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染流年爱你如旧 第26章:怀中的人儿
作者:淡妆疏影的小说      更新:2017-09-04
    说实话,白冷爵是她见过洁癖最严重的人,在她见过的所有人里面,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没有比他更严重的洁癖了。

    白柔佳本来以为她已经算是爱干净的了,跟白冷爵比起来,她简直可以称作邋遢……听到白冷爵的话,白柔佳无奈得很,她这胳膊肘往外拐的老娘啊……“不用了,我明天就回去了”白柔佳拒绝道,老娘都倒打一耙了,她总不能也放弃了,到时候就得被白冷爵吃的死死的了。

    她再留下去,就得全身瘫痪了。

    “不要惹怒我……”白冷爵听见白柔佳的话,面色一凝,语气也变得冷淡起来。

    “自觉遵守最后一条是吧?我留在这里自觉和不自觉有什么区别?”白柔佳没有像昨天那样畏畏缩缩的,反而是正视着白冷爵,大声地回道。

    白柔佳仔细一想,想着他合约肯定不会带回来了,那她只好另辟蹊径了,惹怒他,让他嫌弃她,那样他自己就会受不了和她“分手”了。

    “胆子肥了?”白冷爵挑起眉,声音越发地冷淡起来。

    有些人,天生就是王者,他们骄傲,也许会有些不可一世,比如白冷爵,除了自己的父母,谁都没有在他面前横过,白柔佳,是第一个。

    “是肥了,你要不要割开看看?”白柔佳挺直身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说道。

    白柔佳回到白冷爵家之后又洗了个澡,现在身上穿的的依旧是松松垮垮的男式浴袍,浴袍下的肌肤本就是若隐若现,现在一个挺身,更是将大片的肌肤露了出来。

    白冷爵看着她挺直身子后雪^,不由得眼里燃起一抹浓烈的**,一手揽住她瘦弱的腰际,身子缓缓地贴近她,强烈的男性气息萦绕在她周围,他的鼻息喷拂在她的耳边,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那我就看看?”

    白冷爵的动作让他怀里的人儿身子一颤,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与他隔开一段距离,软软糯糯地说道,“我错了”

    “错哪了?”白冷爵挑眉,拍开她的手使两人的身子紧紧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

    白柔佳在心里暗暗腹诽,她哪里知道她错哪了?白柔佳总觉得在这个男人面前,撒娇认错就是杀手锏了,可是他要是问她错哪了,她还真不知道,毕竟她心里面觉得自己没做错,认错就是应付一下这个男人而已。

    白冷爵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意图,大掌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不知道?那我就好心告诉你,你错在不自觉。“

    “……”

    她是不是该谢谢他的好心?

    “两者的区别就是你自觉一点,我就会温柔一点,不自觉的话……你知道下场的,比如昨天,比如现在。”白冷爵耐心地解释道。

    “我都说我错了……”白柔佳低着脑袋委屈软糯地说道,将撒娇政策坚持到底,吴依依说了,男人最受不了女人撒娇,白冷爵应该也不例外。

    可偏偏,白冷爵就是一个例外,他丝毫油盐不进,声音淡淡,说出的话却让白柔佳身形一晃,“你觉得我是那种听一句认错就会放过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