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冰语者 第十七章 权欲浪子
作者:冷风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08-31
    “呃,这个...”凌羽一口气接连问出的两个问题,让花落了无痕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进行反驳,只能用沉默来应对。虽然说这是一个极为被动的选择,但是除此之外他已经想不出别的任何办法了。

    凌羽和花落了无痕的的争论只不过短短的几句而已,并没能引起任何人的重视,所以一转眼这场看似不起眼的风波便平息了下去。趁着恢复状态的时候,众人闲聊了几句有的没的后便准备朝着败落左殿的第三层进发了。至于第三层究竟是不是花落了无痕所猜测的“权欲”,那就只能用事实来说话了。

    “这不科学啊?”进入到了第三层之后,花落了无痕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不好看了,他使劲的蹙着眉头喃喃自语道,“权、钱、色,这三个东西向来都是被放在一起的。色欲和钱欲都已经在之前的楼层出来了,现在唯独是少个权欲,这有点不太符合逻辑啊。”

    顺着花落了无痕所看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十一二岁的少年端坐于凌羽几人最对面的王座之上,他身穿着金灿灿的外袍,头戴一顶镶嵌着各种宝石的王冠,手中拿着的是一把象征着身份和地位的权杖;这少年面容精致宛如一个瓷器娃娃,双眼中散发着淡淡的猩红为他整个人更增添了一份冷漠,一头金色的卷发披在双肩之上不怒自威。

    名称:败落左殿之主·沉沦-加斯克尔

    等级:lv.20

    等阶:头领

    hp:500/500

    技能:国王权利·至高无上(被动)

    “这家伙,应该不是真的沉沦殿主。”看完了加斯克尔的属性和技能之后,凌羽向着疑惑不已的几人说道,“你们看,这个加斯克尔的等阶只不过是头领罢了,而之前的堕落修女和贪恋剑客也同样是头领。试想,身为同一个实力阶层中的人,加斯克尔凭什么能够成为殿主呢?再说了,我们之前遇到的败落前殿之主的等阶可是唯一头领,这位败落左殿之主不可能会比他的等阶还低吧?”

    听到了这里,花落了无痕好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突然就用手指向了加斯克尔大声的说道:“我知道了,这家伙肯定就是权欲伪装成的,他和色欲及钱欲同属于一个类别,是因为极度渴望败落左殿之主的权力才幻想成的这副样子。”

    “-100”

    “胡说!”原本还坐在王座上装逼的加斯克尔还未等花落了无痕把话说完突然就站了起来,满脸愤怒的他举起手中的权杖大声的呵斥道,“我就是败落左殿的主人,任凭你们怎么污蔑和臆想,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看着加斯克尔头上冒出的血红色数值,再加上他话语中的浓浓的恼羞成怒之意,是个人都知道这个家伙肯定就是冒牌的败落左殿之主了。而且由于刚才花落了无痕的无情揭穿使得加斯克尔掉了五分之一的血量,这下子可是让凌羽等人明白了这家伙为什么只有五百点血量了,看来想要搞死他只能用语言来进行,要不然一个二阶头领不会只有这么少的血量。

    “你说你是败落左殿的主人,那你能拿出来什么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吗?要知道,从你的实力来看是貌似是领导不了堕落修女和贪恋剑客这两位的吧?”天启战歌虽然使用疑惑的口吻问出来这两个问题的,但是他的字里行间却满满的都是对加斯克尔的不屑,似乎是完全是把对方当成了一个只会说些大话的小孩。

    “-100”

    虽然加斯克尔是个小孩外表的模样,但是鬼知道这货究竟活了有多久了,要知道腐朽圣庭在第二次冥府大规模入侵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别拿堕落修女和贪恋剑客那两个废物和我做比较,你们可以杀死或击败他们但是绝不会伤及到我分毫,因为本殿主的至高无上是你们这些凡人所不能想象的,哈哈哈!”

    炽焰火球!

    “-0”

    “抱歉,打扰到你了,我只不过是想试一试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收起了刚刚释放出火球的法杖,灼焰圣痕一脸欠扁的表情说道,“不过现在看来,你貌似是说了唯一一句的实话。”

    “-100”

    听出了灼焰圣痕话语中隐藏的意思之后,暴跳如雷的加斯克尔将手中的权杖向着众人扫了一遍,怒道:“你们这种该死的混账东西,居然敢戏耍本殿主,就不怕伟大的腐朽之主降下神罚吗?”

    “你开始恐惧了,是害怕我们彻底撕破你那张虚伪的面具吗?”凌羽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咄咄逼人的冷笑道,“让我想想看,距离情色最遥远的修女成为了色欲的代言人;视钱财为身外之物的剑客,成为了钱欲的代言人;如此想来,什么人距离权力最遥远或者是对权力不感兴趣呢?噢,我知道了,只有无知的孩子才可以成为权欲的代言人啊。”

    “-100”

    将手中的权杖猛地摔在了地上,似乎是被戳破了什么心事的加斯克尔歇斯底里的呐喊道:“我是至高无上的败落左殿之主,不是那个什么所谓的权欲的代言人,你休想让我心中的坚定产生丝毫的动摇!”

    “呵呵,你可以完全否决我说的每一句话,但是你绝对不能不承认...”仿佛是被“冷面修罗”附身了一般,凌羽的一双眼睛中满是冰冷,他指着加斯克尔用着不带有任何感情的语气说道,“你是一个孩子,一个无知的孩子,一个在败落左殿三层成为了权欲代言人的无知孩子!”

    “-100”

    “呃~”生命值全部掉落完的加斯克尔宛如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似的,“噗通”一声双膝就狠狠地磕在了地上,两条手臂和一颗头颅都是无力地向下垂着,可是现在他还没有死亡。下一刻,加斯克尔身上穿着的外袍的王冠再加上那只被摔在地上的权杖,在一瞬间就化为烟烟消失在了这世间,只给他留下了一身单薄的烟色夜行衣。

    名称:不羁浪子·权欲-加斯克尔

    等级:lv.20

    等阶:头领

    hp:1895/1895

    技能:潜行、夺命完杀、暗狱·瞬影封喉

    已经完全转化为权欲代言人之后的加斯克尔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脑袋,用着他那双满是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凌羽,冷冷的从口中吐出来了一个字,“杀!”

    暗狱·瞬影封喉!

    处于众人最前方的凌羽,只见跪在王座前的加斯克尔突然消失在了原地,然后紧接着自己眼中的世界便完全被烟暗给吞噬了。还没来得及有任何的反应,加斯克尔便已经杀到了凌羽的身边而他手中的那一只匕首也已经逼近了后者的脖子,不过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一声近在咫尺的金属交鸣声让凌羽及时地清醒了过来。

    飞快的睁开了那双不知何时被闭上的眼睛,在第一瞬间印在凌羽脑海中的的画面是加斯克尔的那张仿佛要把自己生吞活剥的表情,而第二幅画面就是在距离自己脖子不到一寸的地方,影刃竟然是用左手握着的匕首招架住了加斯克尔的必杀一击,“速度太慢了,上天给了你这么强大的能力你居然不会好好地使用,真是浪费!”

    “-485”

    趁着影刃右手中的匕首刺进了加斯克尔勃颈的机会,凌羽当即一抬手零距离的将一大团的冰雾撒到了对方的身上,使其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冰雕。不过这还没完,几乎是在加斯克尔被冰冻住的一瞬间,凌羽通过右手的法杖所凝聚而成的冰刃也是完成了。冰刃术!

    “-1456”

    叮~

    系统:击杀一只不羁浪子·权欲,获得894点经验,1枚金币56枚银币25枚铜币。

    “可惜了,居然没把他的最后一个技能以技能书的形式爆出来,不过有把适合我的武器也算不错了。”捡起了加斯克尔所掉落的一把匕首,影刃略微有些遗憾的自言自语道。

    暗刺之刃

    品阶:完美

    物理攻击:86-95

    附加属性:力量+25 敏捷+25

    装备特效:每次使用攻击系技能造成伤害的时候,都会附加10%数值的额外伤害。(拆卸)

    需求等级:二阶

    需求职业:刺客、盗贼

    耐久:200/200

    “影刃,你们刺客是不是都可以装备两把匕首,那两把匕首的基础属性是不是可以叠加的呢?”看着左右手各拿着一把匕首的影刃,星辰醉有些好奇的询问道,“还是说取决于哪把匕首的基础属性高,然后把附加属性和装备特效叠加。”

    虽然星辰醉说得有点云里雾里的,但是影刃还是听懂了对方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他点了点头说道:“基础属性也是可以叠加的,如果说一把匕首的物理攻击力是60,而另一把匕首的物理攻击力是80,我把它们全都装备上是加140点物理攻击力的。”

    “这...这也太破坏平衡了一点吧,你们刺客就这么变态吗?两把武器的伤害加成,那还不得是见谁杀谁?”星辰醉大张着嘴巴,非常不满的吐槽道。

    “比起刺客,你们战士也好不到哪里去。”凌羽回过头来,悠悠的对着星辰醉说道,“平白无故的就比我们这些其他这些职业的玩家多了一面盾牌的防御力,而且这盾牌还是加双防的,你不觉得这也有点变态吗?”

    “是啊,相比之下我们牧师多出来的十字架实在是太废了,它只能够储存一定数值的治疗量,而且每次释放的时候还有着数值的规定。”拿着自己胸前的小巧十字架,天启战歌苦笑不已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