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上司萧旭〕〔医妃逆天:废柴大〕〔浮世语〕〔亿万宠溺:腹黑老〕〔长更入梦〕〔六渡之逆斩苍穹〕〔网游之拼命成神〕〔魔尊六界〕〔我和财神有个约会〕〔[综]我身边的人都〕〔狂徒弃少〕〔寒门修仙〕〔万武帝主〕〔单挑王〕〔撩妻成瘾:叶少太〕〔奇葩女神屋〕〔鬼剑皇者〕〔我的仙女总裁老婆〕〔dnf之冰帝枪魂〕〔独家婚宠:老公,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君夫人发家记 第10章日暮西山的容家其二
    容家已经完了,所有看到北方盐价低到这种程度的官僚权贵,心中都不禁浮起这个念头,颇有些唏嘘和兔死狐悲。

    毕竟,他们中的多数都已经站队,而什么时候被他们支持的皇子公主卖了,都不是奇怪的事情。

    整个紫天城也因此笼罩在一片愁云之中。

    在紫天城,容家一手遮天,而无数小家族和官僚躲在容家之下为非作歹或者乘凉,现在要突然离开,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而且他们也有些为难,受到其他站队的官僚权贵落井下石,不知何去何从。

    唯一高兴的,是全程吃瓜的老百姓,喜悦于粗盐的大降价,虽然他们不大懂里面的弯弯绕绕,但总觉得机会难得,不少人家都多买了一两罐粗盐存着。

    而容家……每个人脑袋上具象化阴云已经浓厚到肉眼可见的程度。

    就算是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权利的本家人,也是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

    不少容家子弟,偷偷藏起自己的私房钱,或者是在某个隐秘的地方埋下金蛋和珠宝。

    他们都已经不对容家抱什么希望了,毕竟大皇子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怎么看,容家至多也只能再撑三年左右。

    诚然,容家拥有大量的不动产和金库,这都是几十年来的积累,将这些变卖,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足够亏本的食盐贸易再撑个两三年。

    但是……他们中的多数并不愿意与容家同生共死,所以这时纷纷起跳,逐渐将自己与容家的产业撇清关系,就连容云湖下放给他们的权利,那些特殊的地契、商契,也被退了回去。

    开玩笑,拿着这些东西,等着欠债了,被钱庄老板追债么?

    结果,将权利分散下去的容云湖,仅仅过了不到一周,这些权利中的绝大部分,又全部回到了他的手上。

    对此,容云湖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一个个都是见财起意的混蛋!”容云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怒不可歇,“有好处就像是苍蝇那样围上来,没有就……”

    “兄长大人,请您消气、消气。”

    容问月为他递上一杯茶,然后坐在他身边。

    这段时间里,容云湖遇到了以往根本想象不到的折磨和痛苦。

    这些痛苦来自很多方面,比如平时恨不得整个人趴在他腿上的那些小商人,现在见了他,都只是笑,一些比较含蓄,礼貌的笑笑,另一些就比较直白,笑得嘲讽。

    虽然他后来将这些不长眼的家伙好好修理了一番,意图保护容家的尊严……

    然而,这在旁人看来,更像是受了重伤的野兽最后的挣扎,因为如果是平时,这些小杂碎根本不需要他自己去收拾,自会有一群人帮他收拾。

    容家还没倒,然而已经注定要倒。

    这给了他极深的绝望和痛苦,若是能够挣扎一下,或许还不会那么痛苦,然而他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只能顺应大皇子的意志去死。

    这些天来,他不光精神有些恍惚,很多事情都需要下人重复一遍,他才能反应过来,而且更致命的是,他怎么也想不出扭转结局的办法,这个事实几乎将他逼疯。

    这几天他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与他之前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形象相差甚远。

    即便是那些愿意陪他到最后的家臣,现在也不敢随意和他说话了。

    他就像是一只彻底被激怒的野兽,与他交谈,就必须承受野兽的愤怒。

    容问月递给他的茶杯被他用力扔到地上,连同里面的茶叶一起,摔得粉碎。

    旁边的下人赶紧上来收拾,却被容云湖一脚踢倒。

    “滚。”

    他冷冷的对这个妹妹吐出这个字。

    “兄长大人……”

    “滚啊!你听不见么!就和那些混蛋一样滚啊!”

    容问月没动,如果在这个时候动了,那么之前她的一切努力就全部都会付之东流。

    虽然现在容家是这样的情况,但对于她来说,依旧是个安身之所,她与其他那些各有归处的本家子弟情况完全不同。

    再说了,她还是签了死契的人,北瑜夫人那边没有指示,她根本不敢动。

    最后是一点小小的私心——她真的还想再陪兄长更长一些时间。

    这个兄长确实并不温柔,但此时赶她走,大概是为了不拖累她——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她已经能够凭借兄长的一个动作理解他的意思,所以她很清楚此时的兄长再想什么。

    感情这东西谁也说不清,除了一见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或许在最初,这个兄长真的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件还算可用的工具,但此时,他的想法悄然发生了改变。

    “问月不走,会陪您到最后的。”

    容云湖笑了笑,露出了一个有些癫狂的笑容,然后突然恶狠狠的踢了她一脚:“滚!”

    这一脚直接踹在容问月的脸上,后者忍着没出声,但眼角已经满是泪水,她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眼泪:“我去给您拿点吃的,您一天什么都没吃了。”

    “滚……”

    容问月担忧的看了他一眼,离开了。

    走在熟悉的杉木走廊里,容问月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容家已经完了,那她……接下来又该去哪里得到无上的权利呢?

    而且这样的变故……她的计划看起来必须提前了。

    她癫狂的心灵确实已经因为亲情而露出了一丝裂痕,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想必会将她完全融化——在有死契的情况下背叛叶舟酒里,为兄长而战的结局,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然而,时间不够,现在的她,目的依旧明确而冰冷——得到权利,为她的少年郎复仇,然后重新与他在一起。

    而在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个机会,可以让她复仇。

    利用兄长的愤怒,趁着他还有这个力量的时候。

    虽然原计划出现了一些差错,但是主要计划依旧能够成功,那么这对于她来说,就没有任何问题。

    而容问月并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少年郎正沉浸在喜悦中,为了容家即将到来的覆灭而喜悦,在即将来临的冬季,冻得浑身发抖,但依旧沉浸在喜悦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重生之全能大亨〕〔酋长压力大〕〔甜妻在上:老公,〕〔娇妻狠大牌:别闹〕〔传奇道士修仙传〕〔真理大帝〕〔妖禁〕〔修真高手在校园〕〔我就是开外挂了〕〔变成微风去想你〕〔幻想轮回日〕〔九域邪帝〕〔售房有术〕〔网购系统拯救异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