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88章:念可儿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被白冷爵搂着的时候,就醒来了,她睡觉一向都比较浅,一点点动静都能“叫”醒她,看到是白冷爵,她又渐渐睡着。

    白冷爵本身就累,又因为前一天晚上没有睡在白柔佳的身边,今天再次搂住她,只觉得各种温暖包围着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可儿……”白冷爵睡梦中轻声呢喃,声音很小,可是喊得很频繁,偶尔还会喊几声,“不要去,不要去,求你……”白柔佳被白冷爵喊醒了,她想叫醒白冷爵,可是等听清楚他口中喊的人,她大脑便一片空白,可儿?是谁?听名字,像是个女人啊……

    白冷爵抱白柔佳愈发的紧了,白柔佳想挣扎,可是紧接着白冷爵就会说,“抱着你,真好!.”

    白柔佳猝不及防,眼角就已经滑落了一颗滚烫的泪珠,她现在是被当成替身了是吗?白柔佳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凌晨的两点二十分,白柔佳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闭上眼睛,努力的想要睡着,可是无奈都只是做的无用功,在白冷爵的怀里,她根本睡不着。

    念可儿是白冷爵的初恋女友,因为小诊所医生的失误而惨死,让白冷爵自始至终都走不出这个阴影,他从来没觉得这么真实,他就在站在那儿,眼睁睁的看着念可儿走进小诊所,他才会失声喊出她的名字,他想改变这个事实,如果念可儿没进诊所,那么一切惨剧都不会发生。

    白冷爵已经连续两天做这个梦了,当初是他太混蛋,没有做好安全措施,才让她怀上他的孩子,可偏偏可儿还不想让他担心,自己偷偷地跑去小诊所堕胎,最后惨死在手术台上,直到她过世,他才得知这个消息,简直如同晴天霹雳,他曾经多次想跟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可是看着双方父母,他便断了这个念头。

    正是有了念可儿这样痛彻心扉的过去,白冷爵曾经立下誓言,此生不再娶妻,他这一生,只有念可儿这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爱她,爱到付出了生命。

    白柔佳趁着白冷爵手上的力道轻了些,抬起头看向白冷爵,他的眼角有泪珠,真的好笑,他抱着一个女人,却想着另外一个女人?白柔佳的耳边回荡着白冷爵的那句“我没交过女朋友”,所以这个可儿,是他凭空捏造出来的名字?

    白柔佳一直睁着眼睛到了第二天早晨,白冷爵醒来的时候,发现怀里的人也睁着眼睛,脸色有些难看,唇上也没有一点血色,“我吵醒你了?”

    白柔佳摇摇头,他吵醒她的时候,是在凌晨,而不是现在。

    “你起床吗?再睡会儿,我去准备早餐。”说着,白冷爵就起身,准备去洗漱间,突然,身后传来白柔佳的声音,“可儿是谁?”

    白冷爵的身子一僵,回头看白柔佳,她脸上的表情和醒来时的表情是一样的,不过是翻了个身,面对着他。

    “不是谁。”白冷爵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梦,他喊了可儿,想必也喊出了声音,让白柔佳听见了,简单的撇清关系,他转过身往洗漱间走。

    白柔佳也没立马回话,而是起床,在外面披了一件外套,然后走到洗漱间去,“那你让她不要去什么地方?”她一边从洗漱台上拿了牙刷,挤上牙膏,在刷牙之前问。

    白冷爵的动作僵在了原地,他不需要和白柔佳解释,也没有必要和她解释,他们两人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你不需要知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抱着我,口里喊着谁的名字?白冷爵,咱们签的合同里没有这一条吧?”白柔佳的心里很不舒服,因为这件事,她一晚上都没睡着,她必须跟白冷爵说清楚,不然她心里总是有个梗。

    白冷爵很少在别人面前提起念可儿,听白柔佳这么说,任凭哪个女人处在她这个位置上,只怕心里都会不好受吧,“我前女友。”

    “现在有前女友了?之前是谁说没有交过女朋友的?”白柔佳咄咄逼人,就是要把白冷爵的假面给撕开。

    白冷爵的语气冷了下来,念可儿是他心上的一块永远都不会愈合的伤疤,不管是谁揭开,他都感到愤怒,“你到底想知道什么,直接问。”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是希望,你以后对我多点真诚,少点谎言。”白柔佳漱完口,转身准备走出洗漱间,狗急了还跳墙,何况她是个人。

    白冷爵沉默了,在念可儿这件事情上,他的确对白柔佳有谎言,每一句,都是谎言,只是因为他不想再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做过的混蛋事。

    等白冷爵再回到房间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了白柔佳的人影,床上有白柔佳换下来的睡衣,被子也没叠,桌上的护肤品都没动过,化妆品也没动过,她的包也不在了,应该是离开家了。

    白柔佳和白冷爵摊了牌就跑去了公司上班,在路上买了早餐吃,若不是白冷爵的那几句梦话,只怕她会被他一辈子都瞒在鼓里,既然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她从没过问过他的过去,不过是希望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有谎言,难道这点要求,都很过分吗?

    白冷爵不得不感慨白柔佳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不会多说一句话,把她要说的话说完就离开了,剩下他一个人在家里冷静,白柔佳不在家里,白冷爵也没了心情做早餐,他草草整理了一番,就去了医院。

    白柔佳的脸色很不好,可她强迫自己微笑,不要把那一面流露出来。

    白柔佳是公司里的元老级人物了,大家看到她,总是会敬重地喊一声“菁姐”,当然,除了和她互看不顺眼的人之外。

    白柔佳一路顺畅的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刚坐下没几秒,手机的铃声就响了,白柔佳一接起,就听见郑纷萦带着哭腔喊:“佳佳,你快来趟医院!”

    医院?白柔佳立马问:“是舅妈怎么了吗?”

    郑纷萦一边哭,一边说:“你快来,快来!”

    白柔佳慌了神,“好,我马上就到!”说完,郑纷萦便挂断了电话,郑纷萦那边听上去很安静,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第一反应想打电话给白冷爵,一想到刚才的争执,她又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驱车前往医院。

    白柔佳到的时候,郑炳超,郑云凡,白冷爵,郑纷萦站在那里,四个人将病床团团围住,白柔佳的心一沉,走上前去,问:“怎么了?”

    “佳佳,你舅妈,舅妈,好像快醒了!”郑纷萦手上拿着纸巾,一边擦着泪水,一边对白柔佳说。

    白柔佳听了,怔了一下,郑纷萦这是喜极而泣啊!

    白柔佳走到病床前,自从白柔佳开口说话,白冷爵的目光就一直在白柔佳的身上徘徊,而白柔佳呢,有个目光看着她,她不可能不知道,她只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跟没事儿人一样,看着舅妈。

    “舅妈……”白柔佳轻声喊了一句,就看见舅妈的手指动了两下,白柔佳看到,转身对大家说:“动了,手指动了!真的动了!”

    郑纷萦的泪水如同洪水一般,倾泄而下,就连郑炳超和郑云凡两个大男人,眼睛里都泛着点点泪光,他们这么多年来的努力,总算是有了收获了。

    白冷爵拍了拍郑炳超的肩膀,示意他出去,紧接着,郑纷萦和郑云凡也全部跟了出去,这个时候,说的,还不就是舅妈的病情吗?大家自然都会想听。

    尽管心里很想知道,可是白柔佳还是忍着,愣是没往门外走一步,就静静地在病床前守着。

    白冷爵知道白柔佳是在闹别扭,其他三个人一心都在舅妈的身上,根本没那个空档去顾及白冷爵和白柔佳两个人,再说,两人平常也挺恩爱的,谁也不会想到,两个人会在这个时候闹别扭。

    白柔佳站在病房内,竖起耳朵,想要听清他们说的话,可是白冷爵好像是故意的,说话说得好小声,白柔佳一个字都听不到。

    “恢复的速度很快,后面几天要格外注意,以防病人醒来时身边没有人。”白冷爵说的这话对在场的三个人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他们盼星星盼月亮,都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郑炳超和郑纷萦相视,郑纷萦的泪水再一次迸发,郑炳超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只要妻子醒来,家里的气氛都不知会要好多少。

    白柔佳有些按耐不住了,起身走到门口去,正好听到了白冷爵说的这句话,听到舅妈马上就会醒来,她的泪水也没能止得住,直接滑落下来,盼了这么多年,总算是盼到这一天了,她也算没有愧对舅妈。

    白冷爵看到白柔佳站在不远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的话已经说完了,郑云凡,郑纷萦和郑炳超三人已经准备转身回病房,白柔佳却因为听到白冷爵的那句话而呆在原地,迟迟没有说出话来。

    郑云凡跟着郑炳超和郑纷萦走到病房门口,突然又掉头回来问白冷爵,“老师,我们想端午前一天接妈妈回家静养,可以吗?”白冷爵是主治医师,必须有主治医师的批准,病人才允许出院,所以郑云凡征询白冷爵的同意,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白柔佳听了,也搭话说:“接舅妈回家?”郑云凡点点头,白柔佳笑了,舅妈的身体看来真的恢复得不错,不然郑云凡也不会提出要带回家静养。

    “可以。”白冷爵点头,然后叮嘱说:“你每天要记得检查,过一段时间我也会过去看看。”

    不管病人的身份,白冷爵向来只根据病人的病情来判断,这条命是他从死神手上抢回来的,那么他就会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