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小心我报警(七更)
作者:失落的眼镜的小说      更新:2017-05-06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小心我报警

    “但是他在答应了你父亲的嘱咐之后却亲手杀了他!而凶器就是你手上的那把剑型的魔杖!”

    维维语出惊人!

    身为弟子的言峰绮礼竟然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师父!

    “是你……是你杀了父亲?言峰绮礼!”远坂凛毫不掩饰地带着恨意看向言峰绮礼,她知道这个伪神父令人可恶还不善于管理财务,甚至把自家的财产败光导致她只能节约勤俭,却怎样也没想到这个伪神父会是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

    间桐樱的恨意倒是没有凛那么浓烈,只是一想到想要帮助自己继承间桐家魔术刻印的父亲竟然被自己的弟子杀了,心里也有些难受。

    “怎么样?要亲手杀了他吗?”维维知道,十年前杀害了凛的父亲,远坂时臣的那把剑型魔杖azoth剑就在凛的手上,而且一直随身带着。

    那是十年前远坂时臣葬礼时言峰绮礼一时兴起送给凛的。

    拿出azoth剑,凛似乎看到这把剑从背后刺穿自己父亲身躯的样子。

    虽然樱也是远坂时臣的女儿,但这件事她选择让凛来决定,对于她来说只有士郎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会杀了他,那样会脏了我的手。”凛最后还是选择了保持‘无时无刻都要优雅’的家训,可是拿着azoth剑的手不停地微微颤抖,这是她在全力忍住不动手砍人的结果。

    “是吗?那就不用管这里了,净化圣杯才是最重要的事。”凛和樱带着两个英灵回到战争之门那边。

    没走多远,凛听到了物体掉落和液体喷洒的声音,同时她也感受到自己脸颊两边传来了温暖的触感,那是她的眼泪流下的感觉。

    “谢谢,维尔。”

    “不用客气,这样一来你也不用披上弑师的罪名了。”是的,即使知道了对方是杀害自己父亲的人,她也不愿意因为一时的愤怒抹黑家族的名誉。

    这个时候也就只能让维维代劳了。

    “你杀了绮礼?”

    士郎不经意地看见了维维动手的一瞬间,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拯救所有人的士郎来说这是不该有的行为。

    “那个是会慢慢侵蚀人类世界的毒瘤,化疗也治不好的家伙除了切除以外没办法了。”对于士郎天真的梦想维维有机会就会把自己的想法贯注到他身上,想要拯救说有人哪怕是万物之母盖娅也做不到,更别说他这个最多成为守护者的英灵。

    “士郎,这次你闭嘴,如果那家伙不是我的师父我会亲手杀了他!”看见凛流着泪生气的模样,士郎就是想在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悬崖底下的影从者还在源源不断地出现,远处那一个巨大的兽型影从者也在不断地靠近。

    “要在这里挡一天吗?”樱担心地问道,‘祈祷之声’再次启动需要一天的时间,照这样下去别说一天,就是半天大家也会受不了啊。

    “还有办法。”副人格的维维说道。

    “嘛,只是要花上一个小时准备而已,在那之前那只巨大影从者会成为我们的威胁。”主人格的维维遗憾地说道。

    一个小时都不用,那只巨大的怪物就能走到这里然后对维维发起进攻。

    到那时维维必然要跳开,之前做的准备完全白费需要从头再来。

    “那只畜牲就交给本王了。”吉尔伽美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维维的身后,像是宣示主权般傲然地看着远处的影从者。

    “你不是要用这些诅咒去咒杀全人类吗?”维维不爽地问道,“还有,别靠太近,小心我报警!”

    报警对英雄王有什么用……

    “安心,本王会很有耐心地等待你成年的那一天。”吉尔伽美什居然听懂了维维话里的意思,还很有耐心地解释了!

    “比起你,那些愚蠢的杂种什么时候清理掉都可以。”放在别的女人身上绝对有奇效,尤其是加上他那张帅脸和无尽的财富,威力超绝!

    可惜他的目标是维维,虽然她现在是女儿身,可是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男儿魂!

    注定了不可能……

    “那只怪物就拜托你了。”

    有白送的战力,不用白不用。

    ……

    战斗的压力再次回到了众人的身边,为了保证维维能够成功,saber和archer等人再次顶在前面,阻挡影从者们的前进。

    影从者的实力很一般,两三下就能搞定,可是它们量多,而且武器也各有不同,也多亏了英灵并不会疲惫,不然士郎他们就要遭殃了。

    吉尔伽美什一直在维维的身后,即使士郎那边逐渐陷入困战了也没有出手的意思,一半白发一半黑发的娇小身影一直映在他红色的眼眸中。

    “enuma_elish(开天辟地乖离之星)!”

    当巨大的兽型影从者靠近一定距离后,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地使用最强的宝具进行轰杀,但那是原罪之兽的影从者,即使只是影子没有了令咒增幅的乖离剑也是使用了两次才将其消灭。

    最大威胁消灭了,维维的准备工作也进入了尾声,随时可以对付蕴含了此世之恶的邪恶魔力之海。

    “嘿!”

    维维萌萌地将散发着白光的战争之门推下悬崖,随着战争之门沉入水里,一个漩涡慢慢形成逐渐扩大,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周围的魔力吸走。

    这些魔力会被抽走送到战争之门的深处慢慢消磨掉,免得出什么纰漏。

    “不!!!”

    随着水位的下降,魔力的不断减少,一个男人的惨叫突然响起。

    “哇!那是什么!”

    凛猛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樱也下意识的带着伊莉雅抱住了士郎。

    saber轻轻地皱着眉头,碧绿色的眼睛里有些凝重,她从那声惨叫中听到了千万道诅咒他人的声音!

    那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同样的,原本充沛无比的魔力之海也被抽了个精光。

    “看情况,不用多久我们就会回到英灵座了。”archer感受到组成身体来自圣杯魔力的异状,开口说道。

    “看来我们的任务到此为止了。”rider开口说道,但语气里并没有感受到遗憾的情绪。

    “那可说不定。”维维突然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朝着已经干枯的魔法阵。

    “你们先回去,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

    “等等,我也去,唉?呀——!”伊莉雅凭借恢复了一点的力气挣开了樱的怀抱,却失足掉下了悬崖。

    “archer!(saber!)(rider!)”三位master(御主)顿时急了,谁也没想到原以为还沉浸在悲伤中的少女会突然挣开束缚并掉下悬崖!

    不过这样的着急有些多余,还没飞多远的维维用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将还在下降的少女抱住,示意几人快点回去,然后带着伊莉雅飞走。

    大圣杯魔法阵的中心,一个美丽的银发女性穿着白色的魔术礼装——天之礼服,静静地躺在并不完美的床上。

    她是爱因兹贝伦曾经的当家,创立了圣杯仪式的三个人之一,号称‘冬之圣女’的羽斯缇萨·里姿莱希·冯·爱因兹贝伦。

    维维记得她是自愿成为圣杯核心,为了理想主动成为活祭品的人造人。

    “这就是……我的先祖大人?”伊莉雅看着躺在那里毫无生机却和自己十分像的女性,确认了这一个事实。

    “现在只有样子长得像而已,和你这个先祖不同,你已经是个真正的人类了。”维维抱着她亲昵地蹭着那一头银色的长发,刚刚变成人类的那股清香可不是香水能重现的东西。

    “我知道,就算赢得了圣杯战争我也实现不了自己的愿望,那时候我连开口说话的能力都没有,berserker将带着圣杯回到森林里的爱因兹贝伦城堡,实现那些人的愿望。”伊莉雅静静地诉说着,敞开了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触摸过的心灵,“知道切嗣已经死后,我曾经想着要不要杀掉他的养子卫宫士郎代为报仇,可是我的心里总有种声音告诉我让我不要这么做,直到那一天你出现在城堡外,打败了我的berserker……告诉我,现在的我就是个普通人,连小圣杯都不是的普通人!没有了使命的我应该怎么活下去?为了什么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