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魔君夫人发家记 第87章不那么好的容家
    容家最近过得并不怎么好。

    原因在很多方面,首先是食盐的销售严重下滑,而大皇子知道这件事情后,并不关心其中的缘由——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如此,反而将容家的月贡翻了五倍。

    月贡做为上缴给大皇子的银钱,数字本就不小,现在翻了五倍,几个月下来,哪怕是荣家,也感觉到有些吃不消了。

    然而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方面罢了。

    容家的灾难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如叶舟酒里这样,具有创新思想的人才,这时容家一般采取的手段就是模仿,然后用自身庞大的体积将可能造成威胁的嫩芽碾死。

    与叶舟酒里上辈子的某企鹅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而这个百试百灵的手段,在背靠叶舟家的叶舟酒里面前,并不有效。

    且不论她身后的势力,盐水米的种植……并不怎么成功。

    根据粮官的说法,这些盐水米比起同期的长势要更差一些。

    容家绕了好几圈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干燥阵法的问题。

    与叶舟酒里上辈子常用的干燥剂——比如碳酸钠、氧化钙等泛用化学品不同,这个阵法的原理是不断加热空气,以此来减少水分。

    但是涩米本来就是喜盐水和低温的作物,长期处于比平时更高的气温中,长势不好也是当然的。

    于是,因为有干燥阵法的掩饰,容家掌握的灌溉用水配比错误的问题,反而被遮掩了下去。

    原本打算见势头不妙就跑的密探先生,也因此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这个错误最多也只能掩藏到这一季的盐水米收获为止,一旦发现这一季的盐水米味道感人,那么他想必也难逃一死。

    因为理解了这点,密探先生这段时间十分紧张,并且他还要小心遮掩这份紧张。

    去清安港的手续已经办妥了,接下来……

    密探先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在容家小心翼翼的过活。

    容家大少容云湖看了看这个月的月账,不出预料又是负的,数着盐水米成熟的日子,他有些焦躁不安。

    很多事情都是非常现实的,于是,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果盐水米收成不好,或者种得不大成功,容家该怎么撑过去呢?

    容问月顺从的站在大哥身边,为他排忧解难。

    “兄长大人,问月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这几个月下来,容问月也是拼尽了全力辅佐大哥,后者对她的努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同时也享受到了身边有亲近之人为自己办事的好处,可以说已经对她有了相当的信任感。

    容问月是个非常懂得隐忍的人,不然在这个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比叶舟家差得多的地方,早就被几个兄弟姐妹搞死了。

    她能活下来的原因除了那么一点运气,还有就是,这个六小姐一直秉持着一个至关重要的处事原则——不敢活得好,只求能苟活。

    对,并不是说她真的那么无能,在这个家过得这么惨,而是她必须过得这么惨,惨到即便是欺负她,也没有多少成就感,这就是她那些亲戚手足让她活到现在的原因。

    这个境遇与过去原本的叶舟酒里何其相似,所以后者在那时才会不自觉的帮了她一把。

    将害她的小情郎家破人亡的情报全部交给她。

    本来的话,应该是做为筹码交换更加有利。

    “不瞒兄长大人,小妹最近与永叶商号的梁掌柜走得有些近了,兄长大人或许已经听到了风声。”

    容云湖点头,对她的坦诚并不意外:“继续。”

    “是,兄长大人,”容问月进行了一个深呼吸,“或许家里人很多都不服气……但是,我们为何不与永叶商号合作呢?”

    容云湖没有答话。

    “俗话说得好,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容问月小心的道,“永叶商号最近在大肆发展代购业务,核心就一个“奇”字,我们容家旗下除了盐,还有朱鹿茸、仙玉等地方特产,这些特产在其他省份都是稀奇的玩意,若是与他们合作,最近的亏空应该能多少填补一些。”

    容云湖沉默着,令人看不清他的态度。

    见此,容问月就知道有戏,这位兄长若是一口回绝,那便真是没了指望,而现在他只是沉默,沉默就意味着犹豫,自己的计划也有机会能够执行了。

    “兄长大人,听闻仅仅只是在紫天城,永叶商号这几个月的净毛利就达到了上百万两银子,加上其它地区,只怕月账早就过了千万两银子……”

    听到了这里,容云湖叹了口气:“你觉得与永叶商号合作,能填补多少亏空?”

    对此,容问月心中早就有数了,她不紧不慢的吐出了一个数字,容云湖因为这个数字而肯定了她的做法。

    “此事便交给你了,”容云湖叹了口气,“干得漂亮点。”

    容问月有些诧异,然后便是惊喜,可嘴上说着相反的话语:“兄长大人,问月何德何能,如何能够担得起这项重任……”

    “这数月以来,你做得一直都不错,”容云湖道,“这次的事情,我相信你也会处理好。”

    “问月定当幸不辱命!”

    她明白的,她能与梁掌柜交好,那想必是北瑜夫人的意思,而其大约并没有直接交代梁掌柜要与她交好,仅仅只是嘱咐尽可能的扩大代购的商品种类,如此一来,梁掌柜的目光自然会集中在拥有数种奢侈品垄断的容家身上。

    这些奢侈品的产量很低,加之地域性和保质期的问题遏制了受众范围,所以一直以来,它们都只是容家的副业,但若是能够与拥有强大物流能力的永叶商号合作……

    很多问题都将不是问题。

    可以说,只要不犯错,就能稳赚不赔,大哥是在照顾根基全无的她。

    ……也就是说,她终于被兄长信任了。

    容云湖起草了一份命令书,只要有这份命令书在,家族中过半的奢侈品产业都要听她的调度,这是相当大的一项权利了。

    这样的权利,容问月以前根本不敢想。

    是的,这就是她想要的东西,权利、金钱和自由,如果是这样的话……复仇之日总有一天会临近,她心爱的那个少年郎,也一定会回到她身边吧?

    揣着命令书,容问月抱着对未来的期许出去了,房间内只剩下容云湖。

    “但愿你与叶舟家真的是清清白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越过黄沙去爱你〕〔酋长压力大〕〔佛系玄师的日常〕〔六合白水阵〕〔娇妻狠大牌:别闹〕〔奴婢知错:战神王〕〔女帝有旨:这个面〕〔君少心头宝,夫人〕〔逆剑武神〕〔总裁爹地,快点追〕〔第一宠婚:帝少大〕〔爆宠小萌妃:腹黑〕〔小小医师升官路〕〔神祇战争〕〔明天心理诊所
  sitemap