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某美漫的神级强化〕〔泡妞大宗师〕〔重生学霸商女:枭〕〔最强恶魔妖孽系统〕〔重生八零:特种女〕〔奋斗吧,姜英秀!〕〔竞水楼台先得樾〕〔无敌超能高手〕〔九零女神算〕〔生物本能〕〔嗜血焚心〕〔白狐之我的同桌〕〔校草心尖宠:吻安〕〔命格五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半世情半世暖〕〔我老婆是冰山女总〕〔绝世神医〕〔这个系统有点爽〕〔冷少的三嫁前妻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君夫人发家记 第40章鲜血的传承其二
    “或许你们在场之中有人听父辈提过我们的游戏,不过,这次游戏大概比之前都要刺激,请各位做好心理准备。”

    四个箱子上都盖着厚重的红布,红布本身就是一件法器,能够隔绝外部的窥探,显然是想做到尽可能的公平。

    “这次的游戏,这次的鲜血传承,名为四王相争,”血莲公主上前一步,居然从袖口中掏出了金色的,只有皇帝才能使用的谕旨,“如你们所见,这次活动也是父皇恩准的,你们可不能懈怠。”

    “那么,虽然你们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没什么意义,但我还是念念吧,奉天承运,泰帝诏曰——”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南方即将发生一场大战,所以泰元帝提前开始第一阶段的皇位继承人选拔。

    叶舟酒里原来通过感知看到谕旨内容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震惊的,但是仔细琢磨谕旨的意思后,又觉得泰元帝这样干好像没啥问题。

    舟龙国并不是长子继承制。

    而是由皇帝本人挑选出一个子嗣做为继承人,如果皇帝本人因为重病或者仙去,无法执行这项重任,则会展开一个名为天选祭的选拔活动。

    总之,在选拔中的表现全部都会被观察者录制下来,送到泰元帝手中。

    这种选拔制度甚至不算是民主制,因为压根和民众的选票没有一毛钱关系,一切都是看皇帝个人的喜好和选拔的胜利这个结果。

    叶舟酒里是不大明白,为何叶舟渔火明明是地地道道的,生活在民主社会的国家,建立舟龙国的时候,推行的却是这样血腥的选拔方式?

    为什么?

    理由不知道,但是,现在只有一点是明白的。

    虽然三皇子不在这里,但是,叶舟酒里本人是叶舟家在此处的代表,她并不用参加游戏,可以参与,但她的游戏成果肯定是不记账的,她只是要做一个见证人。

    一个简单而应该非常安全的工作。

    “如你们所见,这是四个箱子,你们选择一个箱子,先从里面抽签吧。”

    说罢,北栅公主便和其他皇位继承人一起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从座位和箱子所处的位置对比来看,他们所坐的位置似乎和箱子没有对应关系。

    哪怕是宣布抽签开始了,箱子上面的红布也没有要掀开的迹象。

    一个参加者见此终于忍不住出声:“您是要我们在不知道这些箱子代表哪位继承人的情况下抽签?”

    “没错,你们抽到谁的签,这次游戏就要为谁而战,”血莲公主的异瞳中闪烁着兴致盎然的光芒,“那么,你们会选择哪个箱子呢?”

    下面的人一片寂静。

    “真是足够恶劣的规则……”

    发表了感叹,完全可以成为吃瓜群众的叶舟酒里和叶舟紫竹,这时被一个下人引导到了贵宾区,只要她们愿意,就这样等到游戏结束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诗香就不行了,她必须参加。

    在环视会场的时候,诗香发现,不仅是她,与她同在九天之泉的熏丽,还有另一个戏院的头牌——绝黛的草菡也在。

    她们三人是天沐城最负盛名的艺伎,而草菡的性情最为傲慢任性,长相也最为美丽,因为家族的原因,即便是皇室的账她也不怎么买。

    另外,她的性情水性杨花,拥有很多面首,但几乎每个月都会换一批面首。

    在成为头牌之前,她被人称呼为招荡的草菡,而在成为头牌之后,那个鸨妈觉得这个称呼太难听露骨了,于是给她换了一个。

    据说,草菡还挺不满的。

    现在也是,在众人都因为血莲公主的一席话不敢上前的时候,这个艺伎毫不在乎的随便选择了一个箱子,然后箱子上方的露口弹出了一个白色的信封。

    草菡毫不在意的拿到了信封,然后回到自己的位置。

    “顺带一提,在所有人拿完信封之前,可不能拆开或者偷看,”北栅公主说罢,转向了贵宾席的两位叶舟家人,“两位如果有兴趣的话,大可参加……当然,无论如何,结果都是不记名的,所以不抽签也不要紧。”

    这个语气还真是轻松呢……

    叶舟酒里叹气。

    掌握了很多情报的她,现在也知道,在场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会折损在地下城。

    所以收到请柬的,都是像于飞平这样的,家中比较不重要的子嗣,家里人故意让他们来参与四个皇位继承人的选拔战。

    “紫竹姐,我有点在意的事情,一会我会去一趟。”

    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叶舟紫竹轻声传音入密:“你的夜行卫都准备好了吧?”

    “紫竹姐不必担心,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叶舟酒里也用传音入密回道,“这两位公主行事诡秘,但选择这里做为考场也并非她们本意,而且居然是这样的规则……恐怕要死很多人,我总觉得这个地下恐怕有秘密。”

    “秘密这种东西,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叶舟紫竹喝了一点茶,然后突然细细的闻了闻茶水的味道,“啊,这里的茶水还是少喝一些比较好,你自己有带水吧?”

    叶舟酒里看了看手里的茶杯,她完全没察觉到这些茶水存在什么问题,只能说行家就是行家。

    “有毒?”

    “不,倒不是那么恶劣的东西,”叶舟紫竹笑了笑,“只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罢了。”

    见叶舟紫竹在那散发着神秘气息,有点神神叨叨的样子,叶舟酒里表示自己也不好意思打扰,于是换了个话题:“那么,冬玲和鱼香就交给你照顾了。”

    这个时候,因为草菡已经抽签了,其他一票大男人也总不能落后,于是他们也上前,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箱子抽签。

    在这样有些紧张的背景之下,过了数秒后,叶舟紫竹带着苦笑转过头来问:“你就不追问一下原因?”

    叶舟酒里眨了眨眼睛:“但是,紫竹姐你不是不愿意说嘛,那我当然要当个善解人意的好妹妹。”

    其实非常想在好妹妹面前表现一番的叶舟紫竹:“……”

    你说她到底是真这样想,还是故意的?

    叶舟紫竹表示自己非常忧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都市神级修仙〕〔桃运仕途:我的美〕〔死灵博物馆〕〔传奇道士修仙传〕〔明天心理诊所〕〔飘零如我〕〔被迫成为万人迷之〕〔神祇战争〕〔剑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