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84章:深吻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白柔佳已经感受到了白冷爵身体的变化,她手上还握着锅铲,白冷爵一边吻着白柔佳,一边带着她往电磁炉走去,顺手就关掉了电磁炉,接下来就是越来越深的吻。

    白柔佳自然不会让白冷爵好过,直接咬了白冷爵一口,白冷爵被咬得痛了,松开口,瞪着白柔佳,这个女人,居然这么狠。

    被白柔佳咬了,白冷爵哪里还有心情继续下去,松开白柔佳之后,就板着张脸,把电磁炉打开,让白柔佳继续做饭。

    白柔佳也自食其果,继续炒菜,整个人看上去就没什么力气,拌菜的时候,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火候也没掌握好,等装进盘子的时候,菜已经黑乎乎的一团,根本无从判断菜的品种。

    “你这是炒的什么菜?”白冷爵看着白柔佳手里端着的盘子,哭笑不得,这哪里是炒菜,简直是作践菜呢。

    白柔佳指了指白冷爵先前炒的那一盘,“照着你这个炒的.”

    白冷爵看了一眼自己炒的,再看一眼白柔佳炒的,她简直是无药可救了,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好轻言放弃,“今天先到这,明天继续。”

    “啊——”白柔佳拿着锅铲,一声怒吼,她真的是发狂到想打人,她都炒成这样了,居然还让她继续?惨绝人寰啊!

    “等下,把厨房收拾了”白冷爵拉住了准备离开的白柔佳,“打扫卫生的,不都是徒弟吗?”

    郑纷萦准备的其他食材,白冷爵是不忍心再继续让白柔佳给糟蹋了,白柔佳在他身后打扫卫生,他便下厨,把剩下的食材炒了。

    白柔佳站在旁边啧啧称奇,怎么她就没这么厉害呢?连一个男人都能做好的事情,她居然不可以!

    有了这样的冲劲,第二天的时候,白柔佳连精神都集中一些了。难得白冷爵没有去叫她,她自己就起来了。

    白冷爵这一次动都没动手,就站在旁边指挥,白柔佳果然是那种每次一切菜,就必定会切到自己的人。刚拿上刀子,还没超过三十秒,就切到了自己。

    白冷爵的眼神一扫,“你是故意的”一边帮她处理伤口,一边用肯定句对她说。

    “我没有。”白柔佳就知道白冷爵一定会认为她是故意的,毕竟每次切菜都能切到自己的人还真不多,白冷爵也绝对不会认为她是个例外。

    白冷爵自然没再让白柔佳切菜,而是让她站在旁边看,等白冷爵把菜都准备好之后,让白柔佳自己炒菜,结果依然和昨天没有什么两样。

    一顿饭炒下来,整个厨房简直快要被白柔佳给炸了,不过她自己也没落着什么好,不过炒了一个菜,手上被油溅了几次,各种各样的问题全部蜂拥而至,让白冷爵头疼得厉害。

    当白柔佳把菜端到白冷爵面前的时候,白冷爵都不敢睁开眼睛看,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他教出来的人做的饭菜,“你倒是看看。”白柔佳简直想拍白冷爵的脑袋,她辛辛苦苦做好的菜,白冷爵连看都不看一眼,心里莫名的窝火。

    白冷爵没办法,只好睁开眼睛,一看,他先是看到白柔佳手上的伤,虽然这过程之中总是听见她“啊——”地发出几声惨叫,他每次帮她简单处理了一下,也就过了,现在一看,她十个指头上都是伤,两双手红肿一片,白冷爵想从白柔佳手中接过盘子,“松手。”

    白柔佳原本端得好好的盘子,白冷爵过来抢,她说什么都不愿意松手让他拿走,可听到白冷爵的声音冷了下来,她只好松手,手一动,就疼到不行。

    白冷爵接过盘子就放在桌上,然后仔细的看了看白柔佳的手,然后去拿了急救箱,给白柔佳把手上的伤口都清理了一遍。

    清理过程中,白柔佳一直喊疼,白冷爵只能把动作放轻再放轻,不敢再弄疼她,看着白柔佳那双原本用来画图纸的手,如今满是伤痕,他心里难免有些心疼。

    “很疼吗?”尽管白冷爵的动作放轻了,但是白柔佳还是时不时地想把手抽走,白冷爵问完话,看白柔佳,她点点头,“火辣辣的疼。”

    “好了.”白冷爵快速的帮白柔佳处理好伤口,然后把手放到她的腿上。

    白柔佳又起身准备进厨房,白冷爵拦住了她,“不学了”简单的三个字,却让白柔佳心里有了很大的起伏,终于可以不用学了!这是她这么多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你浪费了我那么多时间,是不是该有点补偿?”白冷爵走到白柔佳身旁坐下,顺势就搂住了她的腰肢,白柔佳挣扎了两下,听了白冷爵的话,她就如同是白冷爵肚子里的蛔虫,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白冷爵见白柔佳没再挣扎,抱着她就上了楼,白柔佳一直不动手,高高举起自己的手,白冷爵自然就方便了,上下其手,不过他也不敢太粗暴,自从和白柔佳在一起之后,他的动作就温柔了不知几倍。

    尽管白冷爵的动作很温柔,白柔佳还是疼得用手紧抓住了床单,手上也痛,身上也痛,她突然想起,学做菜还没有这么受折磨吧!

    就这样,白柔佳通过自己付出的“努力”,一步一步结束了学做菜之旅。

    事后,两人躺在床上,白柔佳一边查看自己的手,一边问白冷爵,“对了,我有两天没去看过舅妈了,你下午陪我去看看吧?”

    “恩。”白冷爵只想睡觉,懒散的应了一声。

    等到了下午,白冷爵毫无意外地接到了医院里的电话,他拿起外套就准备出门,白柔佳在后面喊,“白冷爵,你去哪儿!”

    “我去医院。”白冷爵听到白柔佳的喊,停下脚步回答她。

    “说好了陪我去看舅妈!你就把我丢这儿了啊!”白柔佳气得跳脚,要不是她喊得快,只怕白冷爵一眨眼就没人影了。

    白冷爵实在不记得自己答应过这样的事,但是白柔佳提出来了,他也不好耍赖,“加了台手术,你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医院。”

    白柔佳知道白冷爵工作忙,和白冷爵的关系也轮不到她去指手画脚,只好点点头,然后快速收拾了一下,跟着白冷爵的车去了医院。

    白冷爵把车停到了住院楼下,“手术完了,我来接你……”车一停下,白冷爵就直奔手术室,白柔佳缓步往病房走去。舅妈的情况已经转危为安,不再需要24小时有护士照看了,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里,由郑纷萦照顾,周末就由郑云凡照看。

    今天是周末,白柔佳一进门,就见到郑云凡守在床边,“姐,你来了,刚好,我去手术室了”白柔佳还没来得及开口,郑云凡的人影都不见了,白柔佳无奈地摇摇头,两个人都是工作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