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89章:闹别扭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谢谢老师。”郑云凡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和平常相比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等郑云凡走进门,白冷爵才缓步走向白柔佳,白柔佳不知自己改作何反应,是该退回病房,躲避他,还是迎面相接,最终她选择了后者。

    “云凡看上去好像好很多了”白冷爵把郑云凡当成了话题的切入点,他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白柔佳说念可儿的事情,他只是觉得,既然两个人现在在一起,又何必要去管他的过去呢?不过对于他骗她的这件事情,他的确做得不对,是该道歉。

    “也许是因为舅妈的病情转好,心情也跟着开朗了许多。”白柔佳也注意到了郑云凡的变化,以往郑云凡都是冰冰冷冷的,尤其是对待陌生人,简直是让人感觉置身于冰窖,如今却格外的不同,说话做事都像个大男孩一样,很温暖,很阳光。

    白冷爵点点头,然后轻声说,“那个,对不起。”

    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的时候,白柔佳惊讶地抬起头看着白冷爵,应该是为了那件事情跟自己道歉吧,也是,他的确是欠自己一个道歉,可是她会原谅他吗?她应该原谅他吗?

    白柔佳默不作声,白冷爵继续说,“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所以才骗你,是我的错,以后不会了.”白冷爵这话说得很是诚恳,白柔佳听了,还是没有说话,其实在她内心的深处,她是原谅他了的,毕竟他们俩之间谁都没有义务要和别人说自己的过去。

    “晚上早点回。”白冷爵还打算说什么,白柔佳直接一句话给噎了回去,这种道歉的话,她也不想再听了,说再多抱歉的话,也不能够抚平她内心的伤疤,如果可以,她也愿意说一千句,一万句的对不起,来挽回爸爸的生命。

    白柔佳说完话,转身就离开了。

    白冷爵看着白柔佳离开的背影,在心里仔细的琢磨白柔佳刚才的那句话,这应该就算是原谅他了吧?这么想着,白冷爵便走进门,把郑云凡叫出病房,然后继续去查房。

    郑纷萦和郑炳超只惦记着病床上的人,根本无暇顾及身后的白柔佳和白冷爵,一想到可以接回家了,就觉得这么多年的坚持和努力都没有白费。

    “妈,舅舅,那我就先去公司了”白柔佳见没什么大事了,便准备离开。

    “佳佳,等等。”郑纷萦叫住了准备离开的白柔佳,白柔佳转过头问,“怎么了?”

    “端午节,你们什么时候回来?”郑纷萦就像是把女儿嫁出去了一样,一心只惦记着女儿回家过节了,这样的感觉,她还觉得挺舒服的,不用操心女儿的婚事了。

    “我们上午回。”白柔佳答了郑纷萦的话,她已经和白冷爵和好,那么一切就是按照原计划进行。

    郑纷萦乐得直称好,“好,到时候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郑炳超听了,在一旁默不作声,白柔佳反应大得很,“妈,不必了,让舅舅来做吧,算我求你了.”白柔佳实在不想,白冷爵到她家里吃的第一顿饭是郑纷萦做的,实在是太过煎熬了。

    虽然说,她和白冷爵的关系不是真的,是假扮的,但是白冷爵救了舅妈,这是事实,不把白冷爵当女婿,也得当救命恩人吧!

    郑纷萦还想说些什么来反驳,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让这孩子这么嫌弃她做的饭,话都到嘴边了,白柔佳的人影已经不见了。

    白柔佳工作了一天,晚上到家的时候,白冷爵还没有到家,白柔佳给家里打了电话,得知郑云凡也没有回家,想来又是在忙工作,看着厨房,再想想当初自己把厨房作出来的样子,便后退了几步,不敢进厨房。

    其实她真的有这个心,想去好好做顿饭给家人吃,可是结果都没落得个什么好下场。直到后来,一提起做饭,白柔佳就望而却步,与其让她去做饭,不如让她去赚钱,她还能落个痛快。

    白柔佳依然保持着万年不变的作风,继续点外卖,静静地等白冷爵回来。

    白冷爵做完手术,回到家的时候,是八点左右,医院里准备了晚餐,他随便吃了点就急匆匆地回了家,白柔佳叮嘱过他,让他早点回的。

    白冷爵回到家里,楼下已经没有人了,但是灯是亮着的,想来是给他留的,厨房里有白柔佳给他点的外卖,他把外卖放到微波炉里,热了一下,然后默默地坐在餐厅里吃了起来,这样的生活很美好,他突然这么觉得。

    白柔佳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一边擦头发,探头往楼下看了一眼,是真的有人,她缓步走到楼下,没有人,她看了一眼餐厅,白冷爵就在餐厅里坐着,见她到来,正抬起头看着她。

    “回来了”白柔佳为了避免尴尬,轻声说了句。

    白冷爵听了,立马点点头,“你就准备睡了吗?”

    “没有,就是有些累,想先洗个澡。”白柔佳吃过饭,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白冷爵,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白冷爵都没有回来,她有些困,便起身去洗澡了。

    白冷爵点点头,然后闷着头把饭都吃得干干净净,“今天有台手术,耽搁了一会儿,回得有点晚,以后我会早点回。”

    白柔佳有些憋笑,她今天上午,其实是没话说了,才说让白冷爵早点回家,没想到他还真的当真了,不过,既然他自己说了,她自然不会阻止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午吵过的那一架,两人相处起来都有些尴尬,白柔佳没说话,白冷爵也找不到话题,“我已经跟我妈说了,我们端午节过去。”

    “好!.”两人之间,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对话,永远都无法进行下去。

    白冷爵起身去洗澡,洗完澡回来,白柔佳已经躺在床上了,两人又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情,时间一眨眼就到了白冷爵睡觉的时间,白柔佳先是收了自己的东西,然后关掉床头灯,背对着白冷爵躺下。

    白冷爵看到白柔佳这样子,想是不让自己搂他,他也伸手关掉床头灯,然后也背对着白柔佳躺着,两人背对着背躺着,中间还有很大的缝隙,缝隙里进了不少凉飕飕的风,白柔佳想开口让白冷爵过来一点,可是未免又觉得太主动,所以没说话。

    最后还是白冷爵先打破沉默,“你冷吗?”这凉飕飕的风把两人冻得话都不想说,原本身上都还是有点温度的,风一灌进来,如同置身冰窖。

    白柔佳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感觉到身后的人贴了上来,白冷爵问的时候就转过头看了白柔佳,一看到白柔佳点头,他就急忙贴上白柔佳的背上,然后伸出手去,抱住了她的腰。

    白冷爵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白柔佳反抗他,可是出乎他意料,白柔佳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没有转过身,也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反抗。他不禁露出了微笑,紧紧的搂住了她。

    端午节的前一天,白柔佳被家里召唤过去,因为要接舅妈出院了,白冷爵也特地腾出了时间来,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忙。

    神经外科就仿佛乱了套,白冷爵有事,原来还有郑云凡可以撑起半边天,这个白冷爵的得意门生,结果,郑云凡也有事,剩下的实习生一有事就只能跑去科主任,科主任被问得烦了,连连打电话给白冷爵,让白冷爵和郑云凡,必须要回一个人。

    白冷爵一开始没有接电话,白柔佳特地把车开到了住院部的楼下,然后找了个好地方停下,然后就到楼上去帮忙,她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几个人分工明确得很,办事都有条不紊。

    最后由白柔佳推着轮椅带舅妈到车子旁边去,白柔佳一路上都推得很小心,白冷爵的电话一直不停地响,白柔佳看了一眼白冷爵的口袋,白冷爵无奈地笑笑,“科主任。”

    “你接吧!”白柔佳看了一眼白冷爵,又看了一眼郑云凡,两尊大神都在这儿杵着,这科主任不着急才有鬼。

    白冷爵接了电话,就被下了死命令,只好由他回去,“阿姨,舅舅,我就不一起回去了,云凡,你回去,我去帮你请假。”郑云凡感激的看了白冷爵一眼。

    郑炳超和郑云凡负责把人抬上车,白柔佳已经走到了驾驶座上,白冷爵走到驾驶座旁边,敲了敲窗户玻璃,白柔佳把窗户放下,“路上注意安全,慢慢开,晚上家里见。”

    “你不会今天又临时有手术吧!”最近白冷爵的工作格外的忙,常常忙得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如果白冷爵又要加班,她不就落单了。

    “不会,我保证。”白冷爵拍胸脯做了保证,白柔佳自然是信了。

    白冷爵一直目送白柔佳的车开走,才走回科室。

    白柔佳开到家里,把家里安置好了,郑云凡便坐着白柔佳的车回了医院,白柔佳又回了公司。

    下午下班,白冷爵比白柔佳先到家,他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白柔佳才进门,听见厨房里的动静,“还真的回得挺早。”白柔佳一边脱下外套,一边打趣。

    白冷爵专心切菜,炒菜,白柔佳见白冷爵没回答她,切了点水果,白柔佳向来不去看白冷爵做饭,一般去看大厨做饭,只是自取其辱,于是她吃完水果,就上楼去换衣服了。

    白冷爵时间掐得刚刚好,白柔佳一下楼,刚刚好,可以准备吃饭了,白柔佳主动去拿碗筷。

    白柔佳走出厨房,白冷爵身上的围裙已经取下来了,他非常郑重地看着白柔佳,白柔佳只觉得莫名其妙,这是做什么?

    “不吃饭吗?”白柔佳站在那儿问,突然,白冷爵朝着门口走去,然后关掉了餐厅的灯,白柔佳喊:“白冷爵,你闹哪出?”

    白冷爵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走到餐桌前,把桌上的蜡烛点燃,餐厅里有了光亮,白柔佳的目光早就被烛光吸引了过去,这,这,这是烛光晚餐?

    再仔细一看,白冷爵今天真的煎的牛排!白柔佳还呆呆地拿着碗筷在手中,现在的她,一定傻死了。

    白柔佳跑回厨房,立马把手上的碗筷给放了,白冷爵今天是受刺激了还是怎么的?和他同居这么久,这可是他第一次准备烛光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