一看,于是对阳珊说:“舅妈,我还是先回去吧,等下次有时间了,我就过来陪你……”

    阳珊点点头,也知道白冷爵还一个人在家里,知道两人如胶似漆,她也不好“棒打鸳鸯”。

    白柔佳从自己家里打车回了家,在路上,她突然觉得下腹一阵剧痛袭来,用手捂住,结果还是没能忍耐住。

    白柔佳脸色发白,催促着司机快些开,到了家,白冷爵在家里,她就安全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冷爵成了她的避风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