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冰语者 第五十三章 阴谋之始
作者:冷风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07-04
    沉默了许久之后,白益臣的脸色变得十分的严肃了,他试探性的说道:“那照你这么说的话,我应该怎么办?名正言顺的娶她过门吗?”在说后半句话的时候,白益臣的心里非常的纠结满肚子的不情愿,想他这大好的年华怎么能这么早的就被钉在婚姻的十字架上呢?

    “这倒不用,如果你不想重蹈覆辙的话,永绝后患貌似是个很不错的主意。”

    “什什么,永绝后患?”白益臣吃惊的看向了凌羽,却发现后者的表情仍旧是那么的淡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仿佛弄死个人对他而言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他开始有些后悔和凌羽产生交集了,如果没有在那个网站发表那个该死的帖子的话,那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破事了。杀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冒险了,因为万一被揭露那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

    看着白益臣不断变化着的表情,凌羽怎么可能会猜不出对方在想些什么呢,他不在意地笑了笑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又不是教唆你去杀人,别那么紧张。”

    “嗨!我还以为是理解错了,理解错了,你可不要见怪啊。”话虽如此,但是白益臣的心里却是重重地松了一口气,杀人的这种罪责他可承担不起啊。不过,凌羽的下一句话却是重新将他带回了地狱,“我所说的永绝后患执行起来非常的简单而且还没有任何的危险系数,那就是让她自己自行了断,怎么样想听听吗?”

    白益臣脸上刚刚浮现出来的笑容,在转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他沉默着向后靠了靠下意识地想与凌羽拉开点距离,一双瞳孔微微放大的眼睛中充斥着掩饰不住的惊慌。

    “只不过就是一个没有多少社会阅历的平民小女孩而已,你有什么可紧张的呢?照我说的做,在她的眼睛还依然被爱情所蒙蔽住的时候,一点一点的毁灭掉她身边的一切,等你觉得腻了的时候大可将其抛弃。到时候走投无路,没有任何依靠的她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像个寒冬中的乞丐凄惨到死亡;二是如浴火重生的凤凰一般,成为第二个‘暗夜蔷薇’。”

    “你不是说没有任何危险系数吗?那第二个结果算是怎么回事?”当白益臣问出这话的时候,他在潜意识当中就已经准备按照凌羽所说的去做了,这可不仅是为了自己考虑更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考虑啊。想当初沈、陈两大世家,覆灭时的情形可谓是历历在目呐!

    见白益臣这么轻易的就已经上钩了,凌羽暗自撇了撇嘴,将之前准备的诸多理由全都扔到了一边,说道:“如果你之前是按照我说的做的话,那在她成年的时候就必须离开你们白家了吧。算算看,那个时候我刚好有时间,所以你只需要把她踢出家门并做出将其抛弃的行为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你打算怎么做?”白益臣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并没有正面回答白益臣的问题,凌羽轻哼了一声道:“那女孩父亲的监狱可不是白进的,在失去了一切之后他将是女孩心中最后的净土了,可是你若将女孩出卖自己父亲的证据拿给他看的话,两父女该是怎样的情形?也许你会说父亲的爱是伟大的,他会选择原谅自己的女儿,但要是这位父亲经过了周围狱友们长时间的心里暗示呢?”

    “什么意思?”

    “以你们白家的势力,该不会连为一个囚犯换上几个经常虐待子女的室友,这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都做不到吧?”凌羽的眼睛虽然一泓清澈见底的湖水一般清明至极,但是他所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却充满了不洁险恶至极。以至于白益臣都觉得自己与之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圣人,他承认自己的行事方式都是小人的行径,但最起码他是光明正大的啊。

    僵硬的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了一副比哭难看的笑容,白益臣拿起筷子对着餐桌上的各类菜式点了几下,说道:“先不说这个了,羽兄弟你看菜都快凉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也好。”

    既然已经决定拿对方当自己的挡箭牌了,那两人势必就不能站在同等的地位交流,凌羽需要绝对的掌控住对方,要不然是会很容易出岔子的。所以在和对方刚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提醒起了两人身份地位的高低不同,再加上他之后又说的那几番话更是让产生了畏惧的心理。至此,凌羽在两人的朋友关系当中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即便是对方一直以年长的身份来与自己对话,也是无济于事了。

    酒足饭饱之后,凌羽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只留下一个心事重重的白益臣还呆在包间里。临走前,凌羽毫不犹豫拒绝了对方相送的好意,因为他觉得对方需要好好消化一下,当然不只是食物,还有自己刚刚说的那一堆话语。

    凌羽刚刚走出房间,就看见一位早就准备好的服务员迎了上来,她微微鞠了鞠躬故意露出了胸口一大片的雪白,态度非常诚恳的说道:“您好,我是世纪酒店的服务员,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没有,不过你可以在这里等白益臣出来,他比较好这口。”

    虽然被凌羽在明面上就戳破了自己的心中所想,但这位对着自己身材和样貌都非常自信的服务员却没有任何想要放弃的意思,她贼心不死的追了上来,低着头跟在了凌羽的一侧说道:“凌羽先生,看您这样子是要去厕所吧,那就让我来带路如何?”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凌羽停下了脚步,语气平淡得如同一杯白水似的,“还有,抬起你的头看看,我要是去厕所的话,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木然的抬起了头,首先映入这位服务员眼帘的便是两扇紧闭着的电梯门,其次便是站在电梯门口一侧的另一位的服务员,而且她还从那个服务员的眼神里读到了非常隐晦的嘲弄意味。毫无疑问,自己之前的媚态全都落入了这该死的女人眼中,一种名为恼怒的情绪在瞬间就填满了她的心灵:你这个该死的碧池竟如此敢嘲笑我,你给我等着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紧紧咬住了牙齿,该服务员的用眼神给对方留下了一个“你给我等着”的意思之后,便匆忙地转过身准备离开了。而这时,凌羽却突然开口叫住了她,轻笑着说道:“给你一句忠告吧,在青落城的世家子弟当中除了白益臣之外,千万不要打任何一个人的主意,因为绝对不会有人真正的看上你的。不要太好高骛远了,以你的姿色完全可以嫁入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贵族家中,为什么非要去追寻这虚无缥缈的水中月呢?”

    如果这个服务员的脑子好使的话,那她听了凌羽的这番话之后肯定会收敛自己野心的,可是,并没有如果凌羽的话深深的刺激到了她,以至于她不仅完全没有理解凌羽的话,反而还认为对方就是在嘲笑自己而已,于是她离开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见此,凌羽失望的摇了摇头,他回身过来对着站在电梯旁的服务员说道:“去一楼。”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一下。”由于整个酒店之中只有白益臣和凌羽两个客人了,所以电梯一只都是停留在他们这一层的,轻轻点下了开门的按键。待电梯的门被缓缓的打开了之后,服务员先是非常礼貌的将凌羽请了进去自己才跟着走了进去,弯下腰将食指放到了“一楼”的按键之上后,等凌羽完全站好了位置后她才放心的按了下去。

    脸上挂着一副非常职业化微笑,即便是没有人再看自己;身体站得笔直如同一棵树木一般,左手搭着右手放在腰间的位置不曾移动过分毫,一看便是受到过专业训练的。眼神在这名服务员的身上扫了好几遍,凌羽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不过猜测毕竟只是猜测他还需要再进行印证一下,“刚才的那个女孩,应该不是你们酒店的服务员吧?她是谁?”

    “您您是怎么知道?”对于凌羽的询问,这位服务员表现的十分的惊讶,她非常奇怪的说道,“难道您之前见过她吗?”

    “这个并不重要,你只需要告诉我是或不是就可以了。”

    “呃这个”这个服务员的语气突然就变得吞吞吐吐的了,回答客人的问题本是一个服务员应尽的义务,可是那女子的身份又正当服务员左右为难之际,她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电梯中的摄像头后终于做下了决定,“非常抱歉,这个并不能告诉您。”

    在凌羽的眼中,服务员这个看摄像头的动作实在是明显到不能再明显了,他如同那条引诱夏娃吃下禁果的毒蛇般似的,缓缓开口道:“那个女孩应该是你们这个酒店中某个领导的女儿吧,你害怕自己说了就会丢失了自己的工作是不是?不要担心,因为就算你不说你也在这呆不下去了,那个女孩已经对你产生了仇恨的心理,你不会没感觉出来吧?”

    “这怎么会呢,我又没有得罪”话还没说完,她突然想起了对方在临走之前给自己留下的那个绝对不是善意的眼神,在心中挣扎了再三之后她终于是决定说出来了,因为自己若是一旦失了这个工作,而又没有其他经济收入的话自己的父母可怎么办呢?不过在说明一切之前,她需要提出一个让自己可以获取巨大利益的条件出来。

    似乎是已经洞察出了服务员的想法,凌羽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在这里干不下去了的话,可以在下个月的月初到青落广场那里找一个叫凌忠的人。他在那里招收凌家新一批的女仆,你若是拿着我的名片去,会直接被录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