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冰语者 第三十七章 见微知著
作者:冷风花开的小说      更新:2017-07-04
    在经过了一阵没有什么意义的寒暄之后,凌羽等三人算是与这个新来的妹妹相识了,虽然说无论是哪位都不太欢迎她的到来,但是他们的脸上还是挂着一副虚假的笑容。

    作为家中的主人,凌天带领着众人移步到了饭厅之中,算来时间也是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各式各样的可口饭菜已经被摆放到了桌子之上,接下来就该是到了落座的时候了。按理说在自己家中,凌天应该是坐在主人的位置,也就是以往他不在家时凌羽经常坐的主位之上,可是他现如今却提议道:“大伯,您身为长辈理应坐在主座的位置上,才符合我们凌家长幼尊卑的礼仪。”

    “诶,这怎么可以呢。我凌阳只不过是一个外人而已,怎么能坐在尊贵的主座之上呢?”听了凌天这话,凌阳虽然心中有些欢喜但是表面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渴求的样子,他慌忙摇了摇头说道,“你才是家中的主人,应该是由你坐这个位置才合适啊。”

    “大伯这是说得哪的话?家父家母去世得早,近些年来还是多亏了您的照应,在侄儿的心中您早就是比我们至亲还亲近的人了,现在由您坐在这主位之上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早已踩踏凌阳心中想法的凌天,在心中冷笑一声暗道:像你们这些死抱着老规矩的腐朽之辈,早就应该被剔除出去了,可现如今却是由你们占据着高位,真是悲哀啊。

    “既然大侄儿都已经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呵呵。”脸上毫不做假的笑容完全将凌阳心中的所想暴露得干干净净,他端正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道,“凌天侄儿,你也快些坐下吧。”

    应了一声,凌天坐到了凌阳的右手边也就是右次座之上。随着这两人的先后入座,接下来就该轮到凌羽了,按照以现如今剩余几人的地位来说,以他最高理应做于左次座之上。可是,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坐在主座之上,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的膨胀之意,凌阳却是突然开口道:“莎儿这就要回到自己的家里了,我实在是有些不舍,能不能让她最后一次坐在我的旁边吃顿饭呢?”

    凌阳这话虽然是对着凌天说的,但是凌羽却很清楚对方这是在针对自己啊,凌阳旁边的位置只有两个--右次座和左次座,如今令天已经坐于右次座之上了不会改变,那剩下的就只有自己的左次座了。

    至于凌阳所说的理由“心中不舍”,对此凌羽是相当的嗤之以鼻的,想当初就是因为真正的凌莎从他的手中走丢的让其承受了诸多的内部压力和外部舆论,他恨凌莎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舍不得她呢?所以说他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恶心凌羽而已。

    纵使凌羽想了无数种对方因为之前的事情报复自己的手段,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用这么可笑的方法进行报复,当真是腐朽至极,他以为所有人都对那早该丢弃的老规矩静若神明吗?

    心中虽然这般想着,但凌羽还是故意露出了一丝不悦的神情,他转过头对着自己的这个五妹说道:“既然大伯如此舍不得你,那由你就坐在左次座的位置上吧。”

    “谢谢哥哥。”经过一段时间的集中学习,凌莎知道那个位置不是自己可以坐的,不过因为这是凌阳特别要求的而且凌羽也是同意了的,所以她才敢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左次座的位置上。

    前三个座位分配完毕之后,剩下的凌羽三人只能按照着地位的高低分别落了座,其中凌羽位于右而坐,凌易与之相对是为左二座,而凌雪则是几人中的最下位右三座。

    这一顿饭吃的很是沉默,凌羽的目的已经达成所以他懒得再说话,而凌易和凌雪二人则是根本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可以相聊,他们与凌阳的代沟是在太大。所以,以至于整个席间只有凌天和凌阳的话语声交相呼应,即便是被特意关照的凌莎也是张不开口,只有不时间的“嗯,嗯”可以证明她还活着。

    吃过饭之后,凌阳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便仓促的离开了,由此可见他实在是不怎么重视凌莎。随着凌阳一同离开的还有凌天,而且据他临走时的所言,最近的一段时间也是不回家了,也就是说凌羽又重新成为了家中地位最高的那个人。

    率领着众人将凌天二人送走后,凌羽四人又重新返回到了饭厅之中,这一次自然是由凌羽做得主位,而凌莎则是很自觉的坐到了最末位,毕竟她的地位与凌雪相比还是略逊一筹的。将忠伯唤至身边,凌羽用着命令般的口吻吩咐道:“忠伯,去给五妹找一个房间住下,而且再配备上几个仆人侍候。”

    “是,三少爷。”忠伯对着凌羽弯了弯身子以示恭敬,而后他又转过了头对着凌莎说道,“五小姐,房间早就为您准备好了,请您随我过来。”说着,凌忠还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点了点头,凌莎不敢有任何意见便随着忠伯离开了。

    “小易,你怎么看这个妹妹?”

    “嗯~怎么说呢很难看!”凌易沉思了好一阵子之后,满脸认真的说道,“我感觉雪姐早上刚起床的时候,都比她化了妆好看,而且就咱们家而言她的样貌还不如一个女仆呢。”

    “谁让你说这个了!”听了凌易的话语凌羽先是无语了下,随后他又诡异的笑了笑说道,“还有,你是怎么知道雪姐刚起床时候的样子呢?莫非你咦~好生不要脸啊你。”

    还未来得及出言怼回去,凌易便发现凌雪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已经有了些许的嗔怒,面对着貌似已经串通成一气的两人,凌易只好满脸黑线的解释道:“我只是比较夸张了一下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好,看你说的如此真诚,我们姑且就相信你了。”报完了之前的一箭之仇,凌羽索性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让其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次面子之后也就作罢了,他转过头面向凌雪问道,“雪姐,你又是怎么看的这个妹妹呢?”

    “性格自卑、从众且内向,看她被你轻易的去散开却没有任何的不满,应该是被别人欺负惯了;皮肤略黑且手上有老茧,应该是经常干些重活所导致的;从其吃饭的动作和神态上来看,她应该是第一次这么大吃大喝,由此可以判断出她即便是在大伯那里都没有吃饱过,我很好奇这究竟是为什么?”不肖片刻,凌雪便细细的将她所分析的东西全都说了出来。

    “嗨,原来是讨论这个呀,你们早说呀,还得本少爷都想偏了。”凌易摇了摇头十分不屑的说道,“除了雪姐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再补充一条,此女的养父母不经常在家,或者已经亡故。”

    “为什么?”

    还未等得意洋洋的凌易开口解释,凌羽却是旁若无人地接过了话茬道:“若是五妹的养父母在家的话,你认为他们会让这么小的一个小女孩干什么重活的吗?而且从五妹还未成年这一事情来看,她不可能去干些什么职业类的工作,所以她干的肯定是农活或是些放畜生的重活,由此得知她肯定来自农村。”

    “至于小易猜测的养父母亡故却是属于无稽之谈。”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示意凌易先不要反驳,凌羽转头看向凌雪说道,“雪姐,你可记得那日我邀请忠伯一起进餐时,他所说过的话吗?”

    凌雪的记忆力也算是不差的,而且事情也才过去了没有几天,所以她略微的一思索便缓缓地开口说道:“这您大可不必担心,五小姐只是念及养父母的养育之情而已,过不了多久她就会被凌阳大人送回来的。”

    “对!”凌羽点了点头说道,“从这句话当中,我们就可以判断出五妹的养父母绝对没有已经亡故的可能性,而且我们可以从中得知五妹的养父母对她很好,所以不会出现她是被逼着干活的这种事情发生。”

    “我之前是没有听到这句活而已,要不然本少爷怎么会说出一个错误的答案呢!”凌易撇了撇嘴非常不服气的说道。

    “呵呵,考虑问题不周就不周吧,何必找那么多借口呢?”凌羽自顾自的笑了笑,接着说道“那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回答的出来的话,我就给你的智商一个说法如何?”

    正处在气头上的凌易想都没想就应了下来,它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道:“什么问题,你尽管说就是。”

    “好,就喜欢你这个爽快劲。问题很简单,就是五妹的养父母的双亲可否在世?”

    “呃这个”问题一出,凌易就愣住了,思索了半天之后都没有个所以然来,最后他只好十分郁闷的说道,“这我上哪里知道去啊,要不,你给我说说看?”

    “全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为什么?”不只是凌易,这下子连凌雪都有些好奇了。

    轻咳了两声,凌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从刚才的分析中,我们应可以得知五妹的养父母经常不在家中,那么若是他们的父母还活着的话,必然会和五妹想处的非常融洽。可是从之前忠伯所说的话中,五妹貌似只提到了那对夫妻而已,所以我才说他们的双亲早就已经入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