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冰语者 第四十七章 冥仆男爵
作者:冷风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08-31
    沉默了一阵,亚德里恩讪笑了两声说道:“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其实我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不过不是现在,等到你成为了真正的冰语者之后,我希望你能够去格兰汉城一趟。”

    “去干什么呢?”

    “现在不方便详谈,等你到了那些以后我会原原本本的把事情都告诉你,还有你最好是五阶的时候再来,因为那里的最低等级限制就是五阶。”停顿了一下,亚德里恩接着说道,“虽然那件事情非常的困难,不过请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白干的。只要你是去了格兰汉城,不论事情最后办得怎样,我都会给予你一定的奖励。”

    能够用重利引诱别人去做的事情,那肯定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不过,这只是个游戏啊,若是在现实中凌羽也许会思虑再三最后选择放弃,但是在这里他那颗湮灭了许久的冒险之心也逐渐的开始活跃了起来,所以凌羽选择了接受,“可以,如果真的有那个时候的话,我肯定会去格兰汉城一次的。”

    “肯定会有那个时候的,所以我就提前祝贺你获得冰语者的传承了,哈哈哈。”听得凌羽已经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亚德里恩也是十分的开心,整个人仿佛都年轻了许多。虽不太清楚对方所请求的这件事度有多大,但是凌羽最少知晓了这件事情一旦成功了的话,那对亚德里恩的好处肯定是非常大的,要不然这货可不怎么会开心得像个疯子。

    辞别了亚德里恩之后,凌羽再次地踏上了寻找boss的旅途。也许是因为之前碰的壁实在是太多了,就连老天爷都快看不下去了,所以在十七分钟二十八秒之后,凌羽终于是走进了安格斯盖尔所在的房间。不,说是房间也许不太贴切,因为一旦走进来之后这四周的景状瞬间就发生了变化,墙壁和房门都瞬间消失不见,周围遍是亮星银河好似置身于无尽的虚空当中,这不由得让凌羽想起了曾经暴君狼皇和腐朽圣廷所存在的空间。

    正对面,一位手持烟色长刀的金发男子凌空而立,其背后的红色战袍无风自动,并有一身墨烟色的铠甲与之相应,好不威风。与这男子站于同一平面上的凌羽毫无畏惧地缓缓走向前去,其一,是为了和对方进行一次亲切而友好的对话,让待会战斗的难度降低一点;其二,看一眼对方的属性和技能好在一会的战斗中做好应对。

    名称:冥仆·男爵-安格斯盖尔

    等级:lv.25

    等阶:首领

    hp:7640/7640

    技能:幽冥噬(被动)、血狱阎魔斩、断日·刀斩无妄

    身为一名真正贵族的男爵,安格斯盖尔的实力自然不可能是只有二阶首领水平的,这里面其实是有三个原因的。第一,因为他是在最近不久的时候才转化成的冥仆,所以实力有所降低也是正常的;第二,因为原本自身的意志非常抗拒成为冥府的仆人,思想和行为完全不匹配所以才导致他的实力大幅度的下降那至于技能都比一般的二阶首领少了一个;第三,因为处于一个绝对独立的空间力量得不到任何的补充,所以实力的下降也就再所难免了,不过玩家却是不会受到这个影响的。

    “你是来杀我的吗?”浑身都缠绕着烟色雾气的安格斯盖尔,一脸平静的看着缓缓走来的凌羽,轻轻地开口说道,“也好,总比人不人鬼不鬼的被束缚在这里要好上许多,虽然我死后仍然会化身为冥府的战士,但是最少我不会成为打开冥府和亚格兰之间通道的罪人。来吧,用你的实力将我埋葬,就让我的死亡成就你光荣的一刻。”

    一刀向面前猛然划出,在空气中留下了一条淡烟色的虚影,看对方的这个表现大有要和凌羽决一死战的样子。不过,凌羽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敌意他甚至连法杖都没有拿出来,行至安格斯盖尔不到十码的位置,凌羽在原地站定轻轻地弯腰行了一个贵族礼仪,说道:“我很遗憾,安格斯盖尔男爵,我没有想过我们的第一次相见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原本听闻城主大人说您是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在当时就起了仰慕之心的我便决定找个时间来拜访一下,可奈何如今却...唉!”

    “过去的荣光终究会消逝,就像那些千年前为了亚格兰而战死的英雄们,连名字都逐渐的被人遗忘。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旧的时代若不能褪去那又如何迎来新时代的降生;老的英雄若不垂暮,那又怎能让新英雄站出来大放异彩;无情的时间将会带走一切,不论是荣耀还是名望都将被缓缓地冲淡。”唉了一口气,安格斯盖尔微微垂下了手中的刀,有些落寞的说道。像是在和凌羽对话,但更像是在茫然地自言自语。

    半度忧伤的副本攻略中有介绍说,若是能够用语言勾引起安格斯盖尔曾经的情怀,那就有可能会让接下来的战斗轻松上不少。虽然凌羽并没有按照攻略上所给的几段话来一字不落的背诵下来,但是他通过结合自己的理解和构思所创造出来的一番半真半假的话,还是成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系统:冥仆·男爵的全属性下降30%。

    既然见系统提示已经出来了,那凌羽也没有必要再跟对方墨迹下去了,他从背包中取出了自己的法杖又是鞠了一躬,说道:“英雄们的逝去是无可避免的事实,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他们的名字牢记在心间。安格斯盖尔阁下,能够成为您唯一的送葬者,这是我的荣幸。”

    “能够死在新时代英雄的手下,也将是我的荣幸。”

    趁着安格斯盖尔还没有动手的时候,凌羽急忙让后退去和对方拉开了距离,他是一个远程的法师,不可能近距离的和一个近战职业战斗吧。由于这个时候的战斗场地已经没有了空间的限制,所以凌羽自然是退到了自己最远施法的位置才停了下来,法杖轻轻地向前一点一支蕴藏着无数冰雪元素力量的利刃便直直的飞了出去。

    冰刃术!

    “miss”

    一个漩涡状的烟色雾体陡然出现在了安格斯盖尔的身边,将那只即将命中目标的冰刃完完全全的给吞噬了下去,连半点的涟漪都没能泛出来。这便是安格斯盖尔的被动技能-幽冥噬,能够吸收掉伤害不足一千点的远程攻击,每五秒刷新一次。对于一些近战职业这个技能基本上是废的,但是对于凌羽这个靠远程输出吃饭的法师来说,就着实是有些麻烦了,所以他特地的用冰刃术来做的铺垫。

    安格斯盖尔在未受到伤害之前是不会主动地发起攻击,所以即便是玩家的攻击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他也不会主动出手,这对于凌羽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一击破除被动之后,凌羽当即就给对方套上了一层冰之印,并且还顺便给自己穿上了一套玄冰铠甲,让一面小巧的冰盾环顾在自己的四周。再次地举起了手中的法杖向着前方一点,凌羽这下要释放的是大范围群伤型的技能。

    冰魄·死亡莲华!

    “-258”

    一朵巨大的莲花虚影在凌羽的吟唱结束之后,便立即出现在了这虚空之中将安格斯盖尔包裹在了最中心的位置,即便是对方的移动速度再快动作再灵活,也绝不可能在减速的状态下于一秒之内就逃出莲花的范围。所以凌羽毫不犹豫的便虚握起了左手,将这朵莲花瞬间凝实,并且在下一秒钟的时候“轰”然引爆。

    死亡冰爆!

    “-1291”

    晶莹剔透的莲花在瞬间就粉碎成了无数的碎块,不过凌羽并没有任何的心疼,因为它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虽说并没有造成冰冻的效果吧,但是一个四位数的伤害已经可以证明它的价值了。

    微微的晃了晃身子抖落掉铠甲上的冰渣,安格斯盖尔握紧了手中的烟色长刀,警告性的说道:“请一定要小心,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是我可以做主的了。”数块烟铁状的碎片突然出现在了安格斯盖尔的身边,然后又一股闹的朝着他的头上汇集而去,形成了一只与他身上所配套的牛角头盔,而从那头盔眼睛处所射出来的两道红光,已经预示着安格斯盖尔失去了所有的人性。

    一步向前踏出,安格斯盖尔的身体瞬间移出好几十码的距离,只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来到了凌羽的身前,那把被其高举着的锋利烟刀不由分说,只听“唰”地一声便重重的斩落了下来。幸好凌羽是早就是有所防备了,急忙将冰盾挪移至了烟刀落下来的轨迹之上,不过他也是仅能如此了,除了稍微降低点伤害之外,也已经别无他法了。

    “-352”

    被烟刀斩下的巨力所震退了好几码的距离,凌羽才刚刚来得急用冰刃术击破对方的被动,安格斯盖尔便已经如影随形般的跟了上来。这一次,没有了冰盾作为缓冲,凌羽被打退的距离又增加了好几码,差一点就直接倒在地上了:“也许我应该去淘点能够位移的技能,在单挑的时候实在是太被动了,尤其是其实面对着近战类的职业。”

    “-465”

    慌忙稳住身形,面对着再次迎面而来的安格斯盖尔,凌羽是不骄不躁的撒出了一大片薄薄的冰雾,将对方整个人都给包裹了进去。两秒钟的冰冻时间,非常的走运!

    冰霜新星!(冰冻)

    “-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