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第二百四十六章 其实轩辕很固执
作者:失落的眼镜的小说      更新:2017-07-02
    第二百四十六章其实轩辕很固执

    “啧啧啧……”

    维尔在楼顶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脸上有些莫名的笑意。

    或许他在嘲笑曾怀仁活该,或许他在替那个女孩成功申冤而感到高兴。

    “主啊,请指引那可怜的灵魂回归您的怀抱……”贞德在为那个女孩的灵魂而祈祷着。

    事件的发生很简单,十八年前那个名叫曾怀仁的家伙才十六岁,他一时兴起跑到邻村随便找了一个不认识的年轻女孩强行发生了关系,在事后不顾女孩的哀求杀了她并在山里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埋了。

    女孩的家庭虽然一直在寻找着她,可是好几年都没有找到,警察把这个案子归类为人口拐卖案件,最后不了了之。

    值得一提的是,那年女孩才十二岁,这个年纪正是对未来有着诸多幻想的时候。

    可惜,最后都化为了泡沫。

    而那个女孩的灵魂一直跟在曾怀仁的身后,默默地盯着仇人整整十八年。

    从灵气变得充沛到现在的几年里,女孩一直在储蓄着灵力,准备一举化为怨灵之王为自己报仇。

    如果包拯不出现,恐怕再过一段时间她真的会化身怨灵之王,先将曾怀仁的灵魂抽出吞掉,然后开始用杀戮报复世界。

    现在的结果正是女孩想要的,接下来等待曾怀仁的将是法律的制裁,再加上刚刚有人这一幕上传到互联网,有人想‘以年代太过久远而找不到证据’为由偷懒也不行了。

    “回去吧。”

    “是。”

    维尔和贞德身影一闪,从看戏的楼顶离开。

    曾怀仁被直接抬进警车,跟着一起的还有当年女孩的怨灵,作为被害人,她的话最有说服力。

    包拯早在警车来的时候离开了,看来他还有很多事要忙。

    一个小时后。

    维尔和贞德手提着不少东西站在通往院前路的一条小路上,看着院前路前的盛景。

    什么叫盛景?

    五六千人无论男女老幼都跪在地上的面向院前路算不算盛景?

    杨少媛在电话里也不说清楚,这哪是一群人,分明就是举族出动了啊!

    “恐怕只有朝圣才能看着这样的光景……”贞德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漂亮的眼眸里充满了稀奇的神色。

    “这是拜祭先祖,虽然他们的直系祖先就是黄帝,但说是朝圣有些不妥。”维尔能看见下跪的人群里有不少许多只有三四岁的小孩,甚至还在孕期的孕妇都在跪拜的队伍里。

    “真是的,他们果然都有血缘关系!”维尔实在看不下去了直接召唤空间之门回到梧桐学院。

    “都一样顽固,对吧。”贞德随后跟上。

    通过杨少媛维尔很快找到了轩辕的位置,他正在小花园的一盏路灯下看书。

    只要有光,他在哪看书都没关系。

    “你不管管你的后人?”维尔走到他的面前说道。

    “我就是个是个死人,不应该干预后人的事。”轩辕头也不抬地说道。

    “才几天你会干预什么出来?如果你不出去那他们就会一直跪在那里!”维尔语重心长地说道。

    “他们之中有几个是即将生产的孕妇,这样跪下去……”贞德没有说下去,按照他们遗传自黄帝轩辕的固执性格,搞不好不会管这几个即将生产的孕妇。

    贞德的话毫无疑问戳中了轩辕的弱点,天地刚刚封印不久的时代,气候天相都不稳,人类的境遇更不好,卫生条件也极差,每一条新生命都极其珍贵。

    轩辕会忍心一个生命因为自己而死去吗?

    当然不会!

    可是他也很纠结。

    见轩辕一副想过去又不愿意过去的表情,维尔叹了一口气,召唤人偶之门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比巴掌大一些的人偶。

    将这个人偶交到了轩辕的手上。

    “这是……”

    轩辕看着手上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偶,有些不明所以。

    “这个人偶只有体质和耐力到达了道心级,没有力量也拿不起剑,能做到的干预也很有限,用它去和你的后人对话不就可以了吗?”

    话音刚落,轩辕手上的人偶便飞了出去,速度极快。

    真是个口不对心的家伙……

    维尔和贞德看着远去的人偶,都露出了‘服了这个人’的苦笑。

    小轩辕飞到院前路时果然看见下方有几个孕妇正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蠢货!还不送人去生产!”

    小轩辕的声音响起,众人惊喜的抬起头,却发现天上等着一个只比巴掌大的轩辕。

    “先祖大人,您这是?”轩辕家族家主轩辕乾坤惊讶地询问道。

    “这是借来的分身,先别说这个,赶紧送孕妇去生产!”小轩辕着急地说道。

    “是!先祖!”

    整个轩辕家族都快速行动起来,手慢脚乱的抬着孕妇前进。

    好不容易都送到了医院,三名孕妇竟然在一个小时内全部生产,二女一男,皆是母子平安。

    听见消息,轩辕紧绷着的脸终于松了下来,连带着和维尔一起喝酒的轩辕本人也露出了笑容。

    “生了?”

    “生了!二女一男,母子平安!”轩辕欣慰地笑道。

    “恭喜。”

    维尔拍开想要偷偷拿酒去尝尝的小手,将一杯果汁塞了过去。

    “结果还是参与进去了。”看着欣喜地喝着果汁的艾薇儿,轩辕无奈地说道。

    “这算什么干预?换成是我,和后人好好聊天才对得起这难得的三天。”维尔说道。

    “能看和后代畅快地交流也是一间很不错的事情呢。”贞德逗弄着刚刚被她抱在怀里的幼女猫娘,艾薇儿还是第一次靠近父母以外的人,难道是圣女属性在作怪吗?

    “嗯?后人们都希望我为这三个新生儿取一个名字,你们说取什么名字好?”轩辕忽然问道。

    “现代一些也行,古典一些也好,如果干脆用你活着时的取名习俗也可以。你可是我们的祖先,我们都会听你的。”维尔提出建议道。

    “按照我们的习俗?那时候还很流行用家里贵重的东西取名,或者随便取。”轩辕沉吟着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维尔忽然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白墙、绿灯、手术室。”

    “驳回!”

    维尔秒驳回,他完全可以想象未来这三个孩子奔溃的表情。

    “那……星夜、星火、星光。”轩辕看着电视屏幕播放的流星雨影像,再次开口说道。

    “这个可以有。”

    至少可以引以为傲了不是?

    “谢先祖赐名!”

    得到名字的三名新爸爸立刻向站在椅子上的小轩辕下跪,叩谢。

    轩辕立刻让他们去照顾老婆孩子,三人也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这样,喧闹的一天就算过去了。

    经历了许多事让维尔有种过去了几天的错觉。

    不过还有惊喜,第二天一早维尔便在地下基地在发现了两个大包裹以及两个熟悉的人。

    “哟,维尔,俺和石涛给你送礼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