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君夫人发家记 第46章鲜血的传承其八
    她的心里刚刚升起这个想法,然后很快否认了。

    原因很简单,这些人造怪物肯定是那两个公主故意放到她面前的,很有可能是想让她以为,自己找到的这些人造怪物就是这个地下城的秘密所在。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地下恐怕还存在更大的秘密。

    “主子,怎么办?”

    查看了这些诡异的尸体,哪怕是夜行卫们也多少露出了难看的脸色,毕竟……这个生物看来还是人形的样子。

    七三解剖了其中一个怪物的脑子和眼睛,又查看了它们的脊椎和肋骨,脸色难看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主子,这些怪物……恐怕原本是人类。”

    这是一个谁都不愿意得出的结论,在得出这个结论时点,就要承认这里在进行着恐怖的人体试验。

    “是么……”叶舟酒里似乎是不愿意看这些实验体的惨状,别过了脸,“我们走吧。”

    哪怕是早以为非人之身的叶舟酒里,都感觉到了不舒服,如果有其他人看到这里的情况,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去的路上,仿佛是觉得给的刺激已经足够了,并没有再出现人形怪物和灰衣剪刀手,他们平安回到了上层。

    然而就算是回到了上层,也并没有从黑暗中逃出,尸体和鲜血装饰了这个单调的地下城。

    仅仅是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二层就已经到处都是尸体了,无法想象这里的参加者们之间到底爆发了多少矛盾,居然会开始如此愚蠢的自相残杀。

    “主子,不光是自相残杀,有相当一部分是灰衣剪刀手干的。”

    叶舟酒里感觉有些心累。

    不光是因为看到了令她反胃的人造怪物,更多的是,她感觉到了属于这个国家的阴暗面。

    诚然,早就有心理准备,然而这里却拿活人来做实验,把它们改造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等等。

    “七三,依你之见,灰衣剪刀手到底……”

    “主子,依在下之间……”七三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灰衣剪刀手,只怕是用人形怪物死后的灵魂制作而成的。”

    “……人死后,灵魂不是会进入六道轮回中么?”

    “确实,普通来说是这样的,”七三道,“生老病死,六道轮回,人生本来的轨迹应该是如此,但是……”

    在七三的解释中,确实存在某种特殊的法宝,是能够囚禁人的灵魂的。

    但是,能够把人的灵魂改造成鬼物,这种事情根本闻所未闻。

    “……两个姐妹花,是在挑衅么?”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虽然七一附和她的问题,但是叶舟酒里知道,这个回答,多半就代表着七一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

    那两个公主,是想让她知难而退?

    好吧,本来是想真诚点,但看起来人生在世,还是需要演技的。

    收集了一些怪物的尸体,一行人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坐在台上的两位公主,正在听下人用传音入密发来的消息。

    “北栅公主殿下,血莲公主殿下,现在参加者们总计死亡人数为一百零五。”

    “与您们的预计相同,北瑜夫人在见到刺手和弹手后,没过多久便回到了上层,很快就要回来了。”

    “只是,他们似乎收集了一些尸体。”

    血莲公主露出了一个尽在掌握之中的笑容。

    她太理解常人的伦理道德和想法了,在见过呢那种东西之后,想必不会再窥视地下的秘密了。

    叶舟家的人不是笨蛋,应该知道什么是自己应该知道的,什么是自己应该装糊涂的。

    在那个下人传报后没多久,叶舟酒里便重新出现在了宴席上。

    “本公主的地下城,不知道有没有给您带来美妙的参观体验?”

    血莲公主带着和蔼的笑容,对着面色苍白的叶舟酒里,如此说道。

    这个女人,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依旧能够如此面不改色……从这点来说,着实有些可怕了。

    “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参观,看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不过,我想我不会再来第二次了。”

    说罢,叶舟酒里便面色苍白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这个表现,显然符合两位公主的预期。

    另外两个皇子对于地下城也没有真正去过,然而他们知道,这两个公主所属的家族,在整个舟龙国中也是十分特殊的。

    不管是将没有籍的那些家丁和婢女带入地下城后不知所踪也好,还是肆意妄为的开展各种各样的宴会捉弄他人,而且经常弄出人命也好,这些明显出格的行为,泰元帝从来都没有计较过。

    哪怕是有臣子死谏,也不过是会完全被泰元帝无视罢了。

    这与其说是容忍,不如说是纵容。

    然而说是宠爱,似乎又有些许不同,因为不管两个公主表现如何,干出了多少成绩,泰元帝都从来没有讲过一句褒奖的话语。

    更加令他们这些皇子不懂的是,父皇的不喜都那么明显了,两个公主却完全没有扭转泰元帝印象的想法。

    别说是要扭转印象了,每年当父皇辰宴的时候,这两个公主也经常无故缺席,就好像根本不在乎父皇似的。

    然而就连这样失礼的行为,泰元帝也视而不见,当做不存在。

    这些皇子看不懂了,但是这两个公主能这么干,不代表他们也能,于是他们对此也采用了与父皇相同的态度,那就是装作看不见。

    这个行为到底是否是正确的,他们自己也不算是明白,只是这么干都那么多年了,也没有出过什么岔子,于是索性就继续这么干了。

    ——反正,这样做,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在这样的默许和纵容之下,两个公主倒也能把握好分寸,虽然有些过分,但终究没有玩拖,于是这么多年来,倒也勉强算是相安无事。

    可是选拔赛已经开始了,当听到第一场是在天沐城之后,两个皇子就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非常糟糕的预感,而当听到两个公主这次做为主办方的安排后,这种不好的预感达到了顶峰。

    北瑜夫人才离开了半个时辰,回来的时候脸色如此难堪,显然在无形中佐证了他们的猜测。

    刚刚才那么自信的下去,现在上来的时候脸色却那么苍白……天晓得下面到底有什么。

    而且如果认真倾听,也可以听到一些参赛者的惨叫声,之前有参赛者进来的时候,他们身上鲜血和伤口,都无形的说明了这里到底在发生多么血腥的事情。

    两个皇子闭了闭眼睛,并没有出声打扰那两个疯子一般的女人,她们听着下人的汇报,脸上时不时的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而不时有浑身是伤的参加者带着紫色的硬币归来,双方之间的角逐经常持续到他们进到宴厅为止。

    就是建立在这样的血腥下,选拔持续的进行着。

    每一枚硬币上,都沾染着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奴婢知错:战神王〕〔女帝有旨:这个面〕〔君少心头宝,夫人〕〔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明天心理诊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