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冰语者 第五十九章 反伤护盾
作者:冷风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08-31
    “嘲讽”这个技能的作用随着游戏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小,即便是把它提升至最高的等级也根本无法该改变其衰落的命运,充其量也就是延缓一阵子而已,至多到五阶之后它就变得可有可无了。因为怪物的实力越来越强了,所以“嘲讽”所能造成的仇恨值也被逐渐的减弱了,再加上输出位的攻击日益增高,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发生仇恨转移的事件。

    而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瞬间伤害已经突破两千五百点的凌羽很轻松就盖过了星辰醉通过“嘲讽”所造成的仇恨,导致阿尔杰立刻就把恼怒的目光直直的射向了他,看那样子应该已经是把凌羽当成了头号的目标。

    “阿羽,你轻着点打啊,我这边的仇恨都快控制不住了!”星辰醉在艾尔杰解除冰冻状态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了异常,不敢迟疑他立即就拿起手中的长剑死命得朝着对方的身体上砍去,希望把仇恨重新拉回到自己的身上。可是就凭他的那一点攻击力而言,无疑就是在痴人说梦,更何况凌羽仍旧是在继续着自己的攻击呢?

    “-137”

    一支“冰霜之矛”再次削掉阿尔杰过千点的血量,这次凌羽甚至是把“冰之印”都套在了对方的身上,完全没有停下手中动作的意思他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如果他过来了的话,我正好可以在实战中试试自己的新魔法。”正说着,凌羽还撇了一眼就在自己左边不远处的那面冰镜,反正镜子已经召唤出来了,他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吟唱和准备就可以瞬间挪移至这镜子的另一面。

    冰刃术!

    “-500”

    “-642”

    “-500”

    四面长着无数尖刺的黄金盾牌陡然出现在了阿尔杰的身边,围绕着他缓缓地转动着,而凌羽的冰刃攻击在这盾牌上虽然总共是造成了一千一百四十二点伤害不假,但是其真很正能够伤害到阿尔杰的却只不过是区区的六百四十而点而已,因为那丢失的五百点伤害则是全都被反馈给了凌羽,当即就让他的生命值下降了五分之一还多。

    如果猜得不错,这应该就是阿尔杰技能列表中的“反伤护盾”了,只是没有想到这居然一共有四面之多,实在是让人有些吃惊啊。要知道这护盾可是都有生命值的,每一面皆是五百点hp,只有血量全部降完才会消失不见,除了凌羽被瞬间秒杀掉的一面盾牌之外,还有着三面或满血或残血的盾牌紧紧地护佑在阿尔杰身边。

    无双践踏!(眩晕)

    “-329”

    “腐朽之主的荣光,将会一直的围绕在我的身边,你们这些渺小的异教徒还不快点臣服在吾主的脚下!。”阿尔杰一脚狠狠的踩下,激起了一圈金黄色的波纹,当即就把碍事的星辰醉给眩晕在了原地。不过远处的凌羽等人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实在是因为这技能的范围实在是太小了,能够作用到星辰醉的身上,还是因为他离得太近的缘故。

    没有了星辰醉的掣肘,阿尔杰可谓是鹰飞长空、鱼游浅底,彻底的恢复了自由之身。不过,却没有任何人去阻挠现在的阿尔杰,因为对方的目标肯定就是凌羽嘛,而且从后者的语气当中也可知晓他非常的有把握,所以事不关己之下有谁会去做这个好心人呢?即使再退一步说了,凌羽刚才便说要实验下新技能,他们若是阻止了岂不是坏了人家的美事,而且再加上影刃也没有发话,所以还是安安心心的进行着自己的输出就可以了,还有远离凌羽的所在位置免得殃及池鱼。

    冰镜换影!

    “悲哀的异教徒,能够死在我的剑下将会是你的荣幸!”散发着无边剑芒的利剑重重的斩下,却没有任何撕裂肉体的感觉,阿尔杰急忙抬头一看发现自己这一剑竟然是砍在了无形无声的空气当中,哪里还有凌羽的身影?

    正诧异之际,突听得身左传来一阵轻微的“咔咔~”之声,转头过去只见一面晶莹剔透的冰镜上布满了断纹,在下一秒钟之后竟轰然倒塌,碎的到处都是一些蓝莹莹的不规则晶体,而凌羽便隐藏在这镜子原本位置的背后。还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那从冰镜的背后也就是凌的那里撒出来的冰雾已经是悄无声息的蔓延至了阿尔杰的身体。

    冰霜新星!(冰冻)

    “-417”

    “-0”

    “-417”

    因为伤害没能到达破盾的数值,所以这四百一十七点的伤害是被彻彻底底的反馈到了凌羽的身上,而阿尔杰却是毫发无伤,甚至说连皮都没有擦破一点。不过,凌羽也没有任何的失望,反正他的本意也不是要靠着伤害系数加成极低的“冰霜新星”来打伤害的,只要能够造成冰冻的效果就可以了,至于说能够打出多少的伤害那就有些无关紧要了。

    一抬法杖凝聚出一只锋利的冰刃,由于阿尔杰被硬控给控到了所以他身边的那三面盾牌也不再旋转了,而是死死的贴着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其中正对着凌羽的那面盾牌,便是刚刚被“冰霜新星”消磨了五分之四血量还多的那面盾牌,血条中的红色部分已经寥寥无几了。

    冰刃术!

    “-83”

    “-1022”

    “-83”

    虽然从始至终,凌羽都不曾真正的被阿尔杰攻击到一次,但是他的血量却已经下降了将近一半的样子,都是被那该死的盾牌反伤造成的。看着经过几人的诸多消磨之后,只剩下了还不到五百点生命的阿尔杰,他果断的放弃了再次攻击的念头,这反伤是真的伤啊。于是,他立即就将目光扫向了队伍中的其他人,说道:“这boss还能在被冰冻一秒,有谁可以直接把它秒了吗?”

    “我来吧。”没有任何的犹豫,打了好一阵子酱油的凌易站了出来,他非常心知肚明如果自己再不出手的话等一会若是boss掉了什么好东西,肯定不会有他的什么份的。虽然像这种战士类型的boss也不太可能会掉落召唤师所能用的东西,但是不论是于情还是于理凌易都是要应下来的,因为他可不是跑过来吃软饭的,也许其他人甚至是凌羽都不会说什么,可那个花落了无痕早晚会拿这件事情来对自己冷嘲热讽的。

    诧异的看了一眼凌易,凌羽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向着赶过来的星辰醉那边跑了过去,在他的认知里自己的这个弟弟可不像是那种会无私的为集体做出贡献的人。

    “嘿,孙子!”

    嘲讽!

    “-219”

    刚刚从冰冻状态中解脱出来的阿尔杰,还没能抓到凌羽的衣角便再次被星辰醉给骂了过去,这一次他拉的仇恨可谓是牢不可破的,因为已经没有人再攻击了而是纷纷看向凌易这个二阶小召唤师。既然他已经说可以交给他自己了,那花落了无痕等人为什么还要吃力不讨好的攻击阿尔杰呢,没造成伤害就算了,可这个反伤是真的害人,虽然现在boss的两面盾牌都没有什么血量了,但是能省一点自己生命值是一点啊。

    感受着这诸多奇怪的目光,凌易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因为他知道除了凌羽之外其人应该都是同一个想法:召唤师这种职业,难道也能够造成瞬间爆发的伤害?

    趁着阿尔杰被星辰醉牵制的时候,凌易一抬手将自己的残恶狼犬给召唤了出来,但还没等对方叫唤个两嗓子舒缓下心情,他一个命令就让这条凶残的小狗窜了出去。望着自己召唤兽渐渐远去的背影,凌易的眼中闪过一丝谁也没能察觉的狠辣:为了成就我的目标,所以请你去死吧,不过请一定放心,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活体自爆!

    “-156”

    “-798”

    叮~

    系统:击杀一只审判·腐朽骑士长,获得853点经验,1枚金币29枚银币71枚铜币。

    “轰”的一声巨响扬起了大片的血红色风暴,将阿尔杰完全给吞噬了进去,让几乎零距离接触的星辰醉都吓了一大跳。从他的视线中看到的这团红雾其实都是由血液瞬间气化造成的,他甚至都能感受到这雾附着在肉体上所产生的潮湿感,幸好的是没有什么血腥味要不然就真的要被说狗血喷头了,不过为了自身着想他还是迅速地离开了红雾的范围。

    “呵,还真是壮观呐!”从极度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一箭坠苍穹,有些感概也有些羡慕嫉妒恨的对着影刃说道,“你们的‘弑神者’小队可真是卧虎藏龙啊,果然是不可小觑任何一个人的实力。不过,你真的不愿意来我们的工会吗,要知道工会和团队可是不冲突的,只要你愿意来,我之前所提的所有福利翻倍怎么样?”

    善意的笑了笑,影刃想都没想就开口拒绝道:“不了,我们还是保持着现如今的联系就可以了,至于加入工会什么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所以请不要为难我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嘛!虽然说也是能吃,但是未必还有价值。”遗憾的叹了口气,一箭坠苍穹也没有继续在劝说下去,反正该说的东西他早就说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