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们做个选择
作者:失落的眼镜的小说      更新:2017-06-25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你们做个选择

    说好的羸弱少女樱saber呢?

    好吧,这只是在场某个天朝隐宅的内心活动而已。

    有学问的人都知道,历史上的冲田总司就是个大老爷们,而且有些暴力易怒。

    面对冲田总司的挑战,saber只是淡然一笑,然后说道:“现在对战显然不合适,将那些自作聪明的小人物处理之后我们单对单来一场可好?”

    冲田总司看向saber眼中战意浓郁,不过他还是分得清先后:“就这么办,你的脑袋我等会再取。”

    放完狠话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而眼睛还一直看向saber这边。

    “抱歉,那个男人就是喜欢到处挑战强者,最近几天他还动用宫本家族的权力将东瀛的剑道大家召集在一起,然后一一挑战。”saber身边的东瀛女性用抱歉的语气对他说道,其实这名女性就是冲田总司的召唤者。

    “冲田助勤可是你召唤的,你应该管管吧?他把那些剑道大家一个个都打了半死,还说什么东瀛没落,可坏了。”东瀛少女拆了不留情地同伴的台,还一脸崇拜地看着saber。

    saber对此只是笑笑不说话。

    “资料传来了。”

    分神看戏的维尔发现信息反馈回来之后立刻将注意力集中到终端屏幕上。

    经过系统的对比,自杀的三人里有一个并不是库里吉斯斯坦人,而是希腊人,身下两人虽然身份没有问题,却都不是获得令咒的七个人之一。

    “这是……”

    宫本正也发现这一结果时也有些奇怪,不过维尔给了他答案。

    “令咒是可以转让的,恐怕库里吉斯斯坦原本的御主们在某个时候被人控制交出了令咒,然后获得了令咒的新御主们为了控制不愿意听话的先灵,使用了一画令咒。”

    那三个自杀的人都是使用了两画令咒之后自杀,第三画不是他们不用,而是早在许久之前已经用掉了。

    “接下来我们分别派几个人去搜索那些冒名者的踪迹吧,然后我们再一决胜负。”宫本正也自信地笑道,他的队伍里有一个比较特别的人物,用来对付维尔正好。

    “不用,既然对方不讲规矩,那么我们也可以用一些对方想不到的手段,那样也比较快。”维尔一边操作着终端,一边说道。

    “什么手段?”

    维尔没有说话而是指了一下天空,然后专心于操作。

    新闻队伍摄像用的无人机!

    这不算犯规吗?

    当然,圣杯战争不允许外人主动干扰战争,但是参加者自己动手去获得便利是被允许的,维尔就是使用骇客手段获得了无人机的实时图像,一瞬间便找到了烟袍人的所在。

    他们正匆匆走向一座广场,不排除有转向的可能。

    “集合人手,准备进攻。”维尔对宫本正也说道,然后开始收拾周围的道具。

    就在宫本正也要开口说话的的时候,维尔再了补充一句:“先让你那边的两个女人离我们的saber远一些,免得双方军心不稳。”

    宫本正也:“……”

    ……

    一阵铃声响起,其中一名在急行军的烟袍人接通了电话,没过一会儿便对领头的烟袍人说道:“对方烟了天上的无人机,而且还知道了我们是假冒的!”

    “停!”

    八名烟袍人同时停下,领头的烟袍人询问道:“他们知道多少?”

    “只是知道我们都不是原来的御主。”那人回答道。

    “是吗?”领头人冷冷一笑,“那也不必和他们周旋了,所有人都到广场上!一决胜负的时候到了!”

    烟袍人都走向了广场,等待敌人的到来。

    通过无人机,天朝和东瀛的联合队伍得知烟袍人都在广场上等待着,也猜到对方要一决死战,再次要求整理装备,准备好时候马上出发。

    维尔手持着一把古老的武士刀,宫本正也带上了特制的手套,所有人的武器都寒光四射,带着骇人的气势。

    不久之后维尔等人到达广场,和烟袍人相距百米时停下,双方遥遥相望。

    “你们究竟是谁!原来的那批御主又怎么了?”东瀛一方的其中一人高声问道。

    “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可以回答你们!”

    八名烟袍人同时将烟袍扯下,原来的相貌出现在太阳底下。

    “你是……魔术联盟的干部费尔奇!”维尔一眼看出了领头那人的相貌,道出了他的身份。

    费尔奇,魔术联盟中最活跃的干部级人物,欧洲有许多不法活动都是他策划的,甚至四族城区的诱劝活动也是他的想法。

    “是我,没想到吧?为了抹杀你们这些高高在上不懂得我们这些弱者疾苦的异能者,我可是亲自出来对付你们了,感到荣幸吧!”费尔奇高傲地说道,原本还有些帅的中年大叔脸获得了无数少女的恶感,嗯,电视机前的少女们。

    喂,你说话前后矛盾哦。

    维尔实在不想吐这个槽,于是他换了一个鄙视方法:“呐,我能问个问题吗?”

    维尔双手作喇叭状的样子赢得了广大女性的喜爱,嗯,全世界的。

    “你说吧,在你临死前我可以回答你。”费尔奇觉得自己已经胜劵在握。

    “那是你妻子的孩子吗?”

    维尔指着费尔奇旁边一个浑身长着长毛,像野人的家伙,神色正常。

    “不是。”费尔奇感觉莫名其妙,认为那个长得可爱的小孩脑子可能有问题。

    “好神奇哦,他长得很像你的父亲。”维尔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噗!”

    “哈哈哈!”

    一瞬间,宫本正也、石涛和美狄亚便忍不住笑了,saber也想不到平常精明可爱的维尔会有这么邪恶的想法。

    一脸疑惑的杨少媛在美狄亚解惑之后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声越来越多。

    “嗷!”

    愣了一下的野人瞬间暴怒,若不是御主的命令他早就冲上去撕了维尔的嘴。

    嗯?费尔奇先愣了一下,在野人发出暴怒的吼声后他终于反应过来。

    这婊子就是在羞辱他!

    “我费尔奇绝对会让你后悔说出这番话!”费尔奇气得老脸涨红,心脏正在加足马力跳动着,“米琪!”

    随着一声令下,他身边唯一的女人猛地蹲下,双手与大地贴合,一道道波动从她的手里传出。

    下一瞬间,广场周围的楼房里出现了一道道人影,他们越过障碍摇摇晃晃地朝天朝东瀛联合队伍走来。

    “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人?”

    “不对!他们不是活的!”

    “什么意思?这些都是僵尸吗?怎么一点气息都没有?”

    众人警戒地看着周围逐渐靠近的人,发现他们都紧闭着双眼,似乎随时会睁开眼睛。

    “是僵尸直接拍飞不就行啦!看俺地!”张飞不耐烦地说道,举起蛇矛就要冲出去。

    “停!那些都是活的,攻击普通人可是会失去资格的哦。”费尔奇得意地说道:“做个选择吧,天朝或者东瀛你们只能选择留下一个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