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68章:要情侣套房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一顿饭吃下来,白柔佳的脸色越来越差,吃完饭,白柔佳钱都没付就气冲冲的回了公司,根本没搭理白冷爵。

    白冷爵知道白柔佳是为什么,也不想过多的理会她,等晚上到了床上就好了,径直回了医院。

    当天晚上,白冷爵比白柔佳先到家,最近实习医生都陆陆续续开始上岗实践,他也轻松了许多,很多事情实习生都可以自己独立完成了,对于郑云凡,白冷爵自然是有私心的,碍着和白柔佳的关系,加上他本身天赋很高,白冷爵对他的栽培和指点,比起其他人来说,又多了许多。

    白柔佳一到家,白冷爵正好在厨房做晚餐,“洗手吃饭。”白柔佳还担心今天中午自己的不告而别让白冷爵生气,结果没想到,他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下午回到公司的时候,白柔佳就知道了,是自己冲动了,白冷爵帮不帮她都在情理之中,毕竟是她的母亲,白冷爵也不好多说。

    等快吃完的时候,白柔佳叫住了白冷爵,“我们去逛超市吧!”

    “逛超市?”白冷爵似乎很少去这类地方,他很少有闲暇时间,超市这种地方需要时间,他一般都在外面的商店买了就回家。

    “冰箱里很多东西都没了,去超市添一点。”白柔佳一边说,一边起身收拾碗筷。

    白冷爵点了点头,反正他晚上没什么安排,和她去逛逛超市也没什么不可。

    白冷爵家在市中心,附近不远处就有一家大型的百货商场,两人不约而同提议说要步行过去,接着相视一笑,并肩朝着超市走去。

    晚上,路上的霓虹灯纷纷亮起,原本的黑夜被灯光照得如同白日,一路上热闹得不得了,到处都是行人和来往的车辆,白柔佳被人潮推搡着,眼看着就快和白冷爵分开,突然白冷爵伸出手,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紧紧的扣在身边。

    白柔佳看了白冷爵一眼,一瞬间,周围的人好像都静止了,只剩下两个人。

    两人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走到超市,白柔佳选了很多零食,白冷爵在一旁看得直皱眉,白柔佳拿起丢到购物车里,白冷爵就拿出来,重新放回货架上,“对身体不好!.”

    白柔佳无话反驳,她知道对身体不好啊,可是她就是想吃,结果白冷爵还不让她吃,她正打算伸手去拿,就被白冷爵一搂,“去买点水果和酸奶。”

    白冷爵知道女人都爱漂亮,水果和酸奶无疑是最养颜的东西,他试图用这两个来抵制白柔佳买那些垃圾食品的**,听到白冷爵这么说,白柔佳勉强接受,跟着白冷爵朝着蔬果柜走去。

    白冷爵精挑细选,选出了他认为最有营养的一款,放进购物车里,白柔佳站在一旁,吃东西从来没讲究的她,遇上了这么讲究的白冷爵,简直是惨绝人寰啊!

    白柔佳没再拿东西,因为她知道,她拿了,白冷爵又会给放回去,何必多此一举。

    一回到家里,白柔佳勤快的把东西一一放进冰箱里,她全身上下估计也就这点,让白冷爵心里还有点安慰,至少收拾家务,还是有一点天分的。

    白柔佳在整理东西,白冷爵去洗澡,白柔佳顺便把周末要带出去的东西整理好,等她整理完东西,回到房间的时候,白冷爵已经和平常一样,捧着本杂志靠在床上了。

    白冷爵那边床头柜上堆了数也数不清的杂志,全部是医学类的杂志,刚开始的时候,白冷爵看杂志看得根本不理人,她好奇什么样的杂志这么吸引人,还特地过去拿起来看过几次,书上的字她每个都认识,拼在一起,她屁都不懂。

    其实并不是因为杂志有多好看,而是因为白冷爵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平常在家里也没几个人会和他说话,他自然就一副百~万\小!说入迷的样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才渐渐适应了白柔佳进入他的生活。

    “咱们明天出去吧?”白柔佳提前和白冷爵确认了一次,医生这一行,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她担心会有什么变故。

    白冷爵点点头,每次白柔佳一上床,他就习惯的收起杂志,然后拿手机假装看看,“顺便”和白柔佳聊天。

    白冷爵这么说,白柔佳一颗心就平平稳稳的放在了那儿,工作了那么多年,终于能有一个能出门去玩了,她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白柔佳把整理好的东西跟白冷爵说了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落下的,说是游乐园,但实际上和个度假村无异,路上得花费些时间,两人便决定在那边住一晚。

    白冷爵听得认真,实际上没缺什么,只是缺了一些常用药,他没和白柔佳说,自己下床从医药箱里拿出来,放进了行李里面。

    第二日一早,白柔佳起得比以往都早,她连做梦都是去游乐园里玩,好像她从来没去过一样。

    白冷爵负责准备早餐,白柔佳又检查了一遍行李,有些东西可以落下,有些不能落下还是得仔细检查。

    白柔佳穿得就像是出去度假一样,白冷爵则换下了平日里死板的西装,换上了运动套装,白冷爵天生就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连白柔佳都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吃过早餐,准备完毕,两人在车库里僵持不下,关于开谁的车出门,这是个问题,白冷爵坚持开一辆车就好,那辆车自然就是他的车,可是白柔佳却坚持要开自己的车,“各开各的”

    “胡闹!”白冷爵听了白柔佳这要求,两个人出去玩,还各开各的车出去?让别人听了,还不要笑掉大牙,“赶紧决定,要么跟我车走,要么回家。”他没了耐心,索性放狠话。

    白柔佳恶狠狠地看了白冷爵一眼,“你厉害!”然后上了白冷爵的车,白冷爵的嘴角扯出了一个微妙的弧度,生闷气的白柔佳自然没有注意到。

    白冷爵开车很稳当,他本来就很少主动和人搭话,白柔佳这么多年来,也养成了习惯,自己开车不说话,坐别人的车就更不用说了,一路上,两人都保持着沉默。

    度假村不难找,导航上面都有,白冷爵照着导航,正好把车开到了度假村。

    两人都默契的同时去订房间,—两人一倒前台,白冷爵就说:“你好,我要一间房。”

    “双床!”白柔佳立马补一句,为着车子的事情,她还没消气,正好借着这件事,故意整白冷爵。

    “情侣套间。”白冷爵看了白柔佳一眼,平静地对前台说。

    前台一看两人,就知道是吵架了,周末生意好,情侣套间早就没了,索性想了个一举两得的方法,“不好意思,我们这边的情侣套间定完了,您看,我帮你们开一个双床的套间,然后帮你们把床拼成一张大床,这样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