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79章:饭后不宜剧烈运动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吃过饭,白柔佳照例准备去刷碗,被白冷爵阻止了,“你手不能碰水,我去洗。”说完,白冷爵已经开始收拾碗筷了。

    白柔佳朝着白冷爵灿烂一笑,郑纷萦在旁边看着,心里满足得不得了,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到了这边,仍然被人宝贝一样的疼着爱着,她这个做母亲的,实在是无话可说。

    郑纷萦知道自己待在这里,只会打扰了这两个人,于是主动提出离开,白柔佳更在意的不是这件事,“妈,下个周末不用来了吧?”然后朝着郑纷萦晃了晃自己受伤的手。

    郑纷萦无奈,“手好了我就来。”然后转眼看了白冷爵一眼,白冷爵笑了笑,没说话。

    郑纷萦一走,白柔佳就如同从地狱到了天堂,躺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白冷爵走到客厅里,坐在白柔佳的身边,拿起白柔佳受伤的那只手,“你是不是故意切破的?”

    白柔佳听了,直接坐了起来,“怎么可能?我切菜就会切破,才不需要我故意。”其实也算间接故意,她自己明知切菜会破,还故意去破,这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就不能好好学学做饭?”白冷爵无奈地感慨,白柔佳平常切水果切得挺好的,怎么切起菜来就硬是有不同,说破天他都不可能相信。

    “不是我不好好学做饭,今天算你走运,如果不是因为我饿了,我才不会让你做饭,我会让我妈做饭,让你尝尝她的黑暗料理。”白柔佳没打算隐瞒了,她必须让白冷爵帮她这个忙。

    “黑暗料理?”白冷爵重复了一遍,妈妈做的饭菜不是都很好吃吗?怎么可能会是黑暗料理?

    白柔佳凑到白冷爵的面前,非常郑重地点了点头,“所以,我和她就是半斤对八两!”说完,白柔佳又躺了下去。

    白柔佳的话,白冷爵显然是不相信的,他保持沉默,只当是白柔佳不想学做饭找的借口。

    “白冷爵。”白柔佳躺在了那儿叫了白冷爵一声,脑子里在酝酿,该怎么和白冷爵说这件事,毕竟是件棘手的事情,把这个烂摊子扔给他去收拾,总得有个正当的理由。

    白冷爵恩了一声,然后看向她,“你觉不觉得我妈碍事?”没办法,白柔佳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跟妈妈道歉,毕竟她不想再接受任何的蹂躏。

    “碍事?这是你亲妈吗?”白冷爵觉得郑纷萦一定是得罪了白柔佳,否则,她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地用这样的词来“诋毁”自己的母亲。

    “恩,一周七天,每天起早贪黑,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可以休息,还要被她毁了,仔细数数,一个月也就八天时间可以休息,还被她给剥削了美好的上午,况且,之前你还说,要带我去别的地方玩,结果呢,现在玩没玩到,反倒还找了事。”

    白冷爵听了白柔佳的话,沉默了一瞬,的确,他平日里工作忙,休息的时间几乎可以说是抢来的,能和白柔佳待在一起的时间,除去睡觉的时间,剩下的两个手指头能数得清楚,难得的二人世界被打断,扪心自问,是有些烦闷。

    白柔佳见白冷爵没说话,看表情,似是陷入了沉思,她也没说话,就等着白冷爵回应,“你想怎么样?”

    “你找个理由,帮我推掉我妈,行不行?我说没用,你说才有用,何况,我妈对你的厨艺啧啧称赞,肯定是相信你的,我这破了手,也只能熬一次,多几次,我妈非灭了我不可。”白柔佳坐了起来,像只树懒一样,把白冷爵当成了一棵树,扒着他的手臂,说什么都不肯松手。

    白冷爵被白柔佳抱得动弹不了,好在另一只手是灵活的,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腰,然后强行抱到了楼上,白柔佳立马拒绝,“饭后不适宜剧烈运动。”

    “我等你半小时。”白冷爵干脆得很,把她卡在怀里,也动弹不得。

    原本两人只是想互相束缚住彼此,结果,最后变成了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白柔佳想后悔了,可是白冷爵已经没给她这个机会了。

    “半小时到了”白冷爵看着手表,算着时间,秒钟多算了进去,满打满算的半小时,说着就打算推倒白柔佳,白柔佳立马脱离了束缚,阻拦了白冷爵,“慢着,先告诉我,我的提议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得看心情。”

    白柔佳听了,心里就像是被上万只蚂蚁爬过一样,痒痒的,这话说的,她怎么也没想到,白冷爵是个这样的白冷爵。

    白冷爵顺利地推倒了白柔佳,这一次的白柔佳,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配合,因为她心里也知道,白冷爵所指的这个心情,包括了哪些。

    郑纷萦回到家里,恰巧遇上郑炳超和郑云凡在吃饭,郑云凡见郑纷萦回得这么早,便说:“姑姑,你回这么早?吃过饭了吗?”

    郑纷萦把包放下,点点头,脸上堆满了笑容,“吃过了”

    郑云凡上晚班,郑炳超中午下班时间晚,家里又没有人准备,回到家做个饭,不知不觉就过了一点。

    郑云凡正打算问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胡昕蜜”三个字,郑云凡就没接,随手把手机放在了桌上,吃饭都觉得没胃口了。

    她为了能每天见到郑云凡,特地调了郑云凡的班表,然后想办法换到和他一样的班,此时她正在家里,给郑云凡打了电话,他没接,她又打了第二个。

    郑云凡的手机铃声又响了一轮,郑纷萦便说:“云凡,是谁打的?接一下吧!”

    “是骚扰电话。”胡昕蜜很少给他打电话,可是每天在医院里见到她,就足够他受的了,还打电话来,这已经算是骚扰了吧?

    郑纷萦正准备说,郑炳超便皱眉,“这上面不是有名字,还骚扰电话,万一人家有急事,快接。”郑炳超瞟了一眼郑云凡放在桌上的手机,看到名字,也无从判断女生还是男生。

    郑纷萦也搭腔,“就是。”

    郑云凡没办法,只能接起,此时,已经是第三通打进来的电话,只听见对方传来一丝丝虚弱的声音,问:“云凡吗?”

    胡昕蜜躺在地上,紧紧捂着肚子,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落下,她拼着最后的一丝意识给郑云凡打了三通电话,她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郑云凡再不接,她就放弃了,好在第三通的电话他接了,还听见了他焦急的问:“你怎么了?你在哪里?”

    “我……肚子痛,在……在……家。”胡昕蜜痛得连说话都哆嗦了,但是还是尽量保持镇静的跟郑云凡说话,她想和平常一样,和他聊天一样,她一个人在旁边说,他在旁边一句话都不说,尽管是那样,她也觉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