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转动的异能世界 第49章 最后1次灵气解放
作者:失落的眼镜的小说      更新:2017-04-09
    (({});

    第四十九章最后一次灵气解放

    最后司波兄妹答应了维维的请求,毕竟魔法高中的世界还在暂停中,晚两天再回去也没什么差别。

    时间也很快就过去了,临近预订解放的时间越来越近,地球上所有城市罕见的都慢慢的减小了声音。

    毕竟每次的灵气解放都声势骇人,让人不得不防啊。

    异能家族包括巡逻队所有的问道级巅峰强者都在预订好的密室里准备突破原有的境界。

    维维也在一间较为广阔的密室里准备突破,为了不让万维之门的气息泄露到外界艾丝还亲自在这间密室里加固周围的墙体设置了隐匿气息的阵法。

    艾丝可不像当初一样是以偷渡者的身份而是以文明之子伴侣的身份呆在地球,所以她现在的实力处于巅峰状态,更不会说又遗漏了什么。

    嘀嗒嘀嗒,时间还在一秒一秒的走,秒针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向下一个目标。

    时间到了!

    在门外的曲婷欧阳遥他们都十分紧张的看着禁闭的大门,生怕会出点什么事。

    原本在紧张维维的欧阳遥突然察觉到了一些奇怪,好像前面的白色大门突然失去了色彩一样。

    白色失去色彩之后是什么样子的?谁知道呢,但她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曲婷,你有没有呜哇!”欧阳遥扭头一问,谁知让她看到了吓人的一幕。

    包括曲婷在内的所有人都变成了黑白色!

    不仅是人,还有远处的装饰也是,原本绿色的装饰现在却呈现出只有黑白电视才会有的色彩!

    “你怎么了?呜哇!”曲婷也被眼前的欧阳遥吓了一跳,原本还色泽红润光彩照人的妹子居然成了黑白配!

    “这,怎么一回事?”

    “周围都是一样的!”

    “这是灵气解放带来的异象吗?”

    周围的人都吃惊的看着周围以及身边人的样子,有些手足无策。

    渐渐的,众人眼中只有黑白的景色慢慢重新出现色彩,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后众人发现周围环境似乎产生了一些不同,但又没什么不同。

    咚~

    悠扬的钟声从维维所在的密室里响起,即悦耳又令人悲伤。

    密室只能隐匿气息,产生的声音如果足够巨大是会透过密室传到外面的。

    这一道钟声穿透力极强,它穿过了整个地下基地传入了梧桐学院的课室之中,听见这悲伤钟声的学生有不少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其他没有一开始哭出来的女生也在哭声的感染下流出了眼泪,也开始哭了。

    声音传到四族所在,正在说笑的几个长老和沉喵听到钟声之后瞬间沉默了,街道上都弥漫着伤心的气氛。

    “是谁觉醒了异能本质?”久久沉默的一个长老叹息的说道。

    “是啊,那么悲伤的本质,过了那么多年以来我也是头一次见。”沉喵脑中涌动着过去的回忆,在这道钟声的影响下他居然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当年儿子儿媳还有妻子一同被杀的一幕。

    声音直接传遍了整个城市,让无数人不停的哽咽,也让无数人想起了久久没有响起甚至不愿意响起的一幕。

    “呜!求你放过我吧~”欧阳遥直接被这道钟声引进了最为惧怕的一幕,她又看见了她最害怕最恐惧的那段时间。

    “遥遥!遥遥!那都是幻觉!遥遥,快醒过来!”曲婷的生活比较安稳所以并没有陷入太深,她在发现欧阳遥的异样后立刻想把人从回忆里拉回来。

    (({});

    奈何欧阳遥对罗局长的恐惧太深,导致她根本听不到曲婷的呼喊。

    “快醒来!你个笨蛋!”心急之下的曲婷扬起右手甩了欧阳遥一巴掌,终于把陷入魔怔的欧阳遥带回来了。

    感受到脸上的剧烈疼痛,欧阳遥呆呆地看着曲婷,稍有停息的泪水依然在不断涌出。

    “对不起,刚刚心急了。”曲婷歉意一笑。

    “我这边才是,让你担心了。”欧阳遥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快去吴舞她们那边吧,我担心她们也会不会像我那样。”

    “啊,欧阳飞已经找达也他们了。我们去吴舞那。”

    曲婷拉起蹲坐在地上的欧阳遥,两人牵着手离开了维维的密室门前。

    ……

    密室里,除了空中的彩色光团便什么都没有的密室,就连原本在房间中间盘坐着的维维都不见了。

    他在哪?他就在半空的彩色光团之中紧紧的闭着眼睛。

    这是哪?

    维维突然发现自己在一个三百六十度都是白色的地方,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除了白色什么都没有,包括他的身体在内。

    想四处走走,可是自己又没有脚,或许已经在走动了只是周围都一样所以看不出来。

    什么?

    维维突然发现原本什么都没有的身后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道颇有历史的木门,门上似乎刻画了许多精美的图案可是因为历史太过久远而变得模糊不堪。

    “你是我们家里最古老的物件,大门啊,你告诉我,我应不应该答应娘给我安排的婚事呢?”门的后面突然传出了一个十五六岁少女的声音,柔弱的声线中充满了无奈。

    “要是不喜欢就别答应好啦。”维维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他管得到的事,而且他连发声的器官都没有更不可能和对方说话。

    “呵呵呵,就算你是这座府邸最古老的物件也回答不了我的问题,我这是怎么了……”原本还笑出声的少女慢慢收起了笑意连声音都开始变得落寞了。

    少女的声音停止,颇有历史的木门也一直处于沉默中。

    过了一段时间,或许是过了一天,或许是过了数天,原本因为等待而变得浑浑噩噩的意识被一个声音惊醒。

    “今天娘又来和我说这件事了,我鼓起勇气拒绝了娘的要求,虽然说第一次违背娘的意思可是娘还是听了我的要求!”从少女的声音中维维感受到一种来自内心的喜悦,仿佛自己的理想被人承认了一般。

    没过多久,像是第二天一样,少女再次来到了这一门前兴奋的说起了她自己的事。

    她向父母说起了自己的梦想,但很奇怪的是每当说起那一个‘梦想’时维维总会听到模糊音,看书.ns.ne 导致他虽然总是会听到少女说起那一个‘梦想’却记不起具体是什么。

    维维很是疑惑,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应该只是一段记录,可是他又不明白了这又是什么意思,听不清的梦想应该是一个关键点,可是除此之外毫无线索。

    “全府邸最古老的门啊。”一连高兴了好几天少女突然带上了哭腔,变得伤心,变得无奈。

    “后天我就要出嫁了。”她突然说出了一个让维维始料不及的事情。

    前几天不都是在幻想未来吗?怎么突然换剧情改要出嫁了?

    显然少女也是极度的不情愿,最后还是跑到了这里哭诉,少女说了很多,从话里行间可以听出她的不甘,她的渴望,可她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父母的坏话,这让维维感叹这少女是一个孝女。

    可惜世上总有人物逆转的时候,少女在啪啦啪啦的哭诉完之后突然说了一句:“今天晚上我就要离家出走!”

    咦?说好的孝女呢?一言不合就推翻啊?

    “还好平常有些积蓄,今天我就收拾东西出走!我一定要走上……之路为需要的人贡献力量!”说完这句话之后大门的背后再次没有了声音,这次无声,很久很久。

    期间有许多人在门的背后跑过,也有人在呼来喝去的,就是没有一个人来开启这扇门,直到再次沉寂。

    “好像已经很久很久了,这段记录什么时候才结束啊?”或许是听到维维的抱怨,这一道古朴大门开始变得有些不同。

    鲜血,开始从门缝中流出。

    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