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冰语者 第八章 第一殿主-愚昧
作者:冷风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07-04
    “愚昧虽然在阻碍世界的进一步发展,但是它却可以保留人最纯洁的部分,给人以行为和思维上的示范。想的越少越按规矩办事,就越不会产生恶念,反之则罪心不止。若世人皆愚昧,则罪心永不生,无罪亦无欲,无欲谓何求?”败落前殿第三层一位身穿土黄色法袍的白发老者端坐于大殿中间,其座下的五芒星魔法阵在他开口的一瞬间便开始缓缓地转动了起来,从各个角上射出一道土黄色的光线在空中汇聚在一起,在老者的四周形成了一个土黄色的半透明光罩。

    待凌羽等几人全都步入了前殿的第三层之后,那下去的楼梯便突然被一层枯黄色的雾气给掩盖住了,不过任谁也没有去刻意注意这个细节,因为他们的视线都被那老者给吸引住了。只见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皮,用着一双浑浊的眼珠无神的望着前方,其脸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皱纹如同一具干尸,说话的语气沙哑得和即将入土的死人一般无二,再加上那大殿四周环绕着的绿色烛台,仿佛让人置身于真实的恐怖片当中。

    “既然所有的人都没有了追求,那也不必要让世界再继续发展了。让它一直保持着同样的状态,顺其自然任由时间的变化而变化,我们需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愚昧。简单而又满足,安稳而又和谐,无论四季如何变换,六道如何轮回,我们只需愚昧。以不变应万变,以不动制万动,这才是为真理!”

    名称:败落前殿之主·愚昧-亚尔弗列得

    等阶:唯一头领

    等级:lv20

    hp:3500/3500

    技能:愚昧的庇护(被动魔法阵)、腐坏法球、祷告·腐朽之主

    在《世界》中,唯一头领是区别于头领的存在,他们的属性介于头领和首领之间,并且有着独特的能力,死亡后也不会再刷新同类型的怪物。但是他们所掉落的金钱、经验或是装备,都是和普通的头领一样的。

    完全没有把亚尔弗列得所说的任何一句话听到心里去,艺高人胆大的星辰醉旁若无人的径直走到了那个厚实的光罩前,用着他手上的腐朽之主的恩赐长剑狠狠地斩了下去。只听“乒”的一下金属交鸣的声音,星辰醉的长剑一下子就被弹开了,这次试探性的攻击不仅没有对光罩造成任何的损伤,反而是让腐朽之主的恩赐长剑的耐久度下降了一大截。

    “物理攻击无效”

    “这让我很是尴尬啊。”星辰醉微皱着眉头,将长剑重新收回鞘中,满脸苦恼地说道,“我的嘲讽距离完全够不到他,而且这破罩子还可以免疫物理攻击,仇恨我看是拉不住了,不过我可以试试帮你们阻挡一下攻击。”

    “算了,让我来扛吧。”凌羽主动地站出来说道,从亚尔弗列得的属性当中他就已经得知了对方仅仅只有一个攻击技能而已,所以他才有底气敢说出这话来。

    不过,一个法师说他要单独抗住一个二阶头领级boss的攻击,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这不还未等星辰醉开口,花落了无痕却是先质疑了起来,他带着浓浓不相信的语气问道:“你?开玩笑的吧?你的魔法防御和血量是多少,别boss还没打完你就先撑不住了,到时候可没有救得了你。”

    “魔法防御161,血量2010。如果再加上我的玄冰铠甲和天启战歌的圣甲术的话,那就是196点魔法防御和2160点血量了,以这样的属性应该可以支撑上好一阵子吧。”凌羽露出了一个浅浅笑容,眼神中满是自信的光彩。冰霜铠甲!

    见凌羽已经是给自己穿上了一层由冰元素凝聚而成的铠甲,天启战歌的动作也是很快他急忙对着凌羽释放了一个圣甲术,增加了对方15点的双防和150点的血量,同时他的口中缓缓地说道:“还不止如此呢!我进入二阶的时候还学会了别的魔法,一个可以减少20魔法伤害的护盾,虽然说它的持续时间很短,但是作用很大呀。”圣光庇护!

    “真是变态啊。”看着自己那还不足一百点的魔法防御和刚刚突破了一千点的生命值,花落了无痕连连咂舌道。

    没有再理会在一旁羡慕嫉妒恨的花落了无痕,被纯洁的白色圣光笼罩起来的凌羽又不放心的为自己释放了一个冰盾之后,才开始准备起来攻击的事情,他对着花落了无痕和灼焰圣痕说道:“等我的技能命中了亚尔弗列得之后,你们在进行攻击,免得仇恨发生转移了不好处理。”待两人相继点了点头之后,凌羽放心的举起了手中的法杖,他要用自己最强的单体攻击技能实验一下那个愚昧的庇护到底是个什么作用,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释放一个冰之印来增加一下自己的伤害。冰之印!

    冰霜之矛!(魔导士手杖)

    “-500”

    “-410”

    “-934”

    好巧不巧,凌羽的冰霜之矛居然是触发了魔导士手杖的特效,一连释放出了两只一模一样的冰霜之矛,而且消耗的魔法值还只是一个冰霜之矛的消耗而已。其中这第一只冰霜之矛在攻击向亚尔弗列得的时候,被愚昧的庇护魔法阵硬生生的抵消掉了500点伤害,而这第二只紧随其后的冰霜之矛则是造成了全额的伤害。

    就在这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里,亚尔弗列得的生命值居然仅剩了两千多点,这一下子可引起了除灼焰圣痕之外所有人的惊呼,“太变态了吧!”不过,虽然灼焰圣痕没有在明面上说出什么“变态”的字眼,但是他的表情却是非常明显的在心里说着和众人一样的话语。而凌羽则是干笑了两声没有说话,因为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仇恨是不太可能转移了。

    “人类不需要清明,唯有愚昧才将会是唯一的思想。可怜的异教徒们,你们怎么总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呢?”本以为依靠着愚昧的庇护装上好一阵子逼的亚尔弗列得,在见识到了凌羽的伤害之后当即就坐不住了,他急忙站起身来连自己衣服上的褶痕都来不及抚平就高声的喊道,“伟大的腐朽之主啊,请原谅他们的无知,因为您最忠实的仆人将会把他们作为祭品谨献给您!”

    腐坏法球!

    “-114”

    对于亚尔弗列得造成的伤害,天启战歌连圣疗术都不愿意释放了,因为就这点伤害会造成他的治疗量溢出的,实在是有点可惜。熟练的用冰盾抵消了一下腐坏法球的伤害之后,凌羽又把法杖指向了即将再次施法的亚尔弗列得,这一回若是不出意外的话,那他造成的伤害肯定是会比之前要少上很多的。冰刃术!

    “-500”

    “-367”

    配合着花落了无痕和灼焰圣痕的协助,凌羽很快就将那个每次都可以抵挡固定500点伤害的光罩给击碎了,这一路算下来估计那个愚昧的庇护魔法阵应该是有着五千点的血量。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不需要星辰醉再去顶怪了,因为亚尔弗列得仅仅只剩下了524点生命值,虽然说冰之印的增伤效果已经过去了,但凌羽还是可以一个魔法就将其带走的。冰刃术!

    “-524”

    好嘛!又是一个空血了还不死的小强类怪物,见多了这种事情之后,凌羽居然产生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情绪,他缓缓地退居到了后方,准备让星辰醉去扛那接下来的一轮进攻。因为凌羽毕竟是个法师,抗怪的这种事情当然是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完成,比如说星辰醉就是这样的人。

    “伟大的腐朽之主,请聆听您最忠实的仆人对您的祷告吧”趁着亚尔弗列得双膝跪地,两只手臂高举向天空进行着所谓的祈祷之时。凌羽等人可没有什么闲心去听那洗脑般的祷告声,而是纷纷按照着影刃的站位思路寻找着自己的位置,至于亚尔弗列得,在他没有从无敌的状态前脱离出来的时候,谁会去注意他呢?<ig src=/ia/3654/1661886webp width=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