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冰语者 第七十九章 考验终结
作者:冷风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宛如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似的,刀尖上的华尔兹缓缓地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而且也正是因为暴君狼皇的这一甩,让他与前者拉开了相当远的距离,使得对方在短时间内竟然是失去了对刀尖上的华尔兹的感知。深知这一点的刀尖上的华尔兹,很警惕在考验所规定的一百码范围的边缘移动,始终和暴君狼皇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还在地毯式搜索着的暴君狼皇意识到,即便再这样下去也是很难找到对方的了,所以他立刻就转变了策略,缓缓地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让鼻子和魔法阵保持着仅仅只有十所厘米的距离,并且还在不停地吸气呼气仔仔细细的嗅了起来,那架势简直就像是正在认真搜索毒品的军犬似的。

    气味追踪!

    站在远处的刀尖上的华尔兹,看到暴君狼皇此时的动作,怎么会不明白对方想做什么呢?不过,他却没有流露出来什么紧张的情绪,只见刀尖上的华尔兹从背包中取出了三颗土黄色的圆球奋尽全力的向着暴君狼皇的位置一扔,并且还阴笑着自言自语道:“这可是你自己作死用追踪气味的方法寻找我的,可千万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啊。”

    “啪~啪~啪~”

    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到鼻子上的暴君狼皇完全没有发现这从天而降的珠子是从哪里扔过来的,从而错失了立刻就将隐藏中的刀尖上的华尔兹找出来的机会。不过,他也没有产生任何失望的情绪,因为他已经没有用来失望的时间了,那三颗圆球在落地的一瞬间就碎裂成了无数颗碎片,并与此同时的释放出了一股污浊的黄色气体。

    刀尖上的华尔兹所扔出来的这些个东西,是一种叫做“心醉回忆”的小圆珠子,它可以释放出一种让最近的目标嗅到曾经闻过的最恶心的气体,对狗或者狼这类嗅觉极其敏锐的动物尤为有效,更有严重者甚至可能会出现眩晕的效果。

    “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会有那玩意的味道?”急忙抬起了头,暴君狼皇一边甩着自己的脑袋一边飞快的向后退着,眨眼间就离开了那被黄烟笼罩的范围,并且逃离到了安全范围的他还不时的用前爪抓抓自己的鼻子,似乎那东西勾起了他的一个非常不好的回忆,“真是太难闻了,小子你又成功的增加了一条我恨你的理由!”

    渐渐地从“潜行”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因为一分钟的时间规定已经到了。看着已经视自己为仇敌的暴君狼皇,刀尖上的华尔兹非常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呃,这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你的‘气味追踪’有侦破隐形的效果,我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岂不就是默默的等死吗?”

    “多说无用,小子,你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什么...”

    极光冲击!

    “-97856”

    还想着和暴君狼皇闲扯的刀尖上的华尔兹,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直接就从口中喷出了一道亮丽的光柱,眨眼之间就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淹没。这没有了封印束缚的暴君狼皇,不仅是在技能的伤害量上有了相当大的提高,而且就连技能的准备时间都已经省去了,毕竟在他的能力当中“极光冲击”只不过是一个低级的小技能而已。

    “哼,还真是弱小啊,居然连我最稀疏平常的一招都撑不下去。”轻蔑的看着刀尖上的华尔兹消失的地方,暴君狼皇非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后,随即又把自己的脑袋转到了凌羽所站的位置,“放心吧,你也跑不...”

    暴君狼皇的话才刚刚说出来了一半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当他完全把头扭过去的时候,所发现的就只有一道一闪而过的白光而已。稍稍愣神了一下,暴君狼皇很是不贫的接着说道:“算你跑得快,不过下次就不会有这么的好运了!”说罢,暴君狼皇便趾高气扬的巡视起来他脚下所踩的这个魔法阵起来,毕竟像这样的机会这不多啊。

    平安无事的出现在克里夫兰城的魔法阵上的凌羽,像是个没事人似的缓缓地退到了一边静静等待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刀尖上的华尔兹应该很快就可以来到这里了。果不其然,就在片刻之后,一脸看谁都像是欠了他几百万块钱的刀尖上的华尔兹便站在了那魔法阵的中央,耷拉着自己的眼皮四处扫视着。

    “这里。”一抬手,把刀尖上的华尔兹给指引了过来,凌羽用着明知故问的口气说道,“怎么了这是,被那九万多的伤害给直接秒杀了吗?”

    “你说呢?就我这小身板,别说是九万的伤害了,就连一万多的伤害,哪怕是三个我绑在一块都不一定能够扛得住!”没好气的回答了凌羽的问题之后,刀尖上的华尔兹从背包中取出了两本薄薄的书本,说道,“唉!先不说这个了,你还是快点看看我之前答应给你的报酬吧。”

    系统:玩家刀尖上的华尔兹请求与你进行交易,是否同意?

    是!

    系统:交易成功。

    在确认了背包里的那两本书的确是技能升级书(lv.2)后,凌羽有些漫不经心的询问道:“看你能够掏出这东西来作为我帮助你的报酬,想必一定是已经接受了‘魅影舞者’的传承了吧,能让我看看你这个隐藏的职业到底有何特殊之处吗?”

    “哪会有那么容易?”摇着头沉重的感慨了一声,刀尖上的华尔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出的话有些歧义,于是他急忙改口道,“不是,我是说这个‘魅影舞者’的职业获得哪会有那么的容易。虽然我这一两天的时间都在忙活着这件事情,但是距离真正转职为‘魅影舞者’还是有着不短的距离,我现在也就是大概完成了这东西的前置任务而已。”

    “前置任务?你是说你还没有做到正式的任务?”听了刀尖上的华尔兹的解释,凌羽开始愈发的对这个‘魅影舞者’的职业感兴趣了,虽然他从来都不知道也没有听谁说过这个职业,但是只从获取它的难度上来讲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这是在虚拟世界当中,不论是什么事情都会遵循着同一个道理,那就是过程越艰难结果就越好。

    略显悲哀的叹了口气,刀尖上的华尔兹满脸颓废的说道:“这我也tm是刚刚知道的,鬼晓得我之前忙活的那么多仅仅是个得到了一个能够获得‘魅影舞者’职业的传承资格而已。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想要获得高人一等的地位,怎么能不脚踏实地的一步步踩上去了,所以我决定和这个任务死磕到底了。”

    “需要搞得这么麻烦吗,想获得高人一等的地位,只需要生得好一点不就可以了。”噎了刀尖上的华尔兹一句后,凌羽在对方反驳之前又紧接着询问道,“看你这个意思是不想掺和腐朽圣庭的前几名争夺了,一心就泡在‘魅影舞者’的职业传承当中,直到成功或是失败的那一刻吗?”

    将自己刚想说的话压回了心底,刀尖上的华尔兹毅然决然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已经有不转职成为‘魅影舞者’誓不罢休的决心了,无论是什么诱惑或是险阻都不会让我改变自己所选择的方向,因为我就是那为‘魅影舞者’而生的人啊...呃,不行了,容我先去吐一会,这么中二的台词我实在是有些反胃,唔...”

    “任务里面的要求?”看着弯下腰做干呕装的刀尖上的华尔兹,凌羽挑了挑眉毛有些半肯定的猜测道,“这也实在是有些恶趣味了吧?难道说曾经的魅影舞者就是这样的人吗,或者说他喜欢看到别人做些这样的东西吗?”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将自己的心态摆正到极度平静的状态,刀尖上的华尔兹瘪了瘪嘴说道:“我觉得肯定是后者的几率比较大,因为从那家伙生前的零星事迹上就可以体现出来,他绝对是一个十分恶趣味的屌丝。像什么隐身看女性洗澡啦、光明教会里面大庭广众之下偷主教的十字架啦、用弩箭射下些城市军营中的旗子啦,等等诸如此类的猥琐事迹,可谓是层出不穷啊。”

    “最后一个,貌似并不算得上是猥琐吧。”凌羽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说道。

    用眼角瞥了凌羽一眼,刀尖上的华尔兹轻哼了一声说道:“那是你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让我给你大致的讲解一下吧。在很久以前的那一天,某个闲来无事的魅影舞者玩心大发,跑到某所军营的外围朝着那里面的旗帜就发射出了一只弩箭。但是这弩箭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弩箭,而是一只携带了能够引发雄性产生某方面性趣的小圆珠的弩箭,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