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女神,逆袭吧! 第三十七章心疼乔大神
作者:梦落听蝶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也有可能是根本不爱,所以对他的一切行动都无动于衷。”萧景讽刺的笑了笑,“女人真是够狠心的。”

    唐夕听了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她根本不知道他回过头,更不知道他的追求和挽留,她连他的人影都没有见到过,就算她不愿意听他的消息,但是他如果去一趟帝国集团的话,去找她一次的话,她都可以知道的!

    唐夕尽量然自己的表情显得平静,她牵了牵嘴角问道,“他后来还追过那个女的啊?”

    这时候服务员来上菜,萧景一边吃菜一边说道,“嗯,他把乔氏收复之后,去发现身体并没有因为医生所说的病情恶化,所以去复查了,医生竟然说他的癌细胞全被都已经死亡了,他做了一个仔细的见擦汗,原来他的癌细胞是因为有人在他的吃食里面下了药,不知道为什么,那种癌细胞最后竟然消失了???所以他想去找那个女的,告诉她真相,告诉她,他后悔了,但是那个女的却让人告诉他,她不想再见到他,让他别再去缠着她。”

    “他那么强势的的一个人,能够放下身段去求一个女人回头已经是极限了,肯定不可能犯贱的去死缠烂打,所以他虽然恨那个女人狠心,没有再去找那个女人,但是却一直都关注着她的消息,听到她坠机的消息,几乎放下自己手上的所有事情就去找那个女人了,连疗养院里面的母亲,他都没心思去管了。”

    唐夕只听得心痛,她真的从来没有听过任何消息,没有得到过他任何到帝国集团去找她的消息!

    现在她真的好想找乔凉问清楚,或者回去帝国集团问清楚,到底是谁在中间作祟,让他们两个人误会了对方那么深!

    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因为现在她只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根本影响不了任何人,甚至脸乔凉的一点情绪,她都引不起!

    “这样看来乔凉还蛮可怜的哦。”唐夕食不知味,完全没有了平时的食欲,她喝了一口汤,“不过也有可能那个女人根本不知道乔凉去找过她呢。”

    “不可能,乔凉是在她家门口被赶走的,她不可能不知道。”萧景说着义愤填膺的说道,“要我说,那个女的这次最好别被找到,乔凉为她做的那些事情根本不值得!”

    唐夕有点小委屈,哥哥你确定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坏话真的好吗?而且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什么在她家门口被赶走的啊!

    她真的完全不知情好吗?

    唐夕觉得这种被冤枉的感觉太难受了,真的特别特别的难受,她巴不得立刻冲到萧景的面前去辩解,“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她不能这样做。

    唐夕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叹了口气,“那乔凉明天还要去找她啊?”

    萧景点头,忽然他顿住了,危险的看着唐夕,恶狠狠地问道,“小柔儿你怎么那么关心乔凉啊?我告诉你啊,你可别给我动什么歪心思啊!我警告你啊,以我对乔凉的了解,就算那个女人这次真的死在太平洋里面了,甚至尸首都出现在乔凉的面前了,他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你知道了吗??”

    唐夕一怔,鼻子有点发酸,“他真的那么爱她吗?”

    可是为何她以前都没有感觉到呢?

    萧景看到她眼眶一红,心中有点不忍,但是还是坚定地决定要打击她,不能让她做傻事,“对,他就是那么爱那个女人,就算那个女人再怎么伤了他的心,他依旧那么爱那个女人!”

    唐夕点头,“我知道了,没想到乔凉竟然是那种一根筋的人。”

    萧洒笑了笑,给唐夕夹菜,“越是绝情的人,其实越是深情,只是他们的深情只能给一个人,其他的人对他们来说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他们的深情伤害了其他人,小柔,乔凉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但是他会伤害到你的,所以你不要让你自己受伤,哥哥们不想看到你受伤,你知道了吗?”

    唐夕愣了愣忽然意识到他们两个人误会了,他们肯定误会成萧柔被乔凉迷上了???

    萧景看她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沉声道,“我知道对于你们来说,乔凉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甚至你们把他当成自己的白马王子,可是小柔,哥哥必须给你说的是,如果你喜欢上了乔凉的话,你会受伤的。”

    “所以,你不能喜欢上乔凉,明白了吗?”

    唐夕忽然笑了,“哥哥,你们想多了吧?我只是被乔凉感动到了,我还不至于见别人一面,就爱上人家了吧。”

    她的双手握的死死地,而且,她知道自己不会受伤的,因为乔凉不可能舍得伤害她的,从他们的话语里面她听出来了,乔凉是不可能会伤害她的,他不舍得伤害她。

    萧景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啊,能不能别在听故事的时候,表现出那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啊,哥哥的心脏病都要被你吓出来了!”

    唐夕抿嘴笑了笑,放下筷子,“二哥三哥,今天谢谢你们了,我先回去上课了,缺了一上午的课,我和二哥的打赌恐怕快要输啦。”

    “你输了?”萧洒哼了一声,笑着逗唐夕,“这才第一天,你这是输在了起跑线上啊。”

    唐夕冲萧洒吐了吐舌头,“这只是一个意外,谁知道居然有来时嫉妒我的美貌,还给我下套子,不过今天多谢二哥三哥给我解围啦。”

    萧景忽然喊住唐夕,“小柔,为什么会想到二哥和三哥?”

    按照他对那些萧柔这一类的孩子的了解,萧柔应该遇到这种事情之后自己解决,争取不给家里面添麻烦,或者被老师训斥一顿之后自己有委屈自己受着,虽然他知道自家宝贝妹妹根本不是那种会受委屈的主,但是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她会那样做。

    唐夕一笑,“有靠山不用,我又不是笨蛋。”

    她唐夕,从小到大,最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权利本来就是拿来利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