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第三百一十四章 黑吃黑?
作者:失落的眼镜的小说      更新:2017-08-09
    第三百一十四章黑吃黑?

    (没想到会有三更?这是个惊喜~来点票票吧~)

    某个人工建筑的地下,这里装载了某个魔导装置,而且还在半启动的状态,维尔静静地站在这个装置面前,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您不是对这个技术不屑一顾的吗?维尔大人。”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维尔回头一看,正是白天招待了学生一整天的巴库斯.普劳门所长。

    他依然是白天的那身装束,维尔也没有更换他那套男式制服,两人之间仿佛又回到了白天的时候。

    “project : revive life,没想到你会摆弄这些,你不是很清楚这个东西的本质吗?”维尔平静地看着对方,仿佛在和一个认识很久的人说话。

    “像您这种高贵的人物,是不会明白我们的想法的,只要这个能完成的话……”

    “你的崇高理想我可不感兴趣,爱莲娜呢?”维尔毫不客气地打断巴库斯正要开始的长篇大论,开始询问约他来这里的人的下落。

    而这位巴库斯期望着加入天之智慧研究会,说白了就是落入邪道的研究者。

    “她让我先把报酬给您,等会她就会来。”巴库斯转过身去,将一个袋子交给维尔。

    维尔打开袋子一看,只见里面装着十株雪白色的植物,雪白色的外表,只要切开就会发现,雪白的外表下拥有着一片火红色,这就是火心冰兰。

    确认了药材是真的,维尔的嘴脸不禁微微上扬,将药材收进空间戒指后,他在这个世界的所有目的都完成了。

    “爱莲娜去做什么了?要是需要很久时间……”

    “不需要很久,她只不过去将实验需要的人带到这里而已。”

    “露米娅·汀洁尔?”维尔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正是,那个女孩的异能正是我的实验project : revive life所需要的重要零件。”巴库斯回答道。

    “是吗?”

    维尔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比起跑到外面去找人救人,在这里等或许效果更好。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道魔法阵的光芒夹带着一道狼狈的身影出现在这个地下空间。

    “你遭遇战斗了?那个女孩呢?”巴库斯见爱莲娜回来了,急忙上前询问道。

    爱莲娜轻轻喘了两口气,缓缓开口:“失败了。”

    “怎么会?你不是确保万无一失的吗?”

    “维尔大人,您在莉艾尔·雷冯德身上下了什么咒文?”爱莲娜没有理会巴库斯的责问,而是以冷然询问维尔。

    “只是一些小把戏而已,”维尔带着笑意说道,“怎么样?要动手吗?那之前的约定就要作废了哦。”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您的小把戏实在太高明了,竟然让我们的洗脑魔术失去了效果,那个复制人第一时间将我们的人砍成了重伤。”

    看形势不对,爱莲娜立刻改口,开始奉承维尔。

    复制人?原来如此,莉艾尔是project : revive life的产物吗?凭借过人的经验,维尔一下便猜到了莉艾尔的来历以及这群人的计划。

    若不是有维尔,恐怕莉艾尔就会被洗脑然后投入天之智慧研究会的麾下吧。

    “那我这边该怎么办?这里的一切没有暴露吧?”巴库斯着急地询问道。

    这个复制人的实验没有完成那他也没有办法正式加入天之智慧研究会的第三团,如果连这里都暴露了那他真的会成为过街老鼠!

    “谁知道呢?”爱莲娜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我们只能祈求被抓的同伴什么都不说,不然的话……”

    场面陷入了安静。

    “先完成我们的约定吧。”维尔打破了这股沉默的气氛,开口说道:“你们的事情我也不大想管。”

    “就这么办吧。”爱莲娜点头同意。

    随即五十四张卡牌出现在爱莲娜的面前,等待她的抽取。

    “你想占卜什么?”

    “禁忌教典(阿卡夏记录)。”

    爱莲娜看了一眼正紧张地使用监视魔术的巴库斯,然后说道。

    “我会将结果写下来,你不用担心。”

    “感谢您的细心。”

    “你要求的东西有些麻烦,抽十张吧。”

    爱莲娜依言从她周围飘浮的五十四张卡牌里抽取了十张,这个人在知道卡牌就是维尔的攻击方式,却从头到尾都没有防备过。

    或许她有自信在维尔的攻击中逃掉。

    十张焰牙卡牌在被爱莲娜抽取之后缓缓来到维尔的面前,显示出占卜的结果。

    “不得不说你们那边的存在超出了我的想象,”看过占卜结果后,维尔感叹了一句,“实施的方法有好几种,全部写给你们好了。”

    “非常感谢。”爱莲娜恭敬地将纸笔递上。

    沙沙沙……

    一时间这里只剩下笔和纸张接触的声音。

    “阿卡夏记录,在我们那里有两个不同的传说。”

    或许是抄写的途中有些无聊,维尔忽然开始了自言自语。

    听众自然就是爱莲娜以及巴库斯。

    “阿卡夏有虚空、以太以及构成宇宙事物万象的最基本单位的意思,在我们的传说里,阿卡夏记录详细地记载着所有过去事件,加上由这些事件所产生的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它们可以作为“可见的”事件被感知。不过有趣的是,它的存在和我们的另一个传说十分相似。”

    沙沙声依旧在继续,维尔的说话声也在继续,不过爱莲娜的眼神却变了,变得更加的阴冷。

    “还有一个传说,说我们的脑海深处都连接着同一个湖,那里有着一切的‘因’,是各种现象起始之处。由于只要有‘因’就能产生‘果’,因此以存在来说,它便是‘究极的知识’。,和阿卡夏记录不同,传说称它为‘根源之涡’。”

    “这两个传说有什么不同?”

    “按照传说,阿卡夏记录可能会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还需要人类费尽心思去找,”维尔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根源之涡就不同了,它一开始就和我们连接着,我们根本不需要去寻找它的所在,只要知道怎么打开脑海深处的那条通道就行了。”

    维尔说的,当然是异能世界里印度教对阿卡夏记录的解释,以及型月世界的根源之涡。

    “原来如此,受教了。”

    爱莲娜一个鞠躬表示恭敬,同时接过维尔递过来的占卜结果。

    “这样我们之间的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就这样。”完成交易的维尔朝入口走去,仿佛这真的是一场普通的交易一般。

    “最后问一句,”爱莲娜站在原地,脸色平静地询问道,“有人曾经打开通道到达根源之涡吗?”

    维尔离开的背影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五人,曾经到达根源之涡成功回来的有五人,他们在那里分别获得了五个人类无论如何也无法重现的魔法,堪称奇迹的魔法。”

    “能听到这个消息真的很好,非常好,维尔大人~”语气突然改变,同时维尔还感觉到身后黑暗气息的暴涨。

    “这么快就想解决我了吗?”维尔转过身来看向爱莲娜。

    只见这位曾经卧底王室多年的邪道魔术师,正带着无比扭曲的笑容看着他,眼里的杀意十分明显。

    “你的力量都源于那一套奇特的卡牌,没有了它你也只不过是个脆弱的人,呵呵呵~”

    “所以你才想等我为你们占卜过后,再动手将我的东西抢过来,即使你们不能马上弄清楚它的用法也不影响计划的运行,对吧?”维尔眼中只有戏谑,看上去完全不担心自己的武器会被抢夺。

    “你理解非常正确,还有……”

    爱莲娜周围杀气纵横,一道蓝色的魔法阵瞬间在她面前出现。

    “谢谢你给我咏唱咒语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