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72章:丢脸丢大了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喝掉。”白冷爵面无表情。

    白柔佳端起来,轻轻地抿了一口,是红糖水……

    天知道,之前郑纷萦为了给她调理身体让她喝了多少,难怪她这么熟悉,喝了一口,她就立马放下,说什么都不肯再喝。

    “喝掉。”白冷爵就跟个机器人一样,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

    白柔佳把红糖水推到白冷爵的面前,“你喝。”红糖水她真的是喝够了,不想再多喝一口,每次太后娘娘也是拿红糖水来折磨她,她从家里搬出来了,难不成又要接受白冷爵的摧残?

    白冷爵皱着眉头,他早就想好了办法对付白柔佳,“不喝掉,就别吃饭了”

    “这招狠!”白冷爵做菜很香,白柔佳怎么可能做到不吃?端起桌上的红糖水一口就喝光,然后急忙去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下。

    白柔佳看了眼坐在餐厅里吃饭的白冷爵,又看了看手里的杯子,白冷爵怎么知道红糖水?他去了趟医院,没多久就回来了,难不成不是去自己科室?

    “你怎么知道红糖水的?”白柔佳直言不讳,直接问白冷爵。

    白冷爵也没有丝毫的隐藏,“去医院里问的.”白柔佳听完白冷爵的话,“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她已经在脑海里自动脑补了白冷爵去问关于这方面事情的场景,想想就觉得搞笑。

    白柔佳笑得前仰后合,白冷爵跟没事儿一样,继续吃饭,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问这种事情,哪个男人又天生就懂?还不是问来的。

    吃过午饭,白柔佳在楼上睡午觉,白冷爵在楼下书房看资料,门铃响了,白冷爵去开门。

    一开门,是郑纷萦。

    “阿姨,佳佳在楼上午睡,你坐着等等?”白冷爵见到是郑纷萦,知道郑纷萦是来找白柔佳的,招呼她进门,征求她的意见,看是等等还是去叫白柔佳起床。

    郑纷萦摆摆手,走进门,“我不找她,我找你……”

    “找我?”白冷爵显然很惊讶,他和郑纷萦没什么交集,除了和她的女儿同居,难不成是要和他讨论白柔佳的事情?

    白冷爵领着郑纷萦到客厅坐下,给她泡好茶,走过去,听她的指示。

    “那个,我听说了佳佳做的事情,佳佳一个女孩子家的,每天忙着赚钱,我也就没催着她让她学做菜,才闹出这样的笑话,真的是……”郑纷萦心里还是记挂着白柔佳多日前“炸”厨房的事情。

    白冷爵一听,笑着说:“没事的,阿姨,佳佳做得挺好的,只是少放了小铁块,才闹了那出,没事的,都是要锻炼的.”白冷爵万万没想到郑纷萦居然还特地为这件事跑一程。

    郑纷萦只当白冷爵是客气,继续为白柔佳说好话,“她是不太会做饭,我也没怎么教她,你放心,以后周末我都会来教她的”

    这件事白冷爵早就听白柔佳说过了,他点点头,表示赞成。

    “是我教女不善啊,还希望你多多见谅。”郑纷萦对于白柔佳不会做菜的这件事耿耿于怀,她的确是感到不好意思,大多数和白柔佳同年龄的女孩子,老早就学会做饭了,唯独白柔佳,怎么学都学不会,这一直是她的心头病。

    “没事的,真的没事,我会做饭。”白冷爵原本就没介意过白柔佳不会做饭的事情,只不过他要麻烦一点,不过除此之外,就再没别的麻烦了。

    郑纷萦还打算说话,白柔佳突然从楼上探了个脑袋出来,“妈,你怎么来了!”白柔佳和白冷爵都没有和郑纷萦说过他们俩回来的事情,郑纷萦又从哪里知道的?

    “怎么?当妈的还不能到你这儿来看看了?”郑纷萦听了白柔佳这话很是不满,什么叫做“她怎么来了”?做女儿的,这么不想看见妈妈吗?

    白柔佳禁了声,走到楼下,朝白冷爵使了个颜色,问他怎么郑纷萦出现在这儿,白冷爵自己还不明白,一个郑纷萦已经把他给绕晕了,现在又来个白柔佳,他耸耸肩膀,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了?”白柔佳放缓了语气,一脸的谄媚,讨好的挽着郑纷萦的手。

    郑纷萦看了白柔佳一眼,“我遇上楚楚了,看她一个人逛街,就问她,她说你刚回去没多久,我下午就过来了”

    白柔佳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她做事情怎么那么不注意,居然栽在了这里。

    “那你过来是做什么?”白柔佳只担心郑纷萦是来教她做饭的。

    郑纷萦当然不会说她过来的目的,直接把话题转了过去,“下个周末起,我就过来教你做饭,你记得早起,好了,我没什么事了,先走了.”说着郑纷萦就站起身。

    白冷爵礼貌性的准备留郑纷萦,“阿姨,不然在这里吃晚饭?”白冷爵话刚说完,就被白柔佳用手肘打了胸膛,突然吃痛一下。

    郑纷萦自然是拒绝的,心里还记挂着家里的两个人呢,“不了不了,下次有机会再来。”郑纷萦越看白冷爵越是满意,然后使了个眼色给白柔佳,白柔佳尴尬的点点头。

    “妈,你路上注意安全!”白柔佳对着郑纷萦的背影说了句关心的话,郑纷萦听见了,应了声好。

    等到郑纷萦走远,白柔佳才问白冷爵,“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你不会去问你妈?”

    “没看见我刚才问她她没说?”白柔佳倒了杯水,然后翻了个白眼给白冷爵看。

    白冷爵想起就想笑,“那是她不好意思说。”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

    白柔佳只觉得白冷爵不对劲,“为什么不好意思说?你为什么笑?”她隐隐记得在楼上听见郑纷萦说什么“教女不善”,该不会又为了她做饭的那件事吧?

    “你自己猜不出吗?”白冷爵一想起刚才郑纷萦的语气,就有些哭笑不得,“就是为了你做饭的事情过来的,说要我多见谅。”

    白柔佳只想挖个地洞然后钻进去,老天,郑纷萦跑来训她就算了,怎么还跑去跟白冷爵道歉去了?真的是丢脸丢大了。

    “当我没问。”白柔佳一口把水喝完,然后立马回了房间。

    白冷爵知道白柔佳不好意思再说,于是转过身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第二日,白柔佳直接跑到了吴依依的家里,她要郑重的跟她说一说给她保密的事情。

    吴依依睡得正熟,就被白柔佳的敲门声给炸醒了,刚把门一打开,就被白柔佳劈头盖脸的一顿质问,“你怎么能告诉我妈我回来了?”

    “什么叫你回来了?你出门了吗?”吴依依困意还没有全消,根本听不懂白柔佳说的话。

    “以后见到我妈,千万别跟我妈聊我的事。”被吴依依这么一问,白柔佳忽然有些庆幸,还好郑纷萦没有把她和白冷爵的事情说给吴依依听,否则她就完蛋了。

    “知道了”吴依依自然是应了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