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第三百三十九章 流氓型维尔
作者:失落的眼镜的小说      更新:2017-08-22
    第三百三十九章流氓型维尔

    即使自爆身份了也挡不住神堂慧梦的坚持,维尔不得不暂时成为神堂慧理那的未婚夫。

    在得知自己被强行订下婚约后,慧理那变得有些沉默,就连被告知维尔是男性的惊讶都化为了乌有,甚至刚刚对维尔产生的好奇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家教带来的恭敬。

    “我的房间就在另一边,失礼了。”慧理那恭敬地说道。

    “要不要一起同床?”维尔忽然说道,而且语气也不像在神堂慧梦面前那样有礼,反而像带着可爱声线的流氓。

    “唉?”

    慧理那的脑筋一下子没有转过来,愣住了。

    慧理那的专属护卫兼女仆桜川尊的脸上也出现了诧异,没有想到一个长相可爱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方正我们已经是未婚关系,这时候加深关系也很正常不是吗?”维尔上下端详这慧理那,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甚至他还伸出手想要抚摸慧理那的手。

    啪!

    作为慧理那的护卫,桜川尊毫不犹豫地动手了,可是接下来发生的画面再次令她惊讶了。

    这个看似柔弱的伪萝莉竟然死死地抓住了她的手,其力量完全不下于现役的特种军人!

    维尔如愿以偿地握住了慧理那的小手,可惜下一秒被她冷漠地拍开。

    “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

    松开桜川尊的手,维尔怪笑两声便转身离开。

    离开时还随意地低喃着‘找两个愿意巴结我的小女仆爽一下好了’,让原本对维尔还有点点好感的慧理那彻底寒了心。

    喜欢的前提就是要有好感,充满了负面印象自然就不会有好感了,契约在一个月以后理所当然就没用了。

    一离开慧理那的视线,维尔的表情瞬间从怪异变为阴谋得逞,眼神中充满了得意。

    第二天,慧理那因为昨天晚上维尔的作为一晚上都辗转难眠,一大早便来到了父母的房门前。

    “我知道在背后说人坏话很不对,可是母亲大人……”

    “他对你做了什么,或者想对你做什么,对吗?”

    慧理那见神堂慧梦从房间里出来就要控诉维尔的所作所为,却被神堂慧梦拦了下来。

    “他说……想和我一起睡……被我拒绝后还扬言要找两个女仆……玩……”

    慧理那露出厌恶的神情,仿佛维尔就是厨房水槽下的一只鼻涕虫。

    “果然来这招吗?”神堂慧梦叹息一声,然后严肃地对慧理那说道,“我不同意你们解除婚约。”

    “请恕我直言,夫人,那个家伙并不是什么好男人!我原本以为,刚刚订下婚约就花心的男人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出现,可是……”桜川尊太过关心慧理那,竟然抢先开口说道。

    “他是故意的,尊,他是故意这么做的。”神堂慧梦说道。

    “故意的?为什么要这么做?”慧理那有些不能理解。

    “详细的事情我还不能说,但是你要知道,他是一个善良的人,绝对是一位好丈夫。”神堂慧梦按照约定,没有透露他们之间的约定,只是模糊地提示一下自己的女儿,然后离开。

    享用完早餐回到房间,慧理那更加不明白母亲的决定了。

    哪怕在刚刚用餐的途中,维尔也不忘记调戏送餐的女仆甚至再次出口调戏慧理那,以至于她连平常饭量的一半都没有吃下便离开了座位。

    “小姐,这里有一些面包和牛奶,刚刚您还没有吃饱就离开了,想必肚子还有些饿吧。”桜川尊带来一些食物,递到慧理那的面前。

    “谢谢你,尊。”

    慧理那拿起一块面包,轻轻地咬出一个小口,细细咀嚼咽下之后,她还是选择询问这位一直陪伴着她的护卫兼女仆兼朋友。

    “尊,那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慧理那说的是维尔。

    “今天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维尔先生怎么调戏我们的人,都只是停留在说话的程度,而且每当小姐你的脸色出现变化,他就会先停一下再继续。”桜川尊开口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只是在气我?”

    “他只是想逼迫你主动解除婚约,刚刚我经过餐厅时,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了他的声音。”桜川尊说出了自己的设想,“恐怕他和夫人有什么赌约,比如不能主动和你解除婚约,相关约定不能让你知道之类的。只能用自毁声誉的方法来换取两个人的自由。”

    “真的……是这样吗?”

    慧理那有些迷茫,不过在她的心里,维尔的形象并没有那么坏了。

    又过了两天,来到了私立阳月学园开学的日子,由于慧理那是学生会长,必须提早到达学园主持工作,根据维尔和神堂慧梦的约定,维尔必须和慧理那上下学,于是维尔也和她同车。

    为毛我也要双马尾?

    坐在车上的维尔有点小怨念,原因是今天早上被一群女仆反过来调戏,单马尾变成了和慧理那有些相似的双马尾。

    束缚着左边头发的是白巾红纹的赤龙战甲,束缚着右边的是白巾蓝纹的精细丝绸用品。

    这一切都是阴谋!

    在看到调戏他的女仆手上拿着和赤龙战甲相似的发带,维尔就知道这是神堂慧梦的阴谋。

    一想起神堂慧梦,维尔便回神过来,这车上不是绝佳的调戏地点吗?

    这是再次降低慧理那好感度的好机会啊!

    维尔当即就行动,直接凑到慧理那的肩膀上明目张胆地闻着她身上的体味。

    慧理那则被维尔突然的袭击吓倒,一下子不知该做什么反应,而桜川尊还是司机,又不能腾出手来阻止维尔。

    嗯~稚嫩少女的体香~不像成熟美女那样诱人心弦,却有着独特味道,让人想要轻轻摘取然后品尝那股酸涩……不对不对!呸呸呸!

    我是装haitai的不是真haitai!

    维尔先警告了一下自己,然后接着装,他握住慧理那的小手不让其收回,另一只手则握住她的肩膀,看动作和神色似乎想对这位娇小的学生会长做些什么下流之事。

    “不要!”

    就在维尔的嘴唇即将吻住慧理那的耳垂,连热气都充斥她的耳道时,娇小少女终于承受不住羞耻感而反抗,将维尔推到另一边。

    而一直透过后视镜关注着维尔行为的桜川尊注意到,刚刚还一副haitai模样的维尔在被推到一边后,纯蓝色的眼眸里闪过冷静的光芒。

    他果然在自毁声誉,想要逼迫小姐反抗!

    桜川尊不动声色地开着车,脑子却开始想着两全其美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