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的妻子
作者:失落的眼镜的小说      更新:2017-05-06
    第一百二十三章王的妻子

    “少女哟,成为我的妻子如何?”吉尔伽美什带着欣赏地口气对维维说道。

    “你是谁?”她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拦住她并求婚的男人,血红色的眼睛带着些许疑惑。

    “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王,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带着傲气自我介绍道,即使是这样他也觉得自己足够放下姿态了。

    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即使是r御主的远坂时臣也只能低着脑袋恭敬地和他说话。

    “哦。”

    淡淡地应了一声,维维便迈步走开了。

    走开了!!

    吉尔伽美什难以置信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维维,脑袋一时间没转过来。

    “等等!为什么不回答本王!”

    吉尔伽美什一个闪身再次来到维维面前,眉间有了些许怒气。

    “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维维歪了一下道。

    “哼,也就是说拒绝吗?”吉尔伽美什也没想到除了上一届圣杯战争的sbr,这一次看上的女人居然还是拒绝了他。

    “回答我,为什么?”

    “成为王的妻子,好像没有不怎么有趣”

    有趣?

    成为王的女人自古以来都是一种荣耀,吉尔伽美什没想到居然因为无趣所以拒绝求婚。

    “成为本王的妻子,可以享受无尽的财富!”

    “不需要。”

    “成为王的妻子,你可以拥有世人没有的奇珍异宝!”

    “不需要。”

    “成为王的妻子,你可以现在这个世界上权力的顶点,所有人类都必须敬仰你供奉你爱戴你!”

    “不需要。”

    说完维维再次离开,除了刚刚说的奇珍异宝让维维有些心动,其他都对她没有吸引力。

    真是有趣。

    吉尔伽美什缓缓地跟在维维后面,看着她,红色的眼睛不断地观察这个外表年龄才十多岁的少女。

    没想到这个充满废物的世界上还有视金钱权力为粪土的人,越来越不想放手了啊。

    灵魂越优秀的人,其行动不会为外界所动,他们的内心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准则和底线。

    历史上的英雄和名人大多都是这样,他们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不为诱惑所动,他们不是成就一番大事业,功传千秋就是与民同乐,感受情感最丰富的世界。

    “你需要什么?”良久之后,吉尔伽美什再次开口询问。

    “不知道。”维维没有回头,她依然在城市里毫无目的地走着,“只是,不断寻找着意义”

    意义?是说万物的起源吗?

    那东西只存在与根源之涡,而她在这里找岂不是白费力气?

    嗯?怎么了?

    吉尔伽美什见维维突然停了下来,不由得好奇地看向她所注意到的地方。

    一朵长在墙上野花,虽然最顶端上只是一朵花蕾,看情况到早上应该就会盛开。

    “在岩壁上顽强生存,比起远处花坛人工处理过的娇嫩花朵,这朵花更惹人怜爱。”他下意识说出了自己的感想,没想到起了意外的效果。

    “嗯,它真的很可爱。”没想到维维居然回答了他。

    而且一路来都漠无表情的少女展露出了吉尔伽美什过去从没见过的笑容。

    “nsrr圣者的微笑”

    他的心,真的要沦陷了。

    早上,鸟儿在外头叽叽喳喳的叫着,间桐樱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看着熟悉的房间,樱一瞬间便知道自己是在卫宫士郎的家中。

    她起身轻轻抚摸着丰满的胸咳咳,心脏的位置,有些兴奋的想道:“我,自由了!”

    可是想起昏迷前卫宫士郎和远坂凛像是情侣的一些动作,她兴奋的心情又沉寂了下去。

    “樱,你醒了,太好了。”原本只是进来看看情况的士郎见樱已经醒来,高兴地盘坐在樱的身边,“身体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在那里还遇到了!!”

    正说着话的士郎猝不及防地被樱扑倒,两人呈现了女上男下的体位。

    “樱”士郎红着脸看着樱,这也难怪他会这样,樱胸前那对饱满根本就不是区区淡薄的睡衣能够掩盖的。

    跟何况樱还是个十分漂亮的美少女,让士郎在下体位看樱,那完美的身材,完美的脸庞,还有樱坐在他身上的温度,都不是士郎这只弱鸡能够抵抗的。

    “前辈前辈喜欢远坂学姐对吗?”

    一句带着丝丝泣音的提问把士郎从沉溺的深渊中拉了回来。

    抬起头,他看见的是樱那充满了泪水的紫色眼眸。

    泫然欲泣的脸让他彻底冷静了下来,他又怎么不明白樱对他的想法,以前的时候变回黑发的维维就没少暗示他,再迟钝他也能感觉到樱对他有好感啊。

    可是,他一直不知道再怎么开口,而且自己真的配得上樱吗?

    士郎也没少苦恼。

    吧嗒。

    温暖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脖子上,樱见士郎沉默终于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我和凛并不是那种关系,我喜欢的是”一见樱哭泣,士郎便着急了起来,可是最后面的那个名字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

    “是维尔吗?”

    即使知道了他和凛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樱还是忍不住想歪,毕竟士郎最关心的就是白住在他家的维维,看的最多的是维维,在学校最担心的还是维维。

    “我知道,我也很喜欢维尔,所以我不会和她争,也不会和你”樱已经说不出话了,她捂住脸不让士郎看见自己泪流满面的样子,但哽咽的声音却清晰地穿到士郎的耳中。

    再不说就不是男人了

    原本着急的表情变得柔和,他轻轻将哭泣中的少女揽入怀中,轻轻扫着樱的后背:“笨蛋,我怎么会对十多岁的小孩子出手啊,我喜欢的是以照顾维尔的名字照顾了我大半年的温柔学妹,比起突然出现的她,我更想要你一直在我身边。”

    “前辈”

    惊喜!

    巨大的惊喜冲击着樱的心灵,原本稍有减缓的泪水再次大量涌出!

    这次是欢乐的泪水。

    “笨蛋,别哭啊,这时候不是应该笑的吗?”

    “是!前辈!”高兴的樱主动吻上了士郎,一时间恋爱的甜和泪水的咸同时被他感受到

    呼

    原本拿着数颗宝石的凛和拿着无铭短剑的rr都松了一口气,如果士郎再不懂风情那她们就要冲进去狠狠地他来两发醒脑药剂了。

    “这样好吗?”rr在身后问道。

    “当然好,这样的话樱也算得到幸福了。”凛甩了甩头发说道,如果再和士郎相处一段时间说不定她也会对士郎有喜欢的感觉,不过在今天过后,她只会对士郎抱有些许好感,比这更深的感情是不会再有了。

    为了樱,一个正义的笨蛋算的了什么。

    rr倒是一副服了你了表情看着凛,似乎对凛很了解一般。

    “前辈,我们现在就开始造小孩怎么样?”房间里突然出现了奇怪的声音。

    “啊,那个樱?”士郎有些惊慌失措,似乎忘了怎么应对。

    “前辈的小孩”

    “够了!”

    “呜哇!”

    凛被以上的对话羞红了脸,最后实在忍不住冲进房间对着不知所措的士郎就是一发宝石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