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74章:三角恋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容么么喝多了酒,一喝了酒就说实话,说完自己也忘了,也跟着大家一起笑。

    大家哄笑成一团,白柔佳走到中间,“来,咱们都聊聊呗。”大家也有一段时间没聚过了,也不了解彼此的近况,白柔佳这么一说,自然有人响应,不多久,十五个人就围成了一个圈。

    白柔佳先前就准备了一副扑克牌,为的就是玩游戏,哪里知道,游戏还没组织起来,大家都醉得差不多了。

    经过大家的投票和否决,最终决定玩比大小,大致就是每个人抽一张扑克牌,最小的人选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由牌最大的出题。

    白柔佳之前准备的酒都喝完了,又喝了不少白酒,每个人都醉得站不稳,如今也就这么简单的游戏能玩。

    大家一一抽好牌,同时摊牌,坐在白柔佳旁边的余时光的牌最小。

    余时光是先认识白柔佳,而后才进入这个小团体的,人长得很斯文,家庭很好,工作也不错,也算是不少丈母娘口中的金龟婿了。

    “我选真心话。”余时光把牌一摊开,看到自己的牌是牌面上最小的牌,立即做出了选择。

    余时光没喝多少酒,自然是有人来灌他酒的,只是他的酒量好到令人瞠目结舌,这点酒还不能灌倒他。

    白柔佳的牌居然是最大的,她双颊已经泛红,已经有一些醉意了,“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余时光老实回答,白柔佳整个人在那里晃荡,眼看着就要倒了,余时光手一伸,扶住了她。

    吴依依已经恢复了精神,她被顾向北带着坐在白柔佳的对面,靠在顾向北的肩膀上,她似乎看出了些许的不对劲,可是就是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第二轮,牌面上最小的还是余时光,最大的却换人了,是吴依依。

    余时光还是选择真心话,吴依依想起了容么么之前说过的话,她也不敢明着问,便委婉地问:“这里有你曾经喜欢过的人吗?”

    “恩,有。”余时光认真的点点头,游戏之前,大家都发了毒誓的,如果回答的话里面有半句假话,就不得好死之类的恶毒的话,逼得大家都必须说真话。

    吴依依点了点头,看来容么么说的话是真话,余时光的专业和他们的大相径庭,能和他们玩在一起,是靠着白柔佳这个枢纽,在场的人,除了余时光和白柔佳,都有了男朋友或者是女朋友,难得吴依依这种时刻能如此清醒。

    其实吴依依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被容么么一语点醒梦中人,为白柔佳结婚的事情着急的人,除了白柔佳她妈郑纷萦,还有她,她曾经一度想把顾向北让给白柔佳,结果被顾向北和白柔佳两个人轮番吐槽,后来,她也觉得有些过分了,于是到处开始给她物色对象。

    吴依依早就知道了白柔佳不婚的决定,可是她坚信,白柔佳只是没有遇上对的人,等她遇到对的人了,绝对就会放弃不婚的念头,这次,遇上了余时光,两个人这么了解,说不定可以成。

    第三局,这回轮到了白柔佳最小,最大的居然是余时光。

    白柔佳选择了真心话,余时光问:“不想结婚的原因是什么?”他的目的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今天他是第一次听见白柔佳说她不结婚,他很想知道原因。

    “从小生长在单亲家庭,看妈妈一个人很累,觉得不如不结婚来得舒服。”酒精麻痹了神经,何况白柔佳原本也没有说谎的打算,把原因脱口而出。

    这个原因原本只有吴依依和顾向北知道,如今在座的人都知道了,余时光听了,默不作声。

    除了白柔佳和余时光,大家都不太敢打趣,毕竟大家都带了家属过来,被家属听见了,实在是得不偿失,于是大家都默契地开始整白柔佳和余时光,余时光清醒还好,白柔佳可是一个知道什么说什么的。

    又轮到余时光的时候,容么么手里握着最大的牌,余时光没有悬念选了真心话,容么么问:“现在还喜欢白柔佳吗?”这个问题问得大家措手不及,一瞬间,大家都跟醒了酒似的,都纷纷望向余时光。

    白柔佳也惊讶不已,她万万没料到容么么会问这个问题,正准备开口打圆场的时候,就听见旁边的人说:“喜欢。”

    白柔佳听了这两个字,脑子里“嘀——”的一声,死机了。

    大家的目光又齐刷刷地看向白柔佳,她尴尬得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她只能随便找个借口:“余时光,你喝醉了……”

    白柔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余时光打断了,“我没有喝醉,相信我,我说的,没有一句是假的,我能发誓。”

    “等下,我,我去趟厕所。”白柔佳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起身准备逃到厕所去,结果被余时光一把拉住,“我陪你……”

    白柔佳索性答应了,跟着余时光到了厕所,此时她的酒已经彻底醒了,她不是没被人表白过,只是没被这么亲近的人表白,之前那些人,表白了,拒绝了,也就过去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可是余时光不一样,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拒绝他。

    两人站在厕所门口,余时光的话已经说完了,就等着白柔佳回答他,“余时光,我……”

    “等下,我希望你好好考虑,我是非常认真的,我不希望你用不结婚的借口来拒绝我……”余时光说得很认真,其实说实话,他不想被白柔佳拒绝,他默默地爱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说出口,真的不想就此烟消云散。

    “对不起,我是很早就做好了决定,不结婚,所以,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对不起。”白柔佳一连说了两句“对不起”,可见她的歉意有多浓。

    其实她也不是个瞎子,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她自己多多少少也看出了些什么,只是余时光不说,她也没挑破,万万没想到,余时光居然在今天这种场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

    白冷爵推开了包厢的门,没见到白柔佳的身影,向大家询问白柔佳的下落,容么么主动说:“噢,刚才和余时光去厕所了!”

    余时光?一听到这个名字,白冷爵就不自觉皱起了眉头,一听,就是个男人的名字,这个白柔佳,又在搞什么鬼?难不成,同学聚会,她还有什么藕断丝连的暧昧不明的关系?

    白冷爵一走,包厢里就炸开了锅,“三角恋上演了!”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想法,等着看白柔佳怎么圆场。

    白柔佳正耐心的和余时光解释,突然看到后面冒出个人脑袋,居然是白冷爵!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这边还没弄清楚,那边又来了个大麻烦。

    白冷爵先是看到了余时光,果然是个男的,尔后才看到白柔佳,他喊:“白柔佳。”声音里有些许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