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女神,逆袭吧! 第四十八章来打赌吧
作者:梦落听蝶的小说      更新:2017-08-12
    “你管他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啊。”萧景一脸也不告诉你的表情,拿就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在唐夕身边坐下,誓死当自家妹妹的守护神,“打电话叫出来玩啊。”

    “要打你打啊,你不是说我二弟给你打了电话吗?”贺皖洲一点都不相信萧景的话,他那个弟弟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一年主动给他打电话的日子用一双手都可以数下来,他那样的人会主动给萧景打电话聊天?想想都不可能啊!

    萧景挑眉,萧洒问怎么回事,萧景看了唐夕一眼,抬眸看向贺皖洲,说道,“我真没想到贺皖宁居然是你二弟啊,你看你和晚伊两兄妹,简直和贺皖宁成了一个反比例啊。”

    “我们兄妹两人像我爸,我二弟像我外公不行啊?”贺皖洲也非常郁闷为啥自己的二弟就那么不愿意交际呢?不过那又怎样?他们家的家世,就算他二弟一辈子那样,也没谁敢说什么,当然像萧景他们这样开玩笑的除外。

    唐夕和萧洒对视了一眼,没想到昨天遇到的ols的广告总监居然是宁家的,唐夕最近还是对a市的上流社会做了一个简单的了解,比如像四大家族这样的世家她更是做了一个了解的,只是没有详细的去了解他们的家族成员。

    而且,四大家族的家族成员,如果真的要做一个详细的了解,她也只能接住008了,因为四大家族这样的超上流社会人士,他们的身份背景都并不是那么详细的,外界对他们的了解也仅限于他们给媒体的资料而已。

    萧景低声询问唐夕要不要把贺皖宁叫来,如果把贺皖宁叫来的话,可以在这里谈一下合同的细节,等周六的时候直接过去签约就行了。

    唐夕觉得这样也好,她这次代言就是摆明了想给萧妗宁和林如下马威的,而且她要让萧妗宁的广告被抢了,都不知道到底是谁抢了她的广告的,这几天如果她或者哥哥他们去ols公司谈合作细节的话,也很有可能暴露,那还不如把贺皖宁约到这里来,谈一下合约的细节,然后周六她直接去和贺皖宁签约就好了。

    “好啊。”唐夕点头,萧景转身去给贺皖宁打电话。

    一旁的杨慕坤和贺皖洲打赌,贺皖洲说,“萧三肯定请不来我二弟,我以前不知道劝过他多少次,甚至都威逼利诱了???”他说着双手一摊,“可惜,木有用啊!”

    杨慕坤若有所思的摇头,“看我家小表弟那胸有成竹的样子,我觉得你二弟这次说不定要破例了呢?”

    贺皖洲皱眉,犹豫了一秒,最终摇头,“我还是觉得我二弟不会来。”

    “那我们打个赌咯,今天晚上你二弟来了,你付钱,没来,我付钱,怎么样?”杨慕坤悠闲的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问萧洒和唐夕,“二表哥、小表妹,你们加入赌局吗?”

    唐夕举手,“赌一杯柳橙汁,她会来。”

    杨慕坤直接笑喷,“我说小表妹,你来这种地方喝柳橙汁,没搞错吧?”

    萧洒但笑不语,贺皖洲也笑看着唐夕,唐夕双手一摊,“没办法,高中生,老师规定不能饮酒。”

    “啥!?”杨慕坤眼睛都瞪出来了,贺皖洲更惊掉了下巴,“我记得当时新闻记者会的时候说的是二十三年前,你现在应该二十三岁了吧?才念高一?”

    唐夕耸肩,“没办法,我盲。”

    萧洒看到自家妹妹这么调皮,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发,说道,“我赌一瓶伏加特,会过来。”

    “你们那么肯定啊?”贺皖洲眼睛一眯,接着狡诈一笑,“你们都不了解我弟,今晚你们输定了。”

    这时候包间的们被推开,宁琰和贺晚伊走了进来,看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讨论的很有兴致的样子,贺晚伊走过去在自己大哥身边坐下,问,“你们在说什么?”

    贺皖洲给自家妹妹倒了一杯纯净水,说道,“萧景打电话叫你二哥过来,我们在打赌他能不能叫过来呢。”

    贺晚伊听到萧景打电话叫她二哥过来,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接着笑问道,“是不是大家都在赌二哥不过来?”

    唐夕坐在萧洒旁边,双手撑着下巴看着他们说话。

    杨慕坤笑着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no、no、no,除了你大哥,我们都赌你二哥会过来。”

    贺晚伊笑出声,“你们钱多是吧?”

    “一顿酒钱而已,输了我们接人凑一起就好了。”萧洒摇晃着手里面的酒杯,问贺晚伊和宁琰,“你们两个呢?赌不赌一把?”

    贺晚伊笑着加入赌局,和自己的大哥站在一起。

    宁琰的注意力却没有在他们的身上,他从一进门就已经注意到了萧洒旁边坐着的唐夕了,他挑眉问萧洒,“你妹妹?不介绍一下?”

    萧洒眼睛一亮,得意的搂着唐夕兴奋地问宁琰,“你怎么认出我妹妹的啊?”

    “我不瞎,虽然今天没化妆看上去比那天记者会化妆之后更好看了,但是我是一个专业的好吗?”宁琰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不经意的说道,“你这个妹妹比你那个妹妹好看多了。”

    “别拿那只野鸡和我妹妹比好吗?”萧洒最近特别的不待见萧妗宁,特别是今天学校里面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对萧妗宁更有成见了,一点面子都不愿意给萧妗宁留。

    贺晚伊也注意到了唐夕,笑着和唐夕打招呼,唐夕对这个开朗大方的贺晚伊印象很好,和她问好,“我叫萧柔。”

    宁琰挑眉,“野鸡?从何说起啊?”

    “一个鸠占鹊巢死不要脸的东西,别在我面前提起她。”萧洒直接黑了脸。

    唐夕好笑的看了萧洒一眼,难得好心情的对宁琰他们解释道,“萧妗宁惹到我二哥了,所以现在萧妗宁在他心里面全都是负面的,你们听听就行了。”

    “哼。”萧洒问宁琰,“你见到萧妗宁了?”

    “妹的,你问贺大,老子真的以为老子上了狗,剧组才来这么一个傻逼演员,贺大下次你再给老子下套,老子才不管你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